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运足功劲,脸不红,气不喘,口气就抽锸了十周天之数。何谓周天之数?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合共百零八;十周天恰恰是千零八十下。这番直插得若克琳叫爹喊娘呼上帝;舒服得又哭又笑又撒娇;滛声浪叫,真是惊动四邻,声动屋瓦。把个袁承志吓得愣愣的,忙着伸手替她掩嘴。

  若克琳这史上最大的浪叫声,立刻惊动了整个客栈,所有的洋兵几乎同时起立致敬,集体手了起来。她左右两边房,分别住着雷蒙与彼得。雷蒙以为若克琳在和彼得作爱,心中妒嫉得要命;彼得认为若克琳在和雷蒙偷情,更是气得要死。两人听了夜叫床声,心中也不由得不佩服,情敌的床上功夫确实是高人等,非常伟大。

  若克琳自出娘胎,直至今日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作欲仙欲死的滋味。袁承志勇猛快速的抽锸,配合火热粗大会自动拐弯抹角的鸡芭,将她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种又是舒服又是痛苦的复杂感受,使她想要停止,但又舍不得;不想停止,却又受不了;大大小小的高嘲持续不断,使她狂呼乱叫,抽搐痉挛;终于在阵腾云驾雾的虚脱感觉下,她畅快的昏死了过去。

  大展神威的袁承志犹未精,他好整以暇的依照御女密要之回春法门,潜运功力,温柔的按摩着若克琳赤裸的胴体。他由脸颊肩膀手臂,迂回至胸膛小腹,转而大腿小腿,最后停伫足心涌泉|岤上。若克琳经他阵搓揉,悠悠醒来,只觉神清气爽,通体舒畅;顿时之间,竟感心中充满爱意,似乎这辈子再也无法离开,这不知名的中国爱人。

  袁承志按摩之时,也细细观赏评鉴,洋女若克琳美妙的裸身,与白嫩肌肤柔滑的触感;他发现洋女确实与中华女子有显着的不同,最明显的差异就是洋女什么都大。像这若克琳,眼大嘴大奶子大屁股大,就连那肉b也远较他接触过的中华女子大得多。其次是情动时的反应,这若克琳该叫就叫,该扭就扭,积极主动,毫不羞瑟,不像中华女子含羞待怯,欲迎还拒。至于在肌肤柔嫩度上,洋女则略逊国人,不过弹性奇佳,亦有补强之效。

  此时若克琳体力恢复,欲念再度勃发,她示意袁承志躺卧休息,自己则使出浑身解数,取悦服侍袁承志。她用纤纤玉指沿着肛门路向上轻搔,至子孙袋再转而向下,往复来回,手法轻柔。她的嘴巴舌头也没闲着;忽而将两个蛋蛋含入口中轻吮,忽而在头上舔绕几圈,袁承志大感惊讶,心想:“就是御女密要上也没记载这些花样,洋人在这方面果然另有专长,不可小观。”

  袁承志在若克琳爱抚之下,不禁舒服得情动欲起,那根为国争光的r棒,也颤颤的蠢蠢欲动。若克琳见时机成熟,于是跨身而上,缓缓的将那根不甘寂寞的鸡芭纳入体内。她以粗大坚硬火热的r棒为中心点,摇摆耸动了起来。她浑圆丰满的臀部,熟练的作着圆周运动;嫩白硕大的两个奶子,也上下左右的晃动。袁承志享受着异国风情,不禁也飘飘然,激发起强烈的欲望。

  他翻身而起,将若克琳高大丰满的身体抱在怀里,若克琳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缠绕住他的腰际。袁承志托着那硕大柔嫩的臀部,上下的扶摇,并且在室内来回的走动,这有个名目叫走马观花。若克琳从来没经验过这种方式,时之间,既舒服又刺激,身体心理都感到晕陶陶的,简直就如同上了天堂。

