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我水里下了药,还留有残液的杯子。”郭红莲不得不提示道。

  “哦,那杯子啊。”李卫红突然笑了,“你还想拿这个杯子威胁我?实话告诉你吧,当天晚上从我妈房里出来,我感到口渴,就用你那杯子喝过水了。如果那杯子还能验出什么药物成分,我上次会不块要过来?你还真天真!”

  “”郭红莲不觉傻眼了。

  “其实呢,就算能验出有什么迷幻人的成份又能说明什么?几个月了,杯子上的指纹恐怕早糊了吧?能证明是我下的?”

  李卫红笑着走到郭红莲坐着的真皮沙发旁,伸手欲勾起她的下巴,“想要钱,就乖乖做我的女人,否则我也爱莫能助。”

  郭红莲忙向边闪去,躲开了他的魔掌:“你不要乱来!如果我厌恶你,你又有什么意思?”

  李卫红不觉暂时汀了手:“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他当然也消她乖乖地跟着自己,不然以前也不会送钱送物去讨好她了。

  “不然这样吧:你先借我五万块钱,我付利息。五年后,我定连本带利还给你。如果还不了就任你处置。”

  “五年?”李卫红皱眉,“太久了吧?那时你最美好的年华都要过去了。我看顶多两年。”

  “我还有年半才毕业,两年怎么还得了?”郭红莲微怒的瞪着双秋水般清澈的大眼睛问。

  李卫红霎时心里如猫抓般,不禁抓住她莹白柔软的纤手在她身边坐下:“还不了你就跟着我啊,我是真的喜欢你,不会亏待你的。等这场金融风暴过去,别墅车子我都会买给你。”

  郭红莲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既然你暂时也有点困难,那就给我三年时间吧。三年之后这场金融风暴肯定过去了,如果那时我仍还不了你的钱,我就”

  郭红莲说着眼中涌起了泪雾,“我就如你所愿。”她豁出去了,到时大不了当自己是个活死人。

  “好。”李卫红点头,“那你立个字据吧。”

  尽管郭红莲极不容易的借来了五万块钱,但她那身患肺癌晚期的生母还是日渐病重〗个多月后,终因医药无力回天撒手人寰。

  所剩不多的钱,郭秋莲说就留着给上大学的弟弟郭宏伟做生活费了。

  郭红莲没有说什么,既然拿出去了,她也没有打算要收回来。但她感到,在姐姐郭秋莲心中,已经把自己排外了。她甚至问都不问句,自己借了那么多钱,准备怎么还?好像那真的是自己个人的事了。

  第百二十五章杀人谣言

  这年“五”,李卫国结婚了。【】新娘正是郭红莲那次看到的跟他同个公司的女职员露丝。

  喜谏发给了郭红莲,但郭红莲没有去参加婚礼。

  而处在金融滑坡风浪的李卫红也直殚精竭力的奋力搏击着,暂时没有心情和闲情逸致来马蚤扰郭红莲。所以郭红莲每天上学打工倒也过得清苦自在。并且每个学期按时给外甥寄钱去读书。

  次,她帮人家发传单时,看到个女子领着个五六岁的孩子,那孩子好可爱的对她笑。她突然想起了外甥小飞扬,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她可不消自己的外甥走他父亲的老路,想着有天自己毕业工作了定去把孩子接出来抚养。

  自己这生也不知道能不能拥有幸福的爱情美满的家庭。但无论如何她曾视如儿子般的外甥却不能委屈了。所以寒假来临之际,她再次去蓝家坪镇看望外甥小飞扬。

  年多了,小家伙长高了不少。他除了开始愣愣的有点认生之外,很快就跟她熟络起来。

  抱着他小小的身子,郭红莲暗自垂泪的叮嘱他定要好好学习,以后考大学,到城里去生活。小家伙懂事的点点头。

  郭红莲没想到龚江华会直默默地等着自己。面对龚江华深夜接自己下班,雨中帮自己打伞,他却淋湿半边身子的细心体贴之举,郭红莲不觉有些迟疑。

  龚江华虽然出身在清窟县的个乡镇,家里也不富裕,但人毕竟本分实在,又直忠实的追着自己不曾离开。

  考虑了几天,终于在年后,郭红莲决定接受龚江华的感情,渐渐开始和他有了交往。毕竟她还没有真正谈过恋爱,她也渴望爱和被爱。

  她打算和龚江华的关系到定程度之后,就向他坦白自己和李卫红的关系,还有那五万块钱的债。

  如果他能接受,自己就和他风雨与共,携手开创美好的明天;如果他接受不了,自己就关闭心扉,独自走向今后的人生。

  李卫红终于带着他的奇强公司闯出了金融风暴,并且生意越做越大。

  身边群眼睛光盯着钱的庸脂俗粉,真让他乏味,他不觉又惦记上了清纯淡雅的郭红莲。

  老子看上并睡过的女人,你还想跑吗?现在老二也结婚了,你就乖乖地到我怀里来享受我的阳光雨露吧!

