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回来,可儿子根本不理她。甚至连她在军区有定身份地位的小姑子也不赞成。小姑子觉得,既然不是他们吴家的骨血找来干嘛?

  为此,胡桂枝指天发誓:冰冰绝对是吴家的血脉!但是,早就听到过风言风语的小姑子还是不信,并以“山野村民不会放手把孩子给我们”来打发她。

  近二十年了啊,胡桂枝终于明白什么叫“嫦娥应悔夜夜心”。因此,也比同龄人衰老多了。

  可是,这电视里突然出现的勇士蓝青却让她的心莫名的颤:这孩子长得真像冰冰!最主要的是报纸上说:他是安徽的,还姓蓝!

  冰冰当年就是被拐到安徽山区,蓝家坪的个三山村吧?会不会就是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会不会就是我的外孙?她很想找这孩子问问清楚。

  然而,她昨天找到天宇集团总部,门口的保安根本就不让她进去。

  也难怪,这几天想见他这个英雄勇士的人太多了!而且基本上都是少男少女,像胡桂枝这样彪悍的老太太是唯的个,在人堆里特别显眼。看到人们怪异的眼光,她只得离开。

  紧攥报纸的胡桂枝忍不住了,终于拨通了儿子的手机。

  电话那头的男中音是淡淡的,问她有什么事。听完她急急地叙述之后,男中音沉默了下说:“那我叫人去问下看。不过,你不要抱太大消。”

  郭安妮吃过早餐后,就又回房去换衣服了。当蓝飞扬极力平静忐忑不安的心,欲举手敲门时,卧室的门却自己打开了。

  只见郭安妮头戴顶米白色针织帽,卷曲的酒红长发自然披散着。上身穿着件中长的白色羽绒衣,装饰性地围了条黄铯蕾丝长围巾,下配条黑色短裙,黑色皮裤紧裹着修长的腿,脚蹬软皮中靴,手拿只白色黑边的巴布瑞包包。

  副清纯美丽的打扮,使她看上去像个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女生。蓝飞扬不禁呆立当场。

  郭安妮见此嫣然笑,伸手拉傻了似的蓝飞扬:“走吧,换上你的劲霸西装,我们像刚认识的男孩女孩样走走逛逛去。”

  天!她接受我了!蓝飞扬的心不由惊喜地狂跳。她似乎还想给我场恋爱!

  在刘姨有些奇怪的目光中,郭安妮开着保时捷出了院门。

  这个纯洁上进的男孩竟然会主动开口向她表白,她真的很高兴。既然这样,她就要好好对待他这份初恋。毕竟她的初恋像梦般,不仅虚幻而且短暂,所以她自己也渴望再次体验段少男少女般的纯情爱恋。

  出来后感觉天闷沉沉的,又阴森森的冷。郭安妮这才想起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

  “我们去哪里?”上车后,直傻傻地望着她的蓝飞扬突然问。

  “你说呢?”郭安妮微微侧过头浅然笑。

  “您你的身份不合适带我去人多的地方吧?”蓝飞扬满心的甜蜜忽然被淡淡的忧代替,他无措地搓着双手,“太偏避的地方又不安全,我怕遇到群劫匪我保护不好你。其实我觉得,我真是很没用!”

  “那我们去公园吧♀种天气,公园定没什么人,而且又不偏僻。”

  蓝飞扬点点头:“好。”心里却说:其实就这样直静静地看着你开车也蛮好!

  在公园门口停好车后,郭安妮从包里拿出副深色墨镜戴上,然后才下车和蓝飞扬起走进公园。

  虽然她不是什么名人,但总是博海市名列前茅的集团总裁,私下出来玩能不被任何人认出当然更好。

  “说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并肩走在空寂的公园路上,郭安妮先开口了。

  蓝飞扬脸上飞起朵羞涩,他无措地搓搓手:“我也不知道。也许因为你的美丽,也许因为你的亲切,也许因为你的关心”

  “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吧。”这个回答似乎在她意料之中。

  “我小时的情况,你不都知道吗?”蓝飞扬驻步,深情地望着她:清纯美丽芬芳,如莲似梅。

  “我只是大概知道你从小无父无母,跟着叔叔婶婶长大。”这个男孩的身世和那个孩子很像啊!也许正因如此自己才会怜惜他吧?

