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哪里,能不能联系到他那个小师兄?

  可是由于吵杂,蓝飞扬听不太清张勇在说什么,只好说会上车后再打回去。

  张勇叹息声,摇摇头便挂上了电话。

  此时,幼童老血正在博海大校园中,他堵住了正练功归来的悠悠:“小丫头,找个地方,我们谈谈。”

  悠悠机警的看着幼童老血:“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和你谈?”

  幼童老血冷冷地笑:“你别装了,你以为你找个寄存体隐藏起来我就看不清你的真面目了吗?”

  “你”悠悠眼里满是惊慌与愤怒,“上次被你骗得受了重伤,都差点就挨不过来了,我这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反而自己大摇大摆的送上门来了欺负我功力浅,拿你没办法是不是?”

  “说起来,那次我真的很抱歉。在这里我先谢谢你鼎力相助了。”幼童老血说着就对悠悠弯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悠悠撇撇嘴,大刺刺的受着,并没有躲开:“我想,你也知道我喜欢他。你当时就是和我明说,我也样会帮你的。”

  “可我当时功力尚浅,并没有看出你就是那只断手孕育出的灵体。”幼童老血实话实说,“怎么样?可以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谈了吗?”

  悠悠叹息了声点点头:“好吧。去哪里?”

  幼童老血立即升入树梢,飞向高空,然后穿梭在云层中来到博海远郊的梅山之巅。

  悠悠身体中的女灵体脱离肉身紧跟而上,随后落在了他身边。

  今夜无月,湛蓝的的天空洁净高远,点缀着漫天繁星。而星空下的梅山之巅则漆黑朦胧,亦如浓彩重抹的山水墨画。

  “你那肉身不会倒下?”幼童老血看着断手之灵奇怪的问。

  “不会,她生下来就是个被憋死了的女婴。她那山区里的婆婆挖坑埋她时正遇上我第次懵懂出世,因好奇就钻进了这个昏死过去的女婴体内。”

  “她婆婆看孙女又活过来了,所以就高高兴兴的抱了回去。从此,这就是我在世间的个寓所,就算我离开了,她也会自己机械的走回家的。”

  “你留了丝意识操控她?”幼童老血好奇的问。

  关于这方面他也不是很懂——虽然他和老泪是从同个身体分裂出来的,但老泪可以用意识影响他,他却影响指挥不了老泪。似乎分裂之后老泪是主,他是辅。

  “没有啊?”断手之灵有些茫然的摇头,随后又有所悟,“我想,这女婴当时可能没有真死透。后来后来我进入她小小的身子之后,她又活过来了,只是智力受了影响。像个傻瓜弱智,好在也正适合我灵力的年龄,我也没去管。”

  “不过,现在再这样似乎是有点可怕了‖蓝都没把我的表白当回事,直把我当小孩。”断手之灵说完忧郁的蹙起了那浅淡的细眉。

  “所以你就经常浸入郭安妮体内,并吞噬她的精气,欲弄垮她,你自己取而代之?”幼童老血出奇不意的问出。

  “不!”断手之灵猛地摇头,“没有。我只是知道蓝是真心喜欢她,想在她体内偶尔分享下蓝的柔情。至于她体力的精气,那是我自然吸收的。我运功,她内体的精气就像大自然中的灵气样想我涌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那我告诉你。”幼童老血严肃的说,“离开她,再也不要靠近她了。否则,她若因此虚弱至死,蓝会恨你辈子的,你更加永远不可能得到他了。”

  “可他现在也根本没把我当回事。”断手之灵瘪着嘴委屈的说。

  “但你现在再进入郭安妮体内也没用啊。你不知道蓝已经和她分手了吗?”

  “不可能。”断手之灵拼命摇头,“他们两个怎么可能真的分手?将近九千年的修炼等待,不就是为了这天吗?”

  幼童老血不禁怜惜的微喟:“但是他们现在真的分手了。目前有两个小丫头正在努力接近蓝呢,我建议你还是利用目前的身份自己努力争取赢得他♀样得来的感情才是真实可靠的。”

  “我怎么去努力争取?我没有任何经验,你教教我啊?”断手之灵可怜兮兮的请求着。

  “”貌似他老血自己也没有任何经验?

  不过,好歹他活得够久,看得也多,于是思量着建议:“要不然,你哪天当着蓝的面把肉身的面具取下来吧。你现在长得很像以前的莲啊,他可能比较容易接受,说不定个恍惚就你懂的。”

  断手之灵很小女儿态的跺脚:“你说什么呢?讨厌!”说着就“唆”的飞入高空,躲到大气层深处害羞幻想去了。

  幼童老血不觉摇头:“唉好人难做啊!”

