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悯与同情。我就是爱你!”蓝飞扬固执的拥紧她。

  “可我是你表姐!”郭红莲如抓到了根救命稻草。

  “这都四五代了,应该可以的。过去还盛行这种亲上加亲呢!”

  “但是,我不仅比你大四岁,还还我已经被人糟蹋过了。”郭红莲好心痛好无力。

  因为蓝飞扬说自己二十岁,而她已经二十四岁了,当然是大四岁。但实际上的蓝飞扬只有十九岁。

  “大四岁又怎么样?燕妮还比马克思大四岁呢!他们不是样恩爱了生?至于那个那是过去,谁也无法改变是不是?”

  蓝飞扬认真地说,“我不在乎你还有没有那层薄薄的膜。我的爱不是那么庸俗狭隘的,我爱的是你这个人!”

  郭红莲最终还是用力掀开了他,她痛楚地摇着头:“可是,我的名声已经很臭了,那会连累你以后也被人指指点点抬不起头的。你真的点都不介意吗?就算你不介意,我也介意。我自知根本配不上你,你还是去找个纯洁的好女孩吧!”

  “在我心中你最好!你还让我去找谁?”蓝飞扬心痛得眼都红了,他低声盯着她问。

  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事,令他有些遗憾,但毕竟他早就深爱她了,不会因为这点瑕疵而改变的。

  “不!”郭红莲惨痛地摇着头冲入了大雨中。

  “莲”蓝飞扬飞身几步追上她,再次把她拉入自己怀中,“你听着,我只爱你个。除了你,我不会再有爱!”

  “不,不!”郭红莲还是拼命摇头,“你以后会后悔的。”

  “我永远不后悔!”蓝飞扬说着拦腰横抱起她返回亭子中。他早就想和她相伴相守到永远了,还怎么可能后悔?

  他这会穿越到2001年来,却不把握时机与她倾心相爱,留下她生难忘的初恋,那才真正会后悔!

  第百十九章二哥李卫国

  “不,不可能的。【】你放开我!你都从来没问过我的过去。”郭红莲仍然拼命挣扎。

  “我不问。我不想再次撕裂你的伤口。你想说就自己跟我说,不想说就让它在心里烂掉风干。”蓝飞扬不禁箍紧她,低头吻住她粉红的唇瓣。

  郭红莲霎时全身颤栗,她终于停止挣扎,接受他的倾心吻。

  串晶莹的泪,从她眼角滑落。那是感动心碎的泪水。

  真的有人不计较过往的切,真心的爱上自己了吗?我也可以得到纯真的爱情,得到真正的幸杆?

  蓝飞扬见她安静下来,并热烈的反映。不由撬开她的贝牙,把舌头伸进去品尝她的柔舌与口中馨香。

  郭红莲时僵愣住了。她从来不知道,吻还可以这样吻的。那么,他在她之前应该有人教过他这么做咯?

  于是,她稍安心了些。可她怎么也想不到,正是九年之后的她教会他这样吻的。

  好美妙的吻,他眷恋她痴迷。当几乎窒息时,他们换了几口气,又继续吻在了起。

  “你也爱我,对吗?”当再次几乎窒息时,蓝飞扬放开她低问。

  从她开始的生涩无措中,他知道她是初吻。没想到她被人强迫了,可初吻还在。

  “我不知道。”郭红莲茫然的摇头,“我只是很想看到你,很想天天和你起散步逛街聊天甚至练摊。我直以为,这是我孤单落寞时对亲情的渴望。以为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我觉得自己很污秽,从没想过你会爱我。你确信,你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

  “我确信!”蓝飞扬点点头,“只要你不嫌弃我文凭没你高,又无所有。我将来定娶你为妻!”

  “我怎么会嫌弃你?我只是怕你会嫌弃我。”郭红莲心痛的说,“既然你确信,那我们以后就起创业吧。”

  “好的!”蓝飞扬点点头再次拥紧她。

  “你不想问我点什么吗?”郭红莲迟疑的,“比如我为什么会失贞?为什么想自杀?”

