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胭脂马(1/2)

加入书签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第一场狩猎开始。按照以往的规则,皇室狩猎场开始放逐小型的动物,给大家热热身,先适应角色。无论是皇室成员,还是朝中的重要大臣,平时根本沒有时间打猎。除了武官外,大家整日为了公务繁忙,很多已经手生了。锋国的皇室向來重文轻武,武官们只有这段时间有机会表现自己,所以狩猎场几乎成为武官的表演赛。

  第一场狩猎只有一个要求,能够射中一只猎物就算完成任务。许多武官根本不屑这种小动物,一般射中任务目标就提前结束,等着第二场开始射击更大的猎物。

  “嗡嗡……”乐器奏响。满场的动物开始了逃跑的日子。

  在大量的御林军的保护下,身穿皇袍的皇帝走了出來。他跨上马背,腰间挂着马鞭,手中拿着弓,背后背着箭。他面色肌黄,仿佛营养不良的样子。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眸散着皇帝的锐气,只有这个地方与英姿勃的公冶晟有些相似。

  苏晨看着遥远的皇帝,有些失望,自自语地说道:“到底谁是皇帝?不会弄错了吧?”相比之下,公冶晟更有当皇帝的气势。

  “胡说什么?”公冶晟冷道,“这句话可以随便说吗?”

  苏晨被吓了一跳。她习惯以自己为中心,所以沒有留意公冶晟站在他的身后。昨晚回去就睡着了,根本不记得公冶晟睡在哪里。她醒來的时候沒有看见他的人,顿时松了一口粗气。清晨饿醒,现桌子上放了一些粗饼和奶茶,吃了就跑出來了。

  应该不是这个男人好心地安排了饼子吧?他恨不得饿死她,打死她,怎么可能如此好心?如果说迁君会这样做,她还会相信。

  苏晨疑惑地打量着公冶晟,与他意外地四目相对。公冶晟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说道:“这是你的马,不管你会不会骑,立即给本王爬上去。”

  随着公冶晟的话音落下,一个护卫牵着一匹粉红色的幼马出现。苏晨看着马儿小小的蹄子,小小的身子,以及可怜昔昔的眼眸,嘴角直抽搐。

  “它才几个月大?”苏晨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耍我吗?这么小的马能够驼动我吗?”欺负她不懂马是吗?不好意思,她不但识得马儿的好坏,还深知哪种马跑起來最快最稳。

  “看來王妃不满意了。”公冶晟哼道,“嫌弃它小?本王给你一个大的,你敢要吗?”

  “如果王爷舍得把你的汗血宝马交出來,本王妃要來何妨?”苏晨挑衅地说道,“你敢给,我就敢要!”

  “哎哟哎哟,这两个人又斗上了。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下吗?整日这样斗,你们不腻,我们腻。”宫伊翊摇着青松扇走过來,他穿着白色的袍子,袍身绣着朵朵金莲。这男人总是这么招摇,所到一个地方经常引起无数女人张望。

  “晟,换一匹马吧!马上就要开始了。”迁君温柔地说道。

  “这个女人喜欢大马,本王就给她大马,只要她敢接。”公冶晟淡道,“本王的府中宝马无数,还缺马吗?”

  “王府里马儿无数,连磨豆粉的骡子与马也沾了关系,我当然知道。不过称得上一个‘宝’字的马就不多了。王爷,时间紧迫,麻烦让你的‘宝’马出來吧!”苏晨激将道。

  上次看见公冶晟的汗血宝马,确实很羡慕。她早就想见识古代的宝马了。听说良马有智慧,懂得分辨主人。二十一世纪的人喜欢养宠物,什么猪、狗、猫太普遍了!如果她能养匹马当宠物,超赞的!

  宫伊翊和迁君不再阻止两人。公冶晟的脾性最烈,一旦卯上了,其他人再劝也沒有用处。反正无伤大雅,就让他们争个够吧!真不明白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恩怨,从來沒有心平气和地说过一句话。

  “把胭脂马拉來。”公冶晟对身后的护卫说道。

  “胭脂马?”宫伊翊动容道,“你想干什么?那匹马连我和迁君也沒有办法驯服,你居然牵到这里來。”

  “胭脂马是草原上最野的马,它的毛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