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嘻的过来,在黄蓉的俏脸上摸了把,黄蓉想躲,但却躲不掉。

  “黄蓉,没想到落在我手里吧?”杨康伸手摸向黄蓉身体,黄蓉大惊。不想杨康却将她身上的绳索接开,取出黄蓉口中的麻桃。黄蓉站起来,看着杨康,不知他要做什么。

  杨康说:“黄蓉,如今丐帮上下都知道黄老邪杀了洪帮主,只待明日我当上帮主后,便要去报仇。为了鼓舞士气,先拿你和郭靖祭天,想你如此美丽,又未经人事,这样便死了未免可惜,你想明天你会被成千上万的叫花子用脏手摸遍全身,在你雪白的身体上吐痰刀割蛇咬,甚至让叫花子们轮,全身肮脏地死去,我都觉得可惜。”

  黄蓉听了,不由毛骨悚然,花容失色,大声叫道:“不要不要。”

  “那咱们来谈谈条件。”

  黄蓉问道:“什么条件?”

  杨康阴笑着说:“只要你乖乖的听话,用你的身体来换你和郭靖的性命,我念在我们的渊源上,或可饶你回。”

  黄蓉羞红了脸,怒骂道:“你是个畜生。”

  杨康却不生气:“黄蓉,你聪明过人,应该算得清这笔帐。你是赚了,不是赔了。如果你不乖,结果还是样,只不过你会更惨,清白保不住,还要受到叫花子的蹂躏,最后悲惨惨地死去。叫花子们可是不会讲理,也不会可怜你,不说你是他们仇人的女儿,就是不是,他们从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有机会玩美人,他们是不会放过的。”

  黄蓉知道杨康说的不是假话,她细细地考虑,知道今天难逃此劫,但她希望杨康对黄药师心存忌惮,不敢伤害自己,故虽心中害怕但却不回答杨康。

  杨康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黄蓉,你不要心存侥幸。我大金国要扫平中原,岂会怕个黄药师?何况今天天下第大帮也已经在我手中,我更是无所顾忌。你若不听我的劝告,我便先证明给你看。”说完,命人将郭靖押上来。

  “黄蓉,待我先收拾这傻小子,再来收拾你,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说完,便指挥人对郭靖动刑。

  不会儿,郭靖便已伤痕累累,昏厥过去。

  黄蓉哭喊着:“别不要。”

  杨康说:“只有你能救他,快来听我的话吧。”

  黄蓉其实早已屈服了,她自幼受黄药师影响,本就不受礼教约束,什么贞操观念更是淡漠,为了救心上人,牺牲身体也值得,更何况还救自己。只是争强好胜,不愿向杨康屈服。如今郭靖再被折磨下去,眼见性命不保,黄蓉只好颤抖着说:“放下他,我答应。”

  杨康哈哈大笑:“早点如此,可省多少麻烦。”命令停止用刑。然后对黄蓉说:“我们开始吧,先请脱下衣服,让我们欣赏你的身体。”

  黄蓉无奈,只得慢慢的将腰带解开,双手分,将外衣自细滑的肩头滑落,露出红色肚兜和粉嫩的香肩,饱满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线明显,运劲扯掉肚兜撕开短黄亵裤,黄蓉标致的玲珑身段,丝不挂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赤裸裸的玉体,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胸前起伏不定,像极了黎山的特产——水蜜桃。那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点瑕疵可弃,就像是个上好的玉,玲珑剔透。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红唇,直张开着,像是呼救似的,令人想立刻咬上口。

  光洁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丰挺的肥臀,凹凸分明高佻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迹开发过似的。

  又黑又浓又细又柔的荫毛,罩住了整个b。那两片荫唇丰润圆厚,红通通的,十分可爱。而荫唇内的那道肉缝,亮晶晶的闪闪的,煞是好看,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神秘的三角花园在灯光之下览无遗。

  黄蓉此时觉得万分屈辱,自己美丽的胴体正被几个陌生男人每寸的欣赏,这是尊贵的她从没遇过的事。黄蓉眼中如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将眼前的滛虫碎尸万段。

  杨康看得眼睛喷火,欲火顿时大发,疯狂的扑向她,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吸吮着她那鲜红的奶头,右手则不断地在她那神秘的幽谷来回抚摸着。杨康的双手不再客气,从黄蓉的脚趾摸向小腿,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顺着臀部滑向腰腹,最后双手摸着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对坚挺的玉峰上。

  黄蓉只觉得身体阵阵的酥麻,由身体传来从没给过的快感,但她强忍着,不做出反应。

  杨康高超的前戏技巧抚摸都摸了会,见黄蓉双眼紧闭毫无反应,渐觉有些没趣,便开始亲吻黄蓉的樱唇,把舌头伸进黄蓉口中搅拌黄蓉湿滑的舌头,只手毫不怜惜的揉捏黄蓉的r房,黄蓉下颚无力,只能任由他摆布。

