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驾驶室,和昨天样与他并排坐,只是互换了位置。【】

  郭安妮关上门后阳光般明媚笑:“昨天回来时总跟我抢开车。个新手,从没在下雪天开过,我怎么放心你?今天雪后初晴,地上的雪也化得差不多了,你就好好表现吧!”

  “好呐!”蓝飞扬边发动车子,边开心的笑。不用偷偷的想爱又不敢爱了,而且她也喜欢自己,接受自己的感情♀种感觉真好!

  雪后周日的早晨,路上的行人车辆不多,空气又清冽。

  蓝飞扬心情愉悦地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怕郭安妮冷,赶紧关上车窗。而郭安妮却直用种又怜惜又溺爱的目光看着他。

  因为感到自己自从完整的练了梦中那套怪异的拳脚后,皮肤越来越紧致细密,肌肉越来越坚韧虬劲,连骨骼也坚硬如铁。蓝飞扬觉得也许真该从修炼的第阶段练体进入第二阶段练精气了。

  他模糊的觉得只有修炼精气,才能不断的用精气淬炼经脉及五脏六腑,使经脉内脏逐渐坚韧强劲进化。所以上午都在细想梦中吸收精气时的运气方向,并试着默默运转。

  练着练着,他又想起了上次梦中蓝疗伤时精气的运转路线,及那句深奥的“叭唵呐咪嘛嘧吽。”

  中午,小欧下班了。眼见还有那么多积压的文件要处理,郭安妮让蓝飞扬去买两份快餐上来,她吃完了继续看文件。

  “这样不好,你吃完了饭起码要站起来走走活动下啊。”蓝飞扬收拾快餐盒后,为郭安妮泡了杯玫瑰花茶,放到她桌上心痛的说。

  “哦。”郭安妮抬头莞尔笑,之后放下文件端着玫瑰花茶站了起来。她揭开杯盖吹了吹漂浮着的干花蕾:“上午直个人呆着,闷了吧?”

  “没有。我在做自己的事情。”蓝飞扬绕着宽大的老板桌靠上前来。

  郭安妮轻轻抿了口清香馥郁的玫瑰花茶后,放下杯子握住了他的手:“你跟我在起,可能有时候会很无聊。”

  “不会。”蓝飞扬双握住她的纤手,“我每天每时都很充实。”

  “那说说你上午在干什么?”

  “恩,先是琢磨梦里的东西,并试着做;之后我在研究句碣语或佛语。”蓝飞扬表情生动的变换着说。

  “哦,那是句什么话呢?”郭安妮勾唇笑。

  “叭唵呐咪嘛嘧吽。”

  “什么?”郭安妮没听明白。

  “叭唵呐咪嘛嘧吽。”蓝飞扬字顿的说。

  “叭唵呐咪嘛嘧吽?”郭安妮秀眉抖蹙,“有点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是在梦里听到的。”蓝飞扬灿然笑的提示,左脸上的梨涡潋滟着。

  “梦里?”郭安妮伸手去抚他左脸上可爱的梨涡,蓦地有相似的画面如闪电般照亮脑海,她下意识地叫出了声:“斓”

  “蓝?”蓝飞扬怔,“那你记得莲吗?”

  郭安妮茫然的摇摇头。她只记得她梦幻般的初恋男友脸上也有蓝飞扬这么个可爱的梨涡。而她那个男友叫杨斓。可好像梦中也确实有另个叫“蓝”的人。

  “那你是在叫我?”

  郭安妮愣了下之后点点头:“我以后就叫你‘蓝’可以吗?”

  “可以。”蓝飞扬扬唇笑,把将她拥入怀中。他本来就不叫蓝青,如果她以后老是抱着他“蓝青蓝青”的叫,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

  “其实,我在梦里梦到过个叫‘蓝’的人。他和你长得很像。”郭安妮不禁潸然,“就是那个我酒醉的晚上。”

  “我知道。”蓝飞扬拍了拍她的背,“你在梦里喊他救你对吗?”

  “对。”郭安妮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喊出声来了吗?”

  “是的。”蓝飞扬点点头。没错了,也许那个蓝与莲就是他们俩个的前生。不然他们初次见面,怎么就会感到对方亲切熟悉?冥冥之中就是这段前世未了的缘在牵引!

  “所以你就隔着两床被子抱住了我?”

