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幼童老血嘀咕着消失在夜色中。冷月清幽的夜空中,幼童老血辨别了下方向,很快就来到了正在修葺中的雅戈尔酒店。并且直接进了还没装好窗户的708客房。这间房已被清理过,里面除了依稀焦黑的墙壁之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幼童老血看了眼之后嘀咕:“还好我的功力恢复到了千分之五,刚好可以施展时光倒流的初步——时光镜像倒流半个月。而这火灾发生又还没超过半个月。”说着双手飞快结出掌印,低喝道:“时光倒流!”之后,只见濛濛的光影闪,房间现出火灾之前整洁考究富丽堂皇的景象。“这是半个月之前的景象。现在火灾过去大概只有十二三天吧?嗯,那是月十五号下午四点钟以后的事。”幼童老血说着手印变。“快速前进到月十五日下午三点五十分。”于是画面中人物景象快速飞掠,分钟后退下来。这时,房间的床上正有男女纠结着,那急促的喘息声呻吟声令幼童老血不禁面红耳赤。“天啦,正在上演少儿不宜的妖怪打架!”幼童老血立即双手蒙住眼睛。他个灵体,几万年来,可从没经历这种事。好在很快那喘息声呻吟声就停止下来了。“恩,我得把这画面做成影像给那小子吧?不然怕说不清楚啊。”于是,幼童老血从腰间摸出个水晶球,边听边记录下接下来发生的切。“涛。”那女人依着那男人说,“现在那批服装已经全卖出去了,我们也该结婚了吧?”“结婚?”马涛惊,“我们现在要房子没房子,要车子没车子,怎么结婚啦?”“哎呀。”女人不依的摇着马涛,“这次尽赚了百六十多万,省着点花,可以买套商品房和辆十几二十万的车子嘛。再说以后还可以慢慢赚呢。”“还慢慢赚♀种仿冒人家产品牟取暴利的事,次侥幸成功,不被查出来,就该自求多杆。哪还能再做啊。”“人家又没说再做。人家是说以后踏踏实实朝九晚五的上班赚钱嘛。”女人嗲声嗲气地说。“你的存款和银行都带在身上吗?”“是啊,都在包里呢。”“那你还是带着这些东西离开博海,暂时到外面避避吧,万东窗事发,我怕公安局会追查到你。毕竟有些零售商及店铺附近的人员都见过你,还有你请的那几个临时帮工也都认识你。”“啊”女人惊叫,“那我会不会坐牢啊?”“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让你避避嘛。你最好早点走。”“我不,人家舍不得你嘛。”“听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第八十四章谁是真凶下

  “听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不会借此甩了我,又去找别人吧?”女人不依的。【】

  “不会。我费尽心思才赚到的第桶金可全在你这里呢,这你还不放心?”

  马涛捏捏女人的脸,趁机穿衣服下床,“我还要在下班前赶回公司去,所以不能再留了。记住,你明天早就退房走哦,找到落脚的地方再联系我。”

  “好的。”女人不舍地从马涛身后拥住了他。

  “对了,你的银行账号密码和现金卡密码都没变吧?”马涛掏出只烟夹在手指中,先没有去点着,而是转过身亲昵的用手抚过她的脸颊鼻尖问。

  “没有。你突然问这个干嘛?”女人不解的』然感到全身软瘫无力,接着便倒在了床上。

  马涛见此连忙将她搬进被中,接着隔着被子冷酷的用力捂住她的口鼻。中途,女人似有微弱的挣扎,可很快就动不动了。

  马涛长出口气,拿起女人放在床头柜上的包迅速翻找起来。把里面的几张卡存折及现金扫而空,之后又取下女人的戒指项链,看看耳环是工艺品不值钱,最终没取。

  之后把房间橱柜中的酒都倒在床上,用打火机点着被子。阴冷的看着火熊熊的燃烧起来,这才拍拍手走到房门口,左右瞄,赶紧闪身出去。并顺手带上了房门。

  之后,客房中成了片火海。

  “停!”镜像虚幻,室内又恢复成空荡荡的四壁依稀还有焦黑的原样。

  “搞定!”幼童老血收回水晶球,转身又从窗口飞入夜空中。

  “现在还早,先不回去。趁着夜色熟悉下这个社会,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这姓马的住在哪里。”

  幼童老血在清冷的残月下滑翔着:“几千年过去,这世间变化真大啊♀么高的楼,这么宽的路,这么漂亮的灯光,这么璀璨的不夜城就是这空气污染太大,天地间灵气少得可怜,否则我还真不想回圆环空间修炼了。”

  正在幼童老血飘着摇头喟叹着的时候,突然他发现远处楼顶有团虚影飘过:“恩?灵体?这博海市竟然还有灵体?”吃惊之下连忙加速向那团飘过的虚影追去。

  那团虚影似乎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正自在逍遥的在楼层间徜徉,时而抚过流转亮丽的灯,时而站在莲花般的路灯顶上;时而跃起蹿入高空,时而又钻进莺歌燕舞的娱乐场所。

  这进娱乐场所不要紧,幼童老血可就跟丢了。

  来他现在是半实体,功力又只有以前的千分之五,没办法从墙体中直接穿入。二来,他个两三岁幼童的外形怎么可能大摇大摆的进入这种场所?

