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开,就是不离开他也不会帮他的!

  樊仁看是他,吓得连忙后退:“杨杨斓,你你怎么在这?你不会真的是加入了白龙帮吧?那可是有辱你‘英雄勇士’的称号!”

  蓝飞扬淡淡道:“这个不牢你费心。我只是想维护商业街道的平稳和谐而已。你赶紧带着你的人滚吧!”

  俗话说:“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帮狐朋狗友上次都被蓝飞扬彪悍的修理过,再次看到他就像老鼠见了猫般不禁手脚发抖。

  樊仁见此只得带着他们挤出人群,灰溜溜的走了。

  这边樊仁是走了,可那农民卖主还揪住张老板不放呢。

  这个蓝飞扬可不好办了,是劝张老板出四万块钱买下盘龙玉雕呢?还是劝卖主算了,再卖给别人?可别人估计也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了吧?不然开始就会加价啊。

  这边,蓝飞扬还在沉思,那边在周围人的指责议论声中,脾气有些急躁的卖主几乎气得想揍张老板了。

  蓝飞扬连忙上去拦住了:“我说大叔,你也不能强买强卖是不是?要不你适当降点价,看还有别人买不?”

  “好,我给这个小兄弟面子,降到三万八。有人要就买去;如果没人要,还是得麻烦张老板拿出三万八来。我真的耽误不起了,我老娘还躺在医院,等着我的钱做手术呢。要不,我也不会白天摆到晚上了。我今晚如论如何也得筹到钱!”四十来岁的汉子说着,眼睛都快红了。

  蓝飞扬突然就被感动了。“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己的父母早就没了,如果还在,还有消救活,自己也应该会竭尽全力去救治吧?

  他突然看到了白龙帮力哥身边那个少年华发混混,不由走过去低声跟他说:“你去跟力哥说,我想向老大包哥借点钱。”

  华发少年愣:“好的,杨哥。但是要多少呢?”

  “两万五左右。”

  “好的。”华发少年掉头就走,挤出人群飞快的跑开。

  蓝飞扬猜测,自己第次开口,包哥无论如何定会借钱给自己的。所以,看到意料之中的没别人肯买,而张老板又执意不出钱买下时,他说:“大叔,你别急。我让人借钱去了,等会钱送来我买吧。你母亲定会平安无事的!”

  “小伙子,你不要借钱买啊。”张老板忍不住焦急的提醒道,“这尊玉雕绝对不是古董,真的值不了那么多钱。如果你家有钱,买回去摆着做装饰品还行。如果你想转手倒卖,真的赚不了钱!否则,我能不买下来?”

  蓝飞扬听了愣,但还是坚持说:“才三万多块钱,我想也买不到真的古盘龙玉雕。就算我帮这位大叔应下急吧。”

  很快,力哥亲自把钱送来了,说他刚收的保护费和餐馆这几天的利润,正好还没交上去。他电话打过去,包哥马上答应借,所以他赶紧就送过来了。

  两万五块整,再加上蓝飞扬自己身上的万五,完全够了。

  数钱时,看着拿在手里实实在在的三万八千块钱,卖主汉子甚是感动,主动说再降两千,万他真的转手也好卖。说着就拿出两千块钱欲还给蓝飞扬。

  可蓝飞扬摇手说:“不用了,算是我对你母亲的点心意吧。你赶紧拿着钱去医院先把手术费什么的交了。”

  为了以防万,他让张勇先送卖主去医院,自己去接差不多家教到点了的郭红莲。

  借着等待和买卖双方点钱的时机,张勇已向张老板问明,他以前的女朋友袁静已经结婚并且快做妈妈了。不由很是失落。

  蓝飞扬拍着张勇的肩膀安慰了几句,说以后自己会教他几招拳脚,有机会再向马国良老板建议重用他♀样,还愁找不到好女孩做女朋友吗?

