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各自打各自的算盘(1/2)

加入书签

  “请教不敢当!只是陈夫人刚刚仙去,担心周娘子因此招来不测而已!”秦简斜看着将身体靠近周驰的周萋画,冷静的眼眸闪出一丝阴狠,但不过一息转瞬即逝。

  “不测?母亲已经离我而去,还能有比这更不测的吗?”周萋画下颌微微一抖,直视着秦简。

  来到京城已经有一月有余,她总在半醒半眜之时才能感觉到秦简伴随在左右,那种感觉似梦似幻,如梦中仙境,又如宿醉时的恍惚。

  此时此刻地清晰,真实的让周萋画不敢直视,却又清楚无比的意识到,她跟秦简的关系,绕了那么一大圈后,又回到了初次见面时,你不进我便按兵不动,你敬我一尺我便还你一丈的可悲原点。

  “你们认识吗?”就在周萋画思考着她与秦简的重新定位时,周驰突然开口追问,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秦简出现后周萋画情绪的明显起伏,还有那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身体。

  秦简微微弯曲胳膊,朝周驰简单施礼,“算不得认识,只不过在洛城时见过几次面而已!周娘子的名号在洛城妇孺皆知,子谦知道,也不足为奇!”

  “原来如此!”周驰剑眉弯弯,露出洁白皓齿,“看来,请画儿妹妹来处理这几日生的怪事,是正确的!秦义士……”

  他突然提高了音调,高声称呼秦简,“你平日鲜少入宫,今日进宫想必定是父王有急事召见吧!误会一场,公务要紧,请吧!”

  周萋画背对周驰,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但透过秦简骤然微蹙起眉头,倒也能猜测出周驰这般高声言论里定是另有玄机,她转身看向周驰,但周驰却早已恢复了正常。

  “微臣还要面圣,就先退下了!”秦简读懂周驰的挤眉弄眼,作揖,而后转身。重新迈步进入拱门。沿着长长的编织长廊阔步前行。

  这个过程中,他未曾与周萋画有过半点眼神的交流。

  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彻底消失在了长廊里。

  “画儿妹妹。看来,你跟秦义士之间好像生过不悦的事啊!”周驰察觉出,自秦简出现周萋画整个人骤然有了生机,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里。虽然针锋相对,但总比周萋画对自己疏远平淡亲切许多。

  周萋画看着那竹编而成的长廊。听着秦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纠结,她并没有听到周驰的问题,只是随着自己的性子开口说道:“六皇子。周四娘有一事相问,不知当说不当说!”

  “唔……好,画儿妹妹但说无妨!”自己的问题被周萋画忽视。周驰却并未感到半点伤心,反倒突然兴奋起来。秦简的出现果然非同凡响,他眼睛滴溜溜一转,计上心头。

  周驰突然这么兴奋,让周萋画一头雾水,她转过身看着手舞足蹈的周驰,“六皇子,能否问一下,刚刚的那位秦义士他官居何职,位居几品?”

  “这个……”满脸兴奋的周驰突然哑然,他轻咬一下嘴唇,弯下身子,伏在周萋画耳畔轻声说道,“这个……只知道秦义士只听命于父皇,满朝文武都知道他的存在,至于是什么职务,这个,我就不晓得了!”

  只听命于皇上?难怪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