  正当他摇头叹息时,却见马涛拥着位贵气女孩从里面出来。他眼睛不由亮,迅速变成小鸟那么大落在了他俩钻进的沃尔沃后部。

  清晨,蓝飞扬打开窗户,就有只小鸟飞进房来。蓝飞扬正疑惑呢,细看不是小鸟,而是缩小了的幼童老血。

  只见幼童老血进入房间后就迅速变大:“可算起来了,再不起来我要砸窗户了。你师傅我老人家晚上又冷又累的容易吗?”说着直接躺在蓝飞扬仍然热乎着的被窝中。

  蓝飞扬窘:“师傅,你回来了干嘛不敲窗叫我?”

  幼童老血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翘二郎腿,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其实我刚到,正想敲窗呢。事情我已经帮你查清了。凶手和纵火者都是个叫马涛的,他也是劣质服装案的主谋。他可能怕这劣质服装案最后还是会把他牵扯出来;加上他现在又勾搭上了他们新世纪老总的女儿,所以才杀人灭口并卷走所有非法所得。接着!”

  说着在腰间抹,随手扔出个水晶球,“这是凶案现场的录影,还有马涛和新世纪老总的千金亲热的段镜头。你注入精气看下,然后自己看着办吧。”

  “好的,谢谢师傅!”蓝飞扬躬身礼,“辛苦您了。”

  “好了,我施展了个绝学,真的倦了。”幼童老血把手脚都放下坐起来:“我回圆环空间去了♀两个月最好不要打搅我。”

  “好的,师傅。你就静心修炼吧。” 看着幼童老血变小着飞进了自己胸前的玉石圆环,蓝飞扬这才运功把丝精气注入水晶球中。

  于是,月十五日下午三点五十分以后,发生在雅戈尔酒店708客房的幕又再次重现。

  “原来这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马涛这王八蛋!”蓝飞扬气得咬牙切齿,“他竟然还想害郭总。”

  “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把他揪出来!”蓝飞扬在办公室抓着头来回踱步。可目前张勇被关在拘留所,他必需寸步不离的跟着郭安妮,没时间去跟踪调查啊!

  “要不,我把那段影像制成视频录像,直接放到公安局去吧?可找谁送去呢?这必需匿名的。不然公安局问我怎么得到这视频录像的,我可怎么回答?就算我实话实说恐怕都没人信吧?”

  最后蓝飞扬想到了化妆改扮去给张警寄快递。毕竟张警是郭安妮的同学,人也比较随和,东西交到他手里放心。

  于是,他用手机的摄像功能把影像制成了视频录像,放在张空光盘里,趁郭安妮下午开会期间离开公司,打出租车来到家距离天宇集团总部较远的快递公司。

  正当他想找家公厕乔装改扮时,却看到张警和王力健下车走进家斜对面的咖啡厅。

  “帅哥哥,你在干嘛呀?”这时,个天真稚嫩的女声在他身边响起。

  蓝飞扬侧头,却看到张带着戴着小白兔形儿童面具的脸。听到这天真稚嫩的声音,看着这戴着兔形面具的脸,蓝飞扬很快想起他上次救的坠楼女孩。

  显然,这可怜的智障女孩认出了他。别看这女孩外表有十五六岁的身形,可智力大概就汪在三四岁时的样子,说话做事完全像幼儿园的小朋友般。

  不然上次也不会个人溜到到酒店楼顶去,固执的要拿回自己的彩色气球。在她幼小的心灵中,根本就没想到那样做的危险性。

  第八十四章谁是真凶下

  “听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不会借此甩了我,又去找别人吧?”女人不依的。【】

  “不会。我费尽心思才赚到的第桶金可全在你这里呢,这你还不放心?”

