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冒了我的身份去做贴身管家的,但毕竟都是好哥们,不会去外面乱说。”

  “你这又是协助警察勇斗劫匪,又是出风头救坠楼女孩的,在电视报纸上几次都以我的名字露脸。咱们酒店那些人可都有疑惑了‖方芳那丫头也问了我好几次呢。哪天要是传到你们那个郭总耳朵里,她不会不问吧?你可要自己准备好怎么解释哦。”

  蓝飞扬听得脸色连变。如果是几天以前,郭安妮就是知道了他的身份真相也没什么。

  她可能会因为他这样做不高兴,但也绝不会因他没有大专文凭而解雇他——毕竟,他无论做管家还是保镖都是称职的。

  可现在不同了。他们是情侣关系,如果她知道了他直是隐瞒身份,直在骗她,她肯定会很生气的。

  看来自己要尽快找个适当的机会向她坦白切啊,不然如果让她先听到风声,再来责问自己,那可真的不好了。

  想着蓝飞扬拍脑袋:“哦,我还真没顾忌这么多。以后定小心。”

  “还有,你什么时候节俭的简朴观念大变了?这身行头花了不少钱吧?我头几天在商场看到,你身上这套衣服要好几千呢。你这鞋子看也是名牌,肯定便宜不了。虽说公安局奖励给你了两万块钱,但也不能这么花吧?你不要留着上大学了?”

  面对表哥语重心长的目光,蓝飞扬愣住了:总不能跟他说这是郭安妮给他买的吧?这事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啊。

  何况,表哥是反对他爱上郭安妮的,他根本就没想好应该怎么和表哥说。

  因此只有临时先撒个谎:“哦,这个这个都不是真货,是张勇大哥带我在路边摊上买的水货。很便宜的。就是为了跟在我们郭总身边冲冲门面而已。表哥,你放心,我不会乱花钱的。”

  “哦,是吗?”蓝青半信半疑的。心道:这水货的手感还真好!

  和表哥他们分手后,蓝飞扬边开车边打电话问郭安妮在哪里。郭安妮说刚从第人民医院金总的病房出来,要他去医院门口汇合,起回家。

  当蓝飞扬迅速赶到医院门口时,看到张勇开着白色法拉利正从医院出来,便跟在后面起回别墅。

  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郭安妮下了法拉利,上了蓝飞扬的保时捷。

  看着她婀娜多姿,仪态万方地走过来,上了自己的车,蓝飞扬心里甜。不觉问:“金总被烧伤了吗?伤的怎么样?”

  第七十五章有什么好事也算我份

  就在大爷父子苦着脸黄毛气得咬牙握拳的时候,蓝青的另个同事——像非洲移民似的黑子气喘嘘嘘地跑了过来。【】

  “蓝青撇子,我来了。”黑子弯腰捂着胸口,直喘着粗气,“没没有晚吧?我我可是下公交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跑来的。”

  “没有。来得正是时候。”蓝青感激地为他拍着背说。

  撇子也拍拍他的肩:“黑子,还是你够哥们。带了多少钱啊?”

  “几个哥们和要好的同事每个人两千三五千的,共凑了两万三。加上我八千我知道可能太少点,可你们要的太急了”

  两万三加八千共三万,蓝青迅速合计了下。“黑子,谢谢了。可以了。我卡上还有四千多块,撇子也有几千。”

  “我卡上也有点,不够的我补上。”蓝飞扬热情的说。

  蓝青看了眼他:“你还要留着上大学,你的就免了。我和撇子凑凑就差不多了∵,我们找个取款机去取下。”

  当面点清好赔款,拿回电动车钥匙后,两拨人分道扬镳。

  华灯初上中,蓝青把拽住蓝飞扬:“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拜了哪位隐世高手为师?能不能私相授受你表哥我几招?”

  “还有我,还有我。”撇子赶紧拉紧蓝飞扬另只手臂,“当时,你拳起脚落间拍飞踢倒十几个小混混的样子,真是酷毙了!”

  “就是。”蓝青点点头,“那瞬间我都惊呆了:这真是我表弟吗?”

  “我也样。”撇子又扯扯蓝飞扬的手臂,好让他看着自己,“我若能学到你的十分之,就不用再怕被人欺负了。”

  “你们在说什么?”黑子不明情况的抓着头,“有什么好事也算我份?”

  “切——”蓝青和撇子相视眼之后,异口同声的:“没你什么事!”

  “不是吧?”黑子大声叫屈,“要我帮忙的时候,千求万请;帮完了就扔旁了事?!”

