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去了。

  “哎呀,佳佳,逛街呢?今天下午没课吗?”说着故意往旁边看,“咦,这不是陈大公子?今天怎么也这么悠闲啊?”

  “姐姐。”清雅脱俗的女孩朝宋娜妮点了下头,“下午是选修课——中国古代史,我不想听,拉同学出来买点东西。谁知这个人有什么毛病,老跟着。”

  陈自律没想到宋娜妮今天会是这种打扮,时没注意到她。等发现不妙时,不仅宋娜妮冲上来了,连郭安妮都在后面冷笑着,副看戏的样子。

  因此脸色霎时变得非常精彩:“哦,那个我午饭后散个步,没想到遇到两位小妹妹,就问了下她们在哪个学校,读什么专业的。”

  尼玛啊,不带这样玩人的,怎么全碰到起来了?这不要本公子的老命吗!

  “陈公子,陈自律,陈总。”宋娜妮抱臂示威地,“我堂妹才十七岁,还是个刚上大的未成年学生呢,你说你路跟着想干嘛?”

  能干吗?不就是想泡呗。陈自律真想口甩出去。

  跟你这个是个帅哥就能上床劈腿的艳女也就是玩玩嘛;这种冷傲的清丽脱俗的纯洁女孩,才是我陈自律想娶来做老婆的!

  可障于郭安妮和这个叫佳佳的梦中女孩在场,他真的还不能这样说。对不仅面孔美丽迷人身材妖孽肌肤滑腻香吻更是的郭安妮,他还没有真正品尝享用呢,根本就不想放手;而对清新雅致冷傲脱俗的宋佳佳他势必追到手!

  正在陈自律绞尽脑汁想招应对时,穿着黄铯羽绒衣戴着顶针织帽的刘燕含笑向蓝飞扬挥手:“嗨,蓝老同学!”

  “刘燕。”

  “哈哈!”刘燕好开心地走了过来,“到哪里都能碰到你↓好我今天带了本大学语文在包里,你先拿去看着。”

  蓝飞扬塞了几个包到张勇手里,腾出只手接过刘燕递过来的大学语文:“你怎么还随身带着啊?”

  “是啊,就怕万路上碰到呀。”刘燕甜甜地笑,脸上两个梨涡不断潋滟着,瞬间明艳可人。

  可惜蓝飞扬视若无物的低头看课本的封面。

  “宋娜妮,你今天是怎么了?出门吃错药了?还是忘吃药了?我怕了你了,我先走了。”陈自律最终觉得这场面实在尴尬,还是私下解释好,说着就落荒而逃。

  “郭大美女,你不要误会哦,本公子还是很专情的。回见!”临走,他偷偷对郭安妮抛了个难解的意味深长的媚眼。

  见此,宋娜妮又气又恨。

  宋佳佳见刘燕和她那个老同学腻在了起,就挽起宋娜妮的手臂,要她陪自己挑围巾和护肤品。

  郭安妮借口公司有事,拍拍宋娜妮的肩先走了。

  刘燕到这时才注意到这个气质高雅绝丽妖娆的美女。见蓝飞扬和她挥挥手就跟着这冷艳高傲漂亮的不似凡人的美女上了白色法拉利,不禁愕然:这大美女是他老板的老婆还是女儿啊?

  郭安妮路咬着唇沉默着,她觉得陈自律这家伙简直太过分了。

  不就是那天拒绝了他吗?他不仅回头找了宋娜妮,今天还当街追个才十七的女孩!她感到自己再次看错了人。

  正当她懊恼不悦时,陈自律却打来了电话,说刚才的事真的很抱歉,请给他个机会,让他晚上好好解释下。

  郭安妮冷冷的说:“不必了。你既然食言,那我们就到此为止。”说完就挂了。再打来直接按掉。

  “嘎”法拉利突然退下来,坐在后座的郭安妮看到前面路的停车,以为又是等红绿灯。可看周围的建筑,不禁蹙眉:这里离公司不远了,前面并没有红绿灯呀。

  蓝飞扬不等吩咐便推门下车踮起脚往前看了下。却发现车塞得眼望不到头,也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估计十有八九是交通事故。”张勇皱眉叹,“又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了。”

