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你你都没有好好吻过我,还说不是。【】”宋佳佳突然红着脸低声说。

  “”她定是指自己从没有伸舌头进去吻过她吧?可是哎,下次尽力吧。

  “哦,你这两天见过你表哥杨斓吗?”感到气氛有些尴尬,宋佳佳赶紧转移话题。

  “没有啊,怎么啦?”

  “星期五下午发生的杀人惨案你知道吧?”蓝飞扬点点头:“吃饭时听人议论过。”

  “那个脚把杀人狂徒从楼上踢下来的杨斓难道不是你表哥吗?”

  蓝飞扬无奈的摇头:“还真的不是。”那个是他自己。替身听风可没有这功力!

  “什么?!”宋佳佳双大眼睛瞪成了鸡蛋。

  蓝飞扬早有准备的解释道:“我打电话问过我表哥,他当时正在公司开会呢,公司很多人可以帮他作证的。”

  “再说,这也不能因为长得像就冒认功劳吧?那脚不仅把门踢了个大窟窿,还把水泥护栏撞坏了,那得多大的劲啊?般人也冒充不了吧?哎,那个杀人狂徒死了没有啊?”

  已经目瞪口呆的宋佳佳只能摇头:“好好像还没。在医院抢救呢。”

  可心里却在颤抖:那个那个什么万以后谁嫁给那个人,他个不高兴,会不会巴掌就把人拍死啊?

  “还救什么救啊?这种人神共愤的家伙死了拉倒!”蓝飞扬装作很愤怒的瘪嘴。

  “是啊,网民们也这样觉得。”宋佳佳听,又重拾正常心态:那人不是飞扬的表哥也好,不然那么变态的力量,把刘燕介绍给他,我心里还真不踏实。

  “哦?网上都怎么说?”蓝飞扬不觉问。

  “现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全是这方面的帖子和跟帖,说这种人渣禽兽当时就应该现场击毙。对这种垃圾仁慈,万再有人效仿,那中学生还要不要上学?父母们还怎么放心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幼儿园或小学校园去啊?这日子还不过的人心惶惶的?”

  博海市民的议论和声讨还方兴未衰,全国新闻里竟然爆出另个省某市又有名歹徒早上跑到尚未开门的某小学大门口,对等在校门口的小学生疯狂大开杀戒,砍死名九岁的男童还伤了数名学生。

  多亏几名见义勇的市民抄着扫把棍棒等家伙全力阻止,才使惊魂失魄四处逃散的其他小学生们得以幸免于难

  这下,网上的声讨愤怒和责骂等更是以数万数十万的速度飙升。

  这个世界是怎么啦?为什么犯罪分子都疯狂的把报复对象锁定为群无辜的毫无反手之力的幼童或儿童?

  难道是认为:只有这样才会戳到人们的痛处,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

  关于这点,蓝飞扬也是不太明白。

  不过省公安厅已经向全省中小学发布通告,让家长们接送自己的孩子上下学;有能力的学校可以用校车接送,以免学生在上下学路上遇险。

  这又引起了许多网民的声讨和质疑:你们公安机关维护不了社会治安,却把这些责任平摊给每位家长?那纳税人交钱养着你们干吗?

  公安机关难道只会管普通百姓吗?对犯罪分子分子却束手无策了,只会推卸责任?

  尽管网上群雄激愤,但现实中的家长们谁也不敢拿自家孩子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基本上都全民接送孩子上下学。

  这样来,无形中造成或增加主要路段的交通堵塞。因此无论上班的上学的都要起的更早,回家得更晚了。

  于是大街小巷除了风声鹤唳之外,又汇入了股宏大的哀怨连天。

  校车计划也开始纳入了议程中

  “省委省政府今天上午为此召开会议,讨论决定拨给教育厅笔专款,划拨给各地中小学购买校车接送学生,以减轻学生家长的负担减缓交通堵塞状况”

  听到这则新闻,市民们终于感叹:政府又为人们办实事了!

  而吴颖娜却不以为然,她还消再出点什么事,好让那个英雄杨斓再出现呢。

  她和死党们打听了这么多天,这个杨澜就像人间蒸发也似的根本无迹可寻。她们跑到特警队去打听,人家说,他们特警队根本就没有杨斓这个人!