  “我小时候很苦,很小就要帮家里做事的。不仅要做饭洗碗带妹妹,还要上山砍柴,下地做农活。”蓝飞扬抬眼望着远方有残荷的湖面说。

  “那定也没什么好吃的吧?”

  “没有。红薯土豆萝卜煮在米饭里当饭吃。等我上中学了,长期带萝卜干竹笋衣橘子皮霉豆腐当菜,从不在食堂买菜的。只有我姑我阿姨给表哥送菜时,我才能吃到点新鲜菜改善生活”

  听着他心酸的叙述,郭安妮再也忍不住了。她把拉起他的手:“不要再说了。如果让我早点遇到你,我定会帮你的。”

  “我相信!”蓝飞扬紧紧地握住她莹白的纤手,“我知道你心地很善良,直关心援助山里的贫困孩子上学♀也是我爱爱你的主要原因。”

  “你爱我?”虽然早就猜到了,但听他亲自从口中说出,郭安妮还是大吃惊,“你是说,你爱我?”

  蓝飞扬满脸绯红地点点头:“是的。不仅仅是喜欢。”

  郭安妮禁不住头扑入他怀中,紧紧地拥住他。感受着他激昂的心跳。“蓝青,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那小欧怎么办?”蓝飞扬忽然有些心酸。

  “什么小欧怎么办?”郭安妮莫名其妙地抬起头。

  “你不是跟他走得很近吗?”蓝飞扬考虑着措辞。他前天端咖啡进总裁办公室时还听她跟小欧说,想让他到策划部去做副经理,让他物色个人上来接替他助理的位置。

  郭安妮娇嗔地举拳锤了下他的肩膀:“胡说什么呢,他仅仅是我工作上的得力助手而已。我们认识四年了,可能比较熟悉点;但我跟他真的什么也没有。何况,人家现在有女孩子追的。”

  最近,公司确实有个女孩追小鸥追的挺紧的。当然,那么优秀的男孩,怎么可能没人喜欢呢?

