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圣旨(1/2)

加入书签

  对于国公府,周萋画脑中就只剩下“惹不起”三个字,但究竟有多惹不起,她脑中却没有半点印象。

  随着唱和声起,她就感觉眼前一黑,原本还算宽敞的灵堂,变得一下子拥挤起来。

  就见从灵堂外进来一大群人,这些人分成两排,前面一排有五人,年纪稍长,各个身高六尺有余,不言不笑,满脸横肉,后面这排是七八个少年,年纪大的二十七八岁,年纪小的也就刚十岁。

  这十几人不言不语,鞠躬,拈香,最后竟然分列棺前。

  男子们吊唁结束,后面进来一群女眷,与其他奔丧的女眷不同,这些女眷虽然个个敛容,却不嚎不叫,任脸上的眼泪颗颗滚下。

  一时间,灵堂的气氛诡异得很。

  既然国公府来了人,流程还得继续,周午焰示意进行下一步——对亡人净面。

  国公府从男到女一一上前看棺里的陈成玉,原本素无声息地队伍里,终于传来了低低的哭声,但也不过转瞬即逝。

  周萋画被人扶到棺前,用清水给母亲洗脸。

  她见过很多死人,但这一刻,她却不敢看母亲一眼,停尸七天,母亲曾经白皙的皮肤已经黑,水汪汪的眼睛再也睁不开,微张的嘴,可以看到黑洞洞的口腔。

  净完面,上来两个嬷嬷,一左一右架着她绕棺木旋转了一圈,她所绕之处站着满满当当地国公府的人,他们紧紧围住棺,一一摸过周萋画的胳膊。

  绕棺结束,杠会的人抬着棺板上前封棺,为的那人拿起钉。刚要固定,却听灵堂外又传来一声又尖又锐的喊声,“太子到!”

  周长治真的来了?周萋画一怔,本就软的双腿,顺势也就跪在了地上,那两个原本架着她的嬷嬷却在这个时候退到了一旁,就留她跪在国公府一群女眷里。

  她身子摇摇晃晃。就近倚在了一个女子身上。女子用手撑住了她,轻轻唤了一声,“表妹!”

  周萋画努力睁开眼。却见眼前的女子柳眉俊眼,媚眼里跟陈成璧有几分相像,“映芸表姐?”

  周萋画试探问道,陈映芸点点头。随后伸出双手,给她端正身子。

  只是这时的周萋画却突然意识到。好像国公府的人对于太子的出现并没有多少惊讶,难道一切都是国公府安排好的?

  “众卿请起!”周长治抬手示意众人起身。

  周萋画跟陈映芸互相搀扶着,从地上起来,春果挤过人群。从另一侧扶住了她,她跟陈映芸对视一眼,微微施礼。便被春果搀扶着朝周长治走去。

  “周四娘,这是你让人送到城阳饰铺的吧!”周长治把那红宝石簪递到周萋画面前。周萋画双手接过,嘤嘤答应一声。

  周长治微微点头,“周都护忧国忧民,鞠躬尽瘁,是吾大溏子民之福,现,陈夫人西去,深表爱思!逝者已逝,节哀顺变!”他劝慰周萋画。

  周萋画福礼,“多谢太子,四娘谨记!”

  她紧紧握住金簪,心里却翻江倒海般难受,周长治的意思是说,父亲是被今上安排去治洪,所以明知道母亲去世也不能回来吗?

  看着周萋画惨白的脸,周长治忽而一阵心头,长痛不如短痛,他决定不再拖延,嗓音骤然提高,“传,皇上口谕!”

  骤然响起的高音,再次引来众人的惊愕,但大家还是立刻跪地。

  “二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