  “反正这里离公司也不远了,蓝青,你陪我穿小街走过去吧。”郭安妮忽然说。

  “可是,外面冷,人又杂”

  “没事,老坐在车里也闷。”郭安妮系好围巾,从包里拿出副墨镜戴上就下车来。

  她觉得有时走走不仅有利于健康,也能舒展下心情。

  见此,蓝飞扬只好紧跟上。

  第五十章相似的玉石圆环

  蓝飞扬随郭安妮向前走了几十米,然后右拐,进了条两边楼房低矮陈旧的地摊小街。【】这里是条比较早的步行街,杂七杂八的有些卖核桃果仁糖果小吃内衣鞋子花种瓷器等的小摊,有些摊主还时不时或自夸或展览生意地吆喝两声。穿行其间,城市小市民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感到鲜活亲切。郭安妮带着蓝飞扬目不斜视地行走在街中间,时不时要让让自行车三轮车摩托车。这条路让她想起了八年前还没有留美时的岁月,那时她常到类似的小街上行走购物,甚至还辛苦地练过摊再次靠边避在个卖雕刻品的摊前让飞奔而来的三轮车时,蓝飞扬的目光突然被个形状古朴的比钥匙扣稍大点的米白带红的玉石圆环吸引,不觉退下来。因为这个圆环和他身上所戴的玉石圆环很像,只是有点脏而已。“郭总,等下。”蓝飞扬伸手拿起圆环叫了声。他想仔细看看圆环,不知道这块圆环和自己的玉石圆环有没有什么关系。正往前走的郭安妮听到叫声回头,看他蹲在地摊前拿着快似玉非玉的圆环,便折回来。“怎么?你喜欢这个吗?你别看它好像挺古朴,但应该不是真东西。”五十来岁的女摊主不高兴了:“谁说不是真东西?这玉石圆环就算不是上等货,可它毕竟真的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古物。”“你怎么知道真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古物?”郭安妮淡淡的笑。她知道有些人为了造假,什么话都编的出的,而且使用各种手段故意把东西弄得古香古色的。“难道是你挖的?”女摊主狡黠地翻眼:“虽然不是我,但却是我个远亲上半年给他娘挖坟地时挖出来的。”“真的吗?”蓝飞扬下意识地问。“咦”郭安妮却忽然弯腰从蓝飞扬手中拿过圆环。这颜色这质地这纹路这分量这不是那孩子戴在胸口的圆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那孩子没钱时出于无奈把它变卖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抑或是相似的块?想着郭安妮不动声色地问:“这圆环你要卖多少钱?”“四千八。”看郭安妮像个有钱的主,女摊主估摸着说。“你抢钱呢你。”蓝飞扬不屑的站了起来,“你可别蒙我,我知道这可不是真正的玉。”有次,他婶婶趁他洗澡下了这个圆环时藏了他这块玉石,想拿去变卖。可拿到县城玉器古玩店,人家说不是真的,这才又还给了找疯了的蓝飞扬。还不冷不热地丢出句:“不就是块像玉的破石头吗?