  “我想我基本上能猜到了。如果为难的话,你还是不要说了。”蓝飞扬温柔地帮她抚平有些凌乱的发丝。

  “为难我也要说。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郭红莲坚定的,“这事要从我父亲突然过世说起。”

  郭红莲说着离开他的怀抱背过身去。“我从小生活在个由青石板铺地的江南小镇——松镇上,家里所有的经济开支都靠爸爸微薄的工资。由于有姊妹三个,所以家里直很穷。长期的生活压力和缺乏营养的伙食,使爸爸的身体过早的跨了。终于在我十三岁的那年秋天,半夜猝然死在床上。“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实在无力再供我上学,所以我十四岁中考完后就去广东打工。个多月后,我和个工友换厂时,遭人贩子拐卖幸好关键时候我被打拐队及时救了出来。后来在妇联主任的介绍下,被这博海对姓李的夫妇收养。”

  那半年岁月,郭红莲想想还是决定模糊带过。因为那毕竟和她要叙述的关系不大。随着她的叙述,往事再次清晰地浮现在她眼前。

  李爸爸李妈妈只有两个儿子,个成家独过了,个在美国留学,目前身边冷清。

  他们多年来直就想要个女儿,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所以对郭红莲很疼爱。不仅供她继续上学,还在妇联的帮助下,把她的户口从老家迁来,并正式办了领养手续。

  可李姓夫妇的大儿子和儿媳对他们又收养个女儿很是不已为然。儿媳还嘀咕,有钱的话干嘛不补贴他们点,还拿来养不相干的人。

  出于对红莲健康成长的考虑,妇联的阿姨隐瞒了红莲被拐卖半年事。而李爸爸李妈妈干脆连她被拐卖也隐瞒了,只像外人介绍她因父亲去世,母亲个人拖着三个孩子,实在没办法供养她,他们才领养过来的。

  本来好心的人们为红莲铺平了条阳光道路,而红莲也在这幸福的生活中陶醉了。她心努力学习,个个学期得“三好学生”。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郭红莲上高三的时候,李爸爸突然因心状病猝发死去。而李妈妈只是大集体工退休,那微薄的退休金是无法供红莲上大学的。

  郭红莲决定不读书了,去找份工作。李妈妈不许,说她成绩那么好,不上大学可惜了≡己就算节衣缩食也要供郭红莲上完大学。

  何况大儿子李卫红开的公司已经大有起色,二儿子李卫国也在美国家大公司找到了工作,完全可以要他们支援点。

  大媳妇听到了却阴阳怪气地说:“又不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们干嘛要出钱供她上大学啊?她不是已经十八岁了吗?叫她去打工自食其力就是了!”

  李妈妈气得和她大吵,然后就突然摔倒在地,不省人事的昏了过去。

  120急救车送到医院说是中风了。郭红莲只得不上学,日夜守护在养母病榻前。

  几天后,郭红莲名义上的二哥李卫国从国外赶回来。

  上次父亲猝死,他没来得及赶回来♀次拼了丢掉在美国公司的工作也执意要请假赶回。他已经错过了父亲的临终面,怎么能再错过在母亲病榻前护待呢?

  郭红莲见李卫国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刀眉国字脸,外貌比较儒雅。

  而李卫国初见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淡雅清新的郭红莲时,双眼不觉亮。他没想到父母领养的这个妹妹竟然这么漂亮。

  他请了个特护照看母亲,把郭红莲赶去上学。并让她好好读书,说大学费用他包了。

  郭红莲很是感动,她觉得这个二哥是个难得的好人。眼见以前苍白消瘦的自己日渐出落得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她不禁暗叹。

  如果她没有被拐卖过,她真的会爱上这个留洋归来的二哥。可如今二哥是留美博士;自己却是个才上高三的毛丫头,还有段不太光彩的过去

  郭红莲因为感慨自怜,而更加拼命的学习,终于在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绩。

  第百十九章二哥李卫国

  “不,不可能的。【】你放开我!你都从来没问过我的过去。”郭红莲仍然拼命挣扎。

  “我不问。我不想再次撕裂你的伤口。你想说就自己跟我说,不想说就让它在心里烂掉风干。”蓝飞扬不禁箍紧她,低头吻住她粉红的唇瓣。

  郭红莲霎时全身颤栗,她终于停止挣扎,接受他的倾心吻。

  串晶莹的泪,从她眼角滑落。那是感动心碎的泪水。

  真的有人不计较过往的切,真心的爱上自己了吗?我也可以得到纯真的爱情,得到真正的幸杆?

  蓝飞扬见她安静下来,并热烈的反映。不由撬开她的贝牙,把舌头伸进去品尝她的柔舌与口中馨香。

  郭红莲时僵愣住了。她从来不知道,吻还可以这样吻的。那么,他在她之前应该有人教过他这么做咯?

