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但也值几十万。哎这么多钱,可怎么办啊?就是向所有的亲朋好友借,也借不到这么多啊。”

  “哎”撇子也黑着脸叹,“我也是。我父母下岗后,只守着个早点摊度日。好不容易节衣缩食把我供完大学,出来工作了,谁知现在却横生出这意外看样子他们得辈子含辛茹苦的过苦日子住破房子了。”

  看他俩这样,蓝飞扬内心也焦楚不安。现在只有期盼那花瓶根本不是真的,值不了那多钱了。

  吃完饭出来,蓝飞扬又接到郭安妮的电话。说宋娜妮已经跟“赏心斋”的李老板联系好了,请他们马上去“赏心斋”。

  可老大爷三人听,坚决不答应再做鉴定了。说已经找个两个人鉴定了,还鉴定什么?再鉴定也要赔钱。

  蓝飞扬冷哼声:“可林老板和张老板鉴定的价格相差那么多,我们相信谁的?有最具权威的李老板鉴定,也好确定到底赔多少啊。再说既然都已经鉴定两次了,还怕第三次吗?”

  “不是怕。在你们撞之前,我们在李老板那里鉴定过了,他说价值五十万。”大爷的儿子突然说,“你们就按五十万赔吧,大家也省点鉴定费。”

  “哦,李老板鉴定过了?那你们怎么不早说?”蓝青和蓝飞扬异口同声地责问。

  “这,这不就是想让你们多赔点吗?”老大爷目光闪烁的,“是是有人先说可能值将近两百万的,我们没想到李老板给出这么低的价。”

  “五十万?”蓝飞扬和蓝青撇子对视,“你们俩看呢?”

  “我不知道?”撇子摇摇头。

  “我觉得可能有点问题。”蓝青小声地,“有可能五十万都不值。”

  蓝飞扬皱起了浓浓的眉峰:“我也这样觉得。”

  “那就再请李老板鉴定下。”蓝青和撇子先后点头,“反正你们郭总人情都已经卖了。”

  第七十四章残次品

  见他们三个坚持要再做鉴定,黄毛气得差点再次发飙,可被蓝飞扬轻轻的眼便看得泄气了。【】

  老大爷父子赶紧又说:“算了算了,真的不用再鉴定了,你们就赔三十万拉倒。”

  “三十万?”蓝飞扬扬眉冷笑,“怎么又成三十万了?”

  “实不相瞒,我这个花瓶真的是明朝的青花瓷。”老大爷砸着嘴赌咒发誓说,“我这么大年纪再骗你们就不得好死!李老板鉴定的时候也确实给了五十万的现价。只是还有点小纰漏,所以他没收购。”

  他的话已基本上接近事实了——除了什么小纰漏没说之外。

  原来他们是博海市郊的农民。那个花瓶虽然是祖上传下来的,可开始他们并不知道是宝贝,只是把它当平常花瓶插着绢花供在观音像前。

  有次还给抓老鼠的猫撞倒滚到饭桌上,若不是大婶心痛东西扶得快,就碎在地上了。可是这样也撞了个黄豆般大的小洞,并在洞口边裂了长短两道痕。

  有次,收旧货的远房姻亲看到这个花瓶,就拿到手中仔细观看。然后摇头叹息说好好个古董可惜破损了,不值钱了。

  老大爷听这花瓶既然是古董,不禁心痛的要命。

  收旧货的姻亲见此又说:“这好像是明朝早期的青花瓷,原本价值百八到两百万。不过我也不能确定。要不,你拿到市区找那个‘赏心斋’的李老板鉴定下,看现在这样还值多少钱?”

  因为目前盖房子要钱,小儿子娶老婆也要钱,所以老大爷就决定拿到市区去找李老板看看,如果价钱还可以就卖给“赏心斋”。

  当老大爷带着大儿子用布包裹着花瓶,小心拿到“赏心斋”的时候,李老板正好在。

  李老板拿特制的放大镜看了又看,说这是明末的民窑青花瓷,如果完好的话也可以值个五十万左右。现在不仅破了个小洞,洞边还延伸了两道裂痕,已失去了应有价值。

  若能找到小碎片修补好,还能值个十几万;若没有收捡到碎片,恐怕值不了几万后还客气的说,他们“赏心斋”不收这种残次品。

  这花瓶磕破七八上十年了,那么小个碎片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五十万的古董现在只值几万,人家还不要!