  “哦。”蓝飞扬放心了。他最怕的就是自己只是她数个情人之

  第六十七章听雪醉情

  “你前段时间木偶似的,是不是就为这啊?”“恩。【】”蓝飞扬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还没向我表白呢,就开始乱吃醋了?”郭安妮戏谑地托住他窘得通红的脸。看着她渐渐放大的脸和粉红透明的唇,蓝飞扬突然有些惶惑。可是在唇将覆盖上来之际,突然声惊喜欢快的:“下雪了!”让郭安妮汀了。只见前面转出对少男少女,他们欢快地伸手去接刚开始飘落的零星雪花。郭安妮忙把架在头上的墨镜取下来戴好,手拉住蓝飞扬的手就向个亭子跑去,手向上伸出掬捧轻盈飘落的雪花。“要不我们回去吧?会雪大了不好走。”蓝飞扬建议。“不,我们就在这亭子里边看雪花飘落的姿态,边听雪落下来的声音。”郭安妮拉着他往粉饰新的尖顶翘角亭子里跑去。“雪落下来有声音吗?”蓝飞扬疑惑地问。“有的,你仔细地听好了。”只要她在身边,别说仔细听雪,就是听风他也愿意。于是俩人执手并立在亭中,看片片雪花携着四季的眷念,轻盈若蝶,飘落在树梢草丛,飘落在湖面小径,飘落在结着花骨朵的梅枝上。那漫天飞舞的洁白雪花,或轻或静或笑,或闹或疾或徐,纷纷洒洒纷纷扬扬飘落绒飞的雪羽如袅袅清韵,如钢琴弹奏的悠扬小曲,又如天籁般余音渺渺。蓝飞扬不禁学着郭安妮的样子伸出另只手,托住几片雪花。可缩回来欲细看雪花的形状时,雪花却瞬间便已融化成水状。然而,指间的冰冷遮覆不住这份心底的暖。他们双手叠握在了起。听,雪花微颤颤,用冰凝的吻触着那瓣馨香;风不羞看,醉着笑眸隐在梅枝底;梅花瓣瓣羞红脸,绽开最美的姿态。蓝飞扬搂紧郭安妮,终于羞怯地将炙热的唇,缓缓地缓缓地覆盖在了她微凉的娇艳欲滴的唇上。有两秒地窒息,然后他辗转反侧地品赏着她柔软馨香的唇瓣。然而,郭安妮却灵巧地撬开他的牙齿,把柔软小巧的舌伸了进来,吸吮搅动着他的舌尖。蓝飞扬感到有种酥酥麻麻的甜蜜,就贪婪地反哺住她,不愿放开,直至缺氧窒息。之后,他们不言不语地继续拥在起,看雪飘梅开听雪落雪吟闻梅香甘冽地浮动,直到听到肚子“咕噜噜”的声音。“你饿了吗?我们回去吧。”蓝飞扬在她耳边低语。“不回去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郭安妮抬起头,离开他温暖的怀抱。蓝飞扬禁不住又拥紧她,猝然捕住她的唇,然后伸过舌去辗转吸吮她唇齿间的馨香。漫天云幔,仍飘飘洒洒,似仙女撒下的花朵,似冬的天使,又似春的精灵!六角的雪花那么自由自在,嬉在树梢,栖在广场,闹在街道,息在楼顶。落在老人的肩头,那是身的沧桑;飘在少女的发髻,那是满头的梨花;沾在幼儿的眉间,那是脸的灿烂!开车缓行在街上,雨刷拼命的摇摆着,刮去如蝶的绒飞的雪羽。郭安妮把车停在家中等的火锅店前,戴上深色墨镜和蓝飞扬起走了进去♀种天气,火锅店生意异常火爆。服务员把他们领进了间客人刚走,才收拾好的雅间。热腾腾的火锅底料,麻辣辣地味道,跃动的火苗,暖暖的红酒,让蓝飞扬不禁想起了首白居易的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杯无?”白居易笔下的诗意,历经千年穿梭到了这个深冬。不同是:友情换成了爱情,给予人温暖与微醺。这真是他寻找追逐的爱情吗?不会是梦境?那么,眼前这位深植骨髓的女子又会真爱他吗?不管了,只要她心中有自己的位置,有这浪漫温馨的雪天就够了。虽然外面在下着雪,可这火锅店雅间里的两人却辣的冒汗后只得舍去大半菜肴,去街上和小朋友们起玩打雪仗。笑声闹声清脆而活泼。“回去后自然点,暂时别让其他人看出有什么异样。”天黑时分,他们回到了别墅,下车前郭安妮特意交代。提下车的是大包小包的衣服鞋子——基本上全是蓝飞扬的。虽然蓝飞扬拦着不让买,但郭安妮还是西装休闲装羽绒衣旅游鞋皮鞋买了六七样。而且全是蓝飞扬平时看都不敢看的价值不菲的名牌。只是在这刻,蓝飞扬才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娇丽倾城的女子是博海市名列前茅的天宇集团总裁。“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还穿成那样,不是让我心酸和难堪吗?”郭安妮温柔地点了下他的额头说。蓝飞扬不禁浑身僵了僵,心里有些不是味。走进别墅,郭安妮立即换了副冷淡的高高在上的面孔。她拿出双给女儿买的虎头棉鞋,让蓝飞扬把其他的先东西拿到楼上去。吃过晚饭,郭安妮和女儿亲热了阵后就上楼了。蓝飞扬只得忐忑地跟了上去,默默地为她泡玫瑰花茶收拾衣物化妆品放热水他不知道郭安妮接下来会怎么样♀种忽热忽冷的变化,真让他有点适应不过来。“我要好好泡泡,可能会洗久点。”直品着玫瑰花茶沉思的郭安妮走进浴室的时候说,“你先去洗个澡再来吧。”“啊?哦。”蓝飞扬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可转身之际,心却狂跳不止。她什么意思?不会让我今晚就侍寝吧?在莲蓬头洒下的温热舒适的雨柱中,搓揉着自己挺拔健美线条流畅的身体,蓝飞扬有些期待又有些茫然。虽然她漂亮得让人痴迷,看上去也很年轻,可毕竟进展太快了,他还没有准备好呢。看着墙上的贴花瓷砖,他觉得自己这三个月好像又长高了点,最起码高了两公分。现在应该有180公分左右了吧?

