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赌石赛(1/2)

加入书签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來了传说中的赌石大赛。作为举办大赛的负责人之一,万俟风一大早就出來迎接各个地方的参赛者,并且安排他们找到自己的位置。沒有开采的玉石原料很难辨认,如果不是特别有风格的玉石,连主人也认不出來。根据赌石的规矩,负责拍卖的大师不会解说玉石的资料,需要竞拍者自己擦亮了眼睛观察这些玉石的价值。当他们竞拍结束后,还要当着众人的面开启这块玉石。

  他们竞拍的玉石是宝是草,决定了他们以后做玉石生意的时候是否顺利,所以众人不敢乱來一通。

  会场分为两个区域,观众席和审察席。坐在审察席的位置的人必须负责玉石的审核,审核的结果决定了竞拍玉石的价格,所以这个位置不是乱坐的,他们必须是对玉石深有研究的人。观众席能够容纳几百个人,每个位置都很珍贵,沒有身份和地位的人沒有资格进入会场。

  万俟风安排了一个位置给苏晨,青竹站在她的身边陪伴她。他们很早就守在这里,然后看见许多玉石商界的大师坐上审察席。

  “你们万俟家由谁负责审核?”苏晨询问旁边的青竹,说道:“如果你们都看上了,难道打算全部拍下來?”

  “不,这是有规定限制的。”青竹摇头说道:“每家最多拍下三块。万俟家有玉石方面的大师,他们眼神毒辣,绝对不可能看错任何一块玉石。不过他们不会参加赌石大赛。每年参加赌石大赛的人必须是家族内部的成员。今年当然由我们公子负责了。”

  “他行吗?”这是未开封的玉石啊!如果沒有真本事,绝对不可能看透石头里面的本质。比如她就看不出來那些石头有什么与众不同。

  “我们公子最利害了。”青竹盲目地崇拜自家的公子。

  马上就要开始竞拍了,越來越多的人进入会场。只见那些奸滑的商人互相攀着交,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要客套几句,为以后的合作打好基础。

  苏晨身旁的两个位置一直空着。眼看大赛就要开始了,还沒有人入座。听说里面的座位需要五百两银子购买,不知道购买它们的人是不是打算放弃了。

  万俟风坐上了审察席。审察席的位置配置了桌子和审核玉石的工具,这里的座位每个值七百两。有人俯在他的耳边说话,他听了连连点头,再朝不远处的跟班招招手,低声吩咐了几句。

  主持竞拍的大师用铁锤敲了一下桌面,高声说道:“各位,竞拍开始了,请观众席的看客不要出声音,以免影响审察席的各位玉石大师审察玉石。”

  “请稍等一下,我们公子驾到。”有人推开大门,语气平静地说道:“很抱歉,我们公子身体不适,來得晚了。如果有什么惊扰了各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可是玉家的公子?玉家公子常年病痛缠身,可以理解。平南文学网”观众席有人说道。

  “请玉公子入座。”玉石大师客气地说道:“玉公子身体不适,大家都可以理解。”

  苏晨朝青竹招招手,询问道:“这位玉家的公子又是谁?”

  青竹撇撇嘴,对苏晨的无知感到无语,轻声回答道:“玉家是玉石大家,与我们万俟家做玉石生意不同,他们玉家负责打磨玉石,在这方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不过能够被玉家看上的玉石不多,他们的眼睛刁得很,不是极品中的极品入不了他们的眼睛。每年的大赛都会邀请玉家,不过他们很少过來。据说从举办大赛到现在,他们只來了两次。这次是第三次。每次玉家的人过來,就代表着有极品玉石出世。”

  “原來如此,真是利害。”行行出状元,看來玉家就是玉石界的状元世家了。

  在众人的火热关注下,一个小厮推着一名黑衣男子走了进來。黑衣男子的长高高束起,并且用极好的玉冠裹住。他表严肃,眼神如刀,让人心生敬畏。他坐在轮椅上,双手摆在腿间,手中的玉扳指和腰间的玉佩极其显眼。纵然是苏晨这个不懂行的,也能够看出他头上的玉冠、腰间的玉佩以及手中的玉扳指堪称无价之宝。

  不愧是玉石家族,出手就是不一样。每件饰品都展现出了他们对玉石的专业态度。

  玉家公子在小厮的推动下來到苏晨的左侧。苏晨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只有一个空位,却沒有安放椅子,原來是专程为了这位玉家公子准备的。玉公子淡淡地瞟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