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开胸下的钮扣,脱去了紫红的春衫,露出了里面杏黄|色的肚兜儿。此时,旁的伊克西眼珠滴溜乱转,心下思量∶“我是否要出手阻止呢?如不出手,将来旦为郭靖黄蓉知道,焉有活命之理。可这小妞儿粉嘟嘟,娇艳妩媚,还真想看看她赤裸裸的模样儿。”

  略沉吟,他计上心头,于是高声喝道∶“郭二姑娘你停,周老爷子黄帮主他们在喊你呢。”

  郭襄闻言头也未回,木然应道∶“你胡说,他们早就下山了。”

  伊克西疑虑顿消,色心大起,笑滛滛的凑上前道∶“郭二姑娘,你的胸脯平平的还没发育好,比小龙女可差远了。”

  “哼!”

  郭襄樱桃小嘴嘟的老高,俏脸儿涨的彤红。

  “才不是呢,我的胸脯比她的好看。”

  伊克西看到小郭襄那娇嗔婉转的样儿,骨头都快趐了。

  “我不信,除非你把肚兜儿脱了,让我比比看谁的更好看些。”

  话音未落,郭襄已迫不及待的扯掉了肚兜儿。她虽然已中了米亮的勾魂大法,但潜意识里绝不容许别人夸奖小龙女。伊克西紧盯着郭襄那对高耸挺的玉|||乳||,眼珠凸出的险些掉下来,他吃力的咽了口唾 翱雌鹄椿箍梢裕还恢匀绾危慈梦颐础!?br/>

  郭襄顺从的走上前,将趐胸挺了挺,|||乳||头那两点胭红快要碰到伊克西的鼻子了。伊克西大施碌山之爪,老实不客气的向郭襄当胸抓去。团滑如凝脂,柔软中略带弹性的嫩肉握在手中,伊克西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胯下片冰凉,竟就此射了。

  郭襄女的r房第次被男人握住,心中趐痒难当,羞的粉面含春,身子软软的靠在伊克西肩上。旁的萧湘子再也忍耐不住了,长身而起,来到近前。

  “郭二小姐,你的屁股定比小龙女的更美,让我比比看好吗?”

  “好啊!好啊!”

  郭襄听到有人称赞她比小龙女美,不由得芳心窃喜,忙不迭的要除去长裤。但伊克西粗大的手掌不停的揉搓捏弄着她的玉|||乳||,搞的她筋趐骨软,竟连根手指也抬不起来。但是她绝不愿意放弃任何超过小龙女的机会,于是粉脸儿微侧,媚眼如丝,软语央求着∶“萧伯伯,伊伯伯弄的人家点儿力气也没有了,你帮我脱掉裤子好吗?”

  只听哧哧声响,萧湘子几把就扯烂了郭襄的绿绸长裤。这来,郭襄少女的侗体再无丝障碍,赤裸裸的呈现在三个色迷迷的男人面前。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上面对赢弱俊挺的玉|||乳||正被伊克西的魔爪任意的搓圆捏扁着。下面浑圆白嫩的臀和珠润修长的玉腿却由萧湘子肆意的摩挲。

  “嗯,唔┅┅”

  郭襄女的身体初次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心中似有千万只蚂蚁爬动,快感浪涛般次次在头脑里激荡,口中渐渐胡言乱语起来∶“啊!不要,萧伯伯,说好只看看的,你怎么可以舔人家的屁眼儿呢?你真坏,唔!”

  “嗯,伊伯伯,你捏的人家好舒服呦,襄儿的|||乳||头好涨,你快吸吸看是不是要出奶了。”

  “呵呵!”

  伊克西狂笑着,看见北侠郭靖的女儿被自己玩弄的快要浪出水来,心下不禁涌出阵报复似的快感。

  “你个女孩儿家,那儿来的奶,不过,你的奶子我玩厌了,现在我要玩弄你的小b,快抬起腿来。”

  郭襄顺从的抬起支粉腿,伊克西蹲下身子,握住郭襄纤细的足踝用力举高,露出了下体粉嫩的花瓣儿,疏疏落落的几根荫毛长在微微突起的阴沪上,粉嘟嘟的荫唇略向外翻着,毛的漆黑肉的粉红交映出股滛靡的味道。伊克西不禁伸出舌头舔了下,那粉嫩的肉儿竟也随着微微抽搐了下,股晶莹的液体缓缓从肉缝里渗了出来。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从裤里掏出涨的像铁棒样的r棍,上前便要入郭襄的阴沪里。

  “不要啊!”

  似已陷入迷乱的郭襄突然拼命用手护着下阴,大声喊道∶“不要,伊伯伯,我还是个女,我的贞操只能献给杨大哥,求求你了,你怎么玩我都可以,别破了我的身子好吗?”

