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庞铝勘摺案隆钡纳沧顺怠?br/>

  “怎么回事?”金姗也昏昏沉沉的摇着头问,“张大哥,你怎么停车了?”

  “我开了不了,我想我想睡觉。”张勇刚说完便趴在了方向盘上。

  “我也是。”郭安妮支着头浑身发软的仰靠在座椅上,“金姗,你你带好嫣然。”

  “啊”金姗不觉大吃惊。因为她也头昏啊!

  可是,金姗抱着嫣然只能咬牙坚持住。

  这时,她看到驾驶室半开的钵车窗外走过来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男人朝车里看了眼便向后打了个响指。

  接着从半开着的钵车窗里伸手进来打开车门。

  金姗最后个念头就是:难道我们被劫匪盯住,我和郭总张勇都中了了?

  男人打开车门后,和另外个墨镜男人先后挤上车来,分别将张勇和金姗洗劫空。

  甚至那个胖点墨镜男在搜金姗时,还邪的对她上下其手。

  而另个墨镜男搜完张勇后就下车来打开了郭安妮那边的车门,正要把她整个背下车去。

  这时,刚才睡着了的嫣然突然被惊醒,朦胧中,眼看到陌生的墨镜男人,不禁“哇——”声哭了起来。

  胖点的墨镜男怕惊动路人,连忙用手去捂嫣然的小嘴。可嫣然却狠狠地咬了他口。

  “哎呀”胖墨镜男吃痛的甩着手,而嫣然则继续大声哭。

  “该死的,你还楞着干嘛?赶紧走!”另外个墨镜男把郭安妮抱下车后,有些惊慌的对胖墨镜男说。

  这里虽然不是高速公路上,但也车来车往,被人发现异端可就糟了。

  墨镜男正说着就有辆路过的雅虎退下来,立即从车门里跳下位年轻英俊的男人:“下车就下车,大爷我还懒得伺候呢!”

  “那你就慢慢走回去吧!”雅虎车内响起个女人尖锐的冷哼声。

  墨镜男看是别人闹意见,和自己无关,赶紧横抱着郭安妮向自己的福特走去。

  这时,胖墨镜男也已经成功的用金姗的丝巾塞住了嫣然的小嘴。

  剑眉星目高挺的鼻粱刀削般的脸,这刚下雅虎长得很像某位偶像派当红男明星的英俊男人正是郭安妮以前的贴身管家兼保镖叶凡。

  叶凡抬头无意瞥了眼已经走到福特车边的墨镜男手里的郭安妮,立即意外的低叫了声:“郭总?”

  然后就指着墨镜男问:“喂,郭总怎么啦?你是她的保镖吗?”

  他虽然无奈的离开了郭安妮,可他直爱她,忘不了她。今天意外相见,此情此景之下,他忍不住自己的关心。

  墨镜男听他这么问,知道碰到这美女的熟人了,不禁有些心虚:“她不太舒服,你管得着吗?”

  叶凡皱眉正欲离开,恰巧看到胖墨镜男走下保时捷时,车内昏迷的金姗和眼泪汪汪的小嫣然。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飞身跃起就向欲将郭安妮放进车后座的墨镜男袭去。

  墨镜男来不及躲闪,被连环腿踢了个正着;于是,郭安妮摔入福特车后座,墨镜男忍痛迎敌。

  胖墨镜男见此也扑上来帮忙,欲速战速决,放到叶凡就跳上车扬长而去。

  各位亲,因为童话要出门去旅游,回来后还要班等,以后暂时每天更。请亲们谅解!

  第两百三十五章在492米的高空玻璃上

  走下电梯,才踏进101层的门,喻函馨心慌的简直不敢迈步了。【】

  天啦!在101层高空上,游客就站在层薄薄的钵上,几百米之下的汽车公路跃然眼底♀若钢化钵破裂,还不得粉身碎骨!

  尽管知道,既然让人观光,就绝不存在钵破裂的问题,但心里毕竟惴惴的不敢迈步走上去。

  随后的吴颖娜更是奇葩,吓得直接扑到蓝飞扬身上,双脚悬空,如八爪鱼般紧紧地盘卷在蓝飞扬大腿上:“表哥,我怕。你背我。”

  简直都无法走路的蓝飞扬不禁哭笑不得的摇头:“娜娜,你觉得是你这没二两肉的瘦身子容易踩裂钢化钵呢,还是我们两加起的分量更容易压坏钵?”

