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劬凑飧隼淇嵛耷榈纳缁岬摹?br/>

  雷利又接着说:“你们觉得盖好房子,开发商该卖房了吧?这次又错了!开发商在开盘之前,会搞个内部认购,至少半以上的房子都给内部认购掉♀个现在很多人知道了。其实就是找人向银行贷款买房,这其实就是自己卖给自己,但也是变相把楼盘以市价卖给银行。说白了就是产权变换下,这银行的钱就全进到开发商的腰包了正想买房的老百姓,第次几乎没有能买到心仪的房子,基本都是‘卖掉了’,然后过两天告诉你说有人退房,其实这都是把内部认购的房子转移到老百姓手里,钞票再次进入开发商的腰包。”

  “啊?”几个人都听得目瞪口呆。而宋佳佳却若有所思:似乎他爸爸以前就是这么干的?

  雷利得意的:“你们觉得开发商拿到钱了,就该去还银行贷款了吧?这次还是错了!开发商怎么会那么傻,进了口袋的钱还掏出来?开发商会用这些款子再去拿地,只要拿到土地,随便哪个银行都乖乖的撅着屁股上门来。”

  见都没人接茬了,雷利只得继续说:“如果你们问银行就这么傻?我要告诉你,银行就是这么傻!开发商向银行贷款拿地,是用土地做抵押的,现在房子都盖好卖掉了,开发商就算还不了拿地的贷款,银行对这笔烂帐也没办法,只能去找政府〓府就把这块地再次出让,拆迁,补银行烂帐。所以你们没见吗,但凡成熟的开发商,都是拥有好几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钱就这么转来转去。心情好就还贷款给银行,心情不好就再说了。”

  “你爸爸是这样的吗?”刘燕凑过头去在宋佳佳耳边低问。

  “我不知道。”宋佳佳茫然的摇了摇头。

  见听讲演的越来越多,附近大批人都伸长了耳朵,甚至还有人跑了过来。

  雷利更加得意了:“你们如果觉得政府是真心消控制房价的,你们还是错了心觉得房价过高的,只是中央政府而已。但是中央政府手里没寸土地,土地全是地方政府的。”

  “你们知道地方政府征地多少钱亩吗?几万块而已!可卖给开发商多少钱呢?几百万亩哦!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土地就是,土地就是政绩,土地就是繁荣昌盛。你说地方政府会听中央的吗?”

  大家纷纷摇头。

  雷利接着说:“中央的话地方可以不听。那中央也不是吃软饭的,于是新政策出台了,土地转让从以前的出让制度变成今天的竞拍制度。而且中央挥手,央企老大哥们出马了,老大哥们挥舞着钞票出现在个个土地竞拍会现场。”

  “大家惊呼,中央要控制土地了!”

  “是啊,难道不是吗?”刘燕不禁问。

  “错!”雷利自觉很潇洒的抹额前刘海,“你们觉得央企出马了,房价有望回落了。你们怎么每次都错呢!”

  “现在要拿地不光靠关系了,只能是竞拍,这样很多小开发商是不行了,于是土地就基本都集中到几个大开发商手里,变相土地兼并啊!”

  “央企老大哥是不差钱,但民企拿不到地,还不能抬抬价?竞拍的时候多举举牌子,那价格就是几千万几千万的往上窜。”

  “央企再牛,我让你拿地的价格跟市场房价靠拢;我让你控制房价,你控制啊!地价就这么高,你老大哥不拿,我民企拿,前面说过了,甭管什么价格,只要土地在手,不怕钞票没有!”

  圈人都张着嘴傻了,谁也不记得还要扒饭!

  雷利满意的看了同学们眼继续说:“老大哥们拿了地,那怎么办?只能盖房子卖掉!卖什么价?不可能低于低价吧?再说老大哥的钱哪儿来的?国家给的!国家的钱哪儿来的?从老百姓手里收的!”

  “是的,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国家从老百姓手里收钱买昂贵的土地盖成房子,再以更贵的价格卖给老百姓!”

  已经掉了地的眼睛。雷利感叹着做最后总结:“这就是房地产界的循环,政府土地银行次次的循环,生生不息,于是房价也就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你们说怎么降?!”

  “不知道。”小胖子老实的摇着头。

  雷利悲天怜人的瘪了下嘴:“其实,真正想抑制房价,办法很简单:只要全民坚持两年不买房,不要多,只要两年。那样会倒掉批开发商跟枪毙批银行行长,双规批市长。代价是大了点,但是换来的是啥大家心里清楚。”

  “切我们又没钱买房!”尹少杰总算缓过神来了,“你跟我们说这些大道理又有啥用呢?”

