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几年见过只,是明朝末期民窑出产的青花瓷。如果完好的话,大概值五六十万。”

  “不可能。”老大爷的儿子和黄毛都摇头反对,“这明明是明朝早起吴官窑出产的青花瓷,怎么也得百八十万以上!”

  “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林老板不悦地送客。

  四人从“风雅轩”出来正好碰到那老大爷。老大爷也不信,接过大儿子手中的布包要求另找家鉴定下。

  正这时蓝飞扬便扒开人群进来了。有人见此就提议去步行街中间那家老店,找在古玩界也小有名气的张老板。多找家也好有个比较。

  双方各自商量了下,最后采纳了这个提议。

  张老板刚吃完中饭,好像和黄毛认识。他倒挺豪爽,直接拿过花瓶碎片去研究。

  最终给出鉴定:这花瓶是明朝青花瓷。应该出自官窑,但却没有官窑印章。现价大概值百万左右。

  “百万?”

  “百万?”

  蓝飞扬和蓝青兄弟吃惊,老大爷的儿子及黄毛则疑惑。

  蓝青他们原以为那花瓶可能是赝品,多找个行家鉴定,说不定对自己有利。可没想到这花瓶竟然是真的,而且价格越鉴定越高。

  老大爷拉儿子到旁嘀咕了几句,最后咬定最少要赔百万。蓝青和撇子沮丧无力的说,五十万他们都拿不出。何况只是车把轻轻带,你花瓶就掉地上了,大爷自己似乎也有部分抱拿不稳的责任。

  第七十二章明朝青花瓷中

  这会功夫,已经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人了。【】

  有的人说,撞了人家的东西就应该赔。有的人说,这两百万也不是个小数目,般人家倾家荡产也赔不了啊。也有人嘀咕,就是价值两百万的古董也应该有个鉴定书吧,不能张口说多少就是多少啊。

  “对,得有鉴定书之类的凭证。”蓝青突然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大爷,大哥,你们说这花瓶价值两百万,可有什么凭证?”

  “凭证?”老头瞪眼,“自家祖传的东西要什么凭证?难道你们俩想赖账不成?”

  “谁说要赖账了?但也不能光凭你们句话,我们就得乖乖的赔两百万吧?”撇子也不甘示弱。

  有好事的懂点古玩知识的便蹲下拿起布包中的花瓶碎片左瞧右看。有的看着沉吟不吭声,有的点点头:“像,像是古董。”

  蓝青忽然想起来,这里离天宇集团好像不远,便拨了个电话让蓝飞扬过来。

  这时有位中年警察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见此情况客气的说:“你们也不用总站在这里扯皮影响交通了。前面的步行街口不就有古玩店吗?我建议你们双方先拿着花瓶碎片去找比较权威的老板鉴定下。花瓶虽然碎了,但从碎片上还是能鉴定出出产年代的。”

  围观的人群也觉得这样比较妥。并说“赏心斋”的李老板在博海市的古玩界颇具名气,要不就到“赏心斋”去请李老板给鉴定下?这样赔多少也好有个比较公平的数。

  又有人说,这两年李老板不轻易给人鉴定古玩了,不是熟人朋友,他是不会理睬的。不然谁都来找,他还不得累死?

  “那就去求求‘赏心斋’的李老板了。”蓝青见围观的人群大都推荐他,和撇子交换了下无奈的眼色说。

  “恐怕不行呢。”三十几岁的男人反对说,“你没听人家说,李老板不是熟人朋友不会理睬吗?”

  “我们先去求求人家再说啊。”撇子不悦的,突然注意到大爷目光闪烁的蹲下去检散在布包外的花瓶碎片,不由嘲讽的,“莫非你们这个花瓶根本就不是古董。不敢拿去鉴定?”

  这时个二十几岁的爆炸式黄发青年挤进了人群,朝老大爷和他儿子喊了声:“大伯,大哥。”

  “谁说的?我家祖传的古董还会有假!”三十几岁的男人点头后气愤的,“去就去,不行咱们就换过家老板!”

  “那好,我们走!”蓝青刚要去推电动车,却被爆炸式黄毛抢先步快手锁住,并拿去车钥匙。

  “喂,你干嘛?”蓝青瞪眼。谁知黄毛狠狠的瞪了回来:“赔清了钱自然还给你。”

  “可这是我们借朋友的。”

  “那我不管。”黄毛有些混混气地抱臂说,“辆半新不旧的电动车能值多少钱?要在平时老子看都懒得看。别废话了,走吧。”

  “算了,就先放他那里吧。”撇子看黄毛这嚣张的样子,还想说什么,被蓝青把拉住。

  行人向步行街口走去。快到“赏心斋”时,老大爷把装着花瓶的布包拿给黄毛,让他和蓝青他们起进去,他内急想找个厕所方便下。

  蓝青和黄毛三人来到摆满花瓶字画玉器等的“赏心斋”,向个店员说明来意。店员冷淡地说:“我们李老板不在。”

  既然是求人,蓝青只得赖着性子陪着笑脸问:“那你们李老板什么时候会来啊?”