  伊克西待不理她,自顾握着r棍往里,但郭襄拼死躲闪推挡,直累的伊克西头大汗竟未能如愿。他只得作罢,靠在边的石头上,呼呼喘着粗气,手里仍握着郭襄的足踝不肯放开。

  这时萧湘子已由郭襄的粉臀吻到纤腰,由纤腰吻到玉颈,支手从后绕到前面揉捏着郭襄两只玉|||乳||,另支手压在郭襄的玉手上,用力搓弄着她的阴沪。郭襄支玉腿被伊克西抓着,抬也不是,放也不是。r房和阴沪被萧湘子肆意摆弄着,股股水不自禁涌出荫唇,顺着玉腿缓缓流淌下来。

  此刻郭襄叫着∶“萧伯伯不要再摸襄儿了,襄儿受不了。”

  郭襄话说完,整个人就瘫痪不省人事。

  此刻伊克西见郭襄昏迷不醒,立即把握时机握着r棍往郭襄的女b里狂起来。阵肉体撕裂的痛楚,把昏迷不醒的郭襄给痛醒过来。醒过来的郭襄见伊克西趴在自己身体上狂,哭叫着∶“伊伯伯不要啊!襄儿的b是要留给杨大哥的。”

  郭襄边哭泣着叫着,边扭动着腰试图摆脱伊克西的抽但是越是扭动心头却是阵阵舒麻起来,哭叫的声音也渐渐的消失了,取代的声音却是∶“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伊伯伯,襄儿的b好奇怪,襄儿的花心被伊伯伯的好爽。伊伯伯,襄儿受不了,襄儿快丢了,襄儿啊┅┅啊┅┅啊┅┅啊┅┅”

  此刻的伊克西被郭襄滛声浪语叫着舒坦,不以也叫着∶“好襄儿,伊伯伯要丢了。”

  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花心,郭襄也叫着∶“伊伯伯,襄儿也要丢了。”

  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荫精与伊克西射出的浓精的冲激下,两人双双瘫软的下来。

  旁受不了的萧湘子也急着说着∶“好襄儿,萧伯伯快受不了,快替萧伯伯消消火吧!”

  郭襄回答道∶“萧伯伯,襄儿的b还胀痛着,让襄儿的b休息下,待襄儿的b好点再让萧伯伯玩襄儿的小b好吗?襄儿先用襄儿的小嘴替萧伯伯消消火好吗?”

  话说完,郭襄把抓起萧湘子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荫茎套弄了起来,小嘴更是含着吞吐着萧湘子的大荫茎,口齿不清的说着∶“萧伯伯,你的棒棒好大,襄儿的小嘴都快被你的棒棒撑裂了!”

  郭襄边说着,边口手不停的套弄着萧湘子的大荫茎。此刻的萧湘子心头阵快感说着∶“好襄儿,萧伯伯快要丢了。”

  萧湘子把抓着郭襄的头狂顶,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小嘴里。郭襄边吞着液,边喘着说着∶“萧伯伯,你的液好浓好好喝,襄儿差点喘不过气来。”

  话说完,郭襄继续舔着棒棒上残馀的液,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阴核,娇喘着说着∶“萧伯伯,襄儿的小b好痒,你不是要玩襄儿的小b吗?”

  萧湘子回答道∶“好襄儿,萧伯伯现在不行了,去找别的伯伯吧!”

  旁的米亮回答道∶“好襄儿,你没看到米伯伯在等你小b吗?”

  郭襄回头看,米亮手握着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荫茎不断的套弄,立即飞奔到米亮的怀抱里,提起臀部对准米亮的棒棒把坐下来,口中并叫着∶“喔!米伯伯,襄儿的小b被米伯伯的好爽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襄儿的花心被的好爽,米伯伯,襄儿受不了,襄儿快丢了,襄儿啊┅┅啊┅┅啊┅┅啊┅┅”

  此刻的米亮被郭襄滛声浪语叫着舒坦,不以也叫喊着∶“襄儿,米伯伯要丢了。”

  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花心,郭襄也叫着∶“米伯伯,襄儿也要丢了。”

  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荫精与米亮射出的浓精的冲激下,两人双双瘫软的下来。

  夜激|情后的郭襄缓缓的醒过来,已看不到米亮三人,小b中所残留的液顺着腿边流了下来,郭襄回味着昨日的激|情,走到河边清洗着被的红肿的小b,不禁阵快感,正当再次自蔚时,清凉的河水清醒了脑袋,才想起到少林寺去找杨过,于是急忙穿着衣裤继续往少林寺方向前进。