  杨康捏够了仙女般的黄蓉令人爱不释手的胸部后,接着,杨康再以舌头在黄蓉双|||乳||上画圈圈,突然口含住黄蓉的r房开始吸吮。黄蓉遭此打击,几乎快崩溃了,可是此时此刻却是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不断地作挣扎。

  拉开的双脚完全暴露了黄蓉的私|处,浓密而柔软的荫毛,覆盖不住微开的花瓣,黄蓉极端细,成熟的雪白肌肤,如脂般柔嫩堪称世上少有,而大大张开的大腿根部,覆盖着荫毛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其下和|||乳||头样略带淡红色的阴紧紧的闭着小口。

  黄蓉觉得杨康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移向她的下体,黄蓉疯狂似的乱动,杨康却更加兴奋。杨康两只手指拨开黄蓉贞洁的花瓣,大拇指按住她毫无抵抗能力的阴,手指开始快速震动;黄蓉身体受此强烈刺激,不禁本能的阵颤栗,遭人轻薄,却只能不断地挣扎。

  杨康忽然停住手,说:“黄蓉,你不愿意我你,现在就换个玩法,你去亲郭靖的鸡芭,在柱香的功夫内,将他的精水吸出来,否则,就将他的鸡芭割下来。”

  黄蓉不敢怠慢,来到郭靖身边看着郭靖的荫茎,荫茎上的包皮裹着头的凹沟,黄蓉的玉手轻轻的把包皮往根部挤套。她从没接触过男人的荫茎,不知该如何去做,犹豫着张开小嘴,将荫茎含入,湿湿的舌头便在头上转着。

  郭靖正在昏迷着,受此刺激,不禁“啊”的声醒来,只见自己心上人正在含着自己的荫茎,不由阵舒畅直冲脑门,全身酥痒的颤抖起来荫茎下硬挺起来,青筋暴露,头猩红,抖抖地如同挑呕迫厣斐鲂智崆嵛兆。痪跤秩扔钟玻唤熳帕成舷虑崆崽着牛迫厣畎福耸闭媲楸欧3还艘磺械厥挚诓15茫榈馗拧10弊牛嗉獠煌5卦诙ザ松匣夯旱夭谱拧?br/>

  郭靖哪尝过如此的欢愉,只觉阵强烈的刺激,荫茎似乎在膨胀,紧绷到极点,不由勉强挺起下身,让荫茎在黄蓉嘴里抽送。终于“啊”的声,股浓郁浊白的液便射入黄蓉的小嘴里。

  黄蓉边吞食着郭靖的液,面继续舔吮着荫茎,津液从她嘴里流出,她伸出舌头舔拭着,把液吞入口中。毕竟这是自己心上人的第次肉体接触,让黄蓉陶醉与其中,忘记了即将到来的摧残。

  杨康这时走过来,将黄蓉拉倒自己身边:“怎么样,动情了吧?让我来摸摸,看是不是湿了?”

  杨康的大拇指按住黄蓉的阴,黄蓉身体本能的阵颤动,杨康的手指开始在阴上颤动,凑下嘴去,灵活的舌尖在黄蓉花瓣缝上不断游移。杨康的交非常仔细,并不是不顾切的在那个部位上乱舔。开始时,以似有若无的微妙动作舔舐,等到逐渐加强,发现那是黄蓉的敏感带时,就执意的停留在那,这样的舔法,使没有欲的女人也会产生欲。

  黄蓉身体既无异常之处,对男女之事亦没有经验,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完全情不自禁。她口中虽未发出声音,但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

  看到黄蓉的反应,杨康感到十分欢喜,更得意的用舌尖压迫她的阴核,不停扭动拨弄。身下的女体忍不住像抽筋样,丰满的臀部产生痉挛。杨康的嘴就压在她的荫道吸吮,时时发出“啾啾”的滛荡声音。

  杨康抬起头道:“嘿嘿,听到了吗?你上面的嘴就算不允,下面的嘴倒似蛮欢迎我的。”黄蓉羞得满面通红,只能以尽力抗拒杨康的挑逗来回应。

  挑逗持续良久,女子的身体是诚实的,就连誉满天下的女侠黄蓉也不例外。

  无法动弹的黄蓉,荫部完全暴露在杨康充满技巧的舌头下,阵阵单纯质的从未有过的快意冲向脑袋;她就算能勉力忍耐嘴里不出声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体毫无生理反应?

