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阿姨,您穿上这丝袜,定把您的腿衬托勾勒的像少女样光润纤细迷人。”

  “我是公司市场考察员,怎么可能是假货呢?喏,丝袜商标上还有水印标记呢。”

  在蓝飞扬几乎磨破嘴皮的情况下,高层白领阔太太小蜜二奶们个接个的从他手上把丝袜买走了。

  四天之后,不仅背包全买光了,连郭红莲也跟着他摆摊了。

  因为天气渐热,郭红莲自己就衬衣短裙的穿着双做样品。她的腿本来就修长纤细白皙曲线优美♀穿上“梦纱”丝袜,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男人都来买回去给老婆穿。

  所以个星期后,两百双丝袜除了郭红莲腿上的全部售出。甚至售完丝袜后,还有个女孩,想让郭红莲脱下来便宜点卖给她。

  郭红莲都有点心动了,可蓝飞扬不答应。那女孩咬牙说:“我原价三十八块钱买好不好?”

  蓝飞扬挥手,让她随郭红莲到旁换丝袜去后,那女孩穿着丝袜在暮色中兴高采烈的走了。

  蓝飞扬和郭红莲很高兴的走在回来的路上。

  “明天我去上班,你也回公司交差。”

  “好啊。只是你要上班了,如果公司再给我什么销售任务的话就没人帮忙了。”郭红莲高兴之余有点怅然。

  “那你就自己卖咯。”蓝飞扬蹦起拍了下路边垂下的树枝。他感到这种和郭红莲平等交往的感觉真好。

  可现在不正是她最困难的时期吗?她那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初恋男友怎么还没有出现呢?

  今年她就要研究生毕业了,而她的初恋男友就是她读研究生时的啊。现在离毕业也就两个月了,应该出现了啊。

  蓝飞扬不解的抓抓头发:不会我就是她那个初恋男友吧?想着,心不觉猛然狂跳了下。

  如果那样,那真是太好了!

  “哎,我说表弟,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郭红莲侧头看着他问,“我的室友问我,我都不知道呢。”

  “我啊?哦,我叫杨蓝。”总不能跟她说自己叫蓝飞扬吧?这名字可是她帮他取的!蓝飞扬灵机动,把自己的名字反过来念,去掉中间的“飞”字,正好是“杨蓝”。

  “杨澜?”郭红莲惊讶,“和凤凰台四大当家花旦之杨澜同个名?”

  “不是。”蓝飞扬摇头。他感到这“杨蓝”还是有点不妥,若思索就说,“我的斓是‘文’字旁的,不是三点水的澜。”

  “哦。”郭红莲点点头,“杨斓,挺不错的名字。你现在可以说,你到底是我那家亲戚了吧?”

  “不能说。”蓝飞扬满脸是笑的,“天机不可泄露。”

  “切!”郭红莲打了下他的手臂,故作恶狠狠地,“什么天机?说!”

  “这个吗”蓝飞扬抓抓自己的头发,脑细胞高速旋转着,“我妈大概是你的堂姑还是表姨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有他们老辈人才知道,那松镇我也只去过两次。我估摸着,我和你至少也得是第四代亲戚了。”

  蓝飞扬说完,已急出了满脑门的汗♀谎话可真不好编!

  “哦。”郭红莲点点头,那难怪她会不认识他。不过,他既然说出了老家松镇,那肯定是不会有错了。

  因为马国良这天出院上班,所以蓝飞扬早就到医院病房待命。

  马国良的肋骨并没有完全愈合,但因为不需要打针了,公司又离不开,所以他出院来公司处理些必要的事物。

  他的国良建筑公司确实不太大,也没开几年。但目前却正在承建条高速公路和批安居工程。

  他猜,派人打伤他的定是竞争对手奇强公司。他这次拿到这条高速公路,对方相当不爽,所以才派人教训他。

  他想着,自己的公司逐渐发展起来了,花钱请个保镖还是必要的。不然万哪天被人打残或做掉了岂不冤枉?

  可意外的是,蓝飞扬不仅可以在工地上震慑些找茬的混混无赖,竟然还懂电脑,会打文件做计划等。他不仅请了个保镖,还顺便能兼任助理。马国栋感到真是赚了。

  蓝飞扬在这里重新到移动公司买了张不需要身份证的次性手机卡,并把直关着的手机开了起来。每天下班后就给郭红莲打个电话,问她还好吗?今天做了些什么?