弄得像失了宝贝似的。”蓝飞扬可不管是不是真玉,他只知道这是陪伴了他十几年的,母亲留给他的唯的纪念品。女摊主不禁阵心虚,她确实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玉——玉哪里会这么沉手?为此来小摊前看的人虽不少,却没个肯买。但不管怎么说这圆环看着确实古朴,也的确是她远亲从山里挖出来的。不禁心横赌了把:“口价,千八。你要就拿走,不要就走人。”“郭总,我们走吧。”蓝飞扬拍了拍手说道。如果百块他可能会要——毕竟这不是真玉环,也不是他身上母亲留给他的这块。加上若真是不久前才从地里挖出来的,就跟他外婆家真搭不上任何关系了。若不是看着有些古老的气息,这种仿玉制品顶多二三十块就能买到。“千块钱吧。”郭红莲用纤指摩挲着并不是很光滑的玉石圆环平静地说,“千块我就要了。我就冲它虽不是真玉,但毕竟也有些年头了。说白了,也就是古人的假货。你若不卖就留着吧。”“好好好,我看你也懂行,就卖给你了。”女摊主眼珠骨碌转了两圈终于松口了。毕竟这几个月来,出最高价的也就三百六。“郭总,您不要”蓝飞扬不明白郭安妮为什么要买这块圆环。难道她真的喜欢这古人的假货?要不就是以前见过自己这块圆环,以为是自己这块?她不会和自己外婆家有什么关系吧?蓝飞扬想着,心里不禁跳。郭安妮也没理他,甩下十张粉红色的钞票,拿着古朴的玉石圆环就走人了。“这块圆环让我想起了个人,些事。”等蓝飞扬跟上来,郭安妮微喟着说,“你回去之后小心清洗干净,摆在我书房装饰柜里。”“嗯。好的。”蓝飞扬点点头。心里却疑惑:什么人?什么事?难道真的和我外婆家有关系?郭安妮路没再吭声,心情似乎更郁闷沉重了。因为心情不好,晚上陪个老客户应酬时,郭安妮竟然三杯红葡萄就醉了。多亏蓝飞扬和张勇就站在包间外,听到她召唤就进去搀扶她出来。回到别墅后,蓝飞扬边让刘姨去做醒酒汤,边把醉得东倒西歪的郭安妮扶上楼,放到了床上。之后去卫生间拧热毛巾来给她擦脸。擦完脸,郭安妮嚷着口渴要喝茶,蓝飞扬放下毛巾就去泡花茶♀时刘姨却把醒酒汤端进来了,并关切地喂她喝下大半。看郭安妮不想喝了,要躺下休息□姨只得拿着汤碗出去,并让蓝飞扬坐在床边小心照看着。蓝飞扬望着床上脸颊酡红的睡美人般的郭安妮,不觉又怜又爱。郭总,今天你又是为什么不开心呢?是那个陈自律吗?你好像见到他之后就不高兴了。难道你爱上他了?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嚣张男人,勾三搭四的,怎么值得你去爱?郭安妮睡了会后忽然起来呕吐。蓝飞扬赶紧把垃圾桶拿过来,并轻拍着郭安妮的背。等她吐完后,又是拿水给她漱口,又是拧毛巾给她擦脸。之后帮她躺好,盖上被子。接着又把呕吐物清出去,拖地,打开门窗驱散满是酒味的空气,喷空气清新剂。差不多了,就又把门窗关好,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让卧室内快速回温。

