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等待着她的决择。

  终于,殷素素面上肌肉抽动几下,咬了咬牙,道:“好!我依你,你先救我孩子!”我冷笑道:“等我救了他,哪里还有命来享受你?不过先给他解几个|岤倒是可以,延延命,别等下在老子快活时死了,可就太扫兴啦!”起身走到小无忌身边,身体遮住殷素素的目光,手在他身上胡乱点几下,道:“先解开四个|岤道。”说完转过身来,滛笑着看着殷素素。

  殷素素被我眼光触,立时低下头去,喘过口气,咬了咬嘴唇,终于伸手去解腰带。

  我紧张了半天,路提心吊胆,眼看诡计行将得逞,得意之极,大喇喇坐在石椅上,叫道:“乖嘛!脱光,通通脱光!”

  天寒地冻,殷素素身上穿了好几层衣服。好在洞里火生得甚旺,脱了几件也不觉得冷。我色迷迷地看着殷素素终于脱下最贴身的上衣,露出圆鼓鼓动的对肉球,嘿嘿直笑。殷素素r房本来就丰满,何况现在是刚刚产后,|||乳||汁充足,更是显得沉甸甸的。

  殷素素知道我在看她双|||乳||,脸上又是大红,手捂在胸前,手除下裤子。我看着她的裤子点点地下堕,浓黑的荫毛渐渐露了出来,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全脱光了,爬过来!”

  殷素素脱光衣服,忍着泪,四肢着地,慢慢爬到我的身前。我抓着她的上身上提,殷素素便赤身捰体地跪在我面前,我嘿嘿笑,双魔爪便朝她胸前抓去,握着两只硕大的肉球,尾指在她两只紫色的|||乳||头上撩来撩去,道:“他妈的,你这贱人的奶子可真不小!贱人,帮我脱裤子!”

  殷素素双眼中流下两条清流,边忍受着我对她双|||乳||的蹂躏,边轻轻帮我褪下裤子。看到我那早已禁忍不住的鸡芭跳在眼前,连忙闭上眼睛。我抓着她的头向胯下按,鸡芭戳到她脸上,滛笑道:“先用嘴侍候侍候!”将鸡芭在她的双唇间磨来磨去。殷素素无奈,微微张开口,将我的鸡芭含进口中。

  我哈哈大笑,双手在殷素素的胴体上乱摸。终于征服了这美人,不免洋洋自得,想到名震天下的张无忌的母亲正趴在身下给自己吃鸡芭,更感得意忘形。虽是殷素素交的功夫十分差劲,也就不以为意了,不过口里的便宜还是要讨的:“臭贱人,弄得好点,连这点事也做不好,你的臭老公可真是没用!”

  殷素素仍然紧闭着眼,边流泪边卖力地讨好我,嘴里含着鸡芭,舔得啧啧有声。我虽然心下十分满足,鸡芭挺得老高,几乎要忍不住了,却道:“好啦好啦,你这贱人连这个也干不好!看来只有翘高屁股让人干才是你的拿手好戏!”抓起她的头,用手扳过她的身子,殷素素乖乖在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

  我见她驯服,更是得意,挺起鸡芭,顶在她的b上,笑道:“来啦,准备好没有?”殷素素身体轻轻颤抖,却不作声。我笑了笑,下身挺,鸡芭直捅而入,枪到底。

  殷素素“啊”的声大叫,身子大抖。她产后才不过几天,荫道里只怕还是伤痕累累,这下马上疼得死去活来。我不理她,鸡芭只管抽着,边骂道:“什么玩意儿,这么松!”明知是因为刚刚生完孩子的缘故,却道:“做了几十年的老表子的马蚤b也比你紧!”殷素素下体剧痛,不仅还要忍受失贞的悲痛,而且还得忍受我的侮辱,哭得唏哩哗啦,全无书中的奕奕神采。她身体虽然直颤抖着,却是丝毫不敢挣扎。

  我又抽几下,见鸡芭上面已是沾满血丝,心中也觉没瘾。双手抚摸着殷素素双丘,突然用力向两旁拉,鸡芭移到菊花口,凝力慢慢刺入。

  殷素素“呜”的声长叫,屁股左右扭动,似乎想阻止鸡芭进步的侵入。我伸手在她屁股狠狠拍,喝道:“老实点!我看这儿还没被干过吧,紧得很,比你前面这个表子洞好多了。”鸡芭擦着干涩的肉壁慢慢深入,虽然给刮得隐隐生疼,但却是奇爽无比。

