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跳,桃花开,右眼跳,菊花开(1/2)

加入书签

  “你”待男子看清云小姐手中的钱袋时,更是气得头晕目眩。舒残颚疈

  我钱袋没钱关你屁事,你偷别人钱袋还有理了?!

  “我怎么样?!”云小姐怒问。

  “”

  请问这人是流氓吗?

  是痞子吗?!

  恶霸吗?!!!

  偷人钱,还敢这般理直气壮?!

  “你太缺德了,偷我钱袋,还敢打我?”

  “”话音一落,云小姐停手了。

  缺德,请问她缺德吗?

  在21世界,当她还是国际a盗的时候;

  曾盗过一次假货,那时货物的仿制度基本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再加上光线问题。

  不过几分钟,国际a盗偷盗假货的事在道上便传得沸沸扬扬。

  气得她直接把物主给打得半死半残。

  东西她是不在乎;

  她在乎的是,像她这等在道上混的,一次失手,欲毁终身。

  “你太过分了。”

  闻声,云兮儿回神。

  冷冽的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女子淡扫娥眉眼含怒,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几分调皮,几分淘气,配上一身鹅黄长裙,足有倾国倾城之色。

  “你这盗贼,偷了别人的钱袋,还敢动手打人?!”女子伸张正义,怒骂云小姐。

  “你是谁?!”云兮儿打量一番后,问。

  “你有资格知道么?”女子高傲的神情更是多了一分自信的色彩。

  待女子目光仔细围转在云兮儿面容时,秀眉微蹙,问“你又是谁?为何这般眼熟?!”

  好眼熟的容貌,她是谁?!

  话语一落,云小姐不屑了,嗤笑“小姐,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

  “滚!!!”女子怒吼“臭男人,你算什么东西,能让本姑娘花这份心思跟你玩欲擒故纵?!”

  这话说完,诡谲了。

  云小姐破天荒的没发怒,只是幽幽走向女子,凑过女子耳边“谢了。”

  “什么?”女子愣了,她这般毫不留情的怒骂了他一番,他竟还和自己说谢谢?!

  呸,敢情眼前这俊美如斯男子原来是一脑残啊?!

  待女子回神之际,云小姐早带着梦儿跑了。

  女子正要起步,却被人叫住“姑娘,这是一名公子托我交给你的。”

  女子接过他人手中空空如也的钱袋,疑惑了,这钱袋怎么和自己的钱袋一模一样?!

  等等,女子错愕,双瞳睁很大,一张嘴巴几乎能塞得下一个鸡蛋。

  怒天长吼“该死的混蛋!!!”

  另一边,云小姐当然是春风得意,美颜得瑟。

  大丈夫能屈能伸,恰好用来对付那种波大无脑的女人。

  “小姐,现在我去哪儿。”

  “让我想想。”云兮儿做出一副深思状,突然目光被梦儿身后的赌坊所吸引;

  “天下赌坊?!”云小姐笑意未减“这名字够狂妄。”

  “小姐,你不会想去赌坊吧?”梦儿抱着不该有的希望,问。

  “不可以吗?”云小姐反问“你难道不知道赚钱靠头脑,赌bo博练头脑吗?!”

  “”

  梦儿小姑娘想通了,小姐,你连妓院都敢去,何况赌坊。

  “进去看看。”云兮儿美眸划过一丝得意“吃喝嫖赌,姐最拿手的就是吃和赌了!!!”

  梦儿“”

  “开大开大,小,开小。”

  待她们一进赌场,周围便漫布开了嘈杂的怒喊。

  云兮儿鄙视,古代的赌场尽是骰子,真搞不懂能玩出什么花样。

  梦儿,说“小姐,这里好乱,我们还是出去吧。”

  云小姐避而不答,拿起折扇在梦儿脑袋上一敲“叫我少爷!”

  梦儿“”

  云兮儿随意走向一桌,暗忖,闹得这么气势汹汹;

  敢情在玩比大小?!

  你妹的,真够无聊。

  “公子,你赌什么?!”

  身旁的一名男子伸出手肘撞了撞云小姐,问。

  云小姐回答“轮到本公子开盘了。”

  “我开大,开大”

  “开小,开小”

  云小姐最后一锤定音“我赌礼花。”

  ps,礼花表示古时骰子都是六。

  “礼花?!”

  “对,那我开了。”云小姐一是傻笑,二是奸笑。

  云兮儿迅速打开,迎接着众人惊愕的注目,得意了。

  “看来本公子今天的运气可真好啊!!!”

  其中一名赌徒惊讶“怎么可能是礼花?”

  “公子,你运气真好。”赌徒们纷纷不可置信。

  “好,好,好!!!”当然,在场其余没有押注的旁人连声拍掌说好。

  赌徒异口同声“太厉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