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远地。”蓝飞扬赶紧点头。

  心道,莲姐说的最困难时期,可能就是这时候吧?难道她是受不了人家的闲言闲语才想自杀的?到底是神马情况?

  他们前后走进古朴的大校园♀时的大有不少低矮拥挤的旧建筑,和2010年改建后的现在化高层新式教学楼公寓型新宿舍区花园式校园大道无法比。

  女孩在很里面的幢旧三层楼下汀脚步,回头看了眼落在远处的蓝飞扬。她指了指旧楼房就从楼梯口上去了。然后在二楼阳台上出现,走到中间间宿舍打开门进去了。

  “在这里吗?那我以后也继续在大混了。”蓝飞扬勾唇笑。他感到自己这笑的方式都有点模仿郭安妮。

  现在,他也要去找个地方休息了。

  他翻翻口袋,除了手机钥匙串还有钱包。钱包里有三百八十七块钱。不过,钱上大多沾了点巨蟒的血,不知道人家收不收。

  钱包里还有张身份证和张工商银行卡,但估计这卡,2001年是取不到钱的。

  蓝飞扬走进大附近的小摊随便吃了碗肉丝面。在圆环第三空间吃了十几天的烤肉和青涩野果,这大碗热热乎乎的肉丝面下肚,无论舌蕾味觉还是肠胃都感到舒服多了。

  然后,他在家小旅店,花二十块钱登记入住晚。之后便钻进俩人标准间洗澡洗衣服。

  在第三空间洗澡洗衣服时,什么都没有,只能用清水搓揉漂洗下污垢和血腥;这会他可是满身满手泡沫,可劲的大清理了遍。

  当他边围着浴巾出来在阳台上晾衣服,边想着明天要去买套换洗衣服时,又个旅客开门进来。他看就笑了,竟然是个长得很像张勇的人。问,他还真叫张勇。

  张勇这时还是位楞头青,从郊区进城来找工作,不想已经两三天了还没找到合适的。靠在床上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蓝飞扬只得好言安慰了他几句。

  心想:我也该找份工作了,不然这三百多块钱花完,我吃什么,住哪里啊?

  因此,第二天他把剑藏在旅店房间中,陪张勇块去找工作。

  他想最好找份保安或保镖的差事做做,不行话就到餐馆去端盘子。结果,还真有家公司招保镖,而且招收两名保镖。蓝飞扬和张勇就块去排队。

  面试时,个精瘦的眼镜男问:“什么学历?”

  蓝飞扬想想:“高中。”

  他估计说大在读生也没用。人家定会说个大学生不好好去上学,来当什么保镖!

  “当过兵吗?”

  “没有。但我练过武术。”蓝飞扬如实说道。毕竟在大集团公司做过,这点有优势就早点说的常理还是懂。

  “哦。”眼睛男扬起镜片后的眼睛,“得过什么比赛奖项吗?”

  蓝飞扬摇头:“没有。但我协助警察抓过劫匪,还在家大公司做过贴身保镖。”

  “是吗?”眼睛男双眼放光,“什么公司?”

  “天宇集团。”

  “天宇集团?没听说过啊。”眼睛男疑惑的,“不是我们博海市的公司吧?哎,你这额头怎么了?”

  “哦。”蓝飞扬不好意思的按左额角,“蹭破了点皮。”

  “打架时弄的?”眼睛男马上不屑的,“我看你是在社会上的某帮派或皮包公司充当过打手吧?还这么年轻,看就像∵吧走吧,我们可是正规的大公司。不需要你这种喽喽和混混。”

  蓝飞扬真气得无语,跺脚:“奇强公司是吧?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还不干了呢!”

  他突然想起这奇强公司以后是天宇集团的竞争对手,商业死敌。才不为他们效力!

  张勇见他气愤地跑了出来,便急忙追上来说,他因为有军人退伍证,面试通过了,等等就去参加实战。如果实战进入前两名就会被聘用。

  蓝飞扬拍拍他的肩,让他好好表现,自己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蓝飞扬在大街小巷走了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小饭馆他都问了几家,可人家不是不需要人手就是看到他期期艾艾的拿不出身份证而拒招。

  他身份证是有啊,但他1991年5月的出生日期及2008年才办的身份证件,人家看了就算不感到怪异,也会觉得假的太离谱吧?他哪敢拿出来!

  眼看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然,他看到前面家公司门口不远闹哄哄的围了大群人,女人的尖叫和泼口大骂声尤其刺耳。

  他无心凑热闹,本想绕过去。可是那道被人推出人群,摔在地上的紫色窈窕倩影吸引了他♀是正昨天傍晚想自杀的女孩!