  名车玫瑰很绅士的青年企业家,这组画面劲爆的吸引着校园女生们的眼球。

  可这令人火热的切,毫无悬念是直接向着她们的校花郭红莲去的。

  郭红莲没想到李卫红竟然又来讨好纠缠她,妄想她能早日投入他怀中。但是,她郭红莲可不是那种贪慕虚荣女孩,这才过去年,离还款期还早呢,她当然坚决拒绝。

  连着碰了两次鼻之后,很快,李红卫发现了她和龚江华的交往。他要挟郭红莲要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小白脸龚江华。

  郭红莲没想到天下还有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他下强暴了她,他现在还反而用这事来要挟她做他的情人!

  于是,郭红莲在时机并不是太熟的情况下,自己先向龚江华坦明了切。

  龚江华非仇惊郭红莲竟然不是李卫红的亲妹妹,而且还被他强暴了。加上樊仁因自己没追到郭红莲就在学校广散流言蜚语,说郭红莲早就是他姐夫的情妇了。龚江华因此退缩了。

  他说,她被李卫红强暴这件事他可以不计较;但是他受不了流言蜚语和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所以他选择离开。

  郭红莲伤心之下找李卫红责问,为什么要恶意中伤她?

  没想到李卫红还振振有辞:“哼,你早就要了我十万块钱,那天晚上的事还能算是迷吗?应该说是我花十万块钱买了你的初夜!或者说买了你做我的情人!”

  看到郭红莲满眼的震惊,李卫红继续很强硬的说道:“在1999年全球金融滑坡期,十万块钱买初夜可是顶了天的价钱。你还不满意?我说你是我情人,那也是为你面子上好看点。不然难道说,你不过也就是个出来卖的,只不过比那些职业的高级点而已?!”

  狠毒的话语字字如利箭般射向郭红莲,郭红莲真的气昏了。

  “你胡说!你诬蔑!”她疯狂的冲上去捶打撕抓着李卫红,反被李卫红强行压倒在沙发里。

  “不要再发疯了!我这还有你后面借钱时立的字据呢,你早晚是我的人,我怎么可能眼睁睁让你去跟别的男人?”

  “你胡说什么?”郭红莲用尽全身力气想推开他,“那只是借钱而已,我定会还你的!你凭什么干涉我找男朋友?我在三年之内把钱和利息都还给你不就是了!”

  “凭什么?我看中并且订购了的东西,难道还任由那个小白脸来玩弄,到时腻了再甩给我?你当我是冤大头啊?”

  “你要么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个人赚钱还我;要么你干脆现在就跟我,我李卫红是真心喜欢你的,绝不会亏待你。小车别墅公司高位,这些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你也不用整天那么辛苦的打工了”

  李卫红边说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他急切的想把她就地正法了。

  正当郭红莲奋力反抗无果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李卫红的老婆樊茶花气势汹汹的冲上来,她凶悍的瞪了李卫红眼,然后抬手狠狠扇了郭红莲个耳光。“你这个不要脸的!好好的妹妹不做,偏要来抢我老公!”

  百口莫辩的郭红莲时气坏了,穿好衣服直接冲到派出所去告李卫红强她。

  可是,因为李卫红打通关系,贿赂办案人员,案子最终以证据不足拔回。郭红莲这下彻底傻了。

  加上樊仁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在校园推波助澜的诋毁她,使大的师生都认为郭红莲是不满情妇小三的身份,想逼李卫红离婚娶她,才弄出这连串闹剧。

  时间,学校很多人三三两两围在起或恶毒或不齿的议论她:“呸!这贱货,平时装的那么清高,原来都被人玩残了!”

  “我还以为她多么纯洁呢,原来还边做二奶小三边还想找小白脸是肮脏啊!”

  “就是,做人家二奶还不甘寂寞,都不知被多少男人睡过操过呢。估计那里面都可以开火车了吧?”