  父子俩如雷击般从“赏心斋”出来,恍恍惚惚中就被蓝青的助力车车把轻轻擦了下。

  如果正常的话,手中布包绝不会脱手而出。可老大爷本来就精神仿佛,布包也只是轻轻揽在怀里,所以就失手掉在了地上。

  花瓶亲吻水泥地面发出的“哗”的脆响惊醒了梦中人,这对父子突然就生出恶念,想以此讹诈蓝青和撇子。

  因为不久前才从“赏心斋”出来,老大爷父子当然不能再进去,所以就找了个内急的借口开溜,让同宗侄子黄毛拿着花瓶碎片进去。

  也正因为这花瓶确实是明朝青花瓷,他们才不怕鉴定,就怕人家给的价太低。

  这时见他们还想找“赏心斋”的李老板鉴定,不禁有些心虚了。如果李老板说出,这是只值几万的残次品,他们发财的美梦不是马上要落空?

  所以他们才千方百计的拦着不去“赏心斋”再做鉴定‖找法律援助也不赞同。

  可是,郭安妮的白色法拉利已经到“赏心斋”门前了。蓝飞扬内心阵激动,赶紧跑过去恭敬地为她开车门。

  豪车美女立即吸引了片炙热的目光,可惜郭安妮马上被蓝飞扬和张勇左右围着进了“赏心斋”。

  黄毛见此只得侥幸的拿着布包跟在他们身后来到“赏心斋”。

  这会听到旁人的议论他才知道:这美女可是博海市名列前茅的富豪。而先前那个挺能打的小子就是前不久协助警察勇斗劫匪及大展身手营救坠楼少女的年轻勇士,目前名气正旺。所以气势更弱了。

  大爷父子说进去人太多怕影响人家生意,就站在门外。

  蓝青正好也顺坡下驴,按蓝飞扬的叮嘱面朝公路站在“赏心斋”外的树下——主要怕郭安妮看到他的脸起疑。

  蓝飞扬本人不太像毕业证身份证上的照片,可以说照片拍得走了点样;如果突然发现他表哥的脸反倒更像,那怎么解释?

  以前为了装饰别墅,郭安妮随宋娜妮来“赏心斋”买过几次字画饰品,和李老板其实也认识,只是不是很熟而已。

  对于这位博海市耀眼的美女富商,李老板怎么可能倨傲,他热情地迎出柜台喧寒。

  李老板随意瞥了眼黄毛手中的布包,觉得似乎眼熟,等打开看里面的碎片,心里便有数了:这就是早上来这里做过鉴定的残次青花瓷!

  不过他还是拿取特制的仪器块块碎片仔细看着,直到发现了旧裂痕和已经分在三块上的小洞。

  “怎么样?”见李老板拿着几块碎片抬起头,郭安妮微笑着问。

  “这是只残次的明末青花瓷,我早上刚给鉴定过。你们看:这几块合在起有个小洞♀个小洞不是今天摔坏的,而是有上十年的旧痕”

  看着李老板犀利的目光,听着他有条不紊的解说,黄毛不禁傻了:想在行家里手面前蒙混,自己几个人还真是天真!

  “我看,这花瓶没碎之前大概也就值五万块左右吧。”最后,李老板瞥了门前探头的老大爷眼冷谈地说。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郭安妮看着黄毛问,“若仔细追究起来,你们这可是欺诈行为。”

  “算了算了,五万就五万吧。”老大爷可不想惹上官司,赶紧现身走进来,“我们不多说了。”开玩笑,万钱没捞着还要进去蹲班房,那可亏大了!

  因为还要去见个客户,见此,郭安妮客气的谢过李老板,起身告辞。

  出门时让蓝飞扬继续留下善后。她看黄毛似乎是个混混,怕蓝飞扬跟她走了,又兴风作浪的生出什么事端。

  “我看就赔四万吧,毕竟大爷你当时也没抱牢,多少有点责任。”赏心斋外,确定赔偿的具体价格时蓝飞扬含笑说,“另外,这三家的鉴定费也归你们。我表哥在‘风雅轩’和张老板那里垫的鉴定费得从四万里扣除。”

  第七十四章残次品

  见他们三个坚持要再做鉴定,黄毛气得差点再次发飙,可被蓝飞扬轻轻的眼便看得泄气了。【】

  老大爷父子赶紧又说:“算了算了,真的不用再鉴定了,你们就赔三十万拉倒。”

  “三十万?”蓝飞扬扬眉冷笑,“怎么又成三十万了?”