  马涛捏捏女人的脸,趁机穿衣服下床,“我还要在下班前赶回公司去,所以不能再留了。记住,你明天早就退房走哦,找到落脚的地方再联系我。”

  “好的。”女人不舍地从马涛身后拥住了他。

  “对了,你的银行账号密码和现金卡密码都没变吧?”马涛掏出只烟夹在手指中,先没有去点着,而是转过身亲昵的用手抚过她的脸颊鼻尖问。

  “没有。你突然问这个干嘛?”女人不解的』然感到全身软瘫无力,接着便倒在了床上。

  马涛见此连忙将她搬进被中,接着隔着被子冷酷的用力捂住她的口鼻。中途,女人似有微弱的挣扎,可很快就动不动了。

  马涛长出口气,拿起女人放在床头柜上的包迅速翻找起来。把里面的几张卡存折及现金扫而空,之后又取下女人的戒指项链,看看耳环是工艺品不值钱,最终没取。

  之后把房间橱柜中的酒都倒在床上,用打火机点着被子。阴冷的看着火熊熊的燃烧起来,这才拍拍手走到房门口,左右瞄,赶紧闪身出去。并顺手带上了房门。

  之后,客房中成了片火海。

  “停!”镜像虚幻,室内又恢复成空荡荡的四壁依稀还有焦黑的原样。

  “搞定!”幼童老血收回水晶球,转身又从窗口飞入夜空中。

  “现在还早,先不回去。趁着夜色熟悉下这个社会,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这姓马的住在哪里。”

  幼童老血在清冷的残月下滑翔着:“几千年过去,这世间变化真大啊♀么高的楼,这么宽的路,这么漂亮的灯光,这么璀璨的不夜城就是这空气污染太大,天地间灵气少得可怜,否则我还真不想回圆环空间修炼了。”

  正在幼童老血飘着摇头喟叹着的时候,突然他发现远处楼顶有团虚影飘过:“恩?灵体?这博海市竟然还有灵体?”吃惊之下连忙加速向那团飘过的虚影追去。

  那团虚影似乎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正自在逍遥的在楼层间徜徉,时而抚过流转亮丽的灯,时而站在莲花般的路灯顶上;时而跃起蹿入高空,时而又钻进莺歌燕舞的娱乐场所。

  这进娱乐场所不要紧,幼童老血可就跟丢了。

  来他现在是半实体,功力又只有以前的千分之五,没办法从墙体中直接穿入。二来,他个两三岁幼童的外形怎么可能大摇大摆的进入这种场所?

  正当他摇头叹息时,却见马涛拥着位贵气女孩从里面出来。他眼睛不由亮,迅速变成小鸟那么大落在了他俩钻进的沃尔沃后部。

  清晨,蓝飞扬打开窗户,就有只小鸟飞进房来。蓝飞扬正疑惑呢,细看不是小鸟,而是缩小了的幼童老血。

  只见幼童老血进入房间后就迅速变大:“可算起来了,再不起来我要砸窗户了。你师傅我老人家晚上又冷又累的容易吗?”说着直接躺在蓝飞扬仍然热乎着的被窝中。

  蓝飞扬窘:“师傅,你回来了干嘛不敲窗叫我?”

  幼童老血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翘二郎腿,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其实我刚到,正想敲窗呢。事情我已经帮你查清了。凶手和纵火者都是个叫马涛的,他也是劣质服装案的主谋。他可能怕这劣质服装案最后还是会把他牵扯出来;加上他现在又勾搭上了他们新世纪老总的女儿,所以才杀人灭口并卷走所有非法所得。接着!”

  说着在腰间抹,随手扔出个水晶球,“这是凶案现场的录影,还有马涛和新世纪老总的千金亲热的段镜头。你注入精气看下,然后自己看着办吧。”

  “好的,谢谢师傅!”蓝飞扬躬身礼,“辛苦您了。”

  “好了,我施展了个绝学,真的倦了。”幼童老血把手脚都放下坐起来:“我回圆环空间去了♀两个月最好不要打搅我。”

  “好的,师傅。你就静心修炼吧。” 看着幼童老血变小着飞进了自己胸前的玉石圆环,蓝飞扬这才运功把丝精气注入水晶球中。

  于是,月十五日下午三点五十分以后,发生在雅戈尔酒店708客房的幕又再次重现。

  “原来这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马涛这王八蛋!”蓝飞扬气得咬牙切齿,“他竟然还想害郭总。”

  “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把他揪出来!”蓝飞扬在办公室抓着头来回踱步。可目前张勇被关在拘留所,他必需寸步不离的跟着郭安妮,没时间去跟踪调查啊!

  “要不,我把那段影像制成视频录像,直接放到公安局去吧?可找谁送去呢?这必需匿名的。不然公安局问我怎么得到这视频录像的,我可怎么回答?就算我实话实说恐怕都没人信吧?”