  郭红莲也逐渐习惯了这种关心,有时和他起吃晚饭或逛逛街看场电影什么的。

  公司后来又给她销售文胸内裤的任务,她只得个人戴着太阳帽架副墨镜去卖,可销量并不好♀天竟然还有小混混来马蚤扰,吓得她早早收摊。

  蓝飞扬听了很不放心。但是他开始就休息了个星期,这上班还不到半个月,也不好再要求休息。所以只得晚上陪她到夜市摆地摊。

  因为文胸和内裤不能像丝袜样穿出来展示,所以任蓝飞扬可劲大叫,前来问津的人还是寥寥无几。

  何况在步行街摆地摊,人家看着就感觉不会高档到那里去,可价钱偏还那么贵!有几个愿意掏钱去冒险呢?

  倒是有些前不久买了丝袜的回头客,但这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啊。看来这次是没办法按时完成任务了。

  第百十六章起练摊

  蓝飞扬只得豁出去背了包丝袜去兜售。【】

  毕竟,她不仅是自己小时候关心援助自己的阿姨,还是他以后的爱人啊!她现在有难处,他怎么可能不帮呢?

  可看到人,他实在不好意思叫。努力了好多次,他总算拿着丝袜拦住对姐妹表达了卖丝袜的意思。

  那对姐妹拿着丝袜看了看,又摸又拉的觉得还不错,可问价钱,把丝袜塞还给他,掉头就走。

  有了初次拦人的经验,蓝飞扬逐渐声音也大了,说话也顺溜了,还无师自通的会夸会劝了。例如:“这丝袜穿在你的腿上,更显得美腿修长光润诱人。”

  “这丝袜质量好,经久耐用穿着舒服不挂丝,双当普通丝袜几双,还特显腿行。”

  “阿姨,您穿上这丝袜,定把您的腿衬托勾勒的像少女样光润纤细迷人。”

  “我是公司市场考察员,怎么可能是假货呢?喏,丝袜商标上还有水印标记呢。”

  在蓝飞扬几乎磨破嘴皮的情况下,高层白领阔太太小蜜二奶们个接个的从他手上把丝袜买走了。

  四天之后,不仅背包全买光了,连郭红莲也跟着他摆摊了。

  因为天气渐热,郭红莲自己就衬衣短裙的穿着双做样品。她的腿本来就修长纤细白皙曲线优美♀穿上“梦纱”丝袜,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男人都来买回去给老婆穿。

  所以个星期后,两百双丝袜除了郭红莲腿上的全部售出。甚至售完丝袜后,还有个女孩,想让郭红莲脱下来便宜点卖给她。

  郭红莲都有点心动了,可蓝飞扬不答应。那女孩咬牙说:“我原价三十八块钱买好不好?”

  蓝飞扬挥手,让她随郭红莲到旁换丝袜去后,那女孩穿着丝袜在暮色中兴高采烈的走了。

  蓝飞扬和郭红莲很高兴的走在回来的路上。

  “明天我去上班,你也回公司交差。”

  “好啊。只是你要上班了,如果公司再给我什么销售任务的话就没人帮忙了。”郭红莲高兴之余有点怅然。

  “那你就自己卖咯。”蓝飞扬蹦起拍了下路边垂下的树枝。他感到这种和郭红莲平等交往的感觉真好。

  可现在不正是她最困难的时期吗?她那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初恋男友怎么还没有出现呢?

  今年她就要研究生毕业了,而她的初恋男友就是她读研究生时的啊。现在离毕业也就两个月了,应该出现了啊。

  蓝飞扬不解的抓抓头发:不会我就是她那个初恋男友吧?想着,心不觉猛然狂跳了下。

  如果那样,那真是太好了!

  “哎,我说表弟,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郭红莲侧头看着他问,“我的室友问我,我都不知道呢。”

  “我啊?哦,我叫杨蓝。”总不能跟她说自己叫蓝飞扬吧?这名字可是她帮他取的!蓝飞扬灵机动,把自己的名字反过来念,去掉中间的“飞”字,正好是“杨蓝”。

  “杨澜?”郭红莲惊讶,“和凤凰台四大当家花旦之杨澜同个名?”

  “不是。”蓝飞扬摇头。他感到这“杨蓝”还是有点不妥,若思索就说,“我的斓是‘文’字旁的,不是三点水的澜。”

  “哦。”郭红莲点点头,“杨斓,挺不错的名字。你现在可以说,你到底是我那家亲戚了吧?”

  “不能说。”蓝飞扬满脸是笑的,“天机不可泄露。”

  “切!”郭红莲打了下他的手臂,故作恶狠狠地,“什么天机?说!”