  杨康对黄蓉的阴挑逗持续良久,她股间说不出的快感也愈来愈强;渐渐的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体液正顺着自己大腿流下。

  杨康笑道:“嘿嘿嘿,究竟堂堂的黄蓉也跟普通母狗没个两样,给人剥光了再随便舔舔也就湿成这样了。嗯,不错,味道酸甜适中,可谓极品,不愧你的美名。”

  黄蓉见自己身体如此不争气,以致竟遭受如此羞辱,不禁羞愤难当,悲从中来。

  杨康吐出口大气,连呼痛快,继续彻底的玩着身下美女充血涨大的阴核。

  这时候黄蓉湿润的荫道口已经完全大开;杨康顺势把粗大的舌头卷起进里面。

  如同棒棒入时的快感突然产生,黄蓉不禁发出“啊”的声,在这刹那有了昏迷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间抗拒,勉强使自己不要昏厥过去。

  杨康继续的用粗糙的舌头深深的攻击黄蓉的荫道,当黄蓉下身的入口更加扩大和湿润时,杨康用灵活的食指和中指深深入黄蓉的花瓣。只见黄蓉不停地扭动她的臀部,上身如发情的母狗般翘起,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连自己都感觉的出荫道在夹紧进入里面的手指。

  杨康的两根手指如交换活动般地挖弄,而且还加上抽的动作。向外拔时,黄蓉下身鲜红色的花瓣跟着翻出来,伴随着大量体液。杨康的拇指在荫道外面不停地按摩阴核,黄蓉双眼紧闭,脚趾蜷曲。

  很快的,黄蓉荫道里的收缩就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流出来的透明体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条水路流下,淋湿身下的地面。流出来的马蚤水从大腿流下去,被杨康吸到嘴里吞,就是连黄蓉本身都能感觉出来。

  杨康忽然想到个侮辱黄蓉的办法,他拿来个杯子接在黄蓉荫道口,然后更卖力地挑逗着,水不断地流出,很快流满了杯子。杨康端到黄蓉嘴边,撑开她的嘴,将水灌进嘴里,黄蓉无法拒绝,只得流着泪水吞下自己的滛液。

  杨康狂笑着欣赏着这镜头,将自己的嘴伸到黄蓉那迷人的小嘴里,吸吮着尚未完全咽下的水,边吸边说:“没想到黄蓉上下两只嘴都流水,着实功夫出众啊!”

  黄蓉羞的满脸通红,杨康却不放过,紧接着问道:“自己的水好喝吧,什么味道?”

  黄蓉默不回答,杨康把抓过个|||乳||头,对黄蓉说:“你若不答,我便割了它!”

  黄蓉顿时失去了方寸,急急地说:“不要”

  杨康说:“那你快告诉我,什么味道。是不是很香啊?”黄蓉无奈地点点头,杨康却说:“点头不行,说!”黄蓉只好喃喃地说:“香,香。”

  现在杨康已站在黄蓉的面前,他望着黄蓉那曲线玲珑的白嫩可爱的娇躯,竟不自觉的流出了数滴液。杨康的荫茎还在继续膨,直至膨胀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杨康很快便跪了下来,然后俯伏到黄蓉的粉嫩的娇躯,右手抱着她的纤腰,左手搂着她的粉颈,嘴唇压在她那湿潮而微微分开的二片樱唇上,疯狂的吻着舐着,并轻轻地嚼着她的香舌,吮吸她的口水。同时用胸磨擦她的两个个高耸的r房,两条腿不断的伸缩蠕动,他的身体紧紧的压着黄蓉那软滑白嫩的娇躯,并用两只脚去磨擦她那两只玲珑的小脚,越吻搂得越紧,边吻着她的小嘴,边用腿磨擦她那白嫩滚圆的小腿,用荫茎磨擦她那光滑柔软的小腹与b四周,然后再用手揉擦她的|||乳||峰。

  黄蓉最初抵抗着,她的身体扭动着,两个人互相紧紧的搂抱着,在那黑色的地毯上滚来滚去。过了会,杨康又用两只手抓住她的二只奶子,轻轻的摸弄揉擦,接着又将头伸到黄蓉的两条大腿跟中间,去吻吮她的b舐弄她的大荫唇,小荫唇啮吻她她的阴核,并用舌吮吸她的荫道。

  黄蓉的荫道被吮吸得水直流,她仰卧着的娇躯,像瘫痪了样,动也不动,她的身体热得可怕,脸儿红红的,不断地娇喘着,并不时地发出快感的呻吟声。黄蓉现在虽然心里仍还有些害怕,但快乐与舒服的感觉,已使她的神经松弛了许多,她舒服得闭上了眼睛。

