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蓝飞扬笑,“我去找点冰块敷敷。上次治疗淤肿的药膏还没用完呢,回去擦擦,过几天就消了。”

  “他呀,老用手臂挡钢管铁棍,手没敲碎就算好的了。”张勇看蓝飞扬漫不经心的样子,瞥他右手腕的青肿摇头,“下次别这样了。哪天碰到个劲大点的准折了!”

  “可不用手挡,万钢管砸到我脑袋上,那我不是玩完了吗?”蓝飞扬白了眼张勇,“张大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那种情况下不是没办法吗?”

  张勇直翻白眼。心道:那用匕首指着的又不是我们老板郭总。你当时不冲上去不就没事了?

  别人不说。你身边那个陈自律也是当兵出身的,多少会两下拳脚吧?人家就没冲上去!到底是年青,鲁莽幼稚容易冲动!

  因为中饭几乎没吃,所以傍晚回到别墅郭安妮就喊:“饿死了!”

  刘姨赶紧端上菜来让郭安妮先吃,转身又忙着去盛汤。

  “妈妈!”小嫣然却摇摇晃晃地跑过来。

  “哎,宝贝。”郭安妮弯腰张开双手,芙蓉面漾满慈祥怜爱的笑晚酒醉没管女儿,今天她可要好好抱抱亲亲。下午面对凶残的劫匪,她唯想的就是:自己如果死了,才岁多点的女儿可怎么办?

  晚上在书房,接过蓝飞扬端上来的玫瑰花茶,看到他青肿的右手,郭安妮不觉问:“痛吗?”

  “还好。”蓝飞扬垂眼帘。

  “擦了药膏吗?”

  “已经擦了。”

  “伸过来给我看看。”

  蓝飞扬的脸蓦然飞红:“不了,有什么好看的?我先出去了。”蓝飞扬说着慌慌忙忙地转身就走。

  “唉,纯洁可爱得让人心痛!”望着他的背影,郭安妮不觉轻叹。

  不觉间,初恋男友的脸又浮上心头。那张脸要成熟帅气些,眼神凌厉而柔和。不错,就是凌厉与柔和并存。很特殊的种眼光。

  他们虽然彼此相爱,可是缘分太短暂了!如果他直陪着她,她还需要受这么多苦楚与煎熬吗?

  她曾不止次的泪问苍天:难道真情只能如梦?难道切美好的东西都不能长久吗?

  她那个男友是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陪她排忧解闷逗她开心,陪她找工作,甚至陪她在步行街练摊

  当她从阴影中走出来坚定了自强自立的决心时,他却人间蒸发了!

  对,就是人间蒸发,连丝痕迹都没给她留下。甚至连他的身份都是子虚乌有的!如果不是有过真真实实的两个月,她真的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美梦!

  第五十五章勇斗劫匪下

  “你们看我行不行?我是公安局副局长温爱华。【】”开先直在喊话的温付局长问。

  “你不行!换程副书记吧。程副书记到了没有?”持枪劫匪桀骜的问。

  程副书记刚刚已经到了。可是,大家怎么可能让程副书记去做人质?

  “程副书记还没到。要不,我张进生怎么样?”张局长沉默了两秒问。

  “你”持枪劫匪沉吟了下,“也行。”

  “那好,你们马上打开门来让我进去。并释放里面所有人质。”

  “不行。不能要张进生。他年青的时候可是全博海市第警♀拳脚功夫忒棒我们押着他进悍马时,被他趁空反击,弄个措手不及,就完了。”匕首劫匪急急地说。

  “不行!张进生不行。再换个人!”持枪劫匪脸色大变。心道:难怪他毛遂自荐,原来打着这个主意呢!

  “那还是换我吧?”温爱华副局长说。

  “姓温的怎么样?”持枪劫匪侧头问。

  “不知道。他外地调来的♀个人我根本不熟悉。”匕首劫匪摇头,“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凡是自荐的都不要。我们就要程副书记。”

  “你不行。我们就要程副书记!”持枪劫匪大喊。

  外面阵沉默。

  “别磨蹭了!陈副书记不可能还没到吧?再不回答,我们杀人质了!”持枪劫匪嚣张愤怒地嘶叫着。

  “叭!”