  “实不相瞒,我这个花瓶真的是明朝的青花瓷。”老大爷砸着嘴赌咒发誓说,“我这么大年纪再骗你们就不得好死!李老板鉴定的时候也确实给了五十万的现价。只是还有点小纰漏,所以他没收购。”

  他的话已基本上接近事实了——除了什么小纰漏没说之外。

  原来他们是博海市郊的农民。那个花瓶虽然是祖上传下来的,可开始他们并不知道是宝贝,只是把它当平常花瓶插着绢花供在观音像前。

  有次还给抓老鼠的猫撞倒滚到饭桌上,若不是大婶心痛东西扶得快,就碎在地上了。可是这样也撞了个黄豆般大的小洞,并在洞口边裂了长短两道痕。

  有次,收旧货的远房姻亲看到这个花瓶,就拿到手中仔细观看。然后摇头叹息说好好个古董可惜破损了,不值钱了。

  老大爷听这花瓶既然是古董,不禁心痛的要命。

  收旧货的姻亲见此又说:“这好像是明朝早期的青花瓷,原本价值百八到两百万。不过我也不能确定。要不,你拿到市区找那个‘赏心斋’的李老板鉴定下,看现在这样还值多少钱?”

  因为目前盖房子要钱,小儿子娶老婆也要钱,所以老大爷就决定拿到市区去找李老板看看,如果价钱还可以就卖给“赏心斋”。

  当老大爷带着大儿子用布包裹着花瓶,小心拿到“赏心斋”的时候,李老板正好在。

  李老板拿特制的放大镜看了又看,说这是明末的民窑青花瓷,如果完好的话也可以值个五十万左右。现在不仅破了个小洞,洞边还延伸了两道裂痕,已失去了应有价值。

  若能找到小碎片修补好,还能值个十几万;若没有收捡到碎片,恐怕值不了几万后还客气的说,他们“赏心斋”不收这种残次品。

  这花瓶磕破七八上十年了,那么小个碎片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五十万的古董现在只值几万,人家还不要!

  父子俩如雷击般从“赏心斋”出来,恍恍惚惚中就被蓝青的助力车车把轻轻擦了下。

  如果正常的话,手中布包绝不会脱手而出。可老大爷本来就精神仿佛,布包也只是轻轻揽在怀里,所以就失手掉在了地上。

  花瓶亲吻水泥地面发出的“哗”的脆响惊醒了梦中人,这对父子突然就生出恶念,想以此讹诈蓝青和撇子。

  因为不久前才从“赏心斋”出来,老大爷父子当然不能再进去,所以就找了个内急的借口开溜,让同宗侄子黄毛拿着花瓶碎片进去。

  也正因为这花瓶确实是明朝青花瓷,他们才不怕鉴定,就怕人家给的价太低。

  这时见他们还想找“赏心斋”的李老板鉴定,不禁有些心虚了。如果李老板说出,这是只值几万的残次品,他们发财的美梦不是马上要落空?

  所以他们才千方百计的拦着不去“赏心斋”再做鉴定‖找法律援助也不赞同。

  可是,郭安妮的白色法拉利已经到“赏心斋”门前了。蓝飞扬内心阵激动,赶紧跑过去恭敬地为她开车门。

  豪车美女立即吸引了片炙热的目光,可惜郭安妮马上被蓝飞扬和张勇左右围着进了“赏心斋”。

  黄毛见此只得侥幸的拿着布包跟在他们身后来到“赏心斋”。

  这会听到旁人的议论他才知道:这美女可是博海市名列前茅的富豪。而先前那个挺能打的小子就是前不久协助警察勇斗劫匪及大展身手营救坠楼少女的年轻勇士,目前名气正旺。所以气势更弱了。

  大爷父子说进去人太多怕影响人家生意,就站在门外。

  蓝青正好也顺坡下驴,按蓝飞扬的叮嘱面朝公路站在“赏心斋”外的树下——主要怕郭安妮看到他的脸起疑。

  蓝飞扬本人不太像毕业证身份证上的照片,可以说照片拍得走了点样;如果突然发现他表哥的脸反倒更像,那怎么解释?

  以前为了装饰别墅,郭安妮随宋娜妮来“赏心斋”买过几次字画饰品,和李老板其实也认识,只是不是很熟而已。

  对于这位博海市耀眼的美女富商,李老板怎么可能倨傲,他热情地迎出柜台喧寒。

  李老板随意瞥了眼黄毛手中的布包,觉得似乎眼熟,等打开看里面的碎片,心里便有数了:这就是早上来这里做过鉴定的残次青花瓷!

  不过他还是拿取特制的仪器块块碎片仔细看着,直到发现了旧裂痕和已经分在三块上的小洞。

  “怎么样?”见李老板拿着几块碎片抬起头,郭安妮微笑着问。

  “这是只残次的明末青花瓷,我早上刚给鉴定过。你们看:这几块合在起有个小洞♀个小洞不是今天摔坏的,而是有上十年的旧痕”

  看着李老板犀利的目光,听着他有条不紊的解说,黄毛不禁傻了:想在行家里手面前蒙混,自己几个人还真是天真!