  好像顺序有点颠倒。应该是他先抱住她,她后来才叫的。“不是。主要是你冷得发抖,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不用解释了,我没有怪你。”郭安妮伸手抚着他若有些消瘦的脸,“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我不知道?”蓝飞扬无辜的抿嘴。

  “不知道?”郭安妮诧异。

  “但我清楚的确定是在元旦的第二天晚上。”

  “哦。”郭安妮点点头。那是她给他手机的第二天,也是她让他从第二天起就跟着自己起出入的那天。想着自己比他大这么多,又不爱他,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对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可是,是他自己爱上我的,又不是我勾引他。而且我也很想得到个纯洁男孩的心,现在就算如愿以偿吧。只要我以后不亏待他就行了。

  想着她踮起脚吻住他。

  蓝飞扬立即情地把舌尖伸过来与她吸吮缠绕在起他仿佛吻住了梦中如莲样清纯美丽的女孩。

  她不仅有莲花的美丽,还有莲的芬芳和莲的忧郁。在蓝与相邻氏族首领的儿子之间,莲的父亲肯定会选择后者。

  蓝与莲是很难成眷属的!而现在,自己却可以和她在起。

  吻正缠绵醉人,自郭安妮体内蓦地晕晕乎乎飘起道淡淡地纤细人影。人影痴痴迷迷迷迷糊糊地升上房顶直接飘入天空。

  突然,有人进外间办公室的声音把他们从沉醉的缠绵中惊醒〗条人影猝然分开,他们各自拉拉自己的衣服平复着自己的心境。

  “你先出去吧。”郭安妮温柔地笑笑,“记住,不要慌。”

  “恩。”蓝飞扬点点头,走向总裁办公室的门。不就是跟自己心爱的人在办公室接吻吗?没什么的,又没当面撞见。

  蓝飞扬出来看,果然是意料中的小欧♀家伙,星期天上班也这么积极?哦,好像他马上就要到策划部做副经理了,有些舍不得吗?

  嘿嘿,郭总不喜欢你,你什么都比我强又有什么用呢?不,我也有样比你强的——我会功夫,可以保护她。

  第七十章时间会证明切的

  蓝飞扬出来看,果然是意料中的小欧。【】这家伙,星期天上班也这么积极?哦,好像他马上就要到策划部做副经理了,有些舍不得吗?

  嘿嘿,郭总不喜欢你,你什么都比我强又有什么用呢?不,我也有样比你强的——我会功夫,可以保护她。

  蓝飞扬哪里知道:其实郭安妮很看重小欧,只是还没看透他,不想对他轻举妄动;而小欧也过了蓝飞扬这种外放莽撞的年龄。

  当然,蓝飞扬也更单纯,更纯洁无暇的爱郭安妮。何况他们整天在起,独处的时间也多,利于感情旺盛滋生。

  “郭总在里面吧?”小欧看着蓝飞扬问。

  “在,我刚给她泡了杯玫瑰花茶。”蓝飞扬平静的说。

  “哦,辛苦了。”

  “应该的。”

  见蓝飞扬回到茶水间了,小欧敲了敲郭安妮办公室的门。郭安妮眼睛盯在文件上,头也没抬的说了声:“进来。”

  见郭安妮的头直埋在文件堆里,小欧只得鼓起勇气说:“郭总,定要调我出去吗?”

  “怎么?有副经理做还不满意?”郭安妮放下文件抬起头。

  “不是,我想留在您身边。再说,我工作的时间也并不长,不急于下去历练。”小欧委婉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可是,你知道我很看重你。我要你到策划部去做副经理就是为了让你尽快成长起来,独当面,将来更好的帮我。”

  郭安妮端起精致的景德镇瓷杯,优雅的揭开杯盖,闻着清新四溢的芬芳喝了两口玫瑰花茶,意味深长的接着说,“难道你不想帮我,不想有朝日做这环球家电的副总吗?”

  “什么?您想直把我推上来做副总?”小欧吃惊的看着她,“我行吗?”

  “相信自己,你是有能力的。只要努力没什么不行。”郭安妮扬唇笑,“你没看到这年,我直没有设公司副总吗?就连这个总经理都是我自己在兼职。”

  在白海生生前,是由郭安妮做副总,白海生兼任总经理的。

  “可是可是我没有资历,二没有经验。我我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

  “所以才让你下去锻炼啊。从副经理做起,慢慢来。相信自己,你定行的!”

  “好!”小欧被激励的心潮澎湃,霎时信心万丈,“那我就下去。我定努力,消不负您所望。”

  “这就对了。”郭安妮放下茶杯欣然点头,“把你所推举的助理人选报上来吧。你明天带他来熟悉下工作就去策划部上任。”

  “就是这个家伙,冲撞了我和蓝美妙醉人的吻吗?”淡淡人影从天花板上探出了五官不明的模糊脑袋,“长得很帅嘛。耶,有点熟悉呢似乎是我的护卫之?该死的,怎么能对他有好感?你只属于蓝!”