  由于她两个嫩白的大奶正对着袁承志的面庞,因此袁承志来回走动之际,也不时在她鲜美敏感的奶头上,舔吮轻咬。此时若克琳下体深处,袁承志灵活的r棒,在那东扭西转,撩拨挑逗;而来回走动,上下颠簸,更加强了磨擦的效果。

  阵阵酥酥麻麻的愉悦感,以奶头及荫部为中心点,就像水波涟漪般的扩散开来。

  若克琳销魂舒爽之际,也不禁对于这中国爱人的惊人神力,与强劲耐力,打心底产生了由衷的佩服。

  袁承志舞弄了半个时辰,不觉脊椎麻痒,下体舒畅。他情知高嘲将至,于是托摇益速,走动愈快;他不想运功强忍不泄,因此当头酥麻之际,他便紧搂若克琳不动,让蓄积已久的阳精,尽情的倾泄入湿滑的肉b中。

  他首度在若克琳体内喷射出阳精,那股强劲,炽热的激流,冲的若克琳打骨髓里,生出种刻骨铭心的快感,快感强烈的程度,实在无以名之。她不断的颤栗抖动,狂嘶急喘,全身也汗如雨下,抽搐痉挛;会,她再度愉悦的瘫软在,袁承志无敌的中华r棒之下。

  洋人的大炮尽毁于胡桂南的妙计之下,雷蒙战死,彼得率队投降。袁承志宽大善待洋兵,赢得彼得衷心感佩,因而献上海岛图张。当洋兵整队欲行之时,若克琳突然拉着翻译钱通四,来到袁承志身前。她叽哩咕噜的说了长串话,急急的要钱通四翻译。

  钱通四面有难色的心想:“这洋姑娘也真是不要脸,这种话也说的出来,这会有男有女缸子人,怎能据实照翻?”。他想了半天,掐头去尾改中间的,说出这番话:“你是男人中的男人,英雄中的英雄,我永远忘不了你;也希望你能记得,在那遥远的葡萄牙,有位姑娘若克琳,在默默的想念你。”

  袁承志心想:“这洋姑娘也真是多情。”当下望着她微微笑,若克琳可没那么含蓄,她跳上来,搂着袁承志,就是个热吻。袁承志吓了跳,尴尬的望着旁醋劲大发的青青,心中暗道:“这下子,不知又要惹出什么事来!”

  情碧血剑「七」青年袁承志重会安大娘

  袁承志无意中救了安大娘李岩两位故人,心中十分欢喜。安大娘已认不出眼前的英挺青年就是当年的幼童袁承志;但袁承志却眼就认出了安大娘。虽然相隔十年,但安大娘的模样却并无太大改变,只是经过岁月的洗礼,反倒平添了份成熟的风韵。因李岩在场,两人未及深谈,便匆匆话别。此刻袁承志得空,思念益发殷切,便起身往访安大娘。

  胡老三眉飞色舞的说道:“贾六张七,你们是好兄弟,所以我才找你们起干这档子事。你们倒想想看,如果那娘们不好,安大人为什么要再三的差人寻她?”

  贾六色咪咪的笑,道:“你老哥的眼光,咱们当然信得过,只是安大人那儿”

  胡老三道:“你俩放心!安大人对这婆娘已死了心,不会再找她了。嘿嘿!安大人不要,咱们兄弟难道也不要?况且这婆娘美的紧,又马蚤的紧,弄起来还不知有多带劲呢?”。

  张七疑惑的道:“这婆娘既然这般的好,你怎么舍得让我俩分杯羹呢?”

  胡老三尴尬的道:“我也不瞒两位,我在这婆娘手下吃过亏,我个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安大娘给安剑清闹,心想要不是袁承志挺身救助,自己及李岩都将落入锦衣卫之手;看来这地方也不安全,还是及早搬迁为妙。虽然她释放安剑清时,安剑清允诺永不再来纠缠,但他的话又怎么能信?她看着这住了五年多的地方,不禁有些依依不舍。清扫收拾了阵,天色已晚;她心想,再睡晚,明个早就动身吧!

