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忝遣换峁治姨仆话桑?br/>

  郭安妮见蓝飞扬拈着香闷头就拜,不由愣了:这男孩抽什么筋?有他什么事啊!想想礼多不怪,也是他片心意,就算了。

  她不吭声,别人也搞不清什么名堂,都不敢质疑。毕竟蓝飞扬是她带来的人,现在谁有钱谁就是老大!

  搞得些想拍马屁的堂兄弟表姐妹们也争先恐后的拈香去拜。就算郭安妮的父母下葬时也没有这待遇。

  从坟地回来的路上,堂叔期期艾艾地开口说:“小莲侄女啊,有个事我想求你帮忙。”

  郭安妮听赶紧说:“叔,瞧您说的,叫我帮忙还用‘求’吗?有什么事您就说吧。”

  “是这样的。”堂叔抓抓头,“我那小子明年不是大学毕业嘛?现在在实习呢,你看他毕业后,能不能让他去你的公司上班啊?”

  “哦。”郭安妮突然想起来,“是强子吧?他就大学毕业了吗?学的什么专业啊?”

  “学的财会,你应该用的着吧?”堂叔陪着小心问。

  “用得着,用得着,可以的。”郭安妮想用谁不是用?只是目前好像不缺财会人员,要不然先让他做点别的?

  想着从随身包中拿出张名片:“叔,这是我的名片。你让强子拿着这张名片,按这个地址去找我就行了。”

  “好好好。”堂叔结过名片,连连点头,“这下强子不用再愁找工作的事了。”

  堂伯见此接着说:“小莲啦。我也有个事求你。”

  “哎,大伯,您别这么说。”郭安妮摇手,“到底什么事?”

  “那我就直说了。”堂伯丢掉烟蒂吐了口痰,“我老大——就是你大堂哥的小子也高中毕业了。因为成绩不好,没考上大学。现在整天就知道泡网吧,什么农活都不帮着干。想在城里找工作呢,脏了重了的干不了,钱少的又不想干。你是不是给他弄个保安之类的活做做?”

  郭安妮听着就蹙眉,最后只得说:“好吧。你过了年让他来吧。”

  “啊,过年啊?”堂伯愣,“他还想就跟着你们的车走呢。”

  “那就过完元旦吧,我总得安排下。”郭安妮愕然之后只得歉意的笑笑,“公司目前没有空着的位置啊。”

  “过完元旦就过完元旦吧。”突然个女孩冲上来把搂住堂伯,“外公,等过了元旦我和表哥起去。我席姨夫早就答应了我去他们服饰公司做个跑跑腿泡泡茶的秘书助理。”

  “什么?秘书助理?”堂伯纳闷,“有这个差事吗?”

  郭安妮听后不禁拉下脸。哪有这种位置!这个姐夫,这不是给她出难题吗?自己在服饰公司安插了他的弟妹也就算了,还来给她乱答应这边的亲戚!

  看看身后拉着姐姐郭秋莲的舅舅姨娘及郭秋莲为难沉吟的表情,估计也是这类事情。看样子,得为这些亲戚设堆莫名其妙的位置了!

  回博海市的路上,郭秋莲向郭安妮汇报:“姨娘的小儿子和大外甥大舅舅的孙子小舅舅的二丫头都想进公司,我没敢答应。不过说了会给你讲,看能不能安排。”

  得!把包袱全接过来丢给她了。郭安妮真是无奈。

  郭秋莲两口子也在桑塔拉中嘀咕。“看,同个妈生的姐妹,人家开保时捷法拉利,你就只有这桑塔拉坐坐♀也就罢了,你那些亲戚哪还把你当老大,明明她郭安妮才是老大!”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郭秋莲瞪自己的老公,“你就知足吧,要不是当年走狗屎运娶了我,你能小车开着,副总当着?再说,我们不也是靠着我妹妹吃饭吗?就连这桑塔拉都是我妹妹配的公车!”