  第五十章相似的玉石圆环

  蓝飞扬随郭安妮向前走了几十米,然后右拐,进了条两边楼房低矮陈旧的地摊小街。【】这里是条比较早的步行街,杂七杂八的有些卖核桃果仁糖果小吃内衣鞋子花种瓷器等的小摊,有些摊主还时不时或自夸或展览生意地吆喝两声。穿行其间,城市小市民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感到鲜活亲切。郭安妮带着蓝飞扬目不斜视地行走在街中间,时不时要让让自行车三轮车摩托车。这条路让她想起了八年前还没有留美时的岁月,那时她常到类似的小街上行走购物,甚至还辛苦地练过摊再次靠边避在个卖雕刻品的摊前让飞奔而来的三轮车时,蓝飞扬的目光突然被个形状古朴的比钥匙扣稍大点的米白带红的玉石圆环吸引,不觉退下来。因为这个圆环和他身上所戴的玉石圆环很像,只是有点脏而已。“郭总,等下。”蓝飞扬伸手拿起圆环叫了声。他想仔细看看圆环,不知道这块圆环和自己的玉石圆环有没有什么关系。正往前走的郭安妮听到叫声回头,看他蹲在地摊前拿着快似玉非玉的圆环,便折回来。“怎么?你喜欢这个吗?你别看它好像挺古朴,但应该不是真东西。”五十来岁的女摊主不高兴了:“谁说不是真东西?这玉石圆环就算不是上等货,可它毕竟真的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古物。”“你怎么知道真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古物?”郭安妮淡淡的笑。她知道有些人为了造假,什么话都编的出的,而且使用各种手段故意把东西弄得古香古色的。“难道是你挖的?”女摊主狡黠地翻眼:“虽然不是我,但却是我个远亲上半年给他娘挖坟地时挖出来的。”“真的吗?”蓝飞扬下意识地问。“咦”郭安妮却忽然弯腰从蓝飞扬手中拿过圆环。这颜色这质地这纹路这分量这不是那孩子戴在胸口的圆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那孩子没钱时出于无奈把它变卖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抑或是相似的块?想着郭安妮不动声色地问:“这圆环你要卖多少钱?”“四千八。”看郭安妮像个有钱的主,女摊主估摸着说。“你抢钱呢你。”蓝飞扬不屑的站了起来,“你可别蒙我,我知道这可不是真正的玉。”有次,他婶婶趁他洗澡下了这个圆环时藏了他这块玉石,想拿去变卖。可拿到县城玉器古玩店,人家说不是真的,这才又还给了找疯了的蓝飞扬。还不冷不热地丢出句:“不就是块像玉的破石头吗?弄得像失了宝贝似的。”蓝飞扬可不管是不是真玉,他只知道这是陪伴了他十几年的,母亲留给他的唯的纪念品。女摊主不禁阵心虚,她确实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玉——玉哪里会这么沉手?为此来小摊前看的人虽不少,却没个肯买。但不管怎么说这圆环看着确实古朴,也的确是她远亲从山里挖出来的。不禁心横赌了把:“口价,千八。你要就拿走,不要就走人。”“郭总,我们走吧。”蓝飞扬拍了拍手说道。如果百块他可能会要——毕竟这不是真玉环,也不是他身上母亲留给他的这块。加上若真是不久前才从地里挖出来的,就跟他外婆家真搭不上任何关系了。若不是看着有些古老的气息,这种仿玉制品顶多二三十块就能买到。“千块钱吧。”郭红莲用纤指摩挲着并不是很光滑的玉石圆环平静地说,“千块我就要了。我就冲它虽不是真玉,但毕竟也有些年头了。说白了,也就是古人的假货。你若不卖就留着吧。”“好好好,我看你也懂行,就卖给你了。”女摊主眼珠骨碌转了两圈终于松口了。毕竟这几个月来,出最高价的也就三百六。“郭总,您不要”蓝飞扬不明白郭安妮为什么要买这块圆环。难道她真的喜欢这古人的假货?要不就是以前见过自己这块圆环,以为是自己这块?她不会和自己外婆家有什么关系吧?蓝飞扬想着,心里不禁跳。郭安妮也没理他,甩下十张粉红色的钞票,拿着古朴的玉石圆环就走人了。“这块圆环让我想起了个人,些事。”等蓝飞扬跟上来,郭安妮微喟着说,“你回去之后小心清洗干净,摆在我书房装饰柜里。”“嗯。好的。”蓝飞扬点点头。心里却疑惑:什么人?什么事?难道真的和我外婆家有关系?郭安妮路没再吭声,心情似乎更郁闷沉重了。因为心情不好,晚上陪个老客户应酬时,郭安妮竟然三杯红葡萄就醉了。多亏蓝飞扬和张勇就站在包间外,听到她召唤就进去搀扶她出来。回到别墅后,蓝飞扬边让刘姨去做醒酒汤,边把醉得东倒西歪的郭安妮扶上楼,放到了床上。之后去卫生间拧热毛巾来给她擦脸。擦完脸,郭安妮嚷着口渴要喝茶,蓝飞扬放下毛巾就去泡花茶♀时刘姨却把醒酒汤端进来了,并关切地喂她喝下大半。看郭安妮不想喝了,要躺下休息□姨只得拿着汤碗出去,并让蓝飞扬坐在床边小心照看着。蓝飞扬望着床上脸颊酡红的睡美人般的郭安妮,不觉又怜又爱。郭总,今天你又是为什么不开心呢?是那个陈自律吗?你好像见到他之后就不高兴了。难道你爱上他了?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嚣张男人,勾三搭四的,怎么值得你去爱?郭安妮睡了会后忽然起来呕吐。蓝飞扬赶紧把垃圾桶拿过来,并轻拍着郭安妮的背。等她吐完后,又是拿水给她漱口,又是拧毛巾给她擦脸。之后帮她躺好,盖上被子。接着又把呕吐物清出去,拖地,打开门窗驱散满是酒味的空气,喷空气清新剂。差不多了,就又把门窗关好,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让卧室内快速回温。