  秋老虎肆虐,天气依然燥热,安大娘忙了阵,已是汗湿衣裳,于是打水进房洗浴净身。此时三条人影,鬼鬼祟祟的匍匐接近,到了安大娘屋外,为头之人打了个手势,三人立即趴伏不动,倾耳静听。屋内传出阵阵水声,三人相顾,会心笑,纷纷占据有利位置向里窥看。

  安大娘坐在澡盆中,面洗浴,面胡思乱想。她会想到明日启程,究竟应往何方?会又想小惠和崔希敏不知怎样?此时她正擦洗小腹部位,手指触摸之际,不禁又想起袁承志幼时,替自己搓揉抚摸的往事。股甜蜜羞惭的复杂感觉侵入心头;承志已长大成|人,不知对于过去的事情有何看法?会不会因而看不起自己?思虑至此她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她幽幽的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屋外偷窥的三人立刻眼睛亮,下面的弟弟也全体竖立了起来。安大娘沾满水珠的裸身,实在是太美了!那圆润丰满的胸部,硕大嫩白,高高耸起;晶莹的水滴沿着光洁的|||乳||沟,滑过平坦的小腹,跌入那芳草凄凄的三角森林;森林中暗藏的小沟兀自缓缓滴淌着多余的积水。她拿起毛巾,擦拭身体;摆荡之间,香臀掀浪,玉腿扬波,春光绮丽,美不胜收。三人看得呼呼直喘,也惊动了全裸的安大娘。

  她慌忙跃至床边,欲待取衣遮体;但三人那能给她如此机会?安大娘方拿起长袍,三人已破门而入扑了过来。安大娘无奈之下,只得将手中长袍疾挥而出,化作式八方风雨,击向三人。本来以她的身手,三人齐上,未必能赢;但来变生肘腋,猝不及防;二来全身赤裸,羞怯之下,拳脚施展不开;因此不会功夫,安大娘便为三人制住。

  安大娘|岤道被制,躺卧床上,她紧闭双眼,俏丽的面庞因羞辱与气愤,显得无比的苍白。贾六张七,人抱着她条腿在那亲吻猥亵,不时还探手拨弄那鲜滑柔嫩的肉缝;胡老三则专门对着那两个白嫩嫩的大奶子下功夫。三人舞弄了会,均觉欲火炎炎,无法再忍,于是便脱了裤子准备施暴。为了排定顺序,三人竟当场划起了酒拳。

  时之间哥俩好宝对三星照四季财,呼声不断,形成副极不协调的画面。

  袁承志大老远就听见喊拳声,他心中不禁诧异,心想怎么安大娘住处竟然如此热闹,难道闯王打了胜仗,众人在此庆祝?他到了屋前,只见门板破碎,散落旁,心中不禁疑惑。突然声欢呼夹杂着两声轻叹,想是里面已分出了胜负。他跨步进入屋内,时之间,大伙都傻了眼。袁承志没料到屋内竟是这副景像,三人也没想到这荒郊野外的,夜晚竟然还有人来。

  袁承志见安大娘紧闭双眼,赤裸躺卧床上;旁三人光着身子,鸡芭高高翘起,意欲何为,不问可知。他心头火起,首先发难;上去就是两个重手,贾六张七,哼都没哼,光着屁股就见了阎王。胡老三吓得发抖,勒住安大娘的脖子,想要胁袁承志。他还没开口,噗的声,脑门已插入根金蛇锥,袁承志随即飞身而上,掌将他击出窗外。发锥飞身击掌,气呵成,迅捷无比,屋内竟是滴血也没沾上。

  袁承志将尸体处理妥当后,安大娘也穿上了衣裳,两人在如此情况下再次相逢,不禁都百感交集。安大娘叹道:“想不到天之内竟让你救了两回!”她说了句,接下来竟不知要说些什么。