  殷素素咧大了口,喉中格格作响。她前阴仍在抽疼,后庭却又花开,这下身子抖得更猛,屁股光溜白净的股肉也在隐隐蠕动,屁眼中夹得更紧。看着殷素素在我鸡芭的肆虐下痛苦的样子,心中不知从何时起涌起阵莫名快感,我暗道:“原来虐待女人是这么爽的感觉,嘿嘿,怪不得元元那儿的虐文这么多。”

  我喝的声,扳着殷素素的肩膀,将她上身提起来,让她双手支撑在石桌上,身子半斜,然后双手紧紧握住殷素素双|||乳||,手指陷入她的|||乳||肉中,借力在她屁眼里抽着。殷素素r房上又是被捏得疼痛,揉搓中|||乳||汁缓缓流出,而屁眼上更是撕裂般剧痛,不由哀号连声,不能自已。

  我干得正起劲,突然抓着柔软光滑的r房的双手发觉有点湿漉漉的,心下喜,抽出鸡芭,将殷素素按倒在石桌上,把她的身上转了过来,变成仰面向上。我又拉着她双腿折着压到石桌上,使她的屁股朝天,挺起鸡芭重新进入她的肛门。这下殷素素对大r房呈在面前,我将鸡芭深深入后,俯下身去,双手不停用力地揉着她的双|||乳||,舌头在她奶头上轻舔,将流出来的|||乳||汁送入喉中。

  “嘿嘿!想不到你这贱人的奶还挺好吃的”双手将殷素素的双|||乳||挤到中央,口将她两只|||乳||头同时含入口中,用牙齿轻轻咬住,拉拉的,同时双手用力猛挤,下身又开始抽起来,在殷素素羞耻的哀叫声中,边享受着她窄小后庭的性感,边享用她的鲜奶。

  殷素素丰满的r房贮存量可真不小,搞了好久,直至将她对原本雪白幼嫩的r房捏得青块紫块,才渐渐不再有|||乳||汁流出。我满足地仰起身来,双手继续玩弄着殷素素的r房,看着她漂亮的脸蛋羞得潮红,泪流满面,内心又升起阵征服的快感。鸡芭用力地抽着,给她的肉壁擦得有些疼,但充实的快感尽可掩盖这点点不适。

  “回去以后应该多学点性茭技巧,老这么硬来,也不知小弟弟给擦破皮了没有?”我心中暗笑,如潮的快感直涌上脑,突然阵激凌的感觉传来,我知道要忍不住了,将鸡芭抽出来,向上点又入殷素素的b中,猛抽几下,将满腔液噼噼啪啪都送到她的芓宫里面。

  看着我的鸡芭缩出她的荫道口,殷素素强忍着疼痛,挣扎着坐起身来,含着泪眼道:“我我都给你了,现在可以救我的孩子了吧?”

  我笑吟吟地看着殷素素受伤的b渗出的血丝混杂在倒流出来的液里面,将她下身弄得团狼籍,心想这可是我的杰作。阵得意之后,笑笑地瞪着殷素素,手捏着她的面颊,道:“可以,不过先帮我清理干净再说。你看,沾满的都是你的东西。”我指指下身。

  殷素素瞧了眼,面上又是红,那玩意儿上面花花绿绿,但倒都确是她自己的东西,低头道:“好我去拿水。”便想穿上衣服。

  我抓着她的手用力扯,殷素素刚刚给我干得下盘虚浮,立足不稳,摔倒在我脚边。我嘿嘿笑道:“用什么水?用嘴!”转身坐下。心知这会儿殷素素已尽在掌握之中,断不会为此点小事使她刚刚忍受的开阴破肛之辱付诸东流。

  殷素素闻言,眉头大皱,又看了我眼,咬咬牙道:“好”重新跪在我脚边,双手轻轻托着我下阴,闭眼将鸡芭含进口里。我笑道:“弄干净点,统统给我吞下去!”享受着殷素素口腔里的温暖和舌头掠过的舒畅。

  殷素素舌头在鸡芭上摆弄会,就咽下口口水。我大叹舒服,双手又是在她身上乱摸,看着她美丽俏脸上屈辱的泪珠,不禁又是阵兴奋。“我不是这么喜欢虐待女人吧?”虽然肚里暗暗怀疑,但事实却是摆在眼前。

  殷素素急于快点完成这羞耻的工作,小口动作渐快,但令她感到害怕的是,嘴里那根丑物居然又慢慢涨长起来。殷素素嘴里含着鸡芭,抬起头来,不安地看着我,明亮的眼睛中明显地深含惧意。

  我笑道:“下面是不是还疼呀?”殷素素忙点了点头。我道:“呵呵,再几只怕你明天都不能走路了,就赏给你喝吧!明白吗?”殷素素不再作声,低着头,双手捧着鸡芭,嘴唇含得紧紧的,套弄起来。