  “这个吗”蓝飞扬抓抓自己的头发,脑细胞高速旋转着,“我妈大概是你的堂姑还是表姨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有他们老辈人才知道,那松镇我也只去过两次。我估摸着,我和你至少也得是第四代亲戚了。”

  蓝飞扬说完,已急出了满脑门的汗♀谎话可真不好编!

  “哦。”郭红莲点点头,那难怪她会不认识他。不过,他既然说出了老家松镇,那肯定是不会有错了。

  因为马国良这天出院上班,所以蓝飞扬早就到医院病房待命。

  马国良的肋骨并没有完全愈合,但因为不需要打针了,公司又离不开,所以他出院来公司处理些必要的事物。

  他的国良建筑公司确实不太大,也没开几年。但目前却正在承建条高速公路和批安居工程。

  他猜,派人打伤他的定是竞争对手奇强公司。他这次拿到这条高速公路,对方相当不爽,所以才派人教训他。

  他想着,自己的公司逐渐发展起来了,花钱请个保镖还是必要的。不然万哪天被人打残或做掉了岂不冤枉?

  可意外的是,蓝飞扬不仅可以在工地上震慑些找茬的混混无赖,竟然还懂电脑,会打文件做计划等。他不仅请了个保镖,还顺便能兼任助理。马国栋感到真是赚了。

  蓝飞扬在这里重新到移动公司买了张不需要身份证的次性手机卡,并把直关着的手机开了起来。每天下班后就给郭红莲打个电话,问她还好吗?今天做了些什么?

  郭红莲也逐渐习惯了这种关心,有时和他起吃晚饭或逛逛街看场电影什么的。

  公司后来又给她销售文胸内裤的任务,她只得个人戴着太阳帽架副墨镜去卖,可销量并不好♀天竟然还有小混混来马蚤扰,吓得她早早收摊。

  蓝飞扬听了很不放心。但是他开始就休息了个星期,这上班还不到半个月,也不好再要求休息。所以只得晚上陪她到夜市摆地摊。

  因为文胸和内裤不能像丝袜样穿出来展示,所以任蓝飞扬可劲大叫,前来问津的人还是寥寥无几。

  何况在步行街摆地摊,人家看着就感觉不会高档到那里去,可价钱偏还那么贵!有几个愿意掏钱去冒险呢?

  倒是有些前不久买了丝袜的回头客,但这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啊。看来这次是没办法按时完成任务了。

  第百十七章步行街混混

  看看时间不早了,他们正准备收摊。【】这时,有几个手臂胸口刺着龙形纹身的小青年过来:“哇塞,美女!没想到这取下太阳镜来更漂亮了!”

  正低头收拾内衣的郭红莲听到声音抬头,脸色骤变。

  因为晚上光线不好,加上她本身有点近视,又有蓝飞扬陪着,所以这才没戴太阳镜。可没想到竟然又遇到这些混混,而且从两个变成四个。虽然她知道蓝飞扬有点武功,但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得了?

  另个少年华发男连忙接口:“就是就是。我说美女,你晚上也来卖内衣啊?早跟你说了,只要你穿上你卖的内衣,三点式的展示下,我们哥几个就把你这些内衣打包全买了。何必这么辛苦呢?”说完几个人嘻嘻哈哈的滛笑起来。

  蓝飞扬见此浓眉皱起,不由挺身迎了出去:“哥几个,如果诚心买内衣,我很欢迎,定当热情效劳。可要是来捣乱取乐,那就请绕道”

  “哟,这是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小子?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这就冒出来想当护花使者了!”

  个黑壮型青年刚说完,另个黄毛小子就伸出个手指圈点了下:“这片可是我们白龙帮力哥的地盘,你还敢在哥几个面前叫嚣?!识相的滚远点!”

  蓝飞扬真想甩手出去,给他个嘴巴。可想想自己目前可是陪郭红莲在卖任务物品,这要是得罪了这帮地头蛇,今后可就别指望在这摆摊了,因此只好强压怒火忍住了。

  这时,中间那个肩膀上搭着件外套脸色白净些留着头长发的男人开口了:“恩,这妞长的真不错。很正点!黑熊阿黄,你们个斯文点,别吓着美女了。”

  “是,力哥。我们斯文,我们斯文。”黑熊连连点头,然后又转身对郭红莲说:“美女,卖什么内衣啊,不如跟我们力哥吧。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想什么有什么。”

  蓝飞扬听禁不住怒火上窜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你说什么呢?再敢胡说,我抽你!”

  “嘿,还反了你了。”旁的黄毛小子挥手就拳。蓝飞扬立即抬手挡住了。

  黑熊趁机个扫堂腿,想把蓝飞扬踢倒。结果被蓝飞扬后发先至的鞭腿踢飞出上十米,趴在街道中间杀猪般哀嚎。

  而黄毛小子被蓝飞扬硬如铁棍般的手臂档,不禁后退步,痛得直甩手:“我的妈呀,这还是人的胳膊吗?”