  吴颖娜想也对,赶紧又把细长的双腿放下来。

  可却踮着脚尖,双手搂着蓝飞扬的脖子死不松开:“那你挽扶着我走,我可不敢看脚下。”

  “那你站好啊,别搂着我的脖子了。再这么死搂住不放,我都喘不上气了。”蓝飞扬不由伸手去剥开吴颖娜的纤手,“你搂着我的胳膊就好啦。”

  “没事的,别怕。”苏雅紧跟着上来,见喻函馨迟迟不敢迈步便鼓励道,并伸出手来拉住了喻函馨的手,“你看,这楼面上起码有百多人呢,人家走来走去的不都没事吗?”

  喻函馨看也是:人家都能平稳的恰似闲庭信步般的往来行走在钢化钵上,难道自己就不行吗?

  于是努力提起脚,小心的往前放下,轻轻迈出步两步三步心“突突”跳着,似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双脚机械似的快速行走,赶紧找旁边的水泥地站稳吧。

  此时,蓝飞扬扶着吴颖娜也来到了钵墙边的水泥地上。

  他俯身看窗外,只见四周建筑如房屋模型般,路上车流更是如小虫似的,看起来和指甲盖差不多大小。

  黄浦江在这带呈弧底“”形,然后向两边伸展而去。

  再横渡101层上的钢化钵,换过来看另边,东方明珠电视塔已低低矮在旁东方明珠只有88层,连那尖尖的造型也不及环球金贸中心这101层上平视的高度;金贸大夏就更加被压在脚底。

  这面是黄浦江“”字形的底部,苏州河正在最底端破口蜿蜒而去。

  虽然秋日多云的浦江两岸没有晚上瑰丽的灯光下那么艳丽迷人,但自有种云遮雾绕的朦胧美。

  吴颖娜和喻函馨在钢化钵楼面上多走了会,总算自在了些,吴颖娜终于松开了蓝飞扬的手臂,不停的摆着各种留影。

  当请苏雅为自己三人合影之后,吴颖娜调皮的推了喻函馨把,喻函馨个不防,晃悠了下身子便惊叫着向蓝飞扬倒去。

  错手不急的蓝飞扬连忙去扶她,而喻函馨正好侧过脸来欲说吴颖娜,结果和蓝飞扬不仅抱了个满怀,还意外的恰巧两唇碰。

  虽然因冲击力撞得牙齿有点痛,但四片唇却结结实实的贴在了起。

  喻函馨时傻了,蓝飞扬也惊愣住了,彼此都瞪大眼睛看着对方放大的脸庞。

  还是喻函馨首先反应过来,她的脸立即红得像火烧云,并娇羞的轻轻推开了蓝飞扬。

  同时,颗芳心激越的“怦怦”直跳:天啦,这可是自己的初吻,难道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失去了吗?

  好在,他是自己喜欢的男孩

  温香软玉般的怀中人离开了,蓝飞扬很是尴尬的低下头,时不知道怎么办好。

  这抱也抱了,吻也吻了,以后该怎么面对啊?都怪那个刁蛮任性的表妹!

  她的唇娇嫩柔软又有点烫,因该是第次,看来她还没交过男朋友

  苏雅因为正低头看着照片的效果也没注意,倒是吴颖娜呲牙咧嘴邪恶的笑了。

  可是,笑之后却有些失落。我真的要这么急匆匆的把表哥推给函馨姐姐吗?好像,我突然又有点舍不得呢。怎么办?

  倒在表哥怀里是什么感觉?要不,下次让他抱抱我看?

  旁边游客倒也有些目睹了这意外之吻,不过人家都以为他俩是年轻的小恋人,见多不怪的也没在意。

  苏雅把照相机还给喻函馨时,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建议他们下楼去。

  苏雅解释说:“这里离火车站还有段不近的路,差不多该走了。不然万碰上堵车,你们就赶不上火车了。”

  “是吗?那赶快下去吧。”仍红着脸的喻函馨拢拢额前刘海说,并责怪的瞥了吴颖娜眼。吴颖娜还她个吐小红舌的可爱鬼脸。

  去上海南站的路上,苏雅路为他们介绍了些市景:什么三十年代的建筑石库门上海市政府大鹏展翅的剧院高楼区的金济中心由沪闽改成沪深的正在建造中的立交桥,还有专停高架车的虹桥车站等等。

  最后蓝飞扬他们又回到了建造成轮胎形的专停长江以南各地火车的上海南站。

  到售票窗口取了早就定好的火车票后就和苏雅挥别,走进了候车室。

  此时,郭安妮正坐着张勇驾驶的世界第养眼美女——黑色限量版保时捷在回博海的途中。

  人说:世博不看后悔,看了更后悔;看了后悔时,不看后悔世!郭安妮路走来从没感到后悔,这也许跟各人的心态爱好和经历有关吧。

  她只感到两天的园区游览太短了!还有很多很多想去的馆没看呢,例如:阿联酋馆太空家园管未来馆等等。

  可是,她突然感到头昏,不禁伸手去撑住自己的额头。

  正这时,张勇的车也开的像喝醉了就样,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脑袋迷迷糊糊地很想睡,趁着脑子还有丝清醒,张勇连忙靠边“嘎”的刹住了车。

  “怎么回事?”金姗也昏昏沉沉的摇着头问,“张大哥,你怎么停车了?”