  蓝飞扬连忙冲上去挡住了欲要扑上来撕扯她的怒气冲冲的富态女人及她的帮手。

  “你是谁?”富态女人瞪着他问,“这狐狸精的又个姘头?”

  “请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是她表弟!”蓝飞扬紧握着拳头瞪回去说。

  第百十三章找工作

  求收藏!求花花!求各种奖赏!

  ————————————————————————————————

  “哎呀,你连死都不怕,还怕我跟着你啊?”蓝飞扬双手抱臂,“我可是正人君子哦,不会对你有什么邪念的,我充其量也不过把你当我姐姐。【】说实话吧,我怕你还是想不开,回头又去自杀。”

  开玩笑,疑似某人想自杀,他怎么可能不管!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女孩很不耐烦地看着他,“很晚了,我会要回去睡了。”

  “那你带我认识下你住哪里吧♀样有什么事我也好去找你。”看她似乎很不高兴,蓝飞扬马上纠正,“我说得是,万伤口有什么事。”

  女孩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好吧。我是大的在读研究生,你跟我来吧。离远点哦,省的人家看到又说闲话。”

  “好,好的。我定离得远远地。”蓝飞扬赶紧点头。

  心道,莲姐说的最困难时期,可能就是这时候吧?难道她是受不了人家的闲言闲语才想自杀的?到底是神马情况?

  他们前后走进古朴的大校园♀时的大有不少低矮拥挤的旧建筑,和2010年改建后的现在化高层新式教学楼公寓型新宿舍区花园式校园大道无法比。

  女孩在很里面的幢旧三层楼下汀脚步,回头看了眼落在远处的蓝飞扬。她指了指旧楼房就从楼梯口上去了。然后在二楼阳台上出现,走到中间间宿舍打开门进去了。

  “在这里吗?那我以后也继续在大混了。”蓝飞扬勾唇笑。他感到自己这笑的方式都有点模仿郭安妮。

  现在,他也要去找个地方休息了。

  他翻翻口袋,除了手机钥匙串还有钱包。钱包里有三百八十七块钱。不过,钱上大多沾了点巨蟒的血,不知道人家收不收。

  钱包里还有张身份证和张工商银行卡,但估计这卡,2001年是取不到钱的。

  蓝飞扬走进大附近的小摊随便吃了碗肉丝面。在圆环第三空间吃了十几天的烤肉和青涩野果,这大碗热热乎乎的肉丝面下肚,无论舌蕾味觉还是肠胃都感到舒服多了。

  然后,他在家小旅店,花二十块钱登记入住晚。之后便钻进俩人标准间洗澡洗衣服。

  在第三空间洗澡洗衣服时,什么都没有,只能用清水搓揉漂洗下污垢和血腥;这会他可是满身满手泡沫,可劲的大清理了遍。

  当他边围着浴巾出来在阳台上晾衣服,边想着明天要去买套换洗衣服时,又个旅客开门进来。他看就笑了,竟然是个长得很像张勇的人。问,他还真叫张勇。

  张勇这时还是位楞头青,从郊区进城来找工作,不想已经两三天了还没找到合适的。靠在床上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蓝飞扬只得好言安慰了他几句。

  心想:我也该找份工作了,不然这三百多块钱花完,我吃什么,住哪里啊?

  因此,第二天他把剑藏在旅店房间中,陪张勇块去找工作。

  他想最好找份保安或保镖的差事做做,不行话就到餐馆去端盘子。结果,还真有家公司招保镖,而且招收两名保镖。蓝飞扬和张勇就块去排队。

  面试时,个精瘦的眼镜男问:“什么学历?”

  蓝飞扬想想:“高中。”

  他估计说大在读生也没用。人家定会说个大学生不好好去上学,来当什么保镖!

  “当过兵吗?”

  “没有。但我练过武术。”蓝飞扬如实说道。毕竟在大集团公司做过,这点有优势就早点说的常理还是懂。

  “哦。”眼睛男扬起镜片后的眼睛,“得过什么比赛奖项吗?”

  蓝飞扬摇头:“没有。但我协助警察抓过劫匪,还在家大公司做过贴身保镖。”

  “是吗?”眼睛男双眼放光,“什么公司?”

  “天宇集团。”

  “天宇集团?没听说过啊。”眼睛男疑惑的,“不是我们博海市的公司吧?哎,你这额头怎么了?”