  蓝飞扬在茶水间不用两个小时就把刘燕给他的那本大学语文看完了。不仅看完了,而且页页如书般垒在脑海角。

  “真是奇了怪了!”蓝飞扬搔着头不解,“我的记忆怎么越来越好了?这样上大学的话,我个学期也不用上几节课啊。到时直接参加考试拿学分就是了!”

  “耶——”蓝飞扬忘形地打了个响指,“不知道学校会不会让我年参加所有考试,快速毕业呢?”

  他想着如果那样,他就不用离开郭安妮太久了♀年之内还有三个月的寒暑假,加上同在个城市,其他法定假双休日他都可以回来的。

  他越想越美,不禁摩拳擦掌蹦跳了起来。

  小欧来倒水,见他这样不觉奇怪:“蓝青,你怎么啦?”

  “没事,我上趟洗手间去。”蓝飞扬赶紧掩饰住自己的兴奋。

  洗手间出来,走在廊寂静无人的走廊上,蓝飞扬脑海中蓦地闪出梦中蓝的似乎很平凡很古朴的招式,不觉信手照着练起来了。

  开始,他本想把记得的几招练下。谁知练开了,连绵不绝的招式就如波涛般涌来,时令他应接不假。

  “咦,蓝青呢?”看看不早了,郭安妮走出办公室准备回家,却见蓝飞扬没在茶水间。

  “不知道。”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小欧也奇怪,“先好像说去洗手间,可快两个小时了。”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郭安妮纳闷的打开外面办公室的门,眼就看到蓝飞扬在走廊里挥拳劈腿。尽管他腾跳蹦跃的幅度很大,却没什么响声,那轻悠飘忽的招式显得有些诡异。

  “蓝青。”郭安妮见他似乎沉迷其中了,不觉叫了声。

  “啊”蓝飞扬如梦初醒般愣住了,“郭总,什么事?”

  郭安妮不觉摇头:他还真是自己忙自己的。“下班了,我们回去。”

  出了公司大楼,望着郭安妮和蓝飞扬双双离去的身影,小欧忽然涌起丝失落:这小子真够幸运的,可以整天和郭总在起。

  哎!郭总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呢?说她明白嘛,她还偏让我去找女朋友;说她不明白嘛,她又这么看重我要着力栽培我。

  莫非上次马涛的事让她太心寒,对我也不相信了?

  小欧握紧了拳头:郭总,你看着吧,时间会证明切的。

  “蓝青,以后不要在走廊里练拳了。就算你没损坏东西,人家看到也不好。”望着蓝飞扬青春洋溢的侧脸,郭安妮不由轻叹。

  “知道了。今天情况有点特殊,以后不会了。”蓝飞扬边打着方向盘潇洒的超过辆货车边说。

  “我觉得,你还是百万\小!说吧,不然上网学着制做文件?”郭安妮委婉的,“你头些天在徐秘书和小欧身边没事瞄他们做方案计划书不是也蛮好吗?干嘛自己跑茶水间去?”

  蓝飞扬摇摇头:“我对那个做方案做计划书没什么兴趣呀。我又没学这个,也搞不懂。再说我怕妨碍他们,所以自己闪边了。”

  其实,是小鸥他们看他想学做方案和计划书,很反感,尤其另外个负责环球家电的助理莫辉,直对他皱眉头。

  有次还直接嘲讽的说:“我说小蓝,你个管家兼保镖,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还学这些干嘛?怎么着,难不成还想来抢我们的位置?”所以,他便识趣的不去惹人讨厌了。

  郭安妮哪里知道这些,她微蹙了下眉:“你还年轻,可以学嘛。以后有机会再到学校去冲下电,拿张金融或工商管理方面的文凭。”

  “好!这个没问题。”蓝飞扬愣之后连忙点头。嘿嘿,这样到九月号离开更堂而皇之了!

  第七十章时间会证明切的

  蓝飞扬出来看,果然是意料中的小欧。【】这家伙,星期天上班也这么积极?哦,好像他马上就要到策划部做副经理了,有些舍不得吗?