  “还有,人家本来就是郭家的长女啊。别忘了,我是三岁时,我妈带着嫁过来的。而且我这个爸爸死后,我觉得太苦了,无力供妹妹继续上学,让十四的她和我样去广东打工。若不是她后来遇到对好心的夫妇收养了她,供她读书上大学,会有今天吗?”

  “这”席学文的脸有些挂不住了,讪讪地,“我也不就是这样说说吗?再说,你平时不也暗动手脚,背着你妹妹私设小金库吗?”

  郭秋莲翻白眼:“我不是以前穷怕了吗?加上从去年起的全球金融风暴,有多少中小型公司关门啊?我看经济复苏了就稍稍私藏点,也是怕万将来公司呸呸呸!乌鸦嘴,我们天宇集团会永远辉煌地伫立在博海市的!”

  “瞧你,还是那么迷信!”席学文边换挡加速边不屑地。

  “我就迷信了怎么啦?消天宇永远辉煌有什么不对?”郭秋莲狠狠地瞪着自己的老公,并伸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下,“说,这次监督修坟,又落了多少?”

  “我的妈呀!”席学文夸张的抱屈大叫,“我在开车呢,你别乱动好不好?再说,就那么几十万要修那么多坟,我还能做什么小动作啊?”

  “得了吧你。”郭秋莲乜视着他,“以前我们在你家乡开个小裁缝店,苦哈哈度日的时候,有时让你买点蔬菜,你还每次要抠个块儿八毛的呢。何况这白花花的六十八万!”