  第六十七章听雪醉情

  “你前段时间木偶似的,是不是就为这啊?”“恩。【】”蓝飞扬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还没向我表白呢,就开始乱吃醋了?”郭安妮戏谑地托住他窘得通红的脸。看着她渐渐放大的脸和粉红透明的唇,蓝飞扬突然有些惶惑。可是在唇将覆盖上来之际,突然声惊喜欢快的:“下雪了!”让郭安妮汀了。只见前面转出对少男少女,他们欢快地伸手去接刚开始飘落的零星雪花。郭安妮忙把架在头上的墨镜取下来戴好,手拉住蓝飞扬的手就向个亭子跑去,手向上伸出掬捧轻盈飘落的雪花。“要不我们回去吧?会雪大了不好走。”蓝飞扬建议。“不,我们就在这亭子里边看雪花飘落的姿态,边听雪落下来的声音。”郭安妮拉着他往粉饰新的尖顶翘角亭子里跑去。“雪落下来有声音吗?”蓝飞扬疑惑地问。“有的,你仔细地听好了。”只要她在身边,别说仔细听雪,就是听风他也愿意。于是俩人执手并立在亭中,看片片雪花携着四季的眷念,轻盈若蝶,飘落在树梢草丛,飘落在湖面小径,飘落在结着花骨朵的梅枝上。那漫天飞舞的洁白雪花,或轻或静或笑,或闹或疾或徐,纷纷洒洒纷纷扬扬飘落绒飞的雪羽如袅袅清韵,如钢琴弹奏的悠扬小曲,又如天籁般余音渺渺。蓝飞扬不禁学着郭安妮的样子伸出另只手,托住几片雪花。可缩回来欲细看雪花的形状时,雪花却瞬间便已融化成水状。然而,指间的冰冷遮覆不住这份心底的暖。他们双手叠握在了起。听,雪花微颤颤,用冰凝的吻触着那瓣馨香;风不羞看,醉着笑眸隐在梅枝底;梅花瓣瓣羞红脸,绽开最美的姿态。蓝飞扬搂紧郭安妮,终于羞怯地将炙热的唇,缓缓地缓缓地覆盖在了她微凉的娇艳欲滴的唇上。有两秒地窒息,然后他辗转反侧地品赏着她柔软馨香的唇瓣。然而,郭安妮却灵巧地撬开他的牙齿,把柔软小巧的舌伸了进来,吸吮搅动着他的舌尖。蓝飞扬感到有种酥酥麻麻的甜蜜,就贪婪地反哺住她,不愿放开,直至缺氧窒息。之后,他们不言不语地继续拥在起,看雪飘梅开听雪落雪吟闻梅香甘冽地浮动,直到听到肚子“咕噜噜”的声音。“你饿了吗?我们回去吧。”蓝飞扬在她耳边低语。“不回去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郭安妮抬起头,离开他温暖的怀抱。蓝飞扬禁不住又拥紧她,猝然捕住她的唇,然后伸过舌去辗转吸吮她唇齿间的馨香。漫天云幔,仍飘飘洒洒,似仙女撒下的花朵,似冬的天使,又似春的精灵!六角的雪花那么自由自在,嬉在树梢,栖在广场,闹在街道,息在楼顶。落在老人的肩头,那是身的沧桑;飘在少女的发髻,那是满头的梨花;沾在幼儿的眉间,那是脸的灿烂!开车缓行在街上,雨刷拼命的摇摆着,刮去如蝶的绒飞的雪羽。郭安妮把车停在家中等的火锅店前,戴上深色墨镜和蓝飞扬起走了进去♀种天气,火锅店生意异常火爆。服务员把他们领进了间客人刚走,才收拾好的雅间。热腾腾的火锅底料,麻辣辣地味道,跃动的火苗,暖暖的红酒,让蓝飞扬不禁想起了首白居易的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杯无?”