  “我开了不了,我想我想睡觉。”张勇刚说完便趴在了方向盘上。

  “我也是。”郭安妮支着头浑身发软的仰靠在座椅上,“金姗,你你带好嫣然。”

  “啊”金姗不觉大吃惊。因为她也头昏啊!

  可是,金姗抱着嫣然只能咬牙坚持住。

  这时,她看到驾驶室半开的钵车窗外走过来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男人朝车里看了眼便向后打了个响指。

  接着从半开着的钵车窗里伸手进来打开车门。

  金姗最后个念头就是:难道我们被劫匪盯住,我和郭总张勇都中了了?

  男人打开车门后,和另外个墨镜男人先后挤上车来,分别将张勇和金姗洗劫空。

  甚至那个胖点墨镜男在搜金姗时,还邪的对她上下其手。

  而另个墨镜男搜完张勇后就下车来打开了郭安妮那边的车门,正要把她整个背下车去。

  这时,刚才睡着了的嫣然突然被惊醒,朦胧中,眼看到陌生的墨镜男人,不禁“哇——”声哭了起来。

  胖点的墨镜男怕惊动路人,连忙用手去捂嫣然的小嘴。可嫣然却狠狠地咬了他口。

  “哎呀”胖墨镜男吃痛的甩着手,而嫣然则继续大声哭。

  “该死的,你还楞着干嘛?赶紧走!”另外个墨镜男把郭安妮抱下车后,有些惊慌的对胖墨镜男说。

  这里虽然不是高速公路上,但也车来车往,被人发现异端可就糟了。

  墨镜男正说着就有辆路过的雅虎退下来,立即从车门里跳下位年轻英俊的男人:“下车就下车,大爷我还懒得伺候呢!”

  “那你就慢慢走回去吧!”雅虎车内响起个女人尖锐的冷哼声。

  墨镜男看是别人闹意见,和自己无关,赶紧横抱着郭安妮向自己的福特走去。

  这时,胖墨镜男也已经成功的用金姗的丝巾塞住了嫣然的小嘴。

  剑眉星目高挺的鼻粱刀削般的脸,这刚下雅虎长得很像某位偶像派当红男明星的英俊男人正是郭安妮以前的贴身管家兼保镖叶凡。

  叶凡抬头无意瞥了眼已经走到福特车边的墨镜男手里的郭安妮,立即意外的低叫了声:“郭总?”

  然后就指着墨镜男问:“喂,郭总怎么啦?你是她的保镖吗?”

  他虽然无奈的离开了郭安妮,可他直爱她,忘不了她。今天意外相见,此情此景之下,他忍不住自己的关心。

  墨镜男听他这么问,知道碰到这美女的熟人了,不禁有些心虚:“她不太舒服,你管得着吗?”

  叶凡皱眉正欲离开,恰巧看到胖墨镜男走下保时捷时,车内昏迷的金姗和眼泪汪汪的小嫣然。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飞身跃起就向欲将郭安妮放进车后座的墨镜男袭去。

  墨镜男来不及躲闪,被连环腿踢了个正着;于是,郭安妮摔入福特车后座,墨镜男忍痛迎敌。

  胖墨镜男见此也扑上来帮忙,欲速战速决,放到叶凡就跳上车扬长而去。

  各位亲,因为童话要出门去旅游,回来后还要班等,以后暂时每天更。请亲们谅解!