  第三十四市长千金的生日晚会

  回来的路上,小嫣然直腻着要蓝飞扬抱。【】开始郭安妮不肯,因为小孩在前面不安全。可小嫣然“咿呀”的闹着,就是要蓝飞扬抱着看公路两边不同于城里的风景。郭安妮只得作罢,并吩咐蓝飞扬定要抱好她,别磕着碰着了。蓝飞扬连忙点头答应,说自己会小心。看着不断在车前闪过的旷野阡陌,及成群的牛羊鸭鹅,小嫣然在蓝飞扬怀里兴奋的“多多哥哥,爸爸”的乱叫,把蓝飞扬吓出头的冷汗。拼命用眼睛意识小家伙别乱叫。可才岁多的小孩哪里懂什么眼色,照叫不误。“怎么,我的宝贝会叫爸爸了?”郭安妮高兴的伸手抱回嫣然,“来到妈妈这里,好好叫给妈妈听。”蓝飞扬赶紧配合着把小嫣然递给郭安妮。开玩笑,他可不想郭安妮误会他什么。可嫣然还没看够窗外的风景呢,在郭安妮怀中扭捏的喊:“要爸爸,要爸爸”意思是要蓝飞扬抱,好继续看车窗外。郭安妮愣:“你想要爸爸?”莫非无论在电视里,还是中午在乡下,见人家小朋友都有爸爸宠着逗着,她也想要爸爸?小嫣然厥着小嘴点点头:“要爸爸!”想着女儿才三个多月就没爸爸了,从来不知道爸爸是何物,郭安妮不禁有些心酸:“好吧,我以后会给你找个爸爸的。”蓝飞扬听了,心里莫名的跳。12月24号中午,郭安妮抽空去了趟市郊公墓,在养父养母的坟前放上束花,深情拜祭了番。因为晚上是圣诞平安夜,回到公司时徐秘书提醒她有好些请柬,哪些哪些比较重要。郭安妮基本上都不理会,只准备去宋市长千金宋娜妮的生日r上应下景。来,这种权势人物经常用得着,只能拉拢亲近,不能得罪;二来这宋市长千金是她的学妹。郭安妮读研究生的第二年,宋娜妮也考进了大;而且郭安妮留美读b时,她也留美,俩人有些私下友谊。也正因如此,郭安妮当初借着这层关系,没少找还是副市长却管着城市规划的她爸帮忙。因而才能次次拿到地皮。这层关系只能牢牢的死死拽着,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轻易松手!当郭安妮来到富丽堂皇流光溢彩装饰着颗巨大圣诞树的大厅时,雍容华贵的宋市长夫人刚为晚会开幕致辞完毕。身穿露背晚礼服长裙打扮的娇艳迷人的宋娜妮正被几个本市的青年才俊包围着。宋娜妮因为自己是海龟,父亲又是市长,直眼高于顶,到今天都二十八岁了,愣是没把自己嫁出去。他父母都愁着她快成剩女了。保养得不错副富态官样的宋市长还嘀咕:“中国人过什么外国洋节。若不是今天是娜妮的生日,消她能借此找到如意郎君,我才懒得答应她搞这么大的排场呢!”围在他身边的都是些唯唯诺诺的政府官员。见郭安妮进来,宋夫人连迎上前来:“呀,郭总来了。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这皮肤这气色咋就这么好呢!”郭安妮淡然笑,高贵典雅的轻启朱唇:“宋阿姨,瞧您说的。你才美丽高雅贵气呢,和娜妮走在街上啊,人家定会以为你们是姐妹俩。”宋夫人听得笑颜如花,心里像喝下杯蜂蜜似的甜爽:“瞧瞧你这张嘴,比春风还柔蜜还神奇呢!”“安妮,这就是你不对了。”没想到宋娜妮在人声嘈杂中竟然也听到了郭安妮刚才的话。她端着杯琥珀色的葡萄酒,撅起那张红艳的小嘴来到郭安妮身边,“你怎么光顾逗我妈高兴,就不管我死活了?你刚才那么说是夸我妈年轻还是说我老呢?”“你呀!”郭安妮怜爱地在宋娜妮那张捣持得像桃花般的脸上轻轻捏了下,“娇嫩得像小姑娘的似的,还来给我发小姐脾气,吃这干醋?你羞不羞啊?”“不来了,又捏人家!”宋娜妮故意跺着脚撒娇,“本来就是博海市的大美女,还成了身价过十亿的女总裁,什么风头都给你抢了,我连找茬责怪句都不行,这还让不让人活啊!”“行了,行了,别闹了。”宋夫人看到引起了围观,忙拍儿女的肩,“去招呼客人吧,别冷了那帮青年的帅哥。呀,陈公子来了”顺着宋夫人惊讶的目光,郭安妮看到前天那个开着奔驰路招摇的拽男孩走进了大厅。宋夫人歉意地点头就连忙迎向冷傲不羁副藐视天下神情的陈公子。郭安妮眼看到弟弟郭宏伟在放各种食物点心的长条桌前拿着个碟子挑东西吃,便也走了过去。“宏伟,怎么个人在这里吃东西啊?跟个饿死鬼似的!宋娜妮被人围住了,你也因该找别的名媛淑女聊聊啊,眼看过年就三十了,你怎么也不上心抓紧点啊?”“姐,今天工地上出了点事,我忙得中饭都没吃两口就赶去处理♀会都快饿死了,你就先让我吃点东西,垫垫底再说吧!”郭宏伟低声抱怨道,“公司让我帮你尽心尽力看着,这弟媳妇又催着让我帮你找,不带这样差人的吧?”“什么?帮我找弟媳妇?”郭安妮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她用只有俩人听得见的声音说,“好好好,那你别找了,打你的光棍,做你的王老五去吧!另外,公司你也可以不管,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郭宏伟顿时脸尴尬,食物卡在喉咙里都咽不下去了。要知道,当时是他大学毕业了直混得不好,才找到刚从美国回来,在美国分公司做首席执行的二姐,求上门来给自己找工作的。那时郭安妮说给人家打工还不如自己做老板。就拿出自己所有积蓄,连到处借外带贷款才开了个皮包公司,让他出面支撑着。直到她跑前跑后拿下第块地皮转手倒卖了,才租了写字楼。三年多了,好不容易从小团雪,滚成了今天的大雪球,这里面有他们共同的心血,他怎么可能放弃?不过是耍遂皮,逗着玩而已。郭宏伟憋得脸通红才咽下喉咙里的东西,之后苦着脸说:“二姐,你这干嘛呢?咱爸妈死得早,你这做姐姐的就得管我。管我吃管我住管我穿管我工作管我娶老婆。你想甩包袱?没门!我还就赖定你了。”看着他那痞痞的形象,郭安妮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第三十四市长千金的生日晚会