  “嘭嘭”

  郭安妮吓得闭眼睛。蓝飞扬也以为那胖胖的餐厅经理肯定脑袋开花了。谁知却看到持枪劫匪脑后诡秘地现出个血洞,人砰然倒地,压在他那只抢上。

  餐厅经理也同时软瘫在地不知死活。

  “哇”小男孩的哭声凄厉地响起。

  匕首劫匪愣之后,感到二楼有个人影晃』然双眼充血,匕首凶狠地向手中男孩的脖子划去。

  蓝飞扬见此跃而起,连环腿猝出,脚踢开劫匪的匕首,另脚踢向劫匪抓住小男孩的手。落地时正好接住劫匪因吃痛而松开的小男孩。

  那年青妇女见,魂都惊掉了,连忙不顾切的扑上来抢孩子。

  蓝飞扬顺手把小男孩递给她。手又扬起挡住另个劫匪凶狠的钢管。

  张勇见此,也冲上来帮忙拦住又捡起匕首挥向蓝飞扬的劫匪。

  “不许动!”

  “不许动!都举起手来!”在片拳飞腿影及大厅人质的惊叫声中,从餐厅二楼窗口迅速冲进几个阻击手,飞身下来举枪对准劫匪。其中,持钢管的劫匪已被赤手空拳的蓝飞扬撂翻在地。

  两名劫匪见大势已去,只得乖乖的举起手来。

  “好小子,好样的!竟然抢我生意。”个黑脸小个子阻击手对蓝飞扬笑。

  原来他从二楼个没拦钢筋的换气小窗口悄悄爬进来。躲在楼梯口枪命中持枪劫匪后,刚要再打匕首劫匪,却被蓝飞扬抢先飞腿了‖时,年青妇女也疯狂般冲上去了。

  因为怕误伤,他只好收枪,随破窗而入的战友们冲下楼来。

  餐厅门打开后,蓝飞扬扶着仍双腿发软的郭安妮走出来。迎面群记者的相机摄影机狂闪着。

  这次78名人质,除了小男孩的脸角边被飞出的匕首带破点皮之外,无伤亡——那胖胖的餐厅经理只是吓晕过去了。可以说是警方大获全胜。不仅抢劫银行的巨款全被追回,犯罪嫌疑人无漏网,还破案迅速。

  得知是天宇集团总裁的两位保镖协同警方抓捕劫匪,才使78名人质无伤亡,圆满破案之后,大批记者蜂拥追到天宇来采访。

  面对摄影机和话筒,蓝飞扬搔搔头,腼腆笑:“我当时也没想什么,只是心想救那个小男孩,怕劫匪疯狂杀人泄愤,所以就出手了。”

  那张勇就更干脆:“我那个小老弟都已经出手救人,力抗劫匪了。我怎么还能缩着?总不能眼见他被劫匪用匕首捅了吧?”

  郭安妮不无骄傲的说:“能有这样两个保镖,我感到很欣慰,他们都是好样的。有股勇敢的侠义之心!”

  美女主播宋娜妮最后总结:“我们的社会就是需要这样的,能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勇士。让我们期待有更多的勇士和热心人站出来吧!”

  小鸥匆匆忙忙走进来:“对不起,我迟到了。听说有抢银行的劫匪,这片几条街都封了,我实在来不了。”抬头看满办公室的记者摄影师,他不禁傻眼了。

  当记者们都走了后,小鸥突然发现蓝飞扬的右手腕青肿着大块。“呀,你这手受伤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事。”蓝飞扬笑,“我去找点冰块敷敷。上次治疗淤肿的药膏还没用完呢,回去擦擦,过几天就消了。”

  “他呀,老用手臂挡钢管铁棍,手没敲碎就算好的了。”张勇看蓝飞扬漫不经心的样子,瞥他右手腕的青肿摇头,“下次别这样了。哪天碰到个劲大点的准折了!”

  “可不用手挡,万钢管砸到我脑袋上,那我不是玩完了吗?”蓝飞扬白了眼张勇,“张大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那种情况下不是没办法吗?”

  张勇直翻白眼。心道:那用匕首指着的又不是我们老板郭总。你当时不冲上去不就没事了?

  别人不说。你身边那个陈自律也是当兵出身的,多少会两下拳脚吧?人家就没冲上去!到底是年青,鲁莽幼稚容易冲动!

  因为中饭几乎没吃,所以傍晚回到别墅郭安妮就喊:“饿死了!”

  刘姨赶紧端上菜来让郭安妮先吃,转身又忙着去盛汤。

  “妈妈!”小嫣然却摇摇晃晃地跑过来。

  “哎,宝贝。”郭安妮弯腰张开双手,芙蓉面漾满慈祥怜爱的笑晚酒醉没管女儿,今天她可要好好抱抱亲亲。下午面对凶残的劫匪,她唯想的就是:自己如果死了,才岁多点的女儿可怎么办?

  晚上在书房,接过蓝飞扬端上来的玫瑰花茶,看到他青肿的右手,郭安妮不觉问:“痛吗?”

  “还好。”蓝飞扬垂眼帘。

  “擦了药膏吗?”