  我刚刚射过炮,更是持久,干脆侧身躺下,拉过殷素素的身子,只手指又捅入她的肛门。殷素素身子动,马上定了下来,恍如不觉般,只顾着嘴里的活。我暗暗笑,又多根手指到她的屁眼中捣弄,另只手却去搔摸她浓密的荫毛,时不时还捏捏她的阴核。殷素素给这么来,身体再也无法镇定,下身又是轻抖,羞耻之极,泪流成河。

  就这样又过了好半晌,殷素素大概是颈部有些酸了,动作缓了下来。我将插在她屁眼上的手指抽回来,在她荫毛上胡乱抹抹,道:“累了吧,嘿嘿!”坐起身子,手抓着她的头,喝着:“含紧点!”手部用力拉推,鸡芭在她的小嘴中进出。殷素素喉中呵呵连声,显然鸡芭已顶入她的喉咙,脸上有些扭曲,表情十分痛苦。

  我不去理她,下下地干着她的小嘴,鸡芭进入时已经顶到尽头,头侵入她的食道,又是阵暖烘烘的快感。殷素素难受之极,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腿,口里却不敢有丝毫松驰,听任我的鸡芭撞击着她的咽咙。

  随着我手上频率逐渐加快,殷素素身子开始扭动起来,而我也快到了极限。我突然下将殷素素的脸死死按在下腹,鸡芭前端捅入到她的喉中,将火热的液直接射入她的食道。

  这下殷素素更是受不了,手足乱舞着,粉脸通红,突然猛力挣,头脱离了我的控制,伏在地上狂咳起来。我也不为已甚,手握着鸡芭,对着她的脸,将剩余的液喷到她的面上颈间。

  过了好会,殷素素才顺过气来,瘫在地上,怯惺惺地望着我。看着她脸上点点滴滴的白点,和从嘴角尤自缓缓流出的液体,我哈哈大笑,捏了捏她的面颊,道:“好过瘾!哈哈!”

  殷素素低声道:“那那孩子”我站起身来,慢慢套上衣服,朝洞外走去,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只不过吃了我的点蝽药而已,叫你老公用内力把它逼出来就行了。哈哈!”骤然间,殷素素脸色变得发青,突然大叫声,便向我扑将过来。

  我早有防备,运起神行百变避过。正待说话,地上的小无忌突然又大哭起来。这小家伙直哭哭停停,到此时声音也有点嘶哑了。殷素素怔,身形凝住不动,转头望去,小家伙哭闹得更是厉害。殷素素突然也是声大哭,也不顾赤裸的身子上满是我是液,扑到儿子身上,紧紧抱住,母子俩同声大哭。

  我看得也有点恻然,叹道:“好好好!我去跳海,你以后不会再看见我了!”奔到洞外,暗念道:“笑书神侠倚碧鸳!”回到现实中来。

  躺在床上定了定神,想起此行实在比上两次要难很多,好在我英明神武天纵奇才当机立断不畏艰难,才涉险过关,不禁得意之极。翻身起来,找金金聊聊。

  谁知这家伙开口就没好话:“哇,你真是太作孽了!居然给出世没几天的婴儿下蝽药!果然是邪恶本性”我跳脚道:“什么什么啊,谁叫你们把我弄到那鬼地方,要不是我英明神武天纵奇才这时候还在那儿挨饿受冻,马上就得给闷死哩!”

  金金道:“当然得给你点点的磨练啦,孟子曰:”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才能成才嘛。看你这熊样定是不懂的啦!“我跳道:”还好意思说呢,那地方简直就不是人过的,不服气你自己去试试看!“

  金金打了个笑脸,道:“我看是你不服气吧?是不是不想玩啊?嘿嘿!”我怔,心想这家伙可真够阴的,抓住了我的弱点,当下只好服输:“玩为什么不玩?我只是说这场景太折磨人而已嘛,要不是我英明神武”

  金金道:“够了够了!这还远远不是最难的呢,你就在这里喊苦,以后怎么办?”我道:“正因为我英明神武天纵奇才,有什么难题难得倒我?”此刻刚刚完成道难题,正自得意忘形,心想游戏嘛,定有过关缺口,打了这么多年的机,这有什么难的?刚才这法儿在游戏虽然是冒险,其实却在设计中的算中,点危险也没有。不过给他这么奚落,心中不太服气,道:“你们这游戏太也差劲,说什么金庸时空,我看明明是倚天时空!转来转去只是在那部书里面乱撞,撞了这么久还没有进入主题,真是的!”

  金金道:“你进入的场景是随机的嘛,你运气,老碰到倚天的内容,我有什么法子?不过话说回来,倚天的场景确是多了点”我马上道:“就是嘛,老在这个小脚色里面转圈圈有什么意思,要玩就要玩女主角嘛!”金金道:“嘿嘿,胃口大了!不过你这么点微末功夫,碰到了你也上不了啊!”