  “哦。”蓝飞扬不好意思的按左额角,“蹭破了点皮。”

  “打架时弄的?”眼睛男马上不屑的,“我看你是在社会上的某帮派或皮包公司充当过打手吧?还这么年轻,看就像∵吧走吧,我们可是正规的大公司。不需要你这种喽喽和混混。”

  蓝飞扬真气得无语,跺脚:“奇强公司是吧?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还不干了呢!”

  他突然想起这奇强公司以后是天宇集团的竞争对手,商业死敌。才不为他们效力!

  张勇见他气愤地跑了出来,便急忙追上来说,他因为有军人退伍证,面试通过了,等等就去参加实战。如果实战进入前两名就会被聘用。

  蓝飞扬拍拍他的肩,让他好好表现,自己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蓝飞扬在大街小巷走了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小饭馆他都问了几家,可人家不是不需要人手就是看到他期期艾艾的拿不出身份证而拒招。

  他身份证是有啊,但他1991年5月的出生日期及2008年才办的身份证件,人家看了就算不感到怪异,也会觉得假的太离谱吧?他哪敢拿出来!

  眼看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然,他看到前面家公司门口不远闹哄哄的围了大群人,女人的尖叫和泼口大骂声尤其刺耳。

  他无心凑热闹,本想绕过去。可是那道被人推出人群,摔在地上的紫色窈窕倩影吸引了他♀是正昨天傍晚想自杀的女孩!

  蓝飞扬连忙冲上去挡住了欲要扑上来撕扯她的怒气冲冲的富态女人及她的帮手。

  “你是谁?”富态女人瞪着他问,“这狐狸精的又个姘头?”

  “请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是她表弟!”蓝飞扬紧握着拳头瞪回去说。

  第百十四章再遇郭红莲

  “表弟?哈哈,她什么时候又蹦出个表弟?”富态女人面目狰狞的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谁,但你要知道。【】这狐狸精根本不是个东西。她个没了父亲的孤儿,我公公婆婆好心收留她,把她当亲生女儿般供她读书考上大学。”

  “她不仅不思回报,还勾引我老公♀还不算,边骗我老公的钱财边去养小白脸。你们大家说说,有这么忘恩负义恬不知耻不要脸的贱女人吗?”

  “你胡说,你胡说!根本不是这样。”在片责骂谴责声中,女孩低声呜咽道。

  蓝飞扬愣了会之后,在她的呜咽声中转身扶起她。不管她过去怎么样,那都已经是历史。反正她直对自己很好。

  “我们走吧,不要理她胡说八道。”蓝飞扬说着,扶着全身颤抖的她,排开人群走了出去。

  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要不然围观的人会越来越多,那对女孩的伤害也就越大。

  那女人带着帮手不甘心的还想追上来厮打女孩,被蓝飞扬伸手拦,那因击杀过无数野兽而逐渐凌厉冰冷的目光瞪,吓得不敢再乱动。

  可她还是大义凌然地说:“我今天就是要揭开这狐狸精温情虚伪的面纱,让大家都认清她阴暗的本来面目,省的她再去害人!”

  蓝飞扬根本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拦了辆三轮摩的,扶女孩上去后绝尘而去。

  女孩路颤抖着抽泣着。蓝飞扬有些明白她昨天为什么要自杀了。估计昨天就有人说她了。

  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及时出现,她最后会怎么样?被那富态的野蛮女人和帮手推搡厮打得鼻青脸肿,然后跳入车流中再次自杀?

  晚饭,女孩口也没吃。蓝飞扬看她手心有擦伤的血痕,要陪她去医院擦点药,她也不去。她直低着头用长发掩住自己的脸流泪,看得蓝飞扬很心疼。

  “我冒昧地问你句话:你是叫郭红莲吗?”蓝飞扬实在憋不住了,他真怕只是个长得相像的人。

  女孩怔了下:“你都听说了?”

  “我听说什么了?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蓝飞扬看着她若微抬起的红肿眼睛说,“我也好称呼你。”

  女孩又低下头:“那是我的名字,但你现在不要叫我。我怕听。”

  蓝飞扬心里块石头总算着地:“行,我不叫。但你老是这样可不行。”

  “我不要你管。”女孩郭红莲咬唇道,“你走吧。我是生是死怪你什么事?我们昨天才认识的,你当你真是我表弟啊。”

  蓝飞扬愣:“你怎么啦?我只是不放心就这样把你送回宿舍。你不要敏感。只要你是大的郭红莲,那我们就是亲人。关于这点,你以后会知道的。”

  这话倒把郭红莲说得愣愣的,心道:难道他还真是自己某个远亲?舅舅姨娘家的几个表弟因好久不见都不认识了。若更远的那真是和陌生人样。

  也许,他们在姐姐郭秋莲那里听到过自己的事情,而自己却真的不认识他们。

  “好吧,就算是吧。”郭红莲点点头,“想想也是,如果不是亲戚的话,你今天怎么会在那种情况下挺身而出?谢谢你了。”

  “不要那么客气。”蓝飞扬望眼灯光璀璨的街道,“现在我们去哪里?”