  于是,她稍安心了些。可她怎么也想不到,正是九年之后的她教会他这样吻的。

  好美妙的吻,他眷恋她痴迷。当几乎窒息时,他们换了几口气,又继续吻在了起。

  “你也爱我,对吗?”当再次几乎窒息时,蓝飞扬放开她低问。

  从她开始的生涩无措中,他知道她是初吻。没想到她被人强迫了,可初吻还在。

  “我不知道。”郭红莲茫然的摇头,“我只是很想看到你,很想天天和你起散步逛街聊天甚至练摊。我直以为,这是我孤单落寞时对亲情的渴望。以为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我觉得自己很污秽,从没想过你会爱我。你确信,你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

  “我确信!”蓝飞扬点点头,“只要你不嫌弃我文凭没你高,又无所有。我将来定娶你为妻!”

  “我怎么会嫌弃你?我只是怕你会嫌弃我。”郭红莲心痛的说,“既然你确信,那我们以后就起创业吧。”

  “好的!”蓝飞扬点点头再次拥紧她。

  “你不想问我点什么吗?”郭红莲迟疑的,“比如我为什么会失贞?为什么想自杀?”

  “我想我基本上能猜到了。如果为难的话,你还是不要说了。”蓝飞扬温柔地帮她抚平有些凌乱的发丝。

  “为难我也要说。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郭红莲坚定的,“这事要从我父亲突然过世说起。”

  郭红莲说着离开他的怀抱背过身去。“我从小生活在个由青石板铺地的江南小镇——松镇上,家里所有的经济开支都靠爸爸微薄的工资。由于有姊妹三个,所以家里直很穷。长期的生活压力和缺乏营养的伙食,使爸爸的身体过早的跨了。终于在我十三岁的那年秋天,半夜猝然死在床上。“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实在无力再供我上学,所以我十四岁中考完后就去广东打工。个多月后,我和个工友换厂时,遭人贩子拐卖幸好关键时候我被打拐队及时救了出来。后来在妇联主任的介绍下,被这博海对姓李的夫妇收养。”

  那半年岁月,郭红莲想想还是决定模糊带过。因为那毕竟和她要叙述的关系不大。随着她的叙述,往事再次清晰地浮现在她眼前。

  李爸爸李妈妈只有两个儿子,个成家独过了,个在美国留学,目前身边冷清。

  他们多年来直就想要个女儿,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所以对郭红莲很疼爱。不仅供她继续上学,还在妇联的帮助下,把她的户口从老家迁来,并正式办了领养手续。

  可李姓夫妇的大儿子和儿媳对他们又收养个女儿很是不已为然。儿媳还嘀咕,有钱的话干嘛不补贴他们点,还拿来养不相干的人。

  出于对红莲健康成长的考虑,妇联的阿姨隐瞒了红莲被拐卖半年事。而李爸爸李妈妈干脆连她被拐卖也隐瞒了,只像外人介绍她因父亲去世,母亲个人拖着三个孩子,实在没办法供养她,他们才领养过来的。

  本来好心的人们为红莲铺平了条阳光道路,而红莲也在这幸福的生活中陶醉了。她心努力学习,个个学期得“三好学生”。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郭红莲上高三的时候,李爸爸突然因心状病猝发死去。而李妈妈只是大集体工退休,那微薄的退休金是无法供红莲上大学的。

  郭红莲决定不读书了,去找份工作。李妈妈不许,说她成绩那么好,不上大学可惜了≡己就算节衣缩食也要供郭红莲上完大学。

  何况大儿子李卫红开的公司已经大有起色,二儿子李卫国也在美国家大公司找到了工作,完全可以要他们支援点。

  大媳妇听到了却阴阳怪气地说:“又不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们干嘛要出钱供她上大学啊?她不是已经十八岁了吗?叫她去打工自食其力就是了!”

  李妈妈气得和她大吵,然后就突然摔倒在地,不省人事的昏了过去。

  120急救车送到医院说是中风了。郭红莲只得不上学,日夜守护在养母病榻前。

  几天后,郭红莲名义上的二哥李卫国从国外赶回来。

  上次父亲猝死,他没来得及赶回来♀次拼了丢掉在美国公司的工作也执意要请假赶回。他已经错过了父亲的临终面,怎么能再错过在母亲病榻前护待呢?

