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屠杀(1/2)

加入书签

  惨叫声迭起,越來越多的哭喊声,求饶声传入他们的耳内。紧接着是浓烟缭绕,灼热的火蛇冲了进來。

  “他们放火。”苏晨惊道,“不行,我可不想被烧死。”必须冲出去,否则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就算死,她也不想和公冶晟这个混蛋死在一起。

  “如果想被射死,你可以跑出去。”公冶晟不冷不热地说道。如果外面沒有人围攻,他还需要乖乖地坐在这里吗?这个笨女人,也不想想现在的状况有多么危险。

  其实他今天只想陪她逛街,并沒有其他计划。当他们经过春意楼的时候,他想起了这个花蝶是他一直想探查的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带着他进入青楼,是因为想看见她紧张害怕的样子,还是想知道她有什么反应?这个女人比花蝶更难对付,他开始看不透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火焰越來越大了。再不出去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火烧死,二是被浓烟熏死。你怎么选择?”苏晨沒有指望公冶晟回答,这是她面对危险况的习惯,喜欢把事分析清楚,再用另外一种语气说出來与‘自己’商量。

  “愚蠢,跑出去的结果是被射死。有什么区别吗?”公冶晟挖苦道。不过这个女人说得对,留下來也是死,还不如冒险。

  公冶晟拉住苏晨的手臂,快速地朝门口跑去。经过黑龙的身边的时候,他吼道:“拉住他。”

  苏晨说道:“等等……”她又不是大力士,怎么可以拉得动一个昏迷的大汉?

  根据她的记忆,她找到椅子,窗帘,水,还有一些铁制的木板。她把黑龙挪动到椅子上坐着,用布条把他的身体控制起來,以防他掉了下去。再用铁板把他的身体档住,避免被冷箭射伤。她自己挂了一个铁板在前后两侧,又扔了一个给公冶晟。现在能不能逃出去就看公冶晟,所以他不能出事。如果要死,也要等她安全了以后再死。

  叮叮咚咚,动作敏捷,明显是那种经常做这种工作的人。烟雾越來越浓,他已经无法看清楚她的样子。

  “可以了。”打了一下公冶晟的手臂,淡道:“走直线,前面沒有阻碍物。”

  当苏晨的手掌伸向公冶晟的时候,他的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消失得太快,他來不及捕捉。

  他们串成一条线朝门口奔去。如公冶晟所,当他们还沒有靠近门口的时候,就有大量的冷箭射了过來。幸好那些铁板挡住了关健的部位,再加上他们灵巧地避开了攻击,一路上倒是有惊无险。

  打开大门,更多冷箭射进來。两人不敢出去,在墙角下躲了起來。

  刚才瞟见了许多黑衣人站在外面,如果出去也是死路一条,这是苏晨的想法。苏晨不相信重伤的公冶晟能够战胜这么多黑衣人,所以开始承认这辈子的命很衷,也做好了去找阎王报到的准备。

  “堂堂的钥王爷像缩头乌龟一样躲着,说出去谁信啊?”外面的黑衣人嘲笑道,“怎么?不出來给哥几个打一声招呼?”

  苏晨撞了撞公冶晟的手肘,朝外面噜噜嘴,说道:“你仇家?”

  “如果希望本王死的人就是仇家,那么本王的仇家数都数不过來。”公冶晟说了一句很中肯的话。看來他也知道有许多人恨不得他死,包括面前这个女人。

  烈火无地燃烧着,差点把黑龙的椅子烧坏。苏晨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则她胸前的铁板也会融化。幸好她聪明,知道用湿帕子抚住嘴巴和鼻子,否则早被浓烟熏死了。

  外面大约有十二个黑衣人,每个人拿着同样的武器。公冶晟突然松开苏晨的手,以极快的速度朝黑衣人扑过去。

  弓箭有一定的射范围,一旦离开他们的射击范围,苏晨和黑龙就安全了。然而苏晨沒有公冶晟的轻功,不可能直接射出去很远。除非……

  “黑龙,醒醒……醒醒……再不醒我们就要被烧死了,快醒醒。”苏晨拍打着黑龙的脸颊,用湿帕子抚住他的鼻子,再狠狠地拍打着他的胸膛。他刚才已经昏过去了,应该沒有吸取很多浓烟。

  “钥王爷,你终于舍得出來了。”黑衣人大笑道,“钥王爷的魔将大名响喻天下,在下早就想要领教一番。”

  “凭你?有什么资格与本王叫板,找死!”公冶晟不屑地说道,“除了暗箭伤人外,你们这些小喽罗还有什么本事?”

  “此差矣!钥王曾经说过,只要胜利,过程并不重要,不是吗?”黑衣人得意的说道,“在下只是把钥王爷说过的话付诸行动,有什么不对?”

  黑龙辗转醒來,看见满脸黑灰的苏晨,立即防备地退开,喝道:“什么人?”可惜他不知道自己被绑在椅子上,所以跌了一个狗啃泥。“为什么绑住我?你想做什么?”

  苏晨耸拉着眼皮看着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早就知道不能做好人,好人沒好报,果然如此。

  “生了什么事?”黑龙咳嗽几声,终于现这里浓烟缭绕,空气沉闷炎热,火蛇不时地袭击着他们的身体。

  “我们被偷袭了。外面有弓箭手,我沒有办法逃出去。你们王爷已经冲出去了,你确定还不去帮他吗?”苏晨淡淡地询问道。

  “爷!”黑龙惊呼一声,说道:“不行,属下要保护王爷。你快帮我解开绳子。”

  苏晨解开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