  嘿嘿,郭总不喜欢你,你什么都比我强又有什么用呢?不,我也有样比你强的——我会功夫,可以保护她。

  蓝飞扬哪里知道:其实郭安妮很看重小欧,只是还没看透他,不想对他轻举妄动;而小欧也过了蓝飞扬这种外放莽撞的年龄。

  当然,蓝飞扬也更单纯,更纯洁无暇的爱郭安妮。何况他们整天在起,独处的时间也多,利于感情旺盛滋生。

  “郭总在里面吧?”小欧看着蓝飞扬问。

  “在,我刚给她泡了杯玫瑰花茶。”蓝飞扬平静的说。

  “哦,辛苦了。”

  “应该的。”

  见蓝飞扬回到茶水间了,小欧敲了敲郭安妮办公室的门。郭安妮眼睛盯在文件上,头也没抬的说了声:“进来。”

  见郭安妮的头直埋在文件堆里,小欧只得鼓起勇气说:“郭总,定要调我出去吗?”

  “怎么?有副经理做还不满意?”郭安妮放下文件抬起头。

  “不是,我想留在您身边。再说,我工作的时间也并不长,不急于下去历练。”小欧委婉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可是,你知道我很看重你。我要你到策划部去做副经理就是为了让你尽快成长起来,独当面,将来更好的帮我。”

  郭安妮端起精致的景德镇瓷杯,优雅的揭开杯盖,闻着清新四溢的芬芳喝了两口玫瑰花茶,意味深长的接着说,“难道你不想帮我,不想有朝日做这环球家电的副总吗?”

  “什么?您想直把我推上来做副总?”小欧吃惊的看着她,“我行吗?”

  “相信自己,你是有能力的。只要努力没什么不行。”郭安妮扬唇笑,“你没看到这年,我直没有设公司副总吗?就连这个总经理都是我自己在兼职。”

  在白海生生前,是由郭安妮做副总,白海生兼任总经理的。

  “可是可是我没有资历,二没有经验。我我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

  “所以才让你下去锻炼啊。从副经理做起,慢慢来。相信自己,你定行的!”

  “好!”小欧被激励的心潮澎湃,霎时信心万丈,“那我就下去。我定努力,消不负您所望。”

  “这就对了。”郭安妮放下茶杯欣然点头,“把你所推举的助理人选报上来吧。你明天带他来熟悉下工作就去策划部上任。”

  “就是这个家伙,冲撞了我和蓝美妙醉人的吻吗?”淡淡人影从天花板上探出了五官不明的模糊脑袋,“长得很帅嘛。耶,有点熟悉呢似乎是我的护卫之?该死的,怎么能对他有好感?你只属于蓝!”

  蓝飞扬在茶水间不用两个小时就把刘燕给他的那本大学语文看完了。不仅看完了,而且页页如书般垒在脑海角。

  “真是奇了怪了!”蓝飞扬搔着头不解,“我的记忆怎么越来越好了?这样上大学的话,我个学期也不用上几节课啊。到时直接参加考试拿学分就是了!”

  “耶——”蓝飞扬忘形地打了个响指,“不知道学校会不会让我年参加所有考试,快速毕业呢?”

  他想着如果那样,他就不用离开郭安妮太久了♀年之内还有三个月的寒暑假,加上同在个城市,其他法定假双休日他都可以回来的。

  他越想越美,不禁摩拳擦掌蹦跳了起来。

  小欧来倒水,见他这样不觉奇怪:“蓝青,你怎么啦?”

  “没事,我上趟洗手间去。”蓝飞扬赶紧掩饰住自己的兴奋。

  洗手间出来,走在廊寂静无人的走廊上,蓝飞扬脑海中蓦地闪出梦中蓝的似乎很平凡很古朴的招式,不觉信手照着练起来了。

  开始,他本想把记得的几招练下。谁知练开了,连绵不绝的招式就如波涛般涌来,时令他应接不假。

  “咦,蓝青呢?”看看不早了,郭安妮走出办公室准备回家,却见蓝飞扬没在茶水间。

  “不知道。”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小欧也奇怪,“先好像说去洗手间,可快两个小时了。”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郭安妮纳闷的打开外面办公室的门,眼就看到蓝飞扬在走廊里挥拳劈腿。尽管他腾跳蹦跃的幅度很大,却没什么响声,那轻悠飘忽的招式显得有些诡异。

  “蓝青。”郭安妮见他似乎沉迷其中了,不觉叫了声。

  “啊”蓝飞扬如梦初醒般愣住了,“郭总,什么事?”

  郭安妮不觉摇头:他还真是自己忙自己的。“下班了,我们回去。”

  出了公司大楼,望着郭安妮和蓝飞扬双双离去的身影,小欧忽然涌起丝失落:这小子真够幸运的,可以整天和郭总在起。

  哎!郭总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呢?说她明白嘛,她还偏让我去找女朋友;说她不明白嘛,她又这么看重我要着力栽培我。

  莫非上次马涛的事让她太心寒,对我也不相信了?

  小欧握紧了拳头:郭总,你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