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宋云峥(1/2)

加入书签

  “呜……说我丢人现眼!”冬雪从地上爬起来,用衣袖捂住眼睛,拉长声调,跌跌撞撞朝马车走去,“呜呜,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刚刚冬雪站在奔走的马车上时,周萋画就为她捏了一把汗,却也知道冬雪的本事,于是也就没有过多干预,现如今听到冬雪在外面,又是摔跤,又是哭泣的,她终于坐不住了。

  她拿开盖在身上的毛毡,由春果搀着,将身子移动到了车厢口。

  秋日的正午,最惬意不过,明媚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周萋画感觉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

  远处的卢天霖见车厢里有动静,于是立刻甩一下缰绳,马匹往前行了几步,于此同时,宋云峥也微夹马肚,让他的马儿长列往前了几步,很快就立在了冬雪身旁。

  随着宋云峥马匹的靠近,冬雪不再前行,蹲在地上,抱膝痛苦,嘴里含含糊糊咒骂着。

  周萋画远眺看向宋云峥,意识本就有点恍惚,视线又被卢天霖挡住,她怎么也看不到宋云峥的长相。

  周萋画对宋云峥的了解,都是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里听说的,自幼便去了军营,二十又五未有家室,被今上解除了婚约,印象里这应该是个粗狂的汉子。

  现如今他骑在马上的气势和对待自己妹妹的态度,周萋画更加认定了这一点,鲁莽粗野,外加在灵堂上看过他的背影,他定是个彪悍外形如李逵的家伙。

  冬雪满身是土,脸上一道道泥沟,见周萋画探头出了,嚎地更起劲了。“师父,我被欺负了!”那脸委屈,就好似要被人卖掉似得。

  长长的队伍除了国公府的人,还有其他的达官贵人,众人从身旁经过,无不挑开布帘观看,这让宋云峥顿觉脸上无光。

  远处。周长治的马车也在缓缓靠近。宋云峥看着哭闹不止的冬雪,无奈,侧身下马。站在了冬雪身旁,却也没有安慰半句,只是厉声呵斥,“起来!”

  冬雪非但没有起身。嚎得更起劲了,“人家兄长都把自己妹妹当成宝。哪有你这么做兄长的,阿母,阿耶,我想你们!”

  此话一出。就彻底触碰到了宋云峥的痛处,他一伸手将冬雪从地上拉起来,揪着她的衣领朝马车走去。“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少找麻烦!”

  冬雪在女子中算是魁梧跟粗壮的,但在宋云峥的手里。却跟弱小的小鸡子一般不堪一击。

  见宋云峥这般粗鲁的对待冬雪,周萋画彻底坐不住了,她双手支住身子,便钻出车厢,下车后,应住了冬雪,“宋公子,令妹年幼,何须这般对她!”

  感冒进入后期,鼻子不通,周萋画用浓浓的鼻音冲宋云峥说道,但几乎同时,她就怔住了,宋云峥的模样与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如刀雕刻的五官,剑眉微扬,鼻梁高挺,长眉入鬓,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与周萋画蜻蜓点水般对视一下,而后便是冷傲的无视,他的左目下,有一颗多会出现在女子脸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