  第五十章痛且快乐着

  也不知道是因为开窗透气时冷到了,还是酒后畏冷,郭安妮竟然全身发抖。【】

  蓝飞扬赶紧又拿了床被子给她盖上,可她还是颤抖。蓝飞扬咬牙,隔着两床被子,张开手臂搂住她。

  “郭总,我爱你。让我就这样抱你会吧!”蓝飞扬喃喃自语道,“好想再回到你脚受伤的那段时间,那样我就可以天天抱你,天天守在你身边闻你身上散发的氤氲醉人的幽香。”

  此时的郭安妮梦见自己正在山林中拼命逃窜着赶人的呐喊声越来越近了,身边小队手持棍棒弓箭的护卫紧张护着她前行。

  “啊噢”突然队伍最后的两名护卫被身后飞来的竹箭射倒,她吓得个趔趄就摔倒在地。

  贴身侍女赶紧扶起她,可惊吓疲惫已令她腿发软,根本跑不快。

  身边个高大威猛的护卫见此,蹲下来背起她就跑。

  可是这耽搁,令本来就处于劣势的他们很快就被追上了。他们被群围兽皮披麻衣的粗野汉子团团围住。

  几个忠勇的护卫把她圈在中间做最后壮烈的反抗,随着他们个个浑身是血悲壮惨烈的倒地,她吓得惊叫声就抱着贴身侍女晕了过去

  “蓝救救我!”声急切的充满绝望与渴盼的呼救声,似穿云破雾又像划破时空缥缈而来。

  蓝飞扬猛然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

  看到郭安妮额角有细密的汗珠,连忙松开手。并起身拿开床被子,用干毛巾为她擦额头及颈口的汗。

  “蓝”郭安妮睡梦中不安地又叫了声,声音和语质与他刚刚迷糊中听到的极其相似。

  蓝飞扬不禁愣:郭总是梦中遇到什么危险了吗?她是在叫我去救她?可这声音不对啊

  见她费力地隔空举起手似乎想抓住什么,不由把自己的手臂伸了过去。

  郭安妮的手碰到他的胳膊就紧紧攥住,那如蝶羽般不断抖动的长睫也随之安稳下来,之后又呼吸匀称地睡熟了。

  从手臂到全身,刹那间如电流导过般,蓝飞扬心绪起伏不定。

  他好想再次抱住她,亲吻她桃花般的脸庞可他知道不能这样,如果自己这样趁机轻薄她,不仅太下贱,也更加无法从情网中挣脱出来了♀不是他想要的!

  蓝飞扬就这么被郭安妮紧攥着只手臂,又甜又楚又乱地煎熬着磨难着,直到郭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