  之后俩人就分手了。

  第百三十七章从警或从军

  家教地步行街租住屋,由远而近,都在大的同个方向,倒也省了来回奔波。【】接郭红莲回到自己房中,蓝飞扬没用像往常样迫不及待地吻她要她,而是手心对手心的教她努力练精气。因为,教郭红莲自己修炼出精气,实在是刻不容缓的事了。十点以后,蓝飞扬又送她回学校去。第二天,郭红莲每个月不舒服的那几天来了。蓝飞扬没有惋惜,仍然每晚教她练精气,并把自己当初练精气的心得感受说给她听。郭红莲因为自己本来就比他大几岁,加上他已经练气小成了,而自己连丝精气都不能集聚到丹田,当然也更加尽心尽力地练。她心想:能不能保持青春先不管,起码他再和别人打架时,我不要成为拖累就好。打不了也要跑得快点!这期间,趁郭红莲晚上做家教时,蓝飞扬教了张勇套普通拳脚,并且直在寻找可以赚钱的商机。他找外出回来的“风雅轩”的林老板给他买的那尊盘龙玉雕做了鉴定。林老板的结论是:这九龙戏珠玉雕是古代王侯将相放在墓室前的镇墓之物,如果是真的无疑价值连城。可他这尊大概是二十世纪初期仿制的赝品。雕工虽然也不错,但玉质比较差,估计值不了多少钱,也就摆着装装门面吧。能出多少就看买主个人的喜好和财产能力了。蓝飞扬请林老板帮忙留意,看有没有人愿意要。因为他买这玉尊的钱是借来的,想尽快出手。林老板也听街坊邻居议论过这件事,感到这小伙子不仅有侠义之风,还有副助人为乐的热心肠。所以答应定会尽力。张勇看他每天晚上都辛苦出摊,建议他不如买福利彩票试试,万中了头奖,可是五百万呢!“切!那种梦我可不做,还不如做点切实可行的呢。”蓝飞扬说着又吆喝起他做的泡椒凤爪。“风味小吃——泡椒风爪呐!又辣又脆好劲道,喜欢辣味的朋友别错过啦,包你吃了还想吃。”还别说,来逛夜市的对对情侣或小女生看着稀奇,时不时的有人来称几个去品尝。也有回头客觉得味道真的不错,斤半斤的买。由于这个时候的小包装袋还不发达,甚至有人建议他穿成羊肉串似的买呢。可这毕竟不是羊肉,中间全是鸡骨头啊!怎么穿成串?还不如用小塑胶袋方便呢!因为精力旺盛,每晚把郭红莲送回大后,蓝飞扬都会像以前样跃入公园,在僻静的林中练拳脚。直到午夜两点种以后才会回去睡几个小时。这晚,他从公园出来,突然闻到股刺鼻的酒味⌒细看,发现是李卫红停车在旁呕吐。又不知到哪里醉生梦死刚出来。旁边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正扶着他,帮他拍抚着后背。此刻四周寂静,并没有其他行人,偶尔有辆车经过,也是急匆匆飞速来去,似乎除了路面之外,眼里再也没有其他东西。蓝飞扬看着,突然眉头皱,个主意涌现脑海:这里没人,李卫红又喝得迷迷糊糊地,不如我把脸蒙上先扁他顿,收取点他伤害莲姐的利息!对,扁了也是白扁,他定不知道是谁干的!于是,他迅速用汗湿的衬衣蒙住脸,冲上去拳脚踢昏那个保镖。然而,当他按住李卫红,正想劈头盖脸阵胖揍时。不觉又犹豫了:他这么打是解气了,可手段是不是太下乘,不像个光明磊落的男人应该做的事?想他身功夫,用得着做这鸡鸣狗盗之举吗?这也太没意思,太让人不齿了吧?而且心中有了阴影,似乎于修炼也不利。想着,他松开了满身酒气正含糊的问他想干什么的李卫红,迅速闪身离开。可是,还没走多远,有道挺拔的黑色身影突然飘落而下,挡在了他前面。“你是谁?想干什么?”蓝飞扬见对方身手敏捷,轻功了得,不禁扯下捂着脸的衬衣出声问道。“我听说你武功不错,想跟你比试下。”那人转过身来,瓜子脸柳叶眉声音清脆如风铃轻摇。蓝飞扬不觉惊:“你是个女的?”“你什么表情?女的就不行吗?”那黑衣女子不悦的挑眉反问,“先别看不起人,打赢了我再说!”黑衣女子说着举掌就像蓝飞扬劈来。还真是雷厉风行,说打就打。蓝飞扬只得伸臂挡住。因为黑衣女子的身法灵动,腰身柔软。蓝飞扬只得用蛇形和鹤拳如蝴蝶穿花般与她缠斗。二十几个回合之后,总算险胜半招,将黑衣女子拍飞出去。黑衣女子稳不住身形,最后跄踉倒地。“你什么人啊?不知道轻点吗?”黑衣女子气恼的娇叱,“你以为谁都和你样,有身蛮力啊?”“对不起,对不起。”蓝飞扬忙跑过去,欲伸手拉她起来。谁知黑衣女子愣之后,狡黠的笑。刚起来,趁蓝飞扬不留意,猛然横腿扫,将蓝飞扬踢到。可是,她的笑很快凝固住了。只见蓝飞扬屁股着地后,立即个鲤鱼打挺飞身而起,又笔直的站在了她面前。“哼,点都不好玩!”黑衣女子不禁气得跺脚。“好了嫚嫚,别光顾玩了。”这时,路边树后闪出个高大威猛的青年男子。“周健,你怎么也来了?”黑衣女子吃惊的问。“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周健反问。然后看着蓝飞扬:“杨斓,你有意愿从警或从军吗?”“什么意思?”蓝飞扬已经捡起甩在边绿化丛中的衬衣穿上,他边扣着纽扣边有些不解的问。“实话跟你说吧,军分区特战队和省特警队都看好你,但是你的身份似乎不明,所以直没有正式和你接触。可通过这几天的暗中侦查,我们发现你的确是个富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有心特招你。不知道你愿意加入吗?”周健用深邃的眼睛看到他问。“你是说军分区和省特警队同时看中了我?”蓝飞扬脑部有些缺氧,他努力吞咽了口唾沫问道。什么时候自己变成香饽饽这么受欢迎了?竟然有劳军政两大特殊部门同时惦记上了!