  神雕外传之郭襄二少林寺滛宴

  话说郭襄到少林寺去找杨过,正在露宿时,在路上遇到了何足道。那时郭襄的心中正在思念着神雕侠杨过,幻想着他正在和自己行那羞耻之事,手正抚摸着自己的神秘地带,发出微微的娇喘,滛液已经流到脚边“噢┅┅不要┅┅你已经有小龙女姊姊了┅┅不行┅┅噢┅┅好痒┅┅啊┅┅我受不了了┅┅”

  此时,昆仑三圣何足道正好经过,说时迟,那时快,何足道看到这个情景,立刻除去衣物,以他绝妙的轻功抢道郭襄身前半尺处,内力灌输到他的荫茎之中,以雷霆万钧之势进入郭襄的体内,慢慢的抽着。此时郭襄彷佛置身梦中,只道前面的这个人便是杨过,神智早已不清┅┅此时的她正当妙龄,荫毛尚未长多少,虽然女之身已遭伊克西三人所糟蹋,但毕竟初逢人事的禁地还是有如女般那么的紧密。

  “啊┅┅快快┅┅进入我的小b┅┅那边不行,啊┅┅痛┅┅”

  已经来不及了,何足道的荫茎混着郭襄的水,正快速的抽于刚刚郭襄开苞不久的小阴沪,而双手也游走在她的臀部,舌头则舔着她发育成熟的双|||乳||,不时还和她的小嘴接吻。

  “好哥哥┅┅不要停┅┅┅┅┅┅我的小b┅┅死我┅┅啊┅┅杨哥哥┅┅要丢了┅┅要┅┅丢┅┅了┅┅”

  叫着叫着,何足道仍然继续的,猛烈的,完全不顾郭襄的死活,忘我的抽抽再抽┅┅直到郭襄已经连连泄了三次,才抬起郭襄的头,设在她的嘴中,扬长而去┅┅次日,郭襄醒来,股腥浓的臭味传入鼻中,使她不禁作呕,吐在地上,是口浓浓的白色液体。阵凉风袭体,郭襄更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赤裸,下体有阵清凉,猛然个念头闪,莫非我被强了?突然听到对话声,吓了跳,赶紧穿上肚兜衣服,继续前往少林寺。路走着走着,想着刚才的问题,┅┅我被强?不会吧,以我的武功和爹娘的声望,应该没有人敢或是能强我吧┅┅边走边想,也想不出答案,索性当作是场春梦好了,还是认真的去找杨哥哥吧!打起了精神,到了傍晚,终于到达少林寺,两位僧人走来┅┅“这位女施主,请留步,少林寺不接见女客。”位僧人说。

  “我要找无色禅师,二位就放行吧!”

  另位僧人立刻阻止∶“姑娘,请下山吧,否则莫怪我们无礼。”

  无礼,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郭襄便使出家传绝学┅┅落英神剑掌,将二僧打得落花流水,毫无招架之力。

  此时,群年轻僧人使出少林棍阵,马上在养生殿和郭襄缠斗在起。郭襄武艺虽然不低,但终究寡不敌众,而僧人们又不愿伤她性命,因而招招点到为止,手下留情。但出人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正因点到为止,所以郭襄的衣服被撕成碎片┅┅衣服被撕成碎片的郭襄昏倒在地上,凹凸有秩的身材完全的显露出来,丰满的趐胸,圆滑的大腿,半密不密的耻毛,散布在耻丘上。再配上清秀脱俗的瓜子脸,就算是有道之士也未必能忍受,更何况是这群修业尚浅的年轻小僧呢?其中大胆的便摸摸她的身体,接着大家拥而上,其中的大师兄最为性急,久不近女色的他,立刻将他那天赋异禀的巨大荫茎入郭襄的小b中,并且来回的抽。

  此时郭襄无意识的发出细微的娇喘声,屁股也配合大师兄的荫茎上下摆动,使得久未人道的大师兄立刻泄精。其他的僧人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十个僧人轮流郭襄的下体屁眼和嘴巴。

  “啊┅┅啊┅┅好┅┅快来┅┅再来再来┅┅噢┅┅好爽┅┅”

  郭襄已经醒了,但尝受过爱的感觉之后,下体的搔痒感使他急需爱,才能平息欲火。欲火焚身的她,心里和眼里现在只有荫茎┅┅正好这里有许多急需发泄的男人可以顺从她的渴望,因此少林寺的滛宴就此展开┅┅“啊┅┅快快┅┅我要受不了了┅┅快┅┅噢┅┅”

  刚刚被打的两位僧人,除下了衣物,位赤裸的站在郭襄的面前,另个则站在她的身后。郭襄看到荫茎,立刻跪在地上吸允,平常大小姐的架子全都不见了,她的心中只有荫茎。而她的下阴也渴望着荫茎的入,但另位僧人像是故意要吊她的胃口似的,巨大的头在动口磨模蹭蹭,就是不肯入,后面的僧人开口了∶“要不要我你呀?”