  “那你们父母呢?”雷利问。

  “我家没钱买房,父母能节衣缩食供我都大学就不错了。”

  “我家还住在棚户区呢!”

  “我家早买过了!暂时应该不会买。”

  “我家都几套了!”

  看着议论纷纷的同学们,蓝飞扬眼前幻觉般浮现郭安妮在嫁给白海生之前,天天跟肥头大耳的政府官员吃饭喝酒,陪肠肥脑满的行长唱歌跳舞的情景

  那时的她定很累很厌恶吧?所以,当土地转让从以前的出让制度变成现在的竞拍制度时,她才无奈的选择嫁给了白海生——个可以做她父亲的台湾富商。

  可惜,红颜命薄,白海生也没有呵护多久便撒手人寰了。于是,她再次冲到了前台。

  不过好在身价不样了,很多具体的事情都不需要她亲自去办了。但她还是很辛苦。

  哎,等我毕业了,就让她退回幕后去做董事长吧,我来当她的管家,慢慢学着帮她管理好天宇集团。我虽然不能娶她,但我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对于仕途舅舅,对不起!我真的没兴趣。

  这天下午,蓝飞扬正在房间里看电子课本,突然警务通响了。

  他随手掏出来按下了接听键:“喂,周厅长。”

  “小蓝,你现在在上课吗?”周健急急地问。

  “没有。”

  “那好,你赶快去东城区与南城区交界的中山路106号的‘蓓蕾’幼儿园。那里有名狂暴的歹徒正在杀人。你过去之后尽快制服歹徒。”

  “是!”蓝飞扬马上关了电脑。

  “别忘了是用杨斓的身份。”周健又补充了句。

  “明白!”

  蓝飞扬马上从抽屉中拿出小胡子戴上,再用化妆粉底匆匆把脸色涂黄,便跑出了房间。

  喻函馨和台里个摄影师正准备去采访个刑满释放后脚踏实地艰苦创业,成为个民营企业家的焦点人物。

  突然坐在副驾驶室上的她看到街道右边有人持刀行凶——个男人挥刀追着个从商铺里跑出的男孩乱砍。

  “停车!”出于职业的敏感,她立即高声叫道。

  这时司机也注意到了那行凶的的幕,立刻“嘎”的声靠路边汀了车。

  此时后座的摄影师也发现了这血腥凶残的画面,连忙摇下车窗摄影。

  喻函馨打开车门就欲跳下车去。

  “不要,危险!”司机师傅高声叫道。

  可是喻函馨还是毫不犹疑的下车。

  这时被害男孩满身血污的倒下了,凶手凶狠的挥着血淋淋的刀向前跑去,似乎欲逃离现场。路人谁敢拦这狂暴的歹徒?都纷纷抱头向两边躲开。

  喻函馨见此,只得赶紧掏出手机打110报案。

  持刀歹徒跑出大约200米后,拐弯进了条偏街,很快就见身后有警车紧追而来,而前方又有巡警驾着三轮摩托车逼近,便慌忙翻墙跑进了家幼儿园。

  接着就凶残暴戾的冲向正在欢快做游戏的天真可爱的小朋友。

  第三百章狂暴的凶手

  雷利低头神秘的说:“你们想知道房价为什么降不下来吗?据房地产位要移居国外的内部人士透露:房地产开发商大部分开始都是空手套白狼,关系比资金重要的多,地才是切的根本,只要跟政府关系够硬,拿到了地,那银行都巴巴的跑来,乖乖的给你贷款。【】”

  “哦。”尹少杰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由于郭安妮刚开始做房地产时确实没什么钱,所以关于这点,蓝飞扬还是认同的。郭安妮的确是走的关系路线。至于银行是不是“巴巴的跑来给贷款”他就不知道了,反正是贷到了。

  雷利扒了两口饭后又问:“要不然呢?你以为开发商都是自掏腰包?你们错了地转让金都是贷款的,修楼盖房都是承建商垫资的,开发商没掏几个钱!要不然怎么老出现包工头拖欠民工工资的事情?因为包工头自己也没拿到钱,去哪里有钱给民工发工资啊?!”