  “别吵了,都是好哥们。改天有空我定教你们三个。”

  蓝飞扬很不舒服的挣脱出双臂,身影幻,上前几步和他们保持距离:“今天不行了,我还得赶到我们郭总那里去。”

  “别啊,天都黑了,起吃了晚饭再去啊。”蓝青不甘心的,“你答应过请我吃饭的,中午的自助快餐应该不算吧?”

  “谁说不算?就算了。”蓝飞扬拉了拉领结,“为你忙活了大半天,还倒贴了顿自助餐♀还没完,现在又要学功夫,又要讹诈我晚饭,不干!”

  “哎,晚饭我请我请。”撇子赶紧贴上前来,“是谢谢你今天帮忙,二是答谢上次我过生日你请客,三是拜谢你答应教我”

  “得得得,你还真会算计,餐饭了啰那么多人情。”蓝飞扬含笑闪到了边,“不愧是小时候用左手吃饭的,脑子开发得就是比别人好!”

  原来他“撇子”别号的来源是小时候用左手吃饭,被人戏称“左撇子”。

  蓝青和黑子也立即对撇子投去了满眼的鄙视。

  “晚饭我还是不吃了。”蓝飞扬拍拍撇子的肩,“端人家的碗服人家管,我都出来大半天了,真的要走了。下次我休息就去富安酒店找你们,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搓顿,顺便教你们功夫。”

  “那好吧。”蓝青上来搂住蓝飞扬低声说:“表弟,你身份不是隐秘的吗,怎么不仅不低调点还那样大张旗鼓的张扬啊?虽说撇子他们几个都知道你是冒了我的身份去做贴身管家的,但毕竟都是好哥们,不会去外面乱说。”

  “你这又是协助警察勇斗劫匪,又是出风头救坠楼女孩的,在电视报纸上几次都以我的名字露脸。咱们酒店那些人可都有疑惑了‖方芳那丫头也问了我好几次呢。哪天要是传到你们那个郭总耳朵里,她不会不问吧?你可要自己准备好怎么解释哦。”

  蓝飞扬听得脸色连变。如果是几天以前,郭安妮就是知道了他的身份真相也没什么。

  她可能会因为他这样做不高兴,但也绝不会因他没有大专文凭而解雇他——毕竟,他无论做管家还是保镖都是称职的。

  可现在不同了。他们是情侣关系,如果她知道了他直是隐瞒身份,直在骗她,她肯定会很生气的。

  看来自己要尽快找个适当的机会向她坦白切啊,不然如果让她先听到风声,再来责问自己,那可真的不好了。

  想着蓝飞扬拍脑袋:“哦,我还真没顾忌这么多。以后定小心。”

  “还有,你什么时候节俭的简朴观念大变了?这身行头花了不少钱吧?我头几天在商场看到,你身上这套衣服要好几千呢。你这鞋子看也是名牌,肯定便宜不了。虽说公安局奖励给你了两万块钱,但也不能这么花吧?你不要留着上大学了?”

  面对表哥语重心长的目光,蓝飞扬愣住了:总不能跟他说这是郭安妮给他买的吧?这事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啊。

  何况,表哥是反对他爱上郭安妮的,他根本就没想好应该怎么和表哥说。

  因此只有临时先撒个谎:“哦,这个这个都不是真货,是张勇大哥带我在路边摊上买的水货。很便宜的。就是为了跟在我们郭总身边冲冲门面而已。表哥,你放心,我不会乱花钱的。”

  “哦,是吗?”蓝青半信半疑的。心道:这水货的手感还真好!

  和表哥他们分手后,蓝飞扬边开车边打电话问郭安妮在哪里。郭安妮说刚从第人民医院金总的病房出来,要他去医院门口汇合,起回家。

  当蓝飞扬迅速赶到医院门口时,看到张勇开着白色法拉利正从医院出来,便跟在后面起回别墅。

  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郭安妮下了法拉利,上了蓝飞扬的保时捷。

  看着她婀娜多姿,仪态万方地走过来,上了自己的车,蓝飞扬心里甜。不觉问:“金总被烧伤了吗?伤的怎么样?”

  第七十六章夜袭

  郭安妮轻叹:“他也是倒霉,都跑到六楼了,还被东西砸了下,摔得晕过去。【】多亏大火最终扑灭,他才捡了条命。不过断了只胳膊,还有肩膀背部等轻度烧伤。他得在医院躺段时间了。”

  “那合同的事”

  “合同的事,我们刚才已经谈好了。明天他会派人来我们公司签约。”郭安妮侧头温柔地看着他,“你表哥的事都弄妥了?”