  “已经擦了。”

  “伸过来给我看看。”

  蓝飞扬的脸蓦然飞红:“不了,有什么好看的?我先出去了。”蓝飞扬说着慌慌忙忙地转身就走。

  “唉,纯洁可爱得让人心痛!”望着他的背影,郭安妮不觉轻叹。

  不觉间,初恋男友的脸又浮上心头。那张脸要成熟帅气些,眼神凌厉而柔和。不错,就是凌厉与柔和并存。很特殊的种眼光。

  他们虽然彼此相爱,可是缘分太短暂了!如果他直陪着她,她还需要受这么多苦楚与煎熬吗?

  她曾不止次的泪问苍天:难道真情只能如梦?难道切美好的东西都不能长久吗?

  她那个男友是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陪她排忧解闷逗她开心,陪她找工作,甚至陪她在步行街练摊

  当她从阴影中走出来坚定了自强自立的决心时,他却人间蒸发了!

  对,就是人间蒸发,连丝痕迹都没给她留下。甚至连他的身份都是子虚乌有的!如果不是有过真真实实的两个月,她真的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美梦!

  第五十六章圆环的主人上

  从郭安妮的卧室出来后,蓝飞扬先把郭安妮昨天买的古朴玉石圆环细细洗干净,放进了她书房专摆小饰品的橱柜。【】

  他越看越觉得这块圆环和自己的圆环像对,不由掏出自己胸前用红绳系着的圆环对比了又对比。

  觉得自己这块除了阴影似的图纹多点,稍稍大点,有道裂痕之外。无论质地纹理颜色还是古朴气息等都模样,真像是紧挨的石头上打磨出来的对圆环。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两块圆环碰到起时,竟然闪现出团濛濛的幽光。

  可是当他瞪大眼睛仔细看时,却什么异样也没有,手中只是两块古朴温润的白玉似的圆环而已。他只能认为刚才是自己眼花了。

  最后,他抿了下嘴角,放下圆环摇摇头:是对怎么样?不是对又怎么样呢?

  他又来到三楼健身房,尽量少发力地练了个多小时功夫才回房休息——他现在对力道的控制有了很大进步,不会再损坏墙壁和地面了。因为真的有些累了,所以很快入梦。

  苍翠的山林边,片片树叶青翠欲滴;远处小河清澈地流淌着;松鼠悠闲地树上蹦跳着,黄鹂百灵轻盈地划空轻啼。

  “蓝,等等我。”个十二岁的清秀活泼的小女孩挥着白嫩的藕节般的手臂呼叫着。她前面不远有个比她大两岁的披散着头发的少年,正跳跃着在蹁跹的蝴蝶中采着野花。

  “哎。”少年回过头来灿然笑,左脸上显出个圆圆的梨涡。

  他伸出摘了两朵特别娇美的花后又抱着鲜花回头跑向女孩:“莲主,你看,我又采了好几朵漂亮的奇花。”

  “耶!真的好美!”女孩伸出粉嫩的小手去拿少年手中娇美的花朵。

  “我编个花环给你戴上吧。”见女孩拿着朵最大最漂亮的牡丹,高兴地闻着花的馨香,少年笑着说。

  “好!”女孩点点头。少年就动手飞快地编花环,片刻间个漂亮的花环就编好了。

  少年把几朵特别娇艳的花放在前面给女孩戴上,然后满意的点点头:“莲主,你好美!”

  “真的吗?”女孩转着圈天真的咯咯直笑。少年拉女孩跑到小河边,让她对着清澈见底的河水自己看。

  正当女孩对着自己水中美丽的倒影自我陶醉时,远处几个正播种的女人不满地叫他们去干活。其中个黑脸三角眼女人对个看着高贵些的女人说:“夫人,蓝大了,该让他跟着男人们学打猎放牧了。不然再让他这么和莲主没尊没卑的嬉闹,该出事了。”

  “你提醒得对。”高贵女人点点头,“蓝的娘自小服侍我,蓝又是和莲起长大的,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蓝确实早该跟着男人们去狩猎放牧开荒了。”

  于是被称作“蓝”的少年被带到了男人群中学打猎放牧。

  蓝打猎放牧时,眼前老是浮现女孩纯真美丽的笑脸。

  因为他已经是半大小子了,和男人们居住在起;而女孩又是受保护的首领的女儿,所以他没法经常见到她。

  可他想她,不知道新来的小丫头服侍得她好不好?会翻跟头做鬼脸逗她开心吗?会给她采美丽的野花吗?会割嫩嫩的青草喂她新养的小梅花鹿吗?