  难道是别的省的特警?吴颖娜纳闷了。

  他在博海出手过两次,在博海至北京的火车上出手过次,还在北京协助北京公安局刑侦二处的刑警破获过特国劫持著名科学家的大案。那他可能是哪里的呢?哎

  吴颖娜觉得真像大海捞针,大概自己的心事只能白费了。

  周末回家,她去卫生间时路过父母的房间,父母的门虚掩着,好像在谈论着什么。

  她经过时正好听说“杨斓”词,不觉激灵震,马上靠墙竖起了耳朵。

  “你那个远房堂侄杨斓,真的不用管吗?”徐晶晶在问。

  “杨斓的事不用我们管。嫚嫚说她全包了。”吴秉臻音声平淡的说。

  “哦。”徐晶晶点点头,“怎么我以前都没见说有这门亲戚啊?”

  “哎,都十几年没来往了。”吴秉臻皱眉轻叹,“本来以前爷爷在的时候尺动的。可爷爷走,除了逢年过节寄些钱物,我们也没人去。叔爷爷的媳妇就虐待叔爷爷了,不给饭吃,不给衣穿,住在漏雨漏风的牛圈里,生生给折磨死了。”

  “我奶奶和我姑姑去奔丧时听村里好心人议论这件事,都气坏了。我姑姑当场掀了桌子,从此没跟他们来往♀正好是我们结婚前两个月的事,因为觉得是家丑,所以也没让你知道。”

  “噢。”徐晶晶恍然大悟的点头,“我说呢,怎么杨斓在博海读了四年大学都没来我们家次?而且毕业了也没来找你或姑姑想办法帮忙找份工作,却被人骗到珠海去搞传销。”

  “是啊。如果不是这次儿子失踪了,我堂哥又得了胃癌,他们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我们。”吴秉臻长叹,

  “姑姑说,既然那个恶媳妇也死了,看在晚辈的份上就算了。毕竟他们也是我叔爷爷的后辈”

  第三百零四章山重水复疑无路

  “你你都没有好好吻过我,还说不是。【】”宋佳佳突然红着脸低声说。

  “”她定是指自己从没有伸舌头进去吻过她吧?可是哎,下次尽力吧。

  “哦,你这两天见过你表哥杨斓吗?”感到气氛有些尴尬,宋佳佳赶紧转移话题。

  “没有啊,怎么啦?”

  “星期五下午发生的杀人惨案你知道吧?”蓝飞扬点点头:“吃饭时听人议论过。”

  “那个脚把杀人狂徒从楼上踢下来的杨斓难道不是你表哥吗?”

  蓝飞扬无奈的摇头:“还真的不是。”那个是他自己。替身听风可没有这功力!

  “什么?!”宋佳佳双大眼睛瞪成了鸡蛋。

  蓝飞扬早有准备的解释道:“我打电话问过我表哥,他当时正在公司开会呢,公司很多人可以帮他作证的。”

  “再说,这也不能因为长得像就冒认功劳吧?那脚不仅把门踢了个大窟窿,还把水泥护栏撞坏了,那得多大的劲啊?般人也冒充不了吧?哎,那个杀人狂徒死了没有啊?”

  已经目瞪口呆的宋佳佳只能摇头:“好好像还没。在医院抢救呢。”

  可心里却在颤抖:那个那个什么万以后谁嫁给那个人,他个不高兴,会不会巴掌就把人拍死啊?

  “还救什么救啊?这种人神共愤的家伙死了拉倒!”蓝飞扬装作很愤怒的瘪嘴。

  “是啊,网民们也这样觉得。”宋佳佳听,又重拾正常心态:那人不是飞扬的表哥也好,不然那么变态的力量,把刘燕介绍给他,我心里还真不踏实。

  “哦?网上都怎么说?”蓝飞扬不觉问。

  “现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全是这方面的帖子和跟帖,说这种人渣禽兽当时就应该现场击毙。对这种垃圾仁慈,万再有人效仿,那中学生还要不要上学?父母们还怎么放心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幼儿园或小学校园去啊?这日子还不过的人心惶惶的?”

  博海市民的议论和声讨还方兴未衰,全国新闻里竟然爆出另个省某市又有名歹徒早上跑到尚未开门的某小学大门口,对等在校门口的小学生疯狂大开杀戒,砍死名九岁的男童还伤了数名学生。

  多亏几名见义勇的市民抄着扫把棍棒等家伙全力阻止,才使惊魂失魄四处逃散的其他小学生们得以幸免于难

  这下,网上的声讨愤怒和责骂等更是以数万数十万的速度飙升。

  这个世界是怎么啦?为什么犯罪分子都疯狂的把报复对象锁定为群无辜的毫无反手之力的幼童或儿童?

  难道是认为:只有这样才会戳到人们的痛处,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

  关于这点,蓝飞扬也是不太明白。

  不过省公安厅已经向全省中小学发布通告,让家长们接送自己的孩子上下学;有能力的学校可以用校车接送,以免学生在上下学路上遇险。

  这又引起了许多网民的声讨和质疑:你们公安机关维护不了社会治安,却把这些责任平摊给每位家长?那纳税人交钱养着你们干吗?

