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公冶晟的执念(1/2)

加入书签

  那是一个荒凉的宫殿,里面杂草丛生,阴气阵阵。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想象它曾经多么繁华。凉亭里摆放着一把古筝,古筝的样式奇特,上面雕刻着一个凤形图案。可惜沒有一个识货的人,否则一定能够认出这把古筝就是传说中的凤霞魔筝。

  名震天下的第一古筝居然被摆放在这样一个荒殿,如果被那些爱筝如痴的琴师们知道,一定愿意冒着被灭九族的危险赶过來解救这把古筝。

  公冶晨轻柔地抚过这把古筝,坐在石柱上泼动它的琴弦。柔美的曲调从公冶晟的手指间传出來。以他的个性,就算要弹曲子,也应该弹铿锵有力的战曲,而不是柔和的靡靡之音。今夜的公冶晨真是本人吗?莫不是鬼上身了吧?

  事实上,只有少数人知道面前的公冶晟变化如此大的原因。每年的今天,他肯定会坐在这座荒殿里拨动古筝,弹一些柔美忧伤的曲子。

  于是宫中有一个传,每年的今天会闹鬼,地点就是荒废了许久的梅仙宫。

  既然是梅仙宫,那么这里必定有梅树。事实上这里不但有梅树,而且数量不少。尽管这座宫殿已经荒废了许久,但是这片梅林仍然健康地成长着,仿佛在等待着主人归來。钥王府的梅树就是从这里移摘过去的。

  “王爷,你來了。”一个老太监打着灯笼走过來,朝公冶晟笑道。老太监是驼背,瞎了一只眼睛,已经老得不成样子。

  “你把梅林照顾得很好。”公冶晟淡道:“你有什么心愿,本王可以满足你。”

  “老奴从小就入宫,家中亲人早就不在,世间沒有什么东西值得老奴留恋。老奴只有一个要求。假如老奴死了,恳求王爷派人细心地照料梅仙宫,老奴死也瞑目了。”

  “本王准了。”公冶晟淡淡地说道。“这里是姨娘居住的宫殿,本王不允许任何人糟蹋这里。”

  “老奴替梅妃娘娘谢过王爷。”老太监跪在地上嗑了几个响头,向公冶晟打了一声招呼,便提着灯笼走了。

  梅妃是先皇宠妃,也是当今太后的亲妹妹。二十几年前,梅妃涉嫌毒害当时的另一位宠妃,被皇帝赐了毒酒。此事是宫中禁忌,无人敢提。

  公冶晟偷偷祭奠梅妃的事并不是秘密,只是大家沒有戳穿而已。据说幼时的公冶晟极其喜欢梅妃,经常留连梅仙宫。沒有想到事隔多年,他居然还沒有忘。如此看來,冷面冷心冷的公冶晟并不是那么冷血。

  刚才公冶晟拒绝了皇帝的留宿邀请,婉提出想要回府的想法。他连夜赶回钥王府,潜退下人,走向每年的今天必须去的老地方。

  此时此刻,梅林的石桌上摆放着美酒佳肴,而且全是素菜。管家深知公冶晟的习惯,一改好管家的形象,只要公冶晟不吩咐他,他就藏在暗处不出來打扰他。他知道现在的公冶晟只想一个人呆着,不需要别人伺候。

  在诺大的梅林里,只有公冶晟一个人望着月亮呆。独斟独饮,独自思念着那个在月下跳舞的女人。

  这是他心中的秘密,沒有人能够成为他的倾听人。他是钥王爷,天生不信任任何人,天生我行我素,仇家遍布天下。这样的他不需要软肋,更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脆弱。

  咔嚓!暗处传來一阵脆响。公冶晟心中一冷,杀气外泄,冷冷地看着传出声音的方向。

  “谁?”饮了几杯酒的公冶晟并沒有迷失神智,他把暗处的一切掌握在手心。放下酒杯,冷道:“你是自己出來,还是让本王‘请’你出來?”

  暗处,苏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心中悲叹自己的衰运。她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总是遇见这个衷神?惹不起他,连躲也躲不起吗?

  她暂时居住在梅林,刚才出來散散心,欣赏夜景。难得安静几天,她当然要抓紧时间享受这样难得的安宁。哪里会想到公冶晟半夜三更逛梅林,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难道他以为自己是聊斋里的男主角,半夜过來私会梅妖不成?

  苏晨明白公冶晟的实力,知道躲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站出來。看着月光下公冶晟阴晴不定的容颜,苏晨暗自诅咒这厮饮开水噎死,喝酒醉死,走路摔死等等。

  “又是你!”看见苏晨,公冶晟眼神复杂,淡淡地撇过头去。

  公冶晟平静的反应让苏晨百思不得其解。她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半天沒有等到他接下來的反应,有些疑惑他今天的反常。如果换作平时,就算他不会打打杀杀,至少也得辱骂交加吧?难道他今天吃错药了?

  看來今天运气不错,碰上公冶晟心好的时候,她还是趁机回去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