  “是的。四万块钱,他们帮哥们自己凑凑就解决了。郭总,今天的事还真要谢谢你。”蓝飞扬由衷的说。

  郭安妮笑:“我只是怕你为难。你表哥若真要赔几十上百万,他拿得出吗?我倒是可以通过你借给他,但他总要背上那么多债务啊。辈子都会活得很辛苦的。”

  “郭总”蓝飞扬心里猛然涌过阵暖流,不禁哽咽住了。

  “嘭——”环城公路上突然声巨响。蓝飞扬从后视镜中隐约看到车后公路上出现了块巨石。

  好险!若他刚才慢点再靠左点,这块大石头就砸他们的保时捷上了。

  只见紧跟其后的辆黑色宝马猝然撞了上去。接着张勇开的白色法拉利险险避过宝马,可没想到却被后面的夏利亲吻上了车尾。

  “怎么回事啊?”郭安妮诧异的。

  “我想可能是刚才那辆货车上掉下来的大石头。”蓝飞扬打转方向盘向公路最右边靠去,想停下车等张勇上来。

  “张勇,怎么样?”郭安妮拿起手机打过去。

  “郭总,车被撞了下,不过不严重。”张勇似乎已经下了车在查看,“喂!你干吗?”后面这句显然是对别人说的。

  “干吗?你怎么开车的!”愤怒嚣张的责骂声加“噼里啪啦”的胖凑声响起。

  “这怎么能怨我?我前面这辆宝马撞了大石头,你们没看到吗?”接着没了声响,大概张勇在全力招架还手了。

  “郭总,你坐好了。”蓝飞扬连忙窜下已经停好的车,顺手关上车门,“我过。”

  “哎,别莽撞!”

  “知道了。”

  “喂,住手!”蓝飞扬远远看到张勇被三个大汉围着群殴,张勇被逼得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几个大汉见他跑来了,丢下张勇上了被撞坏个大灯已经调转车头的夏利,从公路中间的花圃缺口逆向飚上回路,扬长而去。

  “张大哥,你怎么样?”蓝飞扬气得跺脚,之后扶起摔倒在车旁,双手捂着胸口,额角流着血的张勇。

  “还死不了,回去擦点药就行。”张勇呲牙苦笑,“这帮家伙真不讲理,上来就猝然发难,打我个措手不及。还好郭总坐在你车里。”

  “他们是故意找茬的?”蓝飞扬不解的问着,扶张勇到车门前。

  “我看是。如果般人,看到撞坏了车子都是嚷着要赔多少钱,哪里有上来就先凑人的?”

  张勇说着蓦地想起什么,连忙推他:“蓝青别管我了,快回到车里去保护郭总,我怕他们是黑社会的。”

  “哦。”蓝飞扬点点头,帮张勇打开车门后,就立即就朝百米外的保时捷跑去。

  还好没什么意外,郭安妮也好好的在车里。拉开车的蓝飞扬不觉松了口气。

  纤细人影从郭安妮体内探出头来吐舌头:切,有我看着呢,会出事才怪!

  话说,我为什么要护着她呢?就因为她是蓝的女人?

  哦,她好像还是我前世的魂魄转世。而我只是前世肉身的只断手,因为蓝把我埋在灵脉上,才得以吸收天地灵气形成的灵体。

  那我怎么办啊?我算什么呢?

  纤细人影想着,黯然的低下了头。哎,我只是道淡淡的虚影,蓝目前连看都看不到我,我还奢望能和他做什么?

  要不然先去继续吸收天地灵气,把灵力练强点,好让他能看到我?想着,个摇头甩手跃入空中。

  “刚才好像有个什么声音吧?”郭安妮蹙眉问。她好像听到了虫蚁般微微的声音。

  “不知道。”正打着方向盘的蓝飞扬摇摇头,“我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撞坏了个大灯的夏利车内。

  坐在副驾驶室上的,个光亮的脑袋后面长个铜钱大的肉瘤的墨镜男对驾驶夏利的爆炸式黄发青年说:“黄毛,怎么样?你包哥够哥们吧?听说你今天吃瘪了,立马带人帮你出气。那个女总裁没在车上,这你可不能怪我。那辆尾数是668的黑色宝马,也被货车上推下来的大石头撞残了。”

  “我说的那辆黑色豪车尾数是688,不是668。”黄毛侧头说,“是宝马还是奔驰我倒分不清——高级车见识得少。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包哥!今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

  “好!”包哥拍大腿,满脸横肉抖了抖,“痛快!”