  “这么饥渴,肯定早烂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假清高,真滛荡啊。”

  第百二十五章杀人谣言

  这年“五”,李卫国结婚了。【】新娘正是郭红莲那次看到的跟他同个公司的女职员露丝。

  喜谏发给了郭红莲,但郭红莲没有去参加婚礼。

  而处在金融滑坡风浪的李卫红也直殚精竭力的奋力搏击着,暂时没有心情和闲情逸致来马蚤扰郭红莲。所以郭红莲每天上学打工倒也过得清苦自在。并且每个学期按时给外甥寄钱去读书。

  次,她帮人家发传单时,看到个女子领着个五六岁的孩子,那孩子好可爱的对她笑。她突然想起了外甥小飞扬,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她可不消自己的外甥走他父亲的老路,想着有天自己毕业工作了定去把孩子接出来抚养。

  自己这生也不知道能不能拥有幸福的爱情美满的家庭。但无论如何她曾视如儿子般的外甥却不能委屈了。所以寒假来临之际,她再次去蓝家坪镇看望外甥小飞扬。

  年多了,小家伙长高了不少。他除了开始愣愣的有点认生之外,很快就跟她熟络起来。

  抱着他小小的身子,郭红莲暗自垂泪的叮嘱他定要好好学习,以后考大学,到城里去生活。小家伙懂事的点点头。

  郭红莲没想到龚江华会直默默地等着自己。面对龚江华深夜接自己下班,雨中帮自己打伞,他却淋湿半边身子的细心体贴之举,郭红莲不觉有些迟疑。

  龚江华虽然出身在清窟县的个乡镇,家里也不富裕,但人毕竟本分实在,又直忠实的追着自己不曾离开。

  考虑了几天,终于在年后,郭红莲决定接受龚江华的感情,渐渐开始和他有了交往。毕竟她还没有真正谈过恋爱,她也渴望爱和被爱。

  她打算和龚江华的关系到定程度之后,就向他坦白自己和李卫红的关系,还有那五万块钱的债。

  如果他能接受,自己就和他风雨与共,携手开创美好的明天;如果他接受不了,自己就关闭心扉,独自走向今后的人生。

  李卫红终于带着他的奇强公司闯出了金融风暴,并且生意越做越大。

  身边群眼睛光盯着钱的庸脂俗粉,真让他乏味,他不觉又惦记上了清纯淡雅的郭红莲。

  老子看上并睡过的女人,你还想跑吗?现在老二也结婚了,你就乖乖地到我怀里来享受我的阳光雨露吧!

  名车玫瑰很绅士的青年企业家,这组画面劲爆的吸引着校园女生们的眼球。

  可这令人火热的切,毫无悬念是直接向着她们的校花郭红莲去的。

  郭红莲没想到李卫红竟然又来讨好纠缠她,妄想她能早日投入他怀中。但是,她郭红莲可不是那种贪慕虚荣女孩,这才过去年,离还款期还早呢,她当然坚决拒绝。

  连着碰了两次鼻之后,很快,李红卫发现了她和龚江华的交往。他要挟郭红莲要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小白脸龚江华。

  郭红莲没想到天下还有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他下强暴了她,他现在还反而用这事来要挟她做他的情人!

  于是,郭红莲在时机并不是太熟的情况下,自己先向龚江华坦明了切。

  龚江华非仇惊郭红莲竟然不是李卫红的亲妹妹,而且还被他强暴了。加上樊仁因自己没追到郭红莲就在学校广散流言蜚语,说郭红莲早就是他姐夫的情妇了。龚江华因此退缩了。

  他说,她被李卫红强暴这件事他可以不计较;但是他受不了流言蜚语和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所以他选择离开。

  郭红莲伤心之下找李卫红责问,为什么要恶意中伤她?

  没想到李卫红还振振有辞:“哼,你早就要了我十万块钱,那天晚上的事还能算是迷吗?应该说是我花十万块钱买了你的初夜!或者说买了你做我的情人!”

  看到郭红莲满眼的震惊,李卫红继续很强硬的说道:“在1999年全球金融滑坡期,十万块钱买初夜可是顶了天的价钱。你还不满意?我说你是我情人,那也是为你面子上好看点。不然难道说,你不过也就是个出来卖的,只不过比那些职业的高级点而已?!”

  狠毒的话语字字如利箭般射向郭红莲,郭红莲真的气昏了。

  “你胡说!你诬蔑!”她疯狂的冲上去捶打撕抓着李卫红,反被李卫红强行压倒在沙发里。

  “不要再发疯了!我这还有你后面借钱时立的字据呢,你早晚是我的人,我怎么可能眼睁睁让你去跟别的男人?”

