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屠杀(2/2)

加入书签

立即拉住他的衣袖,被心急火燎的黑龙带了出去。她有一种射火箭的感觉,因为实在太快了。成功地逃离那个危险地带,苏晨松开黑龙的手臂,悄悄地找一个安全的位置躲起來。

  只见双方打得难分难舍,以二对十二,明显是黑衣人人多势众,战果可想而知。苏晨对他们的战势沒有任何兴趣,她应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沒有比现在更适合逃走的时候了,不是吗?如果公冶晟找不到她,还以为她死在火场中了呢!

  苏晨悄悄地退走,慢慢地走向春意楼的大门。到处都是尸体,满地的血腥,充满了死亡的味道。不久前,这些人还生龙活虎地追赶着她,春意楼仍然是繁华热闹的样子,沒有想到眨眼间就变成了荒土。人命,真是不值钱啊!

  “就在里面!快,王爷有危险。”大量的官兵冲了进來,正好与苏晨面对面撞上。

  于是,苏晨的逃跑时机再次错过。她恨不得咒骂这个冲过來的官兵,他能不能慢几分钟过來?就不能让她踏出这间屋子后再英雄救‘美’吗?

  “王妃娘娘,你沒事吧?王爷沒事吧?”那个不识趣的官兵还长了一双利眼,不但破坏了她的逃跑计划,还火眼金睛地认出了她的真身。真是服了他了!以她现在的狼狈样子,就算自己也认不出來自己,他怎么认出來的?

  “我沒事,你们王爷有事,快去救驾。”苏晨有气无力地说道。

  当官兵把公冶晟救回來后,公冶晟已经神智不清。其实他伤得不重,无论是胸口的刀伤还是肩膀上的箭伤都只是伤了皮毛,根本沒有伤到要害。也不知道他生了什么事,整个人像火烧一般灼热。

  管家连夜寻找神医,结果那个癫老头上山采药沒有回來。实在沒有办法,管家只能打扰迁君。以前公冶晟有过交待,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就不要打扰迁君,所以管家沒有立即通知迁君这件事。

  迁君赶过來,看见公冶晟伤成这样,愤怒地斥责道:“为什么现在才找我?你差点害死他,知道吗?”

  “迁君少爷,王爷沒事吧?老奴该死,只要王爷沒事,老奴死一万次都可以。”管家跪下來不停地磕头。

  “此事与管家沒有关系,他以为可以找到神医,所以沒有打扰你。你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以前公冶晟说过不许任何人在晚上打扰你休息。”目睹整件事的苏晨看见管家嗑得头破血流,忍不住劝解道,“你现在责怪任何人也沒有用,还是救救他吧!”

  “管家,你准备药桶,还有热水,动作快一点。”迁君怒气惭消,开始吩咐大家做事。“王妃娘娘,请你留下來。”

  “我?我能帮什么忙?”其实她根本不想帮忙。公冶晟死了才好,不需要她亲自动手,可以减少杀孽。

  “有一件事只能请你帮助,除了你沒有别人能够办到。”迁君严肃地说道。

  “我可以拒绝吗?”苏晨不想留下來,更不想帮助公冶晟。公冶晟做了这么多伤害她的事,她凭什么要帮助他?她沒有用刀子补一刀就不错了。

  “请你务必帮忙。”迁君拉住苏晨的手,真诚地恳求道。“此事关乎晟的性命,你必须帮忙。”

  苏晨严肃地看着迁君。他是认真的。如果她不帮忙,就无法得到他的谅解。好吧!就当做做善事,以后再讨要回來好了。她不想迁君讨厌她,甚至不希望他对她产生哪怕一丁点反感。

  沒过多久,热水准备好了,药桶准备好了,草药准备好了。

  “你们所有人退下,沒有我的吩咐,不许靠近这里。”迁君威严地说道。

  在管家的带领下,所有的奴婢和家丁退出两百米。宫伊翊走了进來,把门合上。房间里剩下迁君,宫伊翊,病床上的公冶晟和一脸茫然的苏晨。

  “公冶晟怎么了?你打算怎么医治?”苏晨询问道。

  宫伊翊轻笑出声,促狭地看着苏晨,道:“你连他得了什么病也不知道就答应医治了?你也太相信迁君了吧?”

  “翊!'迁君不悦地说道,“王妃是晟的妻子,帮助他医治有什么不对?”

  “迁君,你沒有看出來吗?这个笨女人喜欢你啊!”宫伊翊哈哈大笑,讽刺性极强。“你还想让她帮助晟医治吗?当着你的面?”

  迁君的眼神沒有任何绪起伏,仿佛宫伊翊说的话很平常,不值得他大惊小怪。原本苏晨还很紧张宫伊翊说出这样神经的话來,现在看來沒有必要担心,因为迁君根本不会相信。

  她真的喜欢迁君吗?苏晨根本沒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題。她喜欢迁君的气息,喜欢看着他微笑,喜欢与他交谈。在这个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方,只有迁君才能让她的心灵放松。

  咚咚!公冶晟突然坐起來,眼神狰狞恐怖,如同想要吃人似的。苏晨被吓了一跳,不解地看着迁君。

  “翊,压制他,我帮他包扎伤口。”迁君说道。

  “点住他的穴道就行了,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宫伊翊不解地说道。

  “不行!这种药非常凶猛,他现在已经很痛苦,如果再点住他的穴道,就会更加痛苦。”迁君拒绝道,“用人力控制他,不能让他乱动。”

  “知道了。”宫伊翊不敢再胡乱开玩笑,使用全身的力量压制着公冶晟。

  “王妃娘娘,请你把晟的衣服脱掉。”迁君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