  袁承志见状忙道:“安婶婶,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他话还没说完,安大娘便打断他道:“你放心,安婶婶没叫他们糟塌。”她顿了顿又道:“不过身上沾了他们的味道,恶心死了。承志,你坐会,婶婶要去洗洗干净。”

  由于房门已毁,袁承志又在屋内,因此安大娘只得直接在井边洗涤;反正这儿僻静,除了袁承志外没有旁人,她也无虞有人偷看。至于袁承志看不看,她根本就不在乎,十年前自己就将身子给了他,那里还会在乎他偷看?

  花啦花啦的水声,唤起袁承志儿时的记忆,那种感觉熟悉亲切温馨。十年前偷窥安大娘洗澡的画面,清晰的浮现脑际,他不由得来到窗前,静静的欣赏安大娘美妙的浴姿。

  皎洁的月光透过山间薄薄的轻雾,照射在安大娘丰美的裸身,雪白的肌肤蒙上层淡淡的晕黄,显得迷离恍惚,益增朦胧的美感。她如同袁承志般,也陶醉于过往的甜蜜回忆;冰凉的井水,激的身体起了阵阵的颤栗,颤栗引发心中层层的涟漪。她如十年前般,回首向窗间撇,当日的幼童已长成翩翩的青年;唯不变的是那明亮的双眼,依然默默的凝视。

  突然间她感觉无比的娇羞,举手投足也益发的不自然,袁承志的目光似乎缠绕住她的身体,温柔的在她敏感的部位游移。她擦乾身体,不再穿衣,迈着轻盈的莲步;赤裸洁净的,迳向痴痴伫立的袁承志行去。此时,无需任何言语,袁承志抱起她,静静的走上床去。

  袁承志运起功劲,轻柔的在安大娘赤裸的身躯上抚揉了起来,这是御女密要上记载的种催|情按摩术贞妇吟;当今世上除袁承志外,只有木桑道长的师弟玉真子怀此异术;其功效神奇,不唯有催|情之功,亦且可增进销魂快感。安大娘只觉全身上下,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股强烈的马蚤痒感,由骨子里直往外冒;刹时之间春潮泛滥,下体已是湿淋淋的片。

  已经长大的袁承志,此时当然知道这不是痛得尿了尿,而是愉悦的水;他食中二指轻夹安大娘已凸起如豆的阴核,缓缓的搓揉了起来。安大娘只觉全身软棉棉晕陶陶的,就像荡漾在水中的青苔,飘飘忽忽,不知何时将随波而去。她脸颊通红,秀目紧闭,身躯微微颤抖,双手紧搂袁承志;沉重的鼻息,夹杂着两声娇喘轻叹,使袁承志不禁意乱情迷。

  袁承志俯视着他生命中的第个女人,发现岁月并未在她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饱满白嫩的r房,依然坚挺;花生般的|||乳||头,照旧樱红。平坦结实的小腹,仍复滑润;茂密齐整的荫毛,黑亮如昔。那湿漉鲜嫩的肉缝,色泽淡红,显然久已无人问津;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软滑柔纫,丰盈更胜从前。

  他内心涌起浓浓的爱意,当下轻轻拨开安大娘嫩白的大腿,深情款款的将鸡芭凑了上去。春情满溢的安大娘,充满期待的迎接着他的侵入,但当头划开肉缝之际,她突感讶异惊惧;鸡芭的粗大,远超过她的想像,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推拒,并且娇怯的低声道:“承志!你那儿太大了,婶婶有点怕!你你轻些”袁承志依言暂不进入,只是紧顶着娇嫩的b,爱怜的在那磨蹭。