  “不知道。我个打工的怎么知道老板的事?”店员冷冷的甩出句。倒是另外个女店员建议他们不妨去找对面街口“风雅轩”的林老板鉴定下。

  三人只得出来。老大爷的儿子迎上来说:“人家摆架子,不肯帮忙鉴定,不如就算了吧。我爸刚说了,要不我们自认倒霉,你们少赔点,百五十万怎么样?”

  “百五十万?”蓝青反问,看他们父子似乎直不太愿意做鉴定,估摸着有鬼,“不行!还是要找人鉴定下,万不值这么多呢?”

  几个跟着来看热闹的好事者也说,事情到了这步怎么着也该鉴定下,林老板在博海市古玩界名气仅排在李老板之后,目光也挺独到的。老大爷的儿子只好和蓝青他们来到对面街口的“风雅轩”。

  林老板正好在,虽然不太乐意鉴定,但经蓝青和撇子再三请求,就拿出老花镜和放大镜等考古专用仪器,把花瓶碎片看了又看。

  最后抬头说:这花瓶他头几年见过只,是明朝末期民窑出产的青花瓷。如果完好的话,大概值五六十万。”

  “不可能。”老大爷的儿子和黄毛都摇头反对,“这明明是明朝早起吴官窑出产的青花瓷,怎么也得百八十万以上!”

  “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林老板不悦地送客。

  四人从“风雅轩”出来正好碰到那老大爷。老大爷也不信,接过大儿子手中的布包要求另找家鉴定下。

  正这时蓝飞扬便扒开人群进来了。有人见此就提议去步行街中间那家老店,找在古玩界也小有名气的张老板。多找家也好有个比较。

  双方各自商量了下,最后采纳了这个提议。

  张老板刚吃完中饭,好像和黄毛认识。他倒挺豪爽,直接拿过花瓶碎片去研究。

  最终给出鉴定:这花瓶是明朝青花瓷。应该出自官窑,但却没有官窑印章。现价大概值百万左右。

  “百万?”

  “百万?”

  蓝飞扬和蓝青兄弟吃惊,老大爷的儿子及黄毛则疑惑。

  蓝青他们原以为那花瓶可能是赝品,多找个行家鉴定,说不定对自己有利。可没想到这花瓶竟然是真的,而且价格越鉴定越高。

  老大爷拉儿子到旁嘀咕了几句,最后咬定最少要赔百万。蓝青和撇子沮丧无力的说,五十万他们都拿不出。何况只是车把轻轻带,你花瓶就掉地上了,大爷自己似乎也有部分抱拿不稳的责任。

  第七十三章明朝青花瓷下

  因为已经过午,围观的人群基本散了,只剩下几个家住附近,匆匆扒完饭又来的闲人。【】有个居委会的大妈见他们各执己见无法调和,就建议:实在不行申请有关机关仲裁。

  黄发青年不耐烦的挥手打了个响指,“哗啦”立即从步行街各处围上来十几个抄着钢管棒球棍的小混混。

  黄毛把半截香烟丢到地上,用脚尖旋转着很劲踩:“不要再罗嗦了!赶紧通知亲朋好友拿钱来,不然你们今天就别想走了。”

  蓝青和撇子见,“唰”的脸就吓白了。

  “想打?”蓝飞扬挺身挡在蓝青和撇子前面,撩唇轻蔑地笑。

  自从练了全套梦中怪异的拳之后,他从来就没有好好给人过过招,不知道自己的身手到底到了怎样个层次,如果黄毛想用武力解决,那么正好用他这十几个小混混检验下自己的身手。

  “上!”黄毛看蓝飞扬的神情,知道他定有两下子。可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就算好汉也架不住群殴的,所以还是发话,想快速制胜。

  谁知围上去的十个几人,顷刻之间“噼里啪啦”倒飞在地。而且十几个人竟然没有个掀翻摊位或撞倒行人,全都发出痛苦的呻吟倒在空隙处。

  黄毛不相信的揉了下自己的眼睛,刚要细看怎么回事,只见眼前人影闪,他脖子紧。马上,窒息的感觉袭来。

  “住住手,有有话好好说。”黄毛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低呼。

  “是我不好好说吗?”蓝飞扬讥讽的,“刚才好像是你不想好好说吧?”

