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命案再起(1/2)

加入书签

  寝房内,窗台跟外间的竹帘,随风轻轻晃动着,周萋画没有关门,直接挑开竹帘,却见青纱幔依旧散着,严严实实盖着整张罗汉床。

  “秦简?”她低声试探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

  周萋画拢一拢衣袖,转身将竹帘用银钩收起,将矮凳上的饭盆端到外厅,然后才坐在床榻边的矮凳上。

  若她不是重生,自然会把卫琳缃的出现当成接下来需要面对的重头戏,但经历过上世,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做,卫琳缃都会有层出不穷的手段冒出。

  比起卫琳缃,此时的她更在乎的是苏玲珑的那个案件,“刘二的死有你有关吗?”周萋画正坐,不做任何拐弯抹角直接追问。

  窗幔里静悄悄,没有任何声音。

  周萋画倏地站起身来,手拉住床幔一角,厉声说道,“秦简,若你在不出声,休怪儿不客气了!”

  床幔内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周萋画不禁大怒,猛然拉开了青纱幔,床榻上空荡荡的,并无半个人影,几张银票放在褥子当中,周萋画看向罗汉床承尘,也没有秦简的身影。

  周萋画错愣,摔下青纱幔,在整个寝房里寻找,房梁,隔断后,甚至还有前世陈氏用来躲藏的那支木箱,但凡能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但让周萋画失望的是,根本没有秦简的身影。

  他竟然就这样莫名消失了!

  “娘子,娘子,出什么事了?”春果在外院门口听到周萋画翻箱倒柜的声音,急下也不管周萋画的叮嘱,冲进寝房。

  春果以为周萋画被欺负,手里拿着门栓棍,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眉眼四顾,却根本没有现秦简的半个影子,“人呢?人呢?”

  “嗯?”周萋画微微皱眉,“没事!”

  她拉一下裙摆坐在床榻上,伸手拿起了秦简放在褥子正中间的银票,手指一撵,是三张。

  中间还夹着一张字条,字迹清俊飘洒,周萋画勉强辨别,内容大抵上说的是,其中一百两是付给周萋画看病的酬金,其余二百两用来换那张银票。

  洋洋洒洒,长篇大段后,便是五个浑厚有力的大字:吾亦不负!

  他也不愿意欠人!

  这是在还击周萋画说自己不愿欠人的论!

  “娘子,那上面写的什么?”春果探过脑袋,好奇询问,春果虽然不识字,但也认得是银票,又见周萋画脸色凝重,认定纸张上的这内容与银票有关。

  “酬金!”周萋画简短回答。

  她抬头四顾,总感觉房间里少了点东西,但究竟少了什么,一时半会儿却也记不起。

  周萋画轻轻探口气,对折银票与字条,小心翼翼放进袖袋里,看着房内打斗的刀痕,又见地上点点血迹,担心卫琳缃会带人杀个回马枪,抬头对春果说道,“去打点水,把房间收拾一下!”

  春果依然抓着那柄插门栓,脆生答应,“是!”

  在春果打扫房间时,周萋画也没闲着,她重新拿来大溏疏律,仔细寻找着关于收监后的规定。

  犯人收监后不会立刻受审,按照疏律规定,若无特殊况,三天后才可审理,而后是隔一天申一次,三堂会审后才能判决。

  而在此期间,苏玲珑的亲属是不允许探监的,不过疏律里有记录,若犯人身患重病,医者是可进入监内看病的,自己若想简单苏玲珑必须从这方面入手。

  后天,便是苏玲珑受审之日,周萋画决定明日进洛城一探究竟。

  时间迫近午时,春果才打扫完房内。

  溏朝一天食两餐,还不到次餐时间,主仆俩便搬了胡床在廊下晒太阳,周萋画拿着疏律继续研究,春果则端着簸箕在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