  湿滑的水,是世上最佳的导引良方,不会功夫,鸡芭的前端已自然的溜了进去,安大娘轻轻的呼了声“唉哟”,双手也紧紧的拥抱住袁承志。此时情景可不比从前;个是,异禀复加神功,雄伟非比寻常;个是,虎狼之年久旷,饥渴真正难当。雄伟非常抽锸猛,饥渴难当欲强;两人这交手,可真是没完没了,情趣盎然。

  安大娘旷了十年的嫩b,如今突遭袁承志这粗大健壮古灵精怪的鸡芭,在里面抽锸钻探,四处撩拨;时之间,真是舒服得不知如何是好。而袁承志面对娇美更胜往昔,生命中的第个女人,更是格外的兴奋激动;他就像回到幼时般,竭尽全力地冀望安婶婶能获得最大的欢愉。他不但将大阳诀使了个十足十,就连从未用过的灵舌功也并搬出来试练。

  他的舌头也如鸡芭般,忽地长了倍,并且可软可硬,灵活有如蛇信。此时下面,他粗长的鸡芭悠游进出于鲜嫩湿滑的肉b;上边又长又灵活的舌头,则舔刷钻探吮各具其功的,在安大娘嫩白的丰|||乳||面颊耳际脖颈嘴唇等处下功夫。安大娘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无处不舒服,无处不爽快;霎时之间,高嘲就如海浪般,波波的涌了上来。她娇躯直颤,呻吟不断,整个身体似乎被快乐撞击的崩解了开来。

  袁承志此时就如孩童献宝般,尽出其技。会男上女下,会男下女上;忽而正面进攻,忽而背后进击。什么龙翻虎步猿搏蝉附龟腾凤翔兔吮毫鱼接鳞鹤交颈,各种体位姿势,全都股脑的来了个实兵演练。如果现在问全世界最快乐的女人是谁,安大娘肯定不会理你;因为她已欲仙欲死,舒服的说不出话来。

  安大娘紧紧依偎在袁承志怀里,娇柔妩媚的道:“承志,你会不会看不起安婶婶?”袁承志边温柔的抚摸她乌黑的秀发,边诚挚的道:“怎么会呢?安婶婶在我心目中,又像妈妈,又像妻子;和婶婶在起,我感觉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欢喜;婶婶就是我在世上最亲近的人”

  他还没说完,安大娘已泪流满面的用香唇堵住了他的嘴;亲吻道尽了切,两人再度沉醉在甜蜜温馨的梦幻之中。

  情碧血剑「八」青年袁承志大玉儿传奇「外章1」

  大殿中酒香四溢,乐音悠扬,无数的珍馐美馔,几十种奇珍异果,都无法令皇太极释怀。袁崇焕之子袁承志,行刺不成,失手被擒,却誓死不降,坚拒为其所用。这使得胸怀大志的皇太极,感到极度的不快。

  宴会进行不久,他便觉得厌烦;于是轻车简从,先行离去。临走时他吩咐孝庄文皇后代为主持,并交代要好好款待赏赐,护驾有功的干人员。皇太极离开,宴会的气氛立刻热络了起来。

  端丽娴雅的文皇后,巧笑盈盈,美目盼盼,有功的大臣侍卫,无不如沐春风,胸怀舒畅。就连向自视极高的玉真子,也在她眼波流转之下,有了心荡神驰的感觉。

  这文皇后又名大玉儿,在清史上可是个大大有名的传奇人物;她周旋于皇太极多尔玘兄弟之间,左右逢源,倍极宠爱。也曾诱降明朝大臣洪承畴,替清人入主中原,立下关键大功。皇太极暴卒,她以介女流,竟能于诸王环伺之下,使其冲龄幼子福临接掌大位。其善用天赋美貌,手腕之圆融巧妙,有清朝,可说不作第二人想。

  玉真子护驾居于首功,文皇后擢其上坐,并殷殷劝酒,切切垂询。玉真子耳闻文皇后珠玉般的温婉语声,目视文皇后美艳妩媚的容貌,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