  “我看,这花瓶没碎之前大概也就值五万块左右吧。”最后,李老板瞥了门前探头的老大爷眼冷谈地说。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郭安妮看着黄毛问,“若仔细追究起来,你们这可是欺诈行为。”

  “算了算了,五万就五万吧。”老大爷可不想惹上官司,赶紧现身走进来,“我们不多说了。”开玩笑,万钱没捞着还要进去蹲班房,那可亏大了!

  因为还要去见个客户,见此,郭安妮客气的谢过李老板,起身告辞。

  出门时让蓝飞扬继续留下善后。她看黄毛似乎是个混混,怕蓝飞扬跟她走了,又兴风作浪的生出什么事端。

  “我看就赔四万吧,毕竟大爷你当时也没抱牢,多少有点责任。”赏心斋外,确定赔偿的具体价格时蓝飞扬含笑说,“另外,这三家的鉴定费也归你们。我表哥在‘风雅轩’和张老板那里垫的鉴定费得从四万里扣除。”

  第七十五章有什么好事也算我份

  就在大爷父子苦着脸黄毛气得咬牙握拳的时候,蓝青的另个同事——像非洲移民似的黑子气喘嘘嘘地跑了过来。【】

  “蓝青撇子,我来了。”黑子弯腰捂着胸口,直喘着粗气,“没没有晚吧?我我可是下公交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跑来的。”

  “没有。来得正是时候。”蓝青感激地为他拍着背说。

  撇子也拍拍他的肩:“黑子,还是你够哥们。带了多少钱啊?”

  “几个哥们和要好的同事每个人两千三五千的,共凑了两万三。加上我八千我知道可能太少点,可你们要的太急了”

  两万三加八千共三万,蓝青迅速合计了下。“黑子,谢谢了。可以了。我卡上还有四千多块,撇子也有几千。”

  “我卡上也有点,不够的我补上。”蓝飞扬热情的说。

  蓝青看了眼他:“你还要留着上大学,你的就免了。我和撇子凑凑就差不多了∵,我们找个取款机去取下。”

  当面点清好赔款,拿回电动车钥匙后,两拨人分道扬镳。

  华灯初上中,蓝青把拽住蓝飞扬:“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拜了哪位隐世高手为师?能不能私相授受你表哥我几招?”

  “还有我,还有我。”撇子赶紧拉紧蓝飞扬另只手臂,“当时,你拳起脚落间拍飞踢倒十几个小混混的样子,真是酷毙了!”

  “就是。”蓝青点点头,“那瞬间我都惊呆了:这真是我表弟吗?”

  “我也样。”撇子又扯扯蓝飞扬的手臂,好让他看着自己,“我若能学到你的十分之,就不用再怕被人欺负了。”

  “你们在说什么?”黑子不明情况的抓着头,“有什么好事也算我份?”

  “切——”蓝青和撇子相视眼之后,异口同声的:“没你什么事!”

  “不是吧?”黑子大声叫屈,“要我帮忙的时候,千求万请;帮完了就扔旁了事?!”

  “别吵了,都是好哥们。改天有空我定教你们三个。”

  蓝飞扬很不舒服的挣脱出双臂,身影幻,上前几步和他们保持距离:“今天不行了,我还得赶到我们郭总那里去。”

  “别啊,天都黑了,起吃了晚饭再去啊。”蓝青不甘心的,“你答应过请我吃饭的,中午的自助快餐应该不算吧?”

  “谁说不算?就算了。”蓝飞扬拉了拉领结,“为你忙活了大半天,还倒贴了顿自助餐♀还没完,现在又要学功夫,又要讹诈我晚饭,不干!”

  “哎,晚饭我请我请。”撇子赶紧贴上前来,“是谢谢你今天帮忙,二是答谢上次我过生日你请客,三是拜谢你答应教我”

  “得得得,你还真会算计,餐饭了啰那么多人情。”蓝飞扬含笑闪到了边,“不愧是小时候用左手吃饭的,脑子开发得就是比别人好!”

  原来他“撇子”别号的来源是小时候用左手吃饭,被人戏称“左撇子”。

  蓝青和黑子也立即对撇子投去了满眼的鄙视。

  “晚饭我还是不吃了。”蓝飞扬拍拍撇子的肩,“端人家的碗服人家管,我都出来大半天了,真的要走了。下次我休息就去富安酒店找你们,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搓顿,顺便教你们功夫。”

  “那好吧。”蓝青上来搂住蓝飞扬低声说:“表弟,你身份不是隐秘的吗,怎么不仅不低调点还那样大张旗鼓的张扬啊?虽说撇子他们几个都知道你是?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