  公安机关难道只会管普通百姓吗?对犯罪分子分子却束手无策了,只会推卸责任?

  尽管网上群雄激愤,但现实中的家长们谁也不敢拿自家孩子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基本上都全民接送孩子上下学。

  这样来,无形中造成或增加主要路段的交通堵塞。因此无论上班的上学的都要起的更早,回家得更晚了。

  于是大街小巷除了风声鹤唳之外,又汇入了股宏大的哀怨连天。

  校车计划也开始纳入了议程中

  “省委省政府今天上午为此召开会议,讨论决定拨给教育厅笔专款,划拨给各地中小学购买校车接送学生,以减轻学生家长的负担减缓交通堵塞状况”

  听到这则新闻,市民们终于感叹:政府又为人们办实事了!

  而吴颖娜却不以为然,她还消再出点什么事,好让那个英雄杨斓再出现呢。

  她和死党们打听了这么多天,这个杨澜就像人间蒸发也似的根本无迹可寻。她们跑到特警队去打听,人家说,他们特警队根本就没有杨斓这个人!

  难道是别的省的特警?吴颖娜纳闷了。

  他在博海出手过两次,在博海至北京的火车上出手过次,还在北京协助北京公安局刑侦二处的刑警破获过特国劫持著名科学家的大案。那他可能是哪里的呢?哎

  吴颖娜觉得真像大海捞针,大概自己的心事只能白费了。

  周末回家,她去卫生间时路过父母的房间,父母的门虚掩着,好像在谈论着什么。

  她经过时正好听说“杨斓”词,不觉激灵震,马上靠墙竖起了耳朵。

  “你那个远房堂侄杨斓,真的不用管吗?”徐晶晶在问。

  “杨斓的事不用我们管。嫚嫚说她全包了。”吴秉臻音声平淡的说。

  “哦。”徐晶晶点点头,“怎么我以前都没见说有这门亲戚啊?”

  “哎,都十几年没来往了。”吴秉臻皱眉轻叹,“本来以前爷爷在的时候尺动的。可爷爷走,除了逢年过节寄些钱物,我们也没人去。叔爷爷的媳妇就虐待叔爷爷了,不给饭吃,不给衣穿,住在漏雨漏风的牛圈里,生生给折磨死了。”

  “我奶奶和我姑姑去奔丧时听村里好心人议论这件事,都气坏了。我姑姑当场掀了桌子,从此没跟他们来往♀正好是我们结婚前两个月的事,因为觉得是家丑,所以也没让你知道。”

  “噢。”徐晶晶恍然大悟的点头,“我说呢,怎么杨斓在博海读了四年大学都没来我们家次?而且毕业了也没来找你或姑姑想办法帮忙找份工作,却被人骗到珠海去搞传销。”

  “是啊。如果不是这次儿子失踪了,我堂哥又得了胃癌,他们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我们。”吴秉臻长叹,

  “姑姑说,既然那个恶媳妇也死了,看在晚辈的份上就算了。毕竟他们也是我叔爷爷的后辈”

  第三百零五章怀春少女

  第三百零五章怀春少女“是啊。【】如果不是这次儿子失踪了,我堂哥又得了胃癌,他们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我们。”吴秉臻长叹,“姑姑说,既然那个恶媳妇也死了,看在晚辈的份上就算了。毕竟他们也是我叔爷爷的后辈”

  “杨斓?我爸爸的远房堂侄?”吴颖娜不觉阵兴奋,“那不就是我的远房堂哥?难道就是上次那个得胃癌死的堂伯的儿子?竟然这么巧?!”

  为防父母发现自己偷听,吴颖娜赶紧向卫生间走去。

  边走边扳手指算着:我曾爷爷的父亲和他曾爷爷的父亲是亲兄弟,那我和他是第几代啊?曾爷爷的父亲是第二代,曾爷爷是第三代,爷爷第四代,爸爸第五代

  哈哈,出了五服了!

  吴颖娜雀跃的回到房间,扑到床上就拨通了表姑王嫚的电话。

  “喂,娜娜。”王嫚诧异的,“怎么今天想起要给我打电话啊?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切晚上哪来的太阳?都阴历二十几了,这会连月亮都没有!”吴颖娜嘴不饶人的反驳。

  “那你是有什么事?”这个侄女王嫚太了解了,没事才不会无聊的找她。

  “姑姑,我还真有个事要问你。我那个远房表哥杨斓”吴颖娜考虑着措词,“现在在哪里啊?”她觉得既然都不同姓,还是用“表哥”好。

  “在博海啊,还能在哪里?”王嫚反问道。

  “⊙⊙嗯姑姑。”吴颖娜撒娇的。

  因此没有其他姑姑,她从小就去掉了那个“表”字,以示亲热。“我是问,你帮他找了个什么工作,在哪里上班?”