  第两百三十六章拼死相护

  第两百三十六章拼死相护可是,叶凡竟然功夫不错,三个人战在起,拳来脚往,既然时半会难分胜负。【】

  福特车里的同款式打扮的司机见此,连催他俩快点后看着不行既然敞着车门,就发动车冲了出去。

  墨镜男见此机警地用力蹬地面,脚跨进车门就攀着福特车顶钻进了车中。

  叶凡见了大吃惊,快速两步追上去,伸手提起另边正在车后座翻滚颠簸的郭安妮的衣襟。就欲把她拽下车来。

  “噗”把闪亮的飞刀突然射进了叶凡的后背,叶凡身子晃荡,可还是手拽着门框,手提着郭安妮不放。

  “噗”又把小巧的飞刀射入叶凡的后脑勺。叶凡再也无力了,“噗通”就软到在福特车尾轻微的烟尘中。

  郭安妮早已几次撞到车顶车门框,这时已经清醒了些,她绝望的对着后脑勺和后背分别擦着把飞刀,鲜红的血直留下来的叶凡凄厉的喊了声:“不”

  然后气血攻心,又昏迷了过去。

  空中,只小苍蝇突然变大着飞进福田车中,手道细细的精气飞射在司机和墨镜男的太阳岤上。

  俩人立即个趴在了方向盘上,个倒在后座上。

  只见幼童老血那六七岁幼童般的身影显现在福特车中,他把托起郭安妮就飞身下了福特。

  无人驾驶的福特终于歪歪扭扭地冲出公路,翻到路边稻田里去了。

  迎面看到胖墨镜男又欲放飞刀,左手平托着郭安妮的幼童老血,伸出右手小小的食指,股若有若无的精气射出,撞飞小飞刀后,又穿过胖墨镜男的眉心进入脑中识海,使他立即“噗通”倒地。

  幼童老血不禁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当然,胖墨镜男不是真死了,而只是大脑损坏,痴呆了而已。

  这时,已经有几辆车看情况不对,小心中带着好奇的停下了车。

  “哪位帅哥美女帮忙报下案吧。”幼童老血把郭安妮小心的放进保时捷里,“他们遇到劫匪了。劫匪是三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男人。”

  于是,有热心的公民赶紧掏出手机打110报案。

  也有人立即拿出手机拍照,并发到微博上去。题目就是某国道两海交界处发生劫持案:

  年轻男子背后和头部各中飞刀,伤势惨重。三名劫匪,名倒在路上,看不出明显的伤痕;其他两名劫匪所乘坐的福特车翻入路边稻田,伤势不明

  幼童老血趁机探测了下郭安妮的身体情况和记忆后了然于心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哎,反正那两个小丫头也和这小子有些缘分纠葛,暂时就任他们自由发展吧。

  只是这道女灵体有些难办她既然想把这姓郭的女人作为寄存体,那怎么行呢?这样会害死这个女人的!

  110和120先后赶到。因为只是服用了带有迷幻成分饮料的原因,张勇和金姗很快就清醒过来了,郭安妮稍加抢救也清醒了过来。

  她醒来就问:“叶凡呢?叶凡怎么样?”

  金姗黯然的摇摇头:“叶凡后脑勺中了刀,生命垂危。”

  “因为案发现场正好进了省地界,所以他和三名劫匪现在都已送往音坛市人民医院抢救。”张勇解释道,“三名劫匪全部重伤,没有名逃脱。”

  “那是谁救了我们?警察吗?”见自己衣衫完好,首饰包包样都没少,郭安妮不禁疑惑的问。

  她分明记得来救她的叶凡最后也中飞刀倒下了。

  “应该是蓝飞扬那个小个子师兄。”金姗犹疑了下低声道,“不过,他让我们不要和外人说。警察问起就说是叶凡拼死相救的。福特车里两名劫匪就说是他们慌忙逃窜时,自己不小心翻下了公路。”

  “叶凡。”提起这个名字,郭安妮再次感到内疚和心痛。

  她根本没想到这个男孩会这么爱自己,关键的时候,竟然能挺身而出,拼死相护。

  看来自己当初对他有偏见和误会啊!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和他闹那么僵。如果他直在自己身边,那自己也不会和蓝飞扬发生那些不应该有的私情

  这都是报应是惩罚啊!

  因此,到公安局做完笔录后,郭安妮并没有驱车回博海,而是守在手术室门外等叶凡做手术。

  见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出来了,便赶紧焦急的上前询问:“医生,他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主持医生欲言又止的。

  “不过什么?”郭安妮的心马上被揪了起来。

  “他大脑受了重创,轻则智力受损并失忆,重则可能成为植物人。”

  “什么?”郭安妮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你们是他的亲属吗?”名护士抱着病例出来,“这里有个字要求亲属签。刚才急着抢救没来得及。”

  “他没有亲属了,拿来我签吧。”郭安妮黯然之后果断的说,“他今后的切都由我来负责。”

  她记得叶凡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母亲也改嫁了。他跟着奶奶起长大。而唯痛爱他的奶奶去年也病故了。

  或许,这也是当初全球金融危机中,她没有解聘他的原因之吧?

  现在,他为了救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自己还能不管他吗?就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