  回来的路上,小嫣然直腻着要蓝飞扬抱。【】开始郭安妮不肯,因为小孩在前面不安全。可小嫣然“咿呀”的闹着,就是要蓝飞扬抱着看公路两边不同于城里的风景。郭安妮只得作罢,并吩咐蓝飞扬定要抱好她,别磕着碰着了。蓝飞扬连忙点头答应,说自己会小心。看着不断在车前闪过的旷野阡陌,及成群的牛羊鸭鹅,小嫣然在蓝飞扬怀里兴奋的“多多哥哥,爸爸”的乱叫,把蓝飞扬吓出头的冷汗。拼命用眼睛意识小家伙别乱叫。可才岁多的小孩哪里懂什么眼色,照叫不误。“怎么,我的宝贝会叫爸爸了?”郭安妮高兴的伸手抱回嫣然,“来到妈妈这里,好好叫给妈妈听。”蓝飞扬赶紧配合着把小嫣然递给郭安妮。开玩笑,他可不想郭安妮误会他什么。可嫣然还没看够窗外的风景呢,在郭安妮怀中扭捏的喊:“要爸爸,要爸爸”意思是要蓝飞扬抱,好继续看车窗外。郭安妮愣:“你想要爸爸?”莫非无论在电视里,还是中午在乡下,见人家小朋友都有爸爸宠着逗着,她也想要爸爸?小嫣然厥着小嘴点点头:“要爸爸!”想着女儿才三个多月就没爸爸了,从来不知道爸爸是何物,郭安妮不禁有些心酸:“好吧,我以后会给你找个爸爸的。”蓝飞扬听了,心里莫名的跳。12月24号中午,郭安妮抽空去了趟市郊公墓,在养父养母的坟前放上束花,深情拜祭了番。因为晚上是圣诞平安夜,回到公司时徐秘书提醒她有好些请柬,哪些哪些比较重要。郭安妮基本上都不理会,只准备去宋市长千金宋娜妮的生日r上应下景。来,这种权势人物经常用得着,只能拉拢亲近,不能得罪;二来这宋市长千金是她的学妹。郭安妮读研究生的第二年,宋娜妮也考进了大;而且郭安妮留美读b时,她也留美,俩人有些私下友谊。也正因如此,郭安妮当初借着这层关系,没少找还是副市长却管着城市规划的她爸帮忙。因而才能次次拿到地皮。这层关系只能牢牢的死死拽着,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轻易松手!当郭安妮来到富丽堂皇流光溢彩装饰着颗巨大圣诞树的大厅时,雍容华贵的宋市长夫人刚为晚会开幕致辞完毕。身穿露背晚礼服长裙打扮的娇艳迷人的宋娜妮正被几个本市的青年才俊包围着。宋娜妮因为自己是海龟,父亲又是市长,直眼高于顶,到今天都二十八岁了,愣是没把自己嫁出去。他父母都愁着她快成剩女了。保养得不错副富态官样的宋市长还嘀咕:“中国人过什么外国洋节。若不是今天是娜妮的生日,消她能借此找到如意郎君,我才懒得答应她搞这么大的排场呢!”围在他身边的都是些唯唯诺诺的政府官员。见郭安妮进来,宋夫人连迎上前来:“呀,郭总来了。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这皮肤这气色咋就这么好呢!”郭安妮淡然笑,高贵典雅的轻启朱唇:“宋阿姨,瞧您说的。你才美丽高雅贵气呢,和娜妮走在街上啊,人家定会以为你们是姐妹俩。”宋夫人听得笑颜如花,心里像喝下杯蜂蜜似的甜爽:“瞧瞧你这张嘴,比春风还柔蜜还神奇呢!”“安妮,这就是你不对了。”没想到宋娜妮在人声嘈杂中竟然也听到了郭安妮刚才的话。她端着杯琥珀色的葡萄酒,撅起那张红艳的小嘴来到郭安妮身边,“你怎么光顾逗我妈高兴,就不管我死活了?你刚才那么说是夸我妈年轻还是说我老呢?”“你呀!”郭安妮怜爱地在宋娜妮那张捣持得像桃花般的脸上轻轻捏了下,“娇嫩得像小姑娘的似的,还来给我发小姐脾气,吃这干醋?