  “小伙子啊,快放手。快放开他。”老大爷也紧张的肯求。

  “好吧。”蓝飞扬松开了手,“你最好识相点。该赔多少我们不会耍赖,但你们甭想以强压人。”

  黄毛身子摇晃了下,大口地喘着气。心道:哇,这小子怎么这么强啊!屏退帮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鼻青脸肿揉腰抚腿的手下兄弟后,气焰也低了不少。

  而蓝青和撇子却傻了般看着蓝飞扬,满眼是仰慕。

  天啊!这是我表弟?我知道他会点拳脚,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神啊!这是还以前那个土里土气,不太吭声的蓝飞扬吗?就算上次协助警察勇斗劫匪时也没这么拉风吧?

  “我都饿死了,我们找个大排档先填饱肚子再说吧。”蓝飞扬酷酷地拍了拍手,扫了周围几个人眼建议到,“实在没有,快餐店也行。”

  蓝青愣了下,苦着脸说:“我都愁死了,哪里还吃得进啊。”

  黄毛怔之后说附近就有家,并率先带头走去。

  几个人边走边忙着接打电话♀时,蓝飞扬的手机也响了。他看是郭安妮打来的,赶紧按下接听键。

  郭安妮问他情况怎么样,搞定了没有?

  蓝飞扬说没有,由于“风雅轩”林老板和另个张老板鉴定的价格相差近倍,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但就算按最低价,表哥他们俩个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郭安妮沉吟了下,说最好请求法律援助点她若有空,会通过宋娜妮请博海市古玩界最有名气的李老板帮忙再鉴定下。看看那花瓶到底值多少钱。

  黄毛和老大爷先看蓝飞扬衣着光鲜,就知道不是那种低层打工仔。现在再听他口个“郭总”的叫着,还要搬出电视台美女主播宋市长的千金请李老板再做鉴定,不禁有些心慌。

  他们吃自选快餐时,缩在旁边的桌上低声密议了阵。

  蓝飞扬和蓝青撇子也在那里低声商议怎么办。

  蓝青说车是他在骑,应该由他负责任。撇子挺讲义气的说,当时事出突然,如果是他骑也样;何况是他拉蓝青来这的,这责任不能让他个人担,应该人半。

  只是,那老大爷真奇怪,怎么轻轻带那么宝贝的古董就失手掉地上了呢?按道理他应该紧紧抱着,除非自己也猝然倒地了,花瓶才会落地。

  “不错。”蓝青点头,“如果换成我们,这么值钱的宝贝,就算自己摔伤也会尽量护着宝贝完好。而且他们开始似乎还不愿意做鉴定,所以我还曾怀疑这花瓶是假的呢。没想到这花瓶竟然真是古董,虽然没有两百万那么多,但也值几十万。哎这么多钱,可怎么办啊?就是向所有的亲朋好友借,也借不到这么多啊。”

  “哎”撇子也黑着脸叹,“我也是。我父母下岗后,只守着个早点摊度日。好不容易节衣缩食把我供完大学,出来工作了,谁知现在却横生出这意外看样子他们得辈子含辛茹苦的过苦日子住破房子了。”

  看他俩这样,蓝飞扬内心也焦楚不安。现在只有期盼那花瓶根本不是真的,值不了那多钱了。

  吃完饭出来,蓝飞扬又接到郭安妮的电话。说宋娜妮已经跟“赏心斋”的李老板联系好了,请他们马上去“赏心斋”。

  可老大爷三人听,坚决不答应再做鉴定了。说已经找个两个人鉴定了,还鉴定什么?再鉴定也要赔钱。

  蓝飞扬冷哼声:“可林老板和张老板鉴定的价格相差那么多,我们相信谁的?有最具权威的李老板鉴定,也好确定到底赔多少啊。再说既然都已经鉴定两次了,还怕第三次吗?”

  “不是怕。在你们撞之前,我们在李老板那里鉴定过了,他说价值五十万。”大爷的儿子突然说,“你们就按五十万赔吧,大家也省点鉴定费。”

  “哦,李老板鉴定过了?那你们怎么不早说?”蓝青和蓝飞扬异口同声地责问。

  “这,这不就是想让你们多赔点吗?”老大爷目光闪烁的,“是是有人先说可能值将近两百万的,我们没想到李老板给出这么低的价。”

  “五十万?”蓝飞扬和蓝青撇子对视,“你们俩看呢?”