白居易笔下的诗意,历经千年穿梭到了这个深冬。不同是:友情换成了爱情,给予人温暖与微醺。这真是他寻找追逐的爱情吗?不会是梦境?那么,眼前这位深植骨髓的女子又会真爱他吗?不管了,只要她心中有自己的位置,有这浪漫温馨的雪天就够了。虽然外面在下着雪,可这火锅店雅间里的两人却辣的冒汗后只得舍去大半菜肴,去街上和小朋友们起玩打雪仗。笑声闹声清脆而活泼。“回去后自然点,暂时别让其他人看出有什么异样。”天黑时分,他们回到了别墅,下车前郭安妮特意交代。提下车的是大包小包的衣服鞋子——基本上全是蓝飞扬的。虽然蓝飞扬拦着不让买,但郭安妮还是西装休闲装羽绒衣旅游鞋皮鞋买了六七样。而且全是蓝飞扬平时看都不敢看的价值不菲的名牌。只是在这刻,蓝飞扬才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娇丽倾城的女子是博海市名列前茅的天宇集团总裁。“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还穿成那样,不是让我心酸和难堪吗?”郭安妮温柔地点了下他的额头说。蓝飞扬不禁浑身僵了僵,心里有些不是味。走进别墅,郭安妮立即换了副冷淡的高高在上的面孔。她拿出双给女儿买的虎头棉鞋,让蓝飞扬把其他的先东西拿到楼上去。吃过晚饭,郭安妮和女儿亲热了阵后就上楼了。蓝飞扬只得忐忑地跟了上去,默默地为她泡玫瑰花茶收拾衣物化妆品放热水他不知道郭安妮接下来会怎么样♀种忽热忽冷的变化,真让他有点适应不过来。“我要好好泡泡,可能会洗久点。”直品着玫瑰花茶沉思的郭安妮走进浴室的时候说,“你先去洗个澡再来吧。”“啊?哦。”蓝飞扬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可转身之际,心却狂跳不止。她什么意思?不会让我今晚就侍寝吧?在莲蓬头洒下的温热舒适的雨柱中,搓揉着自己挺拔健美线条流畅的身体,蓝飞扬有些期待又有些茫然。虽然她漂亮得让人痴迷,看上去也很年轻,可毕竟进展太快了,他还没有准备好呢。看着墙上的贴花瓷砖,他觉得自己这三个月好像又长高了点,最起码高了两公分。现在应该有180公分左右了吧?

  第六十八章断手之灵

  再回到郭安妮卧室,却见她也满脸胭红地刚出来,正用干毛巾擦湿漉漉的海藻般的长头。【】

  蓝飞扬下意识地上去帮她。郭安妮抬头对他嫣然笑,便把毛巾交给了他,享受他笨手笨脚的柔情。因为除了她手受伤的那会,他帮她擦理过两次之外,她直都是自己弄的。

  “蓝青,真抱歉,你以前做的事,以后还必须要做。”郭安妮在梳妆台前的圆凳上坐下。

  “我知道。我会继续做好的。”见擦的差不多了,蓝飞扬拿起木梳帮她细细梳理。

  “我们的交往是隐秘的,你可以接受吗?”

  蓝飞扬咬了咬唇:“可以。”

  “哪天你受不了啦,或者倦了,你就好好跟我说。我会给你自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