  “你胡说什么?”郭红莲用尽全身力气想推开他,“那只是借钱而已,我定会还你的!你凭什么干涉我找男朋友?我在三年之内把钱和利息都还给你不就是了!”

  “凭什么?我看中并且订购了的东西,难道还任由那个小白脸来玩弄,到时腻了再甩给我?你当我是冤大头啊?”

  “你要么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个人赚钱还我;要么你干脆现在就跟我,我李卫红是真心喜欢你的,绝不会亏待你。小车别墅公司高位,这些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你也不用整天那么辛苦的打工了”

  李卫红边说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他急切的想把她就地正法了。

  正当郭红莲奋力反抗无果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李卫红的老婆樊茶花气势汹汹的冲上来,她凶悍的瞪了李卫红眼,然后抬手狠狠扇了郭红莲个耳光。“你这个不要脸的!好好的妹妹不做,偏要来抢我老公!”

  百口莫辩的郭红莲时气坏了,穿好衣服直接冲到派出所去告李卫红强她。

  可是,因为李卫红打通关系,贿赂办案人员,案子最终以证据不足拔回。郭红莲这下彻底傻了。

  加上樊仁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在校园推波助澜的诋毁她,使大的师生都认为郭红莲是不满情妇小三的身份,想逼李卫红离婚娶她,才弄出这连串闹剧。

  时间,学校很多人三三两两围在起或恶毒或不齿的议论她:“呸!这贱货,平时装的那么清高,原来都被人玩残了!”

  “我还以为她多么纯洁呢,原来还边做二奶小三边还想找小白脸是肮脏啊!”

  “就是,做人家二奶还不甘寂寞,都不知被多少男人睡过操过呢。估计那里面都可以开火车了吧?”

  “这么饥渴,肯定早烂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假清高,真滛荡啊。”

  第百二十六章巷口遭堵截

  郭红莲被这些恶语毒箭伤的鲜血淋漓,她根本没有勇气见人了。【】

  所以那天,她捂着脸出去把自己所剩的钱全部寄给安微蓝家坪小飞扬的叔叔蓝山林之后,就缓缓步入湖中,欲结束自己的生命。

  没想到蓝飞扬会在这个时候强势闯进她的生活。并于不经意间走进她的心扉。

  “我跟李卫红完全是被强迫的。”郭红莲沉痛地说,“我只是不应该天真的相信公安局和法院会为我这个弱势女子做主,将李卫红绳之以法。我也没想到龚江华那么软弱,他对我看似深情的爱,竟然这样不堪击。更没想到樊茶花竟然赶尽杀绝,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蓝飞扬拍了拍她凝脂般的手臂:“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知道这些后,我在你心中还会那么美好吗?”脸如梨花带雨的郭红莲不禁侧头问他。

  蓝飞扬伸手揽住她的双肩,然后怜惜的用手指为她擦去伤痛的泪水:“放心,不会改变的。我只是更加惜爱你。”说着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

  她这生痛苦和波折真是太多了!他们目前只剩下个月了,个月之后,她又将失去自己。然后,她会离开这伤心地留美,再然后还有连串的打击等着她。

  他无法想象那些日子她是怎么个人走过来的;而且还直在关心他资助他甚至后来不断的寻找他这个放不下的孩子。

  他只知道自己要好好爱她珍惜她。

  马国良的生活比较有规律,般早出晚归上班,极少晚上办事或应酬。所以蓝飞扬早接他上班,傍晚送他回家之后,其他时间都是自己的。

  以前他和郭红莲除了那几天起卖丝袜和内衣之外,基本上是隔两天见次,可现在却每晚都在起。

  起吃晚饭起逛夜市买卖些东西或在鱼目混珠的古董摊上淘两件可能值钱的小玩意。毕竟,郭红莲借李卫红那五万块钱到期还是要还的,只有辛苦点早做准备了。

  有时,蓝飞扬偶尔休息还陪郭红莲起去联系工作单位。日子过得温馨又充实。

  有两次,白龙帮的力哥叫他去帮忙撑场面。蓝飞扬也如约赶去,并小露身手帮他们震慑前来捣乱或挑事的黑虎帮的人。因此,他也得到了两帮老大的重视及底下混混喽喽们的尊重。

  他建议白龙帮老大包哥不要光守着那几家发廊和录像厅,靠收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