  “我不知道?”撇子摇摇头。

  “我觉得可能有点问题。”蓝青小声地,“有可能五十万都不值。”

  蓝飞扬皱起了浓浓的眉峰:“我也这样觉得。”

  “那就再请李老板鉴定下。”蓝青和撇子先后点头,“反正你们郭总人情都已经卖了。”

  第七十三章明朝青花瓷下

  因为已经过午,围观的人群基本散了,只剩下几个家住附近,匆匆扒完饭又来的闲人。【】有个居委会的大妈见他们各执己见无法调和,就建议:实在不行申请有关机关仲裁。

  黄发青年不耐烦的挥手打了个响指,“哗啦”立即从步行街各处围上来十几个抄着钢管棒球棍的小混混。

  黄毛把半截香烟丢到地上,用脚尖旋转着很劲踩:“不要再罗嗦了!赶紧通知亲朋好友拿钱来,不然你们今天就别想走了。”

  蓝青和撇子见,“唰”的脸就吓白了。

  “想打?”蓝飞扬挺身挡在蓝青和撇子前面,撩唇轻蔑地笑。

  自从练了全套梦中怪异的拳之后,他从来就没有好好给人过过招,不知道自己的身手到底到了怎样个层次,如果黄毛想用武力解决,那么正好用他这十几个小混混检验下自己的身手。

  “上!”黄毛看蓝飞扬的神情,知道他定有两下子。可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就算好汉也架不住群殴的,所以还是发话,想快速制胜。

  谁知围上去的十个几人,顷刻之间“噼里啪啦”倒飞在地。而且十几个人竟然没有个掀翻摊位或撞倒行人,全都发出痛苦的呻吟倒在空隙处。

  黄毛不相信的揉了下自己的眼睛,刚要细看怎么回事,只见眼前人影闪,他脖子紧。马上,窒息的感觉袭来。

  “住住手,有有话好好说。”黄毛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低呼。

  “是我不好好说吗?”蓝飞扬讥讽的,“刚才好像是你不想好好说吧?”

  “小伙子啊,快放手。快放开他。”老大爷也紧张的肯求。

  “好吧。”蓝飞扬松开了手,“你最好识相点。该赔多少我们不会耍赖,但你们甭想以强压人。”

  黄毛身子摇晃了下,大口地喘着气。心道:哇,这小子怎么这么强啊!屏退帮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鼻青脸肿揉腰抚腿的手下兄弟后,气焰也低了不少。

  而蓝青和撇子却傻了般看着蓝飞扬,满眼是仰慕。

  天啊!这是我表弟?我知道他会点拳脚,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神啊!这是还以前那个土里土气,不太吭声的蓝飞扬吗?就算上次协助警察勇斗劫匪时也没这么拉风吧?

  “我都饿死了,我们找个大排档先填饱肚子再说吧。”蓝飞扬酷酷地拍了拍手,扫了周围几个人眼建议到,“实在没有,快餐店也行。”

  蓝青愣了下,苦着脸说:“我都愁死了,哪里还吃得进啊。”

  黄毛怔之后说附近就有家,并率先带头走去。

  几个人边走边忙着接打电话♀时,蓝飞扬的手机也响了。他看是郭安妮打来的,赶紧按下接听键。

  郭安妮问他情况怎么样,搞定了没有?

  蓝飞扬说没有,由于“风雅轩”林老板和另个张老板鉴定的价格相差近倍,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但就算按最低价,表哥他们俩个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郭安妮沉吟了下,说最好请求法律援助点她若有空,会通过宋娜妮请博海市古玩界最有名气的李老板帮忙再鉴定下。看看那花瓶到底值多少钱。

  黄毛和老大爷先看蓝飞扬衣着光鲜,就知道不是那种低层打工仔。现在再听他口个“郭总”的叫着,还要搬出电视台美女主播宋市长的千金请李老板再做鉴定,不禁有些心慌。

  他们吃自选快餐时,缩在旁边的桌上低声密议了阵。

  蓝飞扬和蓝青撇子也在那里低声商议怎么办。

  蓝青说车是他在骑,应该由他负责任。撇子挺讲义气的说,当时事出突然,如果是他骑也样;何况是他拉蓝青来这的,这责任不能让他个人担,应该人半。

  只是,那老大爷真奇怪,怎么轻轻带那么宝贝的古董就失手掉地上了呢?按道理他应该紧紧抱着,除非自己也猝然倒地了,花瓶才会落地。

  “不错。”蓝青点头,“如果换成我们,这么值钱的宝贝,就算自己摔伤也会尽量护着宝贝完好。而且他们开始似乎还不愿意做鉴定,所以我还曾怀疑这花瓶是假的呢。没想到这花瓶竟然真是古董,虽然没有两百万那么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