  第百三十七章从警或从军

  家教地步行街租住屋,由远而近,都在大的同个方向,倒也省了来回奔波。【】接郭红莲回到自己房中,蓝飞扬没用像往常样迫不及待地吻她要她,而是手心对手心的教她努力练精气。因为,教郭红莲自己修炼出精气,实在是刻不容缓的事了。十点以后,蓝飞扬又送她回学校去。第二天,郭红莲每个月不舒服的那几天来了。蓝飞扬没有惋惜,仍然每晚教她练精气,并把自己当初练精气的心得感受说给她听。郭红莲因为自己本来就比他大几岁,加上他已经练气小成了,而自己连丝精气都不能集聚到丹田,当然也更加尽心尽力地练。她心想:能不能保持青春先不管,起码他再和别人打架时,我不要成为拖累就好。打不了也要跑得快点!这期间,趁郭红莲晚上做家教时,蓝飞扬教了张勇套普通拳脚,并且直在寻找可以赚钱的商机。他找外出回来的“风雅轩”的林老板给他买的那尊盘龙玉雕做了鉴定。林老板的结论是:这九龙戏珠玉雕是古代王侯将相放在墓室前的镇墓之物,如果是真的无疑价值连城。可他这尊大概是二十世纪初期仿制的赝品。雕工虽然也不错,但玉质比较差,估计值不了多少钱,也就摆着装装门面吧。能出多少就看买主个人的喜好和财产能力了。蓝飞扬请林老板帮忙留意,看有没有人愿意要。因为他买这玉尊的钱是借来的,想尽快出手。林老板也听街坊邻居议论过这件事,感到这小伙子不仅有侠义之风,还有副助人为乐的热心肠。所以答应定会尽力。张勇看他每天晚上都辛苦出摊,建议他不如买福利彩票试试,万中了头奖,可是五百万呢!“切!那种梦我可不做,还不如做点切实可行的呢。”蓝飞扬说着又吆喝起他做的泡椒凤爪。“风味小吃——泡椒风爪呐!又辣又脆好劲道,喜欢辣味的朋友别错过啦,包你吃了还想吃。”还别说,来逛夜市的对对情侣或小女生看着稀奇,时不时的有人来称几个去品尝。也有回头客觉得味道真的不错,斤半斤的买。由于这个时候的小包装袋还不发达,甚至有人建议他穿成羊肉串似的买呢。可这毕竟不是羊肉,中间全是鸡骨头啊!怎么穿成串?还不如用小塑胶袋方便呢!因为精力旺盛,每晚把郭红莲送回大后,蓝飞扬都会像以前样跃入公园,在僻静的林中练拳脚。直到午夜两点种以后才会回去睡几个小时。这晚,他从公园出来,突然闻到股刺鼻的酒味⌒细看,发现是李卫红停车在旁呕吐。又不知到哪里醉生梦死刚出来。旁边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正扶着他,帮他拍抚着后背。此刻四周寂静,并没有其他行人,偶尔有辆车经过,也是急匆匆飞速来去,似乎除了路面之外,眼里再也没有其他东西。蓝飞扬看着,突然眉头皱,个主意涌现脑海:这里没人,李卫红又喝得迷迷糊糊地,不如我把脸蒙上先扁他顿,收取点他伤害莲姐的利息!对,扁了也是白扁,他定不知道是谁干的!于是,他迅速用汗湿的衬衣蒙住脸,冲上去拳脚踢昏那个保镖。然而,当他按住李卫红,正想劈头盖脸阵胖揍时。不觉又犹豫了:他这么打是解气了,可手段是不是太下乘,不像个光明磊落的男人应该做的事?想他身功夫,用得着做这鸡鸣狗盗之举吗?这也太没意思,太让人不齿了吧?而且心中有了阴影,似乎于修炼也不利。想着,他松开了满身酒气正含糊的问他想干什么的李卫红,迅速闪身离开。可是,还没走多远,有道挺拔的黑色身影突然飘落而下,挡在了他前面。“你是谁?想干什么?”蓝飞扬见对方身手敏捷,轻功了得,不禁扯下捂着脸的衬衣出声问道。“我听说你武功不错,想跟你比试下。”那人转过身来,瓜子脸柳叶眉声音清脆如风铃轻摇。蓝飞扬不觉惊:“你是个女的?”“你什么表情?女的就不行吗?”那黑衣女子不悦的挑眉反问,“先别看不起人,打赢了我再说!”黑衣女子说着举掌就像蓝飞扬劈来。还真是雷厉风行,说打就打。蓝飞扬只得伸臂挡住。因为黑衣女子的身法灵动,腰身柔软。蓝飞扬只得用蛇形和鹤拳如蝴蝶穿花般与她缠斗。二十几个回合之后,总算险胜半招,将黑衣女子拍飞出去。黑衣女子稳不住身形,最后跄踉倒地。“你什么人啊?不知道轻点吗?”黑衣女子气恼的娇叱,“你以为谁都和你样,有身蛮力啊?”“对不起,对不起。”蓝飞扬忙跑过去,欲伸手拉她起来。谁知黑衣女子愣之后,狡黠的笑。刚起来,趁蓝飞扬不留意,猛然横腿扫,将蓝飞扬踢到。可是,她的笑很快凝固住了。只见蓝飞扬屁股着地后,立即个鲤鱼打挺飞身而起,又笔直的站在了她面前。“哼,点都不好玩!”黑衣女子不禁气得跺脚。“好了嫚嫚,别光顾玩了。”这时,路边树后闪出个高大威猛的青年男子。“周健,你怎么也来了?”黑衣女子吃惊的问。“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周健反问。然后看着蓝飞扬:“杨斓,你有意愿从警或从军吗?”“什么意思?”蓝飞扬已经捡起甩在边绿化丛中的衬衣穿上,他边扣着纽扣边有些不解的问。“实话跟你说吧,军分区特战队和省特警队都看好你,但是你的身份似乎不明,所以直没有正式和你接触。可通过这几天的暗中侦查,我们发现你的确是个富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有心特招你。不知道你愿意加入吗?”周健用深邃的眼睛看到他问。“你是说军分区和省特警队同时看中了我?”蓝飞扬脑部有些缺氧,他努力吞咽了口唾沫问道。什么时候自己变成香饽饽这么受欢迎了?竟然有劳军政两大特殊部门同时惦记上了!