  “要┅┅我要┅┅”

  “那就说∶我是个滛荡的女人,要主人赐予荫茎┅┅复仇者来了!”

  “这┅┅”

  郭襄以仅存的分理智,想要拒绝。

  “不要也随便你┅┅”僧人冷酷的说。

  “我┅┅我是个滛荡的女人,要主人赐予荫茎┅┅”

  郭襄的理智终于被肉体需要所击溃了。

  “嘿嘿,那我们就来满足你,小马蚤货┅┅”

  “啊┅┅对┅┅就是那里┅┅啊┅┅用力┅┅┅┅我的小b吧┅┅噢┅┅爽死了┅┅死我吧┅┅”

  在郭襄疯狂的叫喊中,二僧也轮流在郭襄的三个洞中泄精,并用木棍又了好久。而郭襄的高嘲次数更是不记其数,早已被得晕死过去了┅┅晨钟已响,十位僧人纷纷离去,只剩郭襄人赤裸的躺在殿中┅┅

  神雕外传之郭襄三郭襄泄忿强张君宝

  话说郭襄为寻杨过独闯少林,惨遭少林众憎轮而昏迷不醒。

  另方面黄蓉得知爱女离家出走找寻杨过而心急如焚,在来不及告知郭靖的情况下带领郭芙耶律齐武修文武敦儒耶律燕完颜萍三对夫妇及程瑛陆无双几人寻找郭襄而去。

  行人更在途中遇上伊克西三名恶徒,经过番激战后,得知郭襄惨遭伊克西三名轮而失去贞操,黄蓉气之下阉了伊克西三名,更废了武功,并从伊克西三名口中得知郭襄前往少林寺找杨过,行人立即前往少林寺。

  另方面惨遭轮而昏迷不醒的郭襄,因激|情过度,还沉沦在被轮的滛梦中,只见昏睡中的郭襄口中呢喃着∶“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和尚哥哥,用力!再用力点,襄儿的小bb好舒服好爽,深点,用力,喔!┅┅的好深,到襄儿的花心里去了,和尚哥哥,襄儿好爽啊!┅┅喔┅┅啊┅┅喔┅┅啊┅┅襄儿快丢了,快点!襄儿小屁眼的和尚哥哥,你也用力点,襄儿快升天了,用力!和尚哥哥,用力点!喔┅┅啊┅┅喔┅┅啊┅┅襄儿快丢了,快将你们的液射到襄儿的b里┅┅啊┅┅!”

  由于郭襄作了场滛梦,睡梦中的激|情回到了现实,股清凉的荫精从郭襄红肿迷人的小b激射而出,郭襄打了个冷颤缓缓的清醒过来了。

  话说黄蓉行人经过七天日夜马不停蹄赶往少林寺,终于来到少室山下。下马之际,只见由山上走下名知客僧,口念∶“阿弥陀佛,施主众人来到少林寺不知有何指教?”

  黄蓉道∶“大师请了,丐帮黄蓉率徒前来拜访无名大师,尚请大师通报声。”

  “原来是丐帮黄帮主郭夫人,失敬,失敬,请跟小僧上山,由小僧先带各位到禅房休息,待小僧禀报掌门后,再请各位前往。”

  知客僧将黄蓉等人带到禅房后,立即赶到大雄宝殿口中还嚷嚷着∶“掌门,不好了!大事不妙了。”

  “色空,何事慌张慢慢道来。”

  “启禀掌门,黄蓉带着门下数人来访,不知是否为郭襄之事来兴师问罪?”

  “哼!郭襄之事!不提本掌门还不生气,白养你们这些家伙,有那么好的货色竟然让她失踪了,害本掌门都未尝到,现在可好,走了小的来了大的,哈哈┅┅老天爷可真眷顾本掌门,哈哈┅┅”

  “色空,黄蓉共来了几人?”

  “启禀掌门,连黄蓉算起来共六女三男。”

  “色空,你快去炼丹房,拿出无花祖师爷所留下来的神仙倒与滛荡合欢散这两种秘药,加在素膳里,好好的招待黄蓉等人,哈┅┅哈┅┅想当年无花祖师爷对付楚留香,滛了他身边的女人时,楚留香还被蒙在鼓里,当个绿帽王八,哈┅哈┅┅本掌门今天要好好的尝试下风韵尤存中原第美女黄蓉的大三味,哈┅┅哈┅┅”

  “对了,另外派员去追查叛徒色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