  “我没帮他找,是他自己找到的。在东城区的红叶公司上班。你问这个干吗?”王嫚不解的。

  “他就是那个制服杀人狂徒的勇士吧?”吴颖娜突然不答反问。

  “是哦,不是!”王嫚刚下意识的说出,可马上就警觉了,立即矢口否认。

  这小妮子,绕来绕去的,还差点着了她的道了!

  “到底是还不是?”刚欲狂喜的吴颖娜不禁疑惑的问。

  “不是!”王嫚口咬定,“他哪有那个本事?否则还会被人骗取搞传销?”

  “你是说,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吴颖娜纠缠不清的问。

  “什么哦,根本就不是他!只是同名而已。不信你问下你爸妈,看长得像不?”王嫚实在没办法,只得以退为进。

  可吴颖娜还是半信半疑:嫚嫚姑姑可是易容高手,莫非是她帮杨斓表哥易容了?噢恐怕杨斓不是什么特警,而是他们的特战队员吧!

  嗯,难怪不要我爸爸妈妈插手,说杨斓的事她全包了。原来如此!

  可我也不是三岁小孩啊。身份要保密?哼,我还巴不得其他人都不知道呢,省的来跟我抢!

  周六,蓝飞扬刚从圆环空间修炼出来,正洗刷呢,就接收到了吴颖娜的电话。

  “喂,娜娜。”

  “表哥,你有空吗?”吴颖娜懒懒的问。

  “干嘛?”蓝飞扬单手摸了把脸,将毛巾丢在洗漱盆里。

  “陪我去个地方撒。”吴颖娜用上了撒娇的语气。

  “什么地方?”

  “就你们东城区的,红叶公司。”吴颖娜趴在床上,翘着双雪白的小腿。

  “你去哪干嘛?”蓝飞扬好奇的。

  “找个人。”吴颖娜突然不耐烦的,“哎,我说臭表哥,你不用像审犯人似的总问吧?你若有事,把我带到地方就可以走人了。”

  忽的,个想法闪进脑海:如果他是跟宋佳佳约会,我定要想办法搅黄他们!

  “红叶公司哪里啊?”蓝飞扬倒不好意思了,只得耐心问道,“是红叶酒店还是红叶百货?应该不是红叶足浴吧?”

  “”吴颖娜不禁结舌,“还有这么多地方啊?哎算了,我也不绕圈子了,我只是想见下我那素未谋面的远房表哥杨斓。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杨斓啊?”蓝飞扬拖拉着声音,心里分析这小妮子为什么要见杨斓,“知道。他也是我表哥嘛。”

  “知道就好。”吴颖娜欣然道,“那你就带我去见他好了。”

  “可是,今天是星期六呢,他可能不在公司。”蓝飞扬不着痕迹的泼着冷水。

  “那你知道他住哪里吗?”

  蓝飞扬摇头:“这个倒不知道。”

  “那他的电话呢?”吴颖娜不死心的,“你打个电话问下不就知道了?”

  “那好吧。我问下。”蓝飞扬只得说不能说电话也不知道吧?那样就太假了。

  挂上电话后,蓝飞扬搓洗着毛巾不觉沉思:这小妮子估计也是听人说,红叶公司的这个杨斓长得像那个制服杀人狂徒的杨斓;又听说她远房表哥也叫杨斓,这才好奇,想见见吧?

  没想到七蒙八蒙,还被她蒙对了!

  唉,这小妮子古怪多,可要当心,别被她弄得穿帮了。

  因此,几分钟之后他给吴颖娜回电话:“娜娜,杨斓今天有事呢。”

  “什么事啊?”这时吴颖娜已经快速打扮好了,正准备出门呢。

  “好像好像是约了女朋友吧?”

  “啊”吴颖娜惊愕住了,“他他就有女朋友啦?”

  “他都大学毕业有工作了,交了女朋友很奇怪吗?”蓝飞扬疑惑的问。

  “不奇怪。”吴颖娜咬牙切齿的,“那明天呢?”有女朋友又怎么样?先装疯卖傻拆撒再说!

  “明天啊?明天好像也要陪女朋友吧?”

  “那他哪天有空?”吴颖娜不禁有气了。

  “他星期要上班,你也要上学。估计这还是不行。”蓝飞扬憋着想笑的冲动说,“哎,不就是个乡下来的远房表哥吗?我看不见也罢。”

  “去死!?br/>免费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