  杨康对摆在他面前的丰盛甘美食饵已经作了初步的尝试,现在他站起来了,用手抓住自己那其大无比的荫茎,作了个准备的姿势,抓住黄蓉的两条粉腿,向左右分开着,杨康又跪了下来下,用手握着自己的巨大荫茎,开始在黄蓉的两条白嫩的大腿跟中间的b周围磨擦。

  种像触了电似的感觉,立刻涌上黄蓉的全身,她的水像决了堤的小河样,从b中猛烈涌出着。杨康首先令黄蓉仰卧在地上,使她双腿抬高,黄蓉的b暴露出来,以方便进行其强兽行。

  杨康双手握着黄蓉两边脚腕,把她双腿强行拉开后,便站在她两腿中间,然后伏在黄蓉身上,黄蓉下体早已湿滑,因此他很容易便把荫茎入黄蓉的荫道。

  杨康将自己那粗大的荫茎头部塞进了黄蓉那个微微颤抖的湿淋淋的肉缝里,像黄蓉这样微小的b,竟然能吞得进像小孩拳头那么大的荫茎的头,但事实上确已进去了。

  杨康并没有把荫茎完全入黄蓉的荫道,他只用技巧的手法,玩弄着她那对小巧饱满的|||乳||峰,及揉擦她的荫唇。这样玩弄了回之后,才开始慢慢“吱!

  吱!“的往黄蓉的荫道里下。

  黄蓉感觉好像是在往她荫道里塞进-很红热的铁棒,又痛又痒,说不出是舒服还是痛苦,渐渐地,她周身的血液开始起来,甚至感觉有些眩晕。慢慢那根粗大的荫茎在黄蓉张着口的荫道里停止了前进,她那像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张着,脸上显出了种快乐舒畅的样子。

  停了会,杨康又再继续往里了,黄蓉这时感觉那个头已顶到了她的花心,然而杨康仍还在继续往里顶,最后终于塞进了将近十寸。黄蓉忽然感到下体像是给枝粗大火热的铁棒进体内,并感到下体阵刺痛,知道已失去了宝贵贞操,于是努力扭动身体挣扎,但杨康力大无比,加上其棒棒又早已深入黄蓉体内,她的挣扎不但未能摆脱对方的侵犯,其动作反而帮助刺激着杨康的性器官,使他更觉兴奋。

  杨康把荫茎入了黄蓉的荫道后,双臂将她两边大腿牢牢地钳在腋下,腰部做着抽送动作,并把棒棒不断大力地进出黄蓉的下体。他非常粗暴地做着抽送动作,可怜黄蓉本属处子之身,私|处未尝为他人所开拓,荫道狭小,内壁娇嫩,如今突然遭粗壮硬物侵入,不单女膜给弄破,更由于杨康的棒棒与荫道内壁剧烈摩擦,使她荫道内壁受到严重伤害。

  杨康猛烈的动作虽然偶尔带给她性茭时所产生的快感,却掩盖不了荫道受伤所产生的阵阵疼痛,黄蓉不禁再次流下泪水。杨康可没有因而产生怜香惜玉之心,反而觉得占有了名纯洁少女,心中充满了成功感,便更加倍猛力抽她下体。

  经过番快慰交欢和痛苦折磨后,黄蓉感觉到对方全身抽搐,然后是杨康达至高嘲时从喉头所发出的呻吟声,而他的荫茎则同时在黄蓉荫道内喷射出液。

  大量火热的液很快便灌满黄蓉下体,多余的便从荫茎和荫道口间的缝隙流出。-阵高度的快感涌上黄蓉的心房,她舒服得两条小腿乱伸,两只玉臂像长春藤似的缠着杨康的身子,她从来也没有尝受过这种快乐。

  当杨康离开黄蓉的身体后,黄蓉又感到另外人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荫唇,黄蓉只觉得荫唇热烘烘的,中间的那条缝正流着黏黏的水,睁眼看,却是彭长老正伸出中指,顺着水慢慢的往里面,只觉得里面暖和异常。

  彭长老轻轻地用手指在她的b壁抠弄着,随着他手指的百般揉弄下,她的嘴里不时发出声音。黄蓉此时感觉全身发热,阵阵快感并喜悦向着身体各部的每个细胞里散发,直到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好像都在火焰里焚烧样时,彭长老的粗大荫茎,又次全部在她的荫道里。

  肿胀的两片荫唇已翕张成平扁的形状,荫道紧窄得将荫茎包裹得文风不透,他感觉到好似只大脚穿上了双紧窄的新鞋样,他开始渐渐的抽起来。

  他的抽技术很好,像是受过训练似的,每向外抽,必将荫茎抽拔到b洞口,然后沉身向内,又撞到她的b深处的花心上,直得黄蓉b内水直流,发出连串的“噗哧!”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