  不料此刻我正自信心爆棚,道:“我不信!喂,你这么说是不是可以帮我安排下呢?我不能力敌,我可以智取嘛我英明神武”金金忙道:“好了好了,你有完没完,也不害臊!是不是真的?”

  ————————————————————————————————————————-哇,这回写了万字有余,本来准备分两次贴出的,但上半部分没有情,下半部分却又是满篇情,太不协调,还是等着起贴上来比较好写金庸时空,每篇开头比写玲珑时难多了,经常为在设想好的几种情节中取舍费脑筋,但情节旦确定,写起来却又顺溜之极,几乎都可以气呵成。写玲珑时便不样,故事框架早已定好,但却常常为些细微之处费尽心思,因为得瞻前顾后,还得顾及全篇主干,写起来得小心翼翼。

  本篇中喂初生婴儿蝽药的情节,全是凭空想象。事实上婴儿吃了蝽药后会不会有什么反应,我实在不知,但心想些异常的反就总会有的,于是便写成这样了其实这段故事也只需要这婴儿有异常反应就行了嘛。希望不会影响到张无忌性功能的发育吧,笑!

  金庸时空第四回

  我忙道:“当然是真的啦,你不知道我多想跟那些美丽的女主角温存温存”金金道:“稍微通融下不是问题,只怕你没那个能耐!”

  我道:“你别唬人啦,不试下你凭什么知道我不行?好金金,就帮帮忙啦!我在游戏中,你看着不也很吗?哈哈!”金金道:“看样子不满足下你是不会死心的。嘿嘿,我可提醒过你啦!等下你灰溜溜地被扣了九成积分回来时,可别把鼻涕把泪的!”

  我怔,心想牛皮吹得大了,要是万没有得手,可就太丢人现眼啦!但话说得这样满,此刻也欲罢不能,否则这脸马上就得丢光。硬着头皮道:“行行行!”

  金金道:“那好吧,我会替你安排的。你现在可以进入游戏了。”

  我心想这时这家伙定在用不屑的笑容注视着我,可不能让他看扁了。不过为保险起见,玩殷素素所得了两百多分也不敢乱花了,加上原来积下的三百多分,即使失败了回来,给扣掉九成分后还剩有下次进入的分数。

  进入游戏,眼前是个方圆几丈的小池塘,旁边是个小小的树林。我舒口气,四周望去,却都是高耸入云的峭壁。我心中亮,立明究竟。这儿显然是个山中深谷,又有个潭,无疑当是绝情谷底了。

  想到小龙女,我不禁春心大动,脑中浮现起陈玉莲那清秀绝俗的扮相。这次该用什么法子呢?当我湿漉漉地从潭中爬上来的时候,最好还是诈死,先骗取下她的同情心,然后再侍机行事。象小龙女这样冰清玉洁超凡脱俗的玉女,要是在我面前变成个媚态百出的荡妇,该是多刺激的个画面!只不过小龙女心如止水,功力深湛,这次的滛药下得不够重只怕还不管用我伸手摸摸怀里的蝽药,用准备好的塑胶布密密包住,以防入水。经历了几次游戏的经验,这次总算学了点乖

  我脸带滛笑,想像着小龙女春情荡漾地在我面前件件地脱下衣裳的香艳面画,鸡芭立时举起致敬。“之不过之不过唉,这次准备还是不够充分,应该买些更加厉害的滛药,这包普通的蝽药对小龙女这样天仙般的人物只怕药力还不够”但再退出去买东西是不可能的了,只好下定决心要将这包蝽药在这次尽数用光,下次玩时再作道理。

  见机行事吧!我仿佛双手已触摸到小龙女美玉般的身躯,她高傲的脸庞正在我鸡芭的抽下滛荡地呻吟着呻吟着我把鸡芭侵入到她身体每处可以侵入的地方,狂暴地享受这冰美人玉体的每寸肌肤我还要

  脑里浮现出的面画,使我的鸡芭阵阵蠕动,几乎立时便要喷射出来。“我忍不住啦!龙儿,我来了!”我跳起身来,深吸口气,“扑通”声跌入潭中。

  身体慢慢下沉,我手脚用力齐划,竭力向潭底钻去。不料才划不出丈深,便支持不住了。无论怎样努力,也难以再深入寸。我这口气也快尽了,无可奈何,先浮出水面再说。

  我狼狈地爬上地面,心中暗骂:“真笨死了!小龙女是从几十丈高的地方跳下才沉得那么深,我这么随随便便跳哪行?”去学小龙女回到崖上跳下是不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