  回到别墅,郭安妮让张勇先去擦药休息,叫蓝飞扬帮他把法拉利倒入车库中。

  第二天早上,张勇浑身酸痛,郭安妮让他再休息两天,先养好身体再说。怕他万有内伤,又安排那个会开车的保洁员陪他去医院做全身检查。

  蓝飞扬感到,郭安妮对她身边的人都还不错很有人情味。

  “这两天就我个人跟随她,来去路上可更要小心谨慎了。”他不再时不时含情地看她眼,而是全神贯注,耳听八方的驾车。

  这天中午,忙碌的郭安妮到四楼餐厅匆匆吃完饭,就马上回办公室开始看文件。

  蓝飞扬怜惜地说:“你不要太累了,当心自己的身体。”

  “没事,我想周到周五都快点把事情做好♀样周六周日就不用来加班了,我可以多点时间陪你。或者让你睡个懒觉什么的。”

  蓝飞扬感到股暖流涌上心头,不禁握住郭安妮的纤手:“你不要这么为我着想。我没事的,我习惯了。”

  郭安妮抽出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乖,听话。你做自己的事情去吧。就算是我自己合理利用时间行不行?”

  第七十六章夜袭

  郭安妮轻叹:“他也是倒霉,都跑到六楼了,还被东西砸了下,摔得晕过去。【】多亏大火最终扑灭,他才捡了条命。不过断了只胳膊,还有肩膀背部等轻度烧伤。他得在医院躺段时间了。”

  “那合同的事”

  “合同的事,我们刚才已经谈好了。明天他会派人来我们公司签约。”郭安妮侧头温柔地看着他,“你表哥的事都弄妥了?”

  “是的。四万块钱,他们帮哥们自己凑凑就解决了。郭总,今天的事还真要谢谢你。”蓝飞扬由衷的说。

  郭安妮笑:“我只是怕你为难。你表哥若真要赔几十上百万,他拿得出吗?我倒是可以通过你借给他,但他总要背上那么多债务啊。辈子都会活得很辛苦的。”

  “郭总”蓝飞扬心里猛然涌过阵暖流,不禁哽咽住了。

  “嘭——”环城公路上突然声巨响。蓝飞扬从后视镜中隐约看到车后公路上出现了块巨石。

  好险!若他刚才慢点再靠左点,这块大石头就砸他们的保时捷上了。

  只见紧跟其后的辆黑色宝马猝然撞了上去。接着张勇开的白色法拉利险险避过宝马,可没想到却被后面的夏利亲吻上了车尾。

  “怎么回事啊?”郭安妮诧异的。

  “我想可能是刚才那辆货车上掉下来的大石头。”蓝飞扬打转方向盘向公路最右边靠去,想停下车等张勇上来。

  “张勇,怎么样?”郭安妮拿起手机打过去。

  “郭总,车被撞了下,不过不严重。”张勇似乎已经下了车在查看,“喂!你干吗?”后面这句显然是对别人说的。

  “干吗?你怎么开车的!”愤怒嚣张的责骂声加“噼里啪啦”的胖凑声响起。

  “这怎么能怨我?我前面这辆宝马撞了大石头,你们没看到吗?”接着没了声响,大概张勇在全力招架还手了。

  “郭总,你坐好了。”蓝飞扬连忙窜下已经停好的车,顺手关上车门,“我过。”

  “哎,别莽撞!”

  “知道了。”

  “喂,住手!”蓝飞扬远远看到张勇被三个大汉围着群殴,张勇被逼得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几个大汉见他跑来了,丢下张勇上了被撞坏个大灯已经调转车头的夏利,从公路中间的花圃缺口逆向飚上回路,扬长而去。

  “张大哥,你怎么样?”蓝飞扬气得跺脚,之后扶起摔倒在车旁,双手捂着胸口,额角流着血的张勇。

  “还死不了,回去擦点药就行。”张勇呲牙苦笑,“这帮家伙真不讲理,上来就猝然发难,打我个措手不及。还好郭总坐在你车里。”

  “他们是故意找茬的?”蓝飞扬不解的问着,扶张勇到车门前。

  “我看是。如果般人,看到撞坏了车子都是嚷着要赔多少钱,哪里有上来就先凑人的?”

  张勇说着蓦地想起什么,连忙推他:“蓝青别管我了,快回到车里去保护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