  他很消像以前样陪她起游戏起玩闹。

  然而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到了该学男人本领的年龄了,她却是首领的女儿,不再是他这个地位低微的族民可以随意接近的。除非自己努力成为氏族勇士,在首领身边当差。

  因此他每天拼命地练习捕猎技术,晚上还跟着勇士们学习强身拳脚。他咬牙挺着不断进步着。

  花开叶落,雪又飘飞,转眼两年过去♀年初夏的雨水特别多,连日的暴雨致使江河水位猛涨,山洪爆发。

  某天深夜,咆哮的洪峰把山下的木屋和低矮处的山洞全淹没了。心惦记着女孩的蓝,见首领夫人及他们的几个儿子都上山了,唯独不见莲。

  听说她和侍女去追惊慌乱跑的梅花鹿去了,他不是随着族人往更高处跑,而是奋不顾身地冲下山去寻找莲。

  蓝举着片芭蕉叶躺着水,冒雨在黑夜中呼唤着:“莲莲主,你在哪里?”

  “我在这呢!”黑夜中突然传来声惊喜的呜咽。

  蓝朝声音处跑去,朦朦胧胧中见个纤细的人影正抱着颗木屋倒塌后的光树桩哽咽着问:“蓝,是你吗?”

  “莲主,是我!”蓝欣喜地来到树桩下伸手扶她下来,然后又背着她在齐腰深的洪水中往山上走。可是洪水还在不断上涨,转眼就淹到蓝的胸口了。

  “蓝,我们会被淹死吗?”潇潇细雨中,莲紧紧地贴在他背上颤抖着问。

  “不会。”疲累的蓝迎着初露的晨曦,笑着加快了步划,朝不远处个小山包走去。当他步履艰难地走出水面来到坚实的坡地时,喘着气放下莲就腿虚软的屁股坐下了。

  莲怕会水又淹过来了,拖他起来相互搀扶着来到山包顶部♀时天亮了,雨也退。

  因为衣服又脏又湿,蓝全脱了下来,用芭蕉叶圈在了腰间。之后用树枝的筋皮穿大树叶做了条短裙给莲,让她也把湿衣服脱下来生火烤,不然会生病。

  莲为难了好久,才羞涩地换了下来,却又用湿衣服挡在了胸前。因为十三四岁的她,胸前的娇嫩已如蓓蕾般顶起。

  “莲主,你这样怎么烤得干衣服啊?”蓝翻烤着自己冒着白烟的衣服,不解地看了眼慢慢走到火边坐下的莲,“要像我这样把湿衣服伸到火上烤。要不你拿过来,我帮你烤?”

  “啊不用不用。”莲连忙尴尬地摇头摆手,“还是我自己慢慢烤吧。你烤好衣服去找点吃的东西来,我饿了。”

  “哦,好的。”

  趁着蓝穿上刚烤干的衣服走开了,莲赶紧俯身把衣服放在火上烤。

  露在水上的小山包并不太,蓝找了圈,连野兔野鸡都没看到只,只摘了些青果回来。

  他正好从枝叶间侧看到莲穿衣服时胸前花蕾般隆起的美好,蓦地就傻了,接着脸飞红云。

  他明白莲刚才为什么用湿衣服挡在胸前了:莲主长大了!为了避免尴尬,也为了平复自己的心绪,他等了会才抚开树枝走了过去。

  第五十六章圆环的主人上

  从郭安妮的卧室出来后,蓝飞扬先把郭安妮昨天买的古朴玉石圆环细细洗干净,放进了她书房专摆小饰品的橱柜。【】

  他越看越觉得这块圆环和自己的圆环像对,不由掏出自己胸前用红绳系着的圆环对比了又对比。

  觉得自己这块除了阴影似的图纹多点,稍稍大点,有道裂痕之外。无论质地纹理颜色还是古朴气息等都模样,真像是紧挨的石头上打磨出来的对圆环。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两块圆环碰到起时,竟然闪现出团濛濛的幽光。

  可是当他瞪大眼睛仔细看时,却什么异样也没有,手中只是两块古朴温润的白玉似的圆环而已。他只能认为刚才是自己眼花了。

  最后,他抿了下嘴角,放下圆环摇摇头:是对怎么样?不是对又怎么样呢?

  他又来到三楼健身房,尽量少发力地练了个多小时功夫才回房休息——他现在对力道的控制有了很大进步,不会再损坏墙壁和地面了。因为真的有些累了,所以很快入梦。

  苍翠的山林边,片片树叶青翠欲滴;远处小河清澈地流淌着;松鼠悠闲地树上蹦跳着,黄鹂百灵轻盈地划空轻啼。

  “蓝,等等我。”个十二岁的清秀活泼的小女孩挥着白嫩的藕节般的手臂呼叫着。她前面不远有个比她大两岁的披散着头发的少年,正跳跃着在蹁跹的蝴蝶中采着野花。

  “哎。”少年回过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