  第百三十八章即将离去上

  “是的。【】”周健肯定的点了点头,“尤其你刚才都蒙面按住李卫红准备痛揍了,却能理智的放弃这不够明智的做法。让我很欣赏!所以才下决心现身和你谈谈。”

  “那你是军方的还是警方的?”蓝飞扬下意识的问。

  “我刚从军方转业到警方。嫚嫚是我的小师妹,是军方的人。但她的行为只能代表她自己。”

  “哦。”蓝飞扬点了点头,“谢谢你们的抬爱!但是,我目前哪方也不想加入。”

  他个穿越过来的人,还有十来天就要离开了,还去考虑什么加入军方还是警方呢?不管加入哪方都是浮云!

  周健不禁拧眉:“为什么?你功夫不错,难道就不想为国家效力吗?你应该知道,上次马宅凶案的三位凶手之,目前仍然在逃。我们很需要你这种武功强伸手灵活的人配合侦破。”

  “那个不是我不想为国家效力。”蓝飞扬不觉拘谨的搓着手轻叹,“是我没什么时间了。实话给你说吧,我并不属于这里,我可能很快就要走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直乖巧扮演听众的黑衣女子王嫚不觉插嘴问道,“你不属于这?难道你是外籍华人?那你偷偷潜入博海,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是外籍华人。我当然是我们伟大祖国的公民,只是不属于现在的博海而已。至于来干什么”蓝飞扬不由抬眼仰望星空,“大概是来追寻我的爱人吧?”

  由于职业的敏感,加上蓝飞扬身份的突兀——似乎是凭空出现在博海的。周健认为蓝飞扬应该是别省有某种特别身份的人。

  比如:特工特警特战队或其他特别部门的人。他定早就接受过特训,不然身手不可能这么好。

  既然这样,也就不能强行撬墙角拉人了。

  “你的爱人指的是谁?”王嫚不禁敏感的问,“就那个大的硕士研究生郭红莲吗?我看她比你大好几岁呢。”

  说到郭红莲,蓝飞扬心里就不由涌起股甜蜜:“从小,她就对我很好。所以,我根本不会在乎年龄。”

  王嫚听了黯然叹:“她很漂亮。也难怪你会迷恋她。”

  “不是的,根本不是因为外貌”蓝飞扬摇头,但却没有再说下去。他跟个初次见面的外人说那么多干嘛?何况说了,她能懂吗?

  眼看露重风凉了,周健拉拉王嫚的衣角,客气的和蓝飞扬挥手告别。

  看着他们迅速消失的身影,蓝飞扬收回目光,转身向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说实话,这几年他根本就没想过以后要从警或从军。他暂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