195 城阳首饰铺(1/2)

加入书签

  周苒昌的哭闹早已让嬷嬷没了办法,得到周萋画的命令,嬷嬷微松口气立刻抱着他,绕出灵堂,从另一侧走向方妙英。

  回到母亲怀里的周苒昌立刻停止了哭泣,安安稳稳地趴着,不时往母亲怀里蜷缩一下,喃语着撒撒娇。

  灵堂本是悲伤的地方,但看着眼前这幅静谧的画面却多了几份温馨。

  垂下头,周萋画早已哭不出的眼泪就这样再次涌了出来,她再也没有机会趴在母亲怀里了。

  “四娘子!”一个陌生地低沉声音从身后传来。

  周萋画匆忙转身,喊她的竟然是方妙英!

  她穿着孝服,身子朝周萋画微微弯着,一手放在胸前,另一手拉着周苒昌。

  周苒昌小脸通红,却只是抱着她的大腿,不哭也不闹。

  周萋画连忙要起身,“四婶娘!”

  “四娘子不必起来!”方妙英连身制止,“我能陪着苒儿在这吗?”方妙英深知今天周苒昌的身份,不敢马虎半点。

  她的声音粗哑,跟她秀气的外表完全对不起来。

  周萋画点点头,调整一下蒲团,让方妙英母子坐下。

  周苒昌虽然是摔灵人,却没有过继,但谁也不敢保证日后会生什么事,若周午煜此后不再续娶正室,周苒昌被过继也是迟早的事。

  周萋画看着方妙英紧张又心疼地模样,低声说道,“婶娘不要担心,他是不会离开你的!”

  方妙英一怔,一时没反应过这话的意思。待她明白过来打算说话时,门外却传来唱和声。

  吊唁开始了!

  依着洛城的规矩,先入堂的应该是死者娘家,但直到现在国公府也没人出现,无奈,周午焰只得按照京城的规矩来,先从远亲开始。死者为大。至少这样不会耽误时间。

  但说实话,周午焰心里是没谱的,他不知道。若是到最后,国公府还没人来,今天到底要不要出殡啊。

  周午焰看一眼跪在灵前的周萋画,心想。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实在不行。也只能让她来拿主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就到年氏娘家来客,而昨天与前天吊唁的宾客也6续出现,距离出殡的时间越来越近。仆役们一遍又一遍的进来报告消息。

  周午焰无奈地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他长叹着气。踱步到周萋画身旁,小声问道。“四娘,国公府还没来人!”

  周萋画抬起头,见秦司观站在人群里,冬雪也换了男装站在里面,他们俩也还没吊唁,根据得到的消息,秦侍郎跟永宁郡公府的人会跟国公府一起出席。

  现如今国公府没来,他们自然没到。

  眼看着身旁的人越来越少,秦司观跟冬雪也不淡定了,冬雪跟着秦司观慢慢朝昨日吊唁的董庸方向靠近。

  看着这两人焦虑的深思,周萋画也没了主意,她对自己祖母家的情况知道甚少,虽然平日里母亲跟国公府来往密切,但随着母亲这一死,信息就跟断了信的风筝一样,连不起来。

  国公府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周萋画也拿不准,现如今联系上他们才是关键,该怎么做呢,忽而,她记起了饰铺。

  “春果,去我房间拿那只红宝石簪!”周萋画扭头对春果说道,“拿到后,让人送城阳饰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