  郭红莲见李卫国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刀眉国字脸,外貌比较儒雅。

  而李卫国初见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淡雅清新的郭红莲时,双眼不觉亮。他没想到父母领养的这个妹妹竟然这么漂亮。

  他请了个特护照看母亲,把郭红莲赶去上学。并让她好好读书,说大学费用他包了。

  郭红莲很是感动,她觉得这个二哥是个难得的好人。眼见以前苍白消瘦的自己日渐出落得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她不禁暗叹。

  如果她没有被拐卖过,她真的会爱上这个留洋归来的二哥。可如今二哥是留美博士;自己却是个才上高三的毛丫头,还有段不太光彩的过去

  郭红莲因为感慨自怜,而更加拼命的学习,终于在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绩。

  第百二十章四年

  因为美国公司正在博海市筹建分公司,所以美国总部就干脆把李卫国派遣来开创局面。【】因此李卫国没有再回美国工作,而留在了博海。

  当李卫国知道郭红莲高考的成绩后,又高兴地指导她报考走俏的学院和专业。

  看着二哥虽不算很英俊但很亲切的侧脸,郭红莲不禁痴了。

  李妈妈这时也早已病愈出院了,只是腿脚变得不太灵便。郭红莲经常搀扶着养母进出,起买菜散步。那个亲热劲连亲母女都汗颜。

  因为二儿子还没有结婚,李妈妈有心留漂亮贤惠的郭红莲长期在身边。

  有天便私下问她:“那个红莲,你老实告诉我,你被拐卖的时候有没有被哎,你应该明白我问什么吧?”

  郭红莲羞得脸通红,她低着头轻摇了下:“妈,我没有。我仍然是完好的。”

  “哦,是吗?”李妈妈混浊的双眼不禁亮,“那就好,那就好。你看你二哥怎么样?不错吧?你给我做儿媳妇好不好?”

  “妈!”郭红莲不禁羞得跺脚。可心里却甜滋滋的。

  然而,第三天李妈妈却摇头叹气的告诉她,说李卫国已经有女朋友了。郭红莲听了好失望好失望。

  虽然是这样,可李卫国仍然每个月会拿钱补贴母亲供郭红莲上大学。好在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公费大学还不需要很多费用。郭红莲在学婿份勤工俭学,日子倒也过的还轻松。

  虽然她穿着朴素,长期素面朝天,可是竟然还是被评为了校花。因为不想被无聊人士纠缠,所以她比高中时更加的冷若冰霜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三的时候,生意火红了的大哥李卫红突然对她关怀备至起来。时不时到大来看她,给她钱,有时还带她去卖漂亮时髦的衣服。

  李卫红解释说,以前他是勒紧腰带艰苦奋头,现在赚了钱不给自己人花给谁花啊?

  郭红莲虽然怀疑他目的不纯,但也没有过分去考量,只是更加用功的学习。所以大三直接考了研究生,追上了上届的学长学姐。

  她没想到他们班上竟然有个安徽省清窟县的同学,这个地名下就让她想起了那个自己被拐卖的小山村,想起了那个小小瘦瘦的孩子。

  所以,她时冲动便在暑假随那个男同学去了山区蓝家坪找那个孩子。

  远远看到瞎了只眼睛的老太婆领着个小男孩在门前翻晒谷子山货,她估计那就是自己的外甥。

  七年半了,孩子八岁也该读书了吧?然而这里有条件吗?读书要走多远啊?

  她拦住了当年对她还不错的小叔子猫头。猫头似乎刚从外地打工回来,他的甲亢好像好了,人也结实了许多。

  不过猫头并没有认出眼前高挑美丽气质高雅的时髦美女就是当年那个给警察带走的二嫂小莲。

  那时的小红莲瘦小苍白,加上十四五岁还没有发育齐全,哪能和现在已经长高大截,又时尚迷人的大学校花相提并论?

  现在,山村大批年轻小伙都外出打工,有的还可以在外面自由恋爱找老婆,所以这里买卖婚姻的状况有所减少。

  郭红莲说渴了想到他家喝口水。淳朴的猫头欣然带他俩到家里去。

  之后郭红莲不动声色地问起那个小男孩,确认了那只穿着条打了补丁的旧短裤头黑瘦得像泥猴般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外甥。不禁潸然欲泪。

  也许由于血脉亲情,也许由于天性,小男孩探头看着郭红莲,好奇地注视着她的举动。

  郭红莲不由走过去把将他搂在怀中。之后拼命忍泪说阿姨喜欢他,叫声“阿姨”好吗?

  见小男孩胆怯的不敢叫,而男同学和猫头又都好奇地看着她。郭红莲只好改口问他多大了上学了没有?说她愿意出钱资助他读书。

  之后,郭红莲摘下自己背包上的孩子很喜欢的毛绒绒的皮卡丘给孩子,并把包里所有吃的都倒给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