  “不知道。”郭红莲茫然地摇摇头。

  “要不然再找个地方坐坐?公园或游乐园什么地方?”蓝飞扬征询道。虽然眼前女孩就是自己心爱的人,可是由于时间不对,他时不知道该怎么待她。

  “随便吧。路边长椅,湖畔栏杆都行。”

  郭红莲也不想这么早回宿舍,她怕看到室友询问的眼睛;怕听旁人冷言毒语的讥笑※日那些不管是羡慕她还是嫉妒她的人,如今都在兴灾落祸落井下石呢。

  蓝飞扬直陪着她,有时说两句无关紧要的话。

  他很想问:她怎么会成这样,她和她那个大款大哥到底怎么啦?可又不想再揭她正流血的伤疤,只好不去碰这个问题。

  直到夜深风凉了,他才提议送她回宿舍。并问她明天是在学校,还是去今天实习的那家公司。

  郭红莲叹息了声说:“我这两天哪里也不去了,就窝在宿舍吧。”

  “也好。”蓝飞扬点点头,“你要坚强点哦。千万不要再想不开。我看了下你的面相,只要你熬过这关,你以后会大福大贵的。”

  郭红莲冷淡地牵动了下嘴角,露出丝苦笑:“你还会看相啊,别蒙我咯。”

  “我说的是真的。别人我可能看不准,你的定准。你将来会嫁个大老板,还会生个可爱的女儿。拥有家博海市数数二的集团公司。”蓝飞扬说的掷地有声。因为那可是事实,而不是他蓝飞扬的什么预测!

  “看你说的——我想都不敢想。”郭红莲不觉间露出了丝笑意,“虽然知道你是为了宽我的心,但还是谢谢你!”

  第二天,蓝飞扬工作没找着,却看中了间出租房。那地方离大也不是很远,是幢五层的民房,出租的是四楼带简易卫生间的间十几平方的房子,月租只要100块。

  蓝飞扬马上和六十出头的房东谈妥并负了两百块钱——先租两个月。

  本来还要交五十块钱押金的,被蓝飞扬说自己是大的学生,实在没钱♀么左磨右请求的给免了。而且房东连身份证都没仔细看——实在因为眼花,看了下名字和照片像蓝飞扬本人就还给他了。

  蓝飞扬立即去小旅店退了房,把自己的剑和昨晚新买的身衬衣长裤拿了过来。

  房里有前房客留下的垫被,还挺新的,晒晒就可以用。所以,蓝飞扬在房东热心指点下,只是在就近买了床床单和薄被。

  蓝飞扬看,自己带来的三百八十七块钱已所剩无几了。2001年的物价虽然很低,但他这点钱也不够几天吃饭的了,必需得马上赚钱啊。

  所以,晚上吃了份三块钱的自助餐后,他又开始转悠。想看看哪里有夜市招人。

  第百十四章再遇郭红莲

  “表弟?哈哈,她什么时候又蹦出个表弟?”富态女人面目狰狞的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谁,但你要知道。【】这狐狸精根本不是个东西。她个没了父亲的孤儿,我公公婆婆好心收留她,把她当亲生女儿般供她读书考上大学。”

  “她不仅不思回报,还勾引我老公♀还不算,边骗我老公的钱财边去养小白脸。你们大家说说,有这么忘恩负义恬不知耻不要脸的贱女人吗?”

  “你胡说,你胡说!根本不是这样。”在片责骂谴责声中,女孩低声呜咽道。

  蓝飞扬愣了会之后,在她的呜咽声中转身扶起她。不管她过去怎么样,那都已经是历史。反正她直对自己很好。

  “我们走吧,不要理她胡说八道。”蓝飞扬说着,扶着全身颤抖的她,排开人群走了出去。

  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要不然围观的人会越来越多,那对女孩的伤害也就越大。

  那女人带着帮手不甘心的还想追上来厮打女孩,被蓝飞扬伸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