你羞不羞啊?”“不来了,又捏人家!”宋娜妮故意跺着脚撒娇,“本来就是博海市的大美女,还成了身价过十亿的女总裁,什么风头都给你抢了,我连找茬责怪句都不行,这还让不让人活啊!”“行了,行了,别闹了。”宋夫人看到引起了围观,忙拍儿女的肩,“去招呼客人吧,别冷了那帮青年的帅哥。呀,陈公子来了”顺着宋夫人惊讶的目光,郭安妮看到前天那个开着奔驰路招摇的拽男孩走进了大厅。宋夫人歉意地点头就连忙迎向冷傲不羁副藐视天下神情的陈公子。郭安妮眼看到弟弟郭宏伟在放各种食物点心的长条桌前拿着个碟子挑东西吃,便也走了过去。“宏伟,怎么个人在这里吃东西啊?跟个饿死鬼似的!宋娜妮被人围住了,你也因该找别的名媛淑女聊聊啊,眼看过年就三十了,你怎么也不上心抓紧点啊?”“姐,今天工地上出了点事,我忙得中饭都没吃两口就赶去处理♀会都快饿死了,你就先让我吃点东西,垫垫底再说吧!”郭宏伟低声抱怨道,“公司让我帮你尽心尽力看着,这弟媳妇又催着让我帮你找,不带这样差人的吧?”“什么?帮我找弟媳妇?”郭安妮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她用只有俩人听得见的声音说,“好好好,那你别找了,打你的光棍,做你的王老五去吧!另外,公司你也可以不管,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郭宏伟顿时脸尴尬,食物卡在喉咙里都咽不下去了。要知道,当时是他大学毕业了直混得不好,才找到刚从美国回来,在美国分公司做首席执行的二姐,求上门来给自己找工作的。那时郭安妮说给人家打工还不如自己做老板。就拿出自己所有积蓄,连到处借外带贷款才开了个皮包公司,让他出面支撑着。直到她跑前跑后拿下第块地皮转手倒卖了,才租了写字楼。三年多了,好不容易从小团雪,滚成了今天的大雪球,这里面有他们共同的心血,他怎么可能放弃?不过是耍遂皮,逗着玩而已。郭宏伟憋得脸通红才咽下喉咙里的东西,之后苦着脸说:“二姐,你这干嘛呢?咱爸妈死得早,你这做姐姐的就得管我。管我吃管我住管我穿管我工作管我娶老婆。你想甩包袱?没门!我还就赖定你了。”看着他那痞痞的形象,郭安妮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第三十五章酷酷的陈公子

  “有什么好笑的,说出来也让我分享分享。【】”突然,宋娜妮甜美得能掐出水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郭安妮回头,只见宋娜妮挽着陈公子的手臂来到了他们身边。

  “有什么好笑的?我这个宝贝弟弟在跟我抬杠呢!”郭安妮浅笑嫣然地说。

  于是,宋娜妮正式把陈公子陈自律介绍给他们;同时为陈自律介绍了他们姐弟俩。

  “博海市耀眼的商业巨星——幸会!”陈自律恭敬谦虚地向郭安妮伸出了右手。

  郭安妮只得伸手过去轻轻碰。可她正欲松手之际,陈自律却暗自紧握了下,然后才含笑放开。

  接着音乐响起,舞会开始了。陈公子陈自律首先拥着宋娜妮在典雅梦幻的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