  “哦。”小胖子也连连点头。蓝飞扬不禁想起了那个身绑炸药欲炸火车的农民工。他就是因为老板老拖欠工资,以至父亲被车撞了都没钱医治。医院也是冷漠的见死不救,害得那农民工父母双亡,他这才悲观绝望,要报复这个冷酷无情的社会的。

  雷利又接着说:“你们觉得盖好房子,开发商该卖房了吧?这次又错了!开发商在开盘之前,会搞个内部认购,至少半以上的房子都给内部认购掉♀个现在很多人知道了。其实就是找人向银行贷款买房,这其实就是自己卖给自己,但也是变相把楼盘以市价卖给银行。说白了就是产权变换下,这银行的钱就全进到开发商的腰包了正想买房的老百姓,第次几乎没有能买到心仪的房子,基本都是‘卖掉了’,然后过两天告诉你说有人退房,其实这都是把内部认购的房子转移到老百姓手里,钞票再次进入开发商的腰包。”

  “啊?”几个人都听得目瞪口呆。而宋佳佳却若有所思:似乎他爸爸以前就是这么干的?

  雷利得意的:“你们觉得开发商拿到钱了,就该去还银行贷款了吧?这次还是错了!开发商怎么会那么傻,进了口袋的钱还掏出来?开发商会用这些款子再去拿地,只要拿到土地,随便哪个银行都乖乖的撅着屁股上门来。”

  见都没人接茬了,雷利只得继续说:“如果你们问银行就这么傻?我要告诉你,银行就是这么傻!开发商向银行贷款拿地,是用土地做抵押的,现在房子都盖好卖掉了,开发商就算还不了拿地的贷款,银行对这笔烂帐也没办法,只能去找政府〓府就把这块地再次出让,拆迁,补银行烂帐。所以你们没见吗,但凡成熟的开发商,都是拥有好几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钱就这么转来转去。心情好就还贷款给银行,心情不好就再说了。”

  “你爸爸是这样的吗?”刘燕凑过头去在宋佳佳耳边低问。

  “我不知道。”宋佳佳茫然的摇了摇头。

  见听讲演的越来越多,附近大批人都伸长了耳朵,甚至还有人跑了过来。

  雷利更加得意了:“你们如果觉得政府是真心消控制房价的,你们还是错了心觉得房价过高的,只是中央政府而已。但是中央政府手里没寸土地,土地全是地方政府的。”

  “你们知道地方政府征地多少钱亩吗?几万块而已!可卖给开发商多少钱呢?几百万亩哦!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土地就是,土地就是政绩,土地就是繁荣昌盛。你说地方政府会听中央的吗?”

  大家纷纷摇头。

  雷利接着说:“中央的话地方可以不听。那中央也不是吃软饭的,于是新政策出台了,土地转让从以前的出让制度变成今天的竞拍制度。而且中央挥手,央企老大哥们出马了,老大哥们挥舞着钞票出现在个个土地竞拍会现场。”

  “大家惊呼,中央要控制土地了!”

  “是啊,难道不是吗?”刘燕不禁问。

  “错!”雷利自觉很潇洒的抹额前刘海,“你们觉得央企出马了,房价有望回落了。你们怎么每次都错呢!”

  “现在要拿地不光靠关系了,只能是竞拍,这样很多小开发商是不行了,于是土地就基本都集中到几个大开发商手里,变相土地兼并啊!”

  “央企老大哥是不差钱,但民企拿不到地,还不能抬抬价?竞拍的时候多举举牌子,那价格就是几千万几千万的往上窜。”

  “央企再牛,我让你拿地的价格跟市场房价靠拢;我让你控制房价,你控制啊!地价就这么高,你老大哥不拿,我民企拿,前面说过了,甭管什么价格,只要土地在手,不怕钞票没有!”

  圈人都张着嘴傻了,谁也不记得还要扒饭!

  雷利满意的看了同学们眼继续说:“老大哥们拿了地,那怎么办?只能盖房子卖掉!卖什么价?不可能低于低价吧?再说老大哥的钱哪儿来的?国家给的!国家的钱哪儿来的?从老百姓手里收的!”

  “是的,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国家从老百姓手里收钱买昂贵的土地盖成房子,再以更贵的价格卖给老百姓!”

  已经掉了地的眼睛。雷利感叹着做最后总结:“这就是房地产界的循环,政府土地银行次次的循环,生生不息,于是房价也就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你们说怎么降?!”

  “不知道。”小胖子老实的摇着头。

  雷利悲天怜人的瘪了下嘴:“其实,真正想抑制房价,办法很简单:只要全民坚持两年不买房,不要多,只要两年。那样会倒掉批开发商跟枪毙批银行行长,双规批市长。代价是大了点,但是换来的是啥大家心里清楚。”

  “切我们又没钱买房!”尹少杰总算缓过神来了,“你跟我们说这些大道理又有啥用呢?”