  最后蓝飞扬想到了化妆改扮去给张警寄快递。毕竟张警是郭安妮的同学,人也比较随和,东西交到他手里放心。

  于是,他用手机的摄像功能把影像制成了视频录像,放在张空光盘里,趁郭安妮下午开会期间离开公司,打出租车来到家距离天宇集团总部较远的快递公司。

  正当他想找家公厕乔装改扮时,却看到张警和王力健下车走进家斜对面的咖啡厅。

  “帅哥哥,你在干嘛呀?”这时,个天真稚嫩的女声在他身边响起。

  蓝飞扬侧头,却看到张带着戴着小白兔形儿童面具的脸。听到这天真稚嫩的声音,看着这戴着兔形面具的脸,蓝飞扬很快想起他上次救的坠楼女孩。

  显然,这可怜的智障女孩认出了他。别看这女孩外表有十五六岁的身形,可智力大概就汪在三四岁时的样子,说话做事完全像幼儿园的小朋友般。

  不然上次也不会个人溜到到酒店楼顶去,固执的要拿回自己的彩色气球。在她幼小的心灵中,根本就没想到那样做的危险性。

  第八十五章巧送证据

  “小妹妹,你个人吗?妈妈呢?”蓝飞扬不禁问道。【】

  “我个人啊。妈妈有事呢。”女孩煞有介事地,“我都十五岁了哦,可以个人出来玩了哦。”那神情就像三四岁的小朋友在说“我都五岁了哦”样。

  “那你认识回家吗?”蓝飞扬关心的问。

  “我认识的,不会走丢哦。”女孩很认真的,“帅哥哥,你干嘛呢?有没空陪我玩啊?”

  “对不起啊,哥哥还有事,不能陪你玩。”蓝飞扬摇摇头歉意的。

  “那帅哥哥有什么事?悠悠可以帮忙吗?悠悠可是经常帮妈妈做事的哦。”

  看着女孩悠悠真诚的眼睛,个念头飞快在蓝飞扬脑海闪。“你可以帮我送样东西给公路对面咖啡厅的警察叔叔吗?”

  “什么东西啊?”女孩悠悠似乎很感兴趣的问。

  “喏,就这个纸袋。是送给个叫张警的警察叔叔。”蓝飞扬把休闲衣内兜里揣着的装有视频录像光盘的信封拿了出来。

  “好的。”悠悠眼中漾起丝笑意。“我定交给咖啡厅里的张警警察叔叔。”

  “我们和他做个游戏。你不要告诉他是我让你给他的哦。”蓝飞扬笑着摸摸她的兔子耳朵,“让他自己猜,不然就不好玩了。”

  “好的。”悠悠笑意更深,“我明白了。”说完就拿着信封蹦蹦跳跳的跑向不远的斑马线,从那里穿过马路,朝咖啡厅走去。

  蓝飞扬连忙闪到辆停在路边的车后,戴上早准备好的宽沿帽护耳,跟着也过了马路,边走还边在鼻梁上架上副平光镜。瞬间外貌大变,整个个普通的校园男孩。

  然后他在咖啡厅门外不远,装作拦出租车的样子等悠悠出来,以确认她是不是把东西送到了。

  悠悠很快就空着手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张警和王力健。可是,悠悠根本看都没看这会的蓝飞扬。

  正好辆空着的出租车停下了,蓝飞扬赶紧拉开车门上去。

  悠悠只是个单纯的弱智女孩,她说不认识他,估计张警和王力健根本就不会怀疑她在说谎。

  而实际上悠悠自己也不认为自己在说谎,她只是帮“帅哥哥”和警察叔叔玩个游戏而已。

  但为了以防警方认真着力追查,蓝飞扬对出租车司机随便说了个不远的地方。等出租车把他送到那后,这才再打车回了天宇集团。

  郭安妮刚开完会,正和等了他会的小鸥在办公室谈话。

  小鸥在张勇刑事拘留后,第时间去看了他。知道了115特大火灾那天,马涛就在雅戈尔酒店七楼。

  虽然小鸥清楚公安局也怀疑马涛,迟早会去调查他。但为了天宇早点洗刷冤情,为了张勇能尽早出来,他还是努力去追查。

  正好金总的助手和马涛曾是大学校友,也认识死者李丽,并且提供李丽曾是马涛大学时期的女朋友之。后来大学毕业,因各自发展的地方不同也就分手了。至于现在还有没有联系,他就不清楚了。

  不过在这之前,小鸥找到了李丽开批发店时请的个看仓库的店员。那店员正好认识送那批劣质服装来的司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