  “好小子,你还挺恨!”力哥见此,随手把搭在肩上的外套往旁边摊位上抛,咚撸衣袖,和剩下的华发少年起冲了上来。

  蓝飞扬迅速用手肘撞黄毛小子的腹部,在黄毛小子捂着肚子急速倒地的同时,如行云流水般飞身踢出连环腿,将华发少年道踢飞,摔了个狗啃屎。然后潇洒自如的和也有些功夫的力哥战在了起。

  那个力哥在白龙帮可能还算得上号人物,可与蓝飞扬比那差得可不是个档次。所以三拳两腿之后,被蓝飞扬把双手扭到身后,钢钳般紧卡住,痛得不敢动弹。

  “力哥是吧?”蓝飞扬嘴角勾,淡笑着问,“我杨斓本来不想动手的,你看,这多伤和气?”

  力哥也是欺软怕硬,见风驶舵之辈,眼看自己哥四个全趴下了,自己还被人拿在手里,于是赶紧低头:“是。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杨斓兄弟高抬贵手!”

  蓝飞扬听后,立马放开了他。

  他只是想警告他们下,并不想和他们结仇。毕竟,还不知道郭红莲那个公司有多少刁蛮的销售任务要派给她做呢,这若真和这帮地头蛇闹翻了,以后就不可能在这摆摊卖东西了。

  所以他笑着对力哥说:“力哥,兄弟失礼也是没办法。你看,我表姐借助贵地买些小东西也不容易是不是?还请贵帮兄弟们以后别为难她好吗?”

  “哦,这位美女是你表姐啊?我还以为是嫂子呢。”本来还心存怨恨的力哥眼睛亮,“我看杨兄弟身手很好啊,不如来我们白龙帮吧?我们老大包哥定会重用你的。”

  他看蓝飞扬也就二十上下,身手又这么好,以为也是重武轻文之辈,因此有心拉拢。

  “这个,兄弟目前在家建筑公司给老板做保镖,恐怕不太方便去贵帮。”看到力哥眼中似乎有些不悦,蓝飞扬话语转,“不过,所谓不打不相识,今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哥若有什么事需要兄弟帮忙的,只要帮得上,我杨某定帮。”

  “好!”力哥拍了下蓝飞扬的肩膀,“那就语为定了。你有呼机吗?留个号码,有事好联系。”

  这时,捂着肚子退到边的黄毛小子正分别把黑熊和华发少年扶了起来。三人还不太明白这力哥怎么就和这厉害的小子成朋友了。

  而已经迅速收好摊的郭红莲看着蓝飞扬,也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要和这些帮派混混交结。

  “不好意思,我没呼机。”蓝飞扬抓抓头发歉然的说。在这还是满街“蛐蛐”叫的时代,他已经超前的用上手机了♀时候能用手机可是有身份人的象征。

  力哥也没想到他竟然用上手机了,所以没问。蓝飞扬也没想要告诉他。

  “不过,我在国良建筑上班,有事你们可以打公司电话。”接着,蓝飞扬报了个座机号给力哥,以示真诚相交。

  力哥本来要拉他去哪里喝点什么的,可蓝飞扬说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所以,在力哥留下了自己的呼机号后,他们就友好分手了。

  “杨斓,你和这些流氓混混拉什么关系啊?”晚风轻抚,灯火阑珊的街道上,郭红莲不禁疑问。

  蓝飞扬只得把他的顾虑打算和盘托出。“

  哦。”郭红莲点点头,明眸流转,“真是让你费心了。”

  她没想到自己这个表弟人不大,想得还挺周到。

  “我和你谁跟谁啊?还这么客气!”蓝飞扬灿烂的笑,脸上显出深深地迷人梨涡。

  他好想拉住她的纤手,可手伸出去半还是不敢唐突,只得又悄悄缩回了。

  眼见来到这2001年都快个月了。蓝飞扬知道,自己就是郭红莲的初恋男友无疑了。

  可既然自己是她的初恋男友,总不能就这么傻傻的浪费时间,得找个机会向她表白啊!

  第百十七章步行街混混

  看看时间不早了,他们正准备收摊。【】这时,有几个手臂胸口刺着龙形纹身的小青年过来:“哇塞,美女!没想到这取下太阳镜来更漂亮了!”

  正低头收拾内衣的郭红莲听到声音抬头,脸色骤变。

  因为晚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