  “那你们父母呢?”雷利问。

  “我家没钱买房,父母能节衣缩食供我都大学就不错了。”

  “我家还住在棚户区呢!”

  “我家早买过了!暂时应该不会买。”

  “我家都几套了!”

  看着议论纷纷的同学们,蓝飞扬眼前幻觉般浮现郭安妮在嫁给白海生之前,天天跟肥头大耳的政府官员吃饭喝酒,陪肠肥脑满的行长唱歌跳舞的情景

  那时的她定很累很厌恶吧?所以,当土地转让从以前的出让制度变成现在的竞拍制度时,她才无奈的选择嫁给了白海生——个可以做她父亲的台湾富商。

  可惜,红颜命薄,白海生也没有呵护多久便撒手人寰了。于是,她再次冲到了前台。

  不过好在身价不样了,很多具体的事情都不需要她亲自去办了。但她还是很辛苦。

  哎,等我毕业了,就让她退回幕后去做董事长吧,我来当她的管家,慢慢学着帮她管理好天宇集团。我虽然不能娶她,但我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对于仕途舅舅,对不起!我真的没兴趣。

  这天下午,蓝飞扬正在房间里看电子课本,突然警务通响了。

  他随手掏出来按下了接听键:“喂,周厅长。”

  “小蓝,你现在在上课吗?”周健急急地问。

  “没有。”

  “那好,你赶快去东城区与南城区交界的中山路106号的‘蓓蕾’幼儿园。那里有名狂暴的歹徒正在杀人。你过去之后尽快制服歹徒。”

  “是!”蓝飞扬马上关了电脑。

  “别忘了是用杨斓的身份。”周健又补充了句。

  “明白!”

  蓝飞扬马上从抽屉中拿出小胡子戴上,再用化妆粉底匆匆把脸色涂黄,便跑出了房间。

  喻函馨和台里个摄影师正准备去采访个刑满释放后脚踏实地艰苦创业,成为个民营企业家的焦点人物。

  突然坐在副驾驶室上的她看到街道右边有人持刀行凶——个男人挥刀追着个从商铺里跑出的男孩乱砍。

  “停车!”出于职业的敏感,她立即高声叫道。

  这时司机也注意到了那行凶的的幕,立刻“嘎”的声靠路边汀了车。

  此时后座的摄影师也发现了这血腥凶残的画面,连忙摇下车窗摄影。

  喻函馨打开车门就欲跳下车去。

  “不要,危险!”司机师傅高声叫道。

  可是喻函馨还是毫不犹疑的下车。

  这时被害男孩满身血污的倒下了,凶手凶狠的挥着血淋淋的刀向前跑去,似乎欲逃离现场。路人谁敢拦这狂暴的歹徒?都纷纷抱头向两边躲开。

  喻函馨见此,只得赶紧掏出手机打110报案。

  持刀歹徒跑出大约200米后,拐弯进了条偏街,很快就见身后有警车紧追而来,而前方又有巡警驾着三轮摩托车逼近,便慌忙翻墙跑进了家幼儿园。

  接着就凶残暴戾的冲向正在欢快做游戏的天真可爱的小朋友。

  第三百零章两个杨斓

  人们只听见惨叫和“噗通”“嘭”“砰”声连起,接着道人影从二楼砸断护栏如飞鸟般坠落,掉到花圃前草坪上,直接昏死过去。【】

  “是那名歹徒!”

  “是杀人凶手!”

  张着双眼紧瞪着的园内警察和幼儿园工作人员纷纷惊叫。

  蓝飞扬看到年轻女幼师被猥亵的那刻,脑海中闪出喻函馨上个月初在去北京的列车上,被那名身绑炸药的犯罪分子搂住张嘴欲亲吻的幕,所以特别气愤,下腿绝不留情。

  可当杀人暴徒撞断护栏坠下楼的刻,他又突然想起自己没有结束他可恶可憎生命的权利。所以,缕精气紧跟着射出,在杀人歹徒落地前霎,平托了歹徒下,使他平缓着地,不至于马上丧命。

  回瞥眼年轻女幼师双手扯着上衣捂住胸前的惊恐惨白的神情及孩子们在教室角的桌子底下挤作团,瑟瑟发抖的魂飞胆丧的摸样,蓝飞扬丢下句:“别怕,我是特警,是专门来抓捕歹徒的。现在没事了。”便打开教室的门走了出去。

  蓝飞扬环视了眼被围成铁桶般的“蓓蕾”幼儿园,从砸烂的护栏处直接飞身跃下。

  这时,楼前歹徒落身处附近的警察都纷纷围了上来,名警察大着胆上前用手探了下动不动的杀人狂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