  接着也腾身飞入繁星点点的夜空。然后以古朴圆环定位,确定蓝飞扬的准确方位,便直接闪电般穿梭过去。

  蓝飞扬刚刚放好行旅,在吴颖娜的卧铺上坐下,就见幼童老血突然出现在无门的卧铺间外。

  幼童老血右手五指向上对蓝飞扬摆了摆,蓝飞扬赶紧站起来走了出去。

  “师师兄,你又跑哪里去了?”蓝飞扬低声道。

  幼童老血在过道窗口的活动椅上坐下,挥手隔绝了杂吵的声音:“我看你忙,分身乏术,所以帮你去保护那个姓郭的女人了。”

  “那怎么现在又回来了?”蓝飞扬满头雾水。

  幼童老血翻了下白眼:“我去保护她是预算到她将有事发生,现在回来是因为暂时没事了。”

  “啊,有事发生?她怎么啦?”蓝飞扬身体前倾,连忙担心的问。

  “她倒还好,只是你的前任叶凡中了两刀,生命垂危。我看十有八九是废了。”

  “废了?怎么个废了?他怎么又和郭安妮在起?”蓝飞扬十分不解的连问。

  “他被个有钱的半老徐看中,因不愿意伺候而被半路抛下车,正好看到姓郭的女人情形不对,所以就出手相救。”

  幼童老血长叹了声,“我查看了他的记忆,他仍然深爱着姓郭的女人,梦想有天能重新回到她身边。现在他总算可以如愿以偿了。”

  “你是说”虽然难以接受,但蓝飞扬还是问了出来,“郭安妮愿意重新接纳他了?”

  幼童老血摇头:“不是。他就算不成植物人也傻了,估计姓郭的女人要养他辈子了。哎,其实,这个女人的心也蛮好的;就是命中波折多。”

  可不是吗?蓝飞扬不禁微喟。他是没什么,只消小欧不要介意这件事。如果因为这件事心里有疙瘩,那就太遗憾了。

  但蓝飞扬哪里知道,他这份心是多操的。他虽然看好郭安妮和小欧,但是郭安妮的心窗已经封死,不打算接纳任何人了。

  爱情对于她是种深深切切不可触摸的痛。

  话到这里,蓝飞扬突然想起张勇先给他打了个电话,不知道要说什么事,于是连忙掏出手机拨了回去。

  张勇正在酒店办入住手续,看是他的电话,连忙接通了:“小蓝,你在哪里呢?”

  “我刚上火车,火车才离开上海南站呢。”蓝飞扬如实说。

  “哦,你可以联系到你那位小师兄吗?郭总今天又遇到劫匪了,她想把你小师兄留在身边,不算是保镖哦,是作为客人。”张勇特意强调说。

  第两百三十八章女孩心事

  “噢,是这样啊,那我跟他说说看。【】”蓝飞扬连忙说,“不过他的事我可管不了,因为从来都是他管我。但是,我会向他建议的。”

  “好,那就拜托你了。”

  “瞧你说的什么话?”蓝飞扬不高兴的,“我跟莲姐可是亲戚,她的安危可能不管吗?我定尽力劝说我师兄。”

  见蓝飞扬挂上电话后就把目光投向自己,幼童老血连忙摇头:“你不要说,这话没得谈。我偶尔客串下保护她是可以,怎么可能长期跟在她身边!我不要练功了?别的先不说,我起码要快点长大吧?现在这样子真别扭!”

  “那怎么办啊?万你闭关练功了,她再遇到危险”幼童老血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打住打住,这可不怪我什么事。她反正有钱,不会多聘请几个保镖吗?再说,你可以用功修炼,快点升级,到时候控制个分身陪在她身边啊。”

  “什么?还能控制分身?”蓝飞扬这惊可非同小可,他发誓这是他最爱听的话之。

  如果是这样,许多事情就容易多了,根本就不要操心去弄高效仿真人作为替身。因此,他赶紧又问:“那要到哪个阶段才行啊?”

  “等结了元婴之后化境期就可以。不过还是要看个人天份,我就直没练成。”幼童老血叹了口气黯然道。

  “化境期?我现在也就刚刚意识体能驱御些小东西而已,连结婴都没到,这距离化境期也太远了点吧?”蓝飞扬苦着脸,“何况连您都没练成功,我看我也难。要不您还是教我个靠谱的方法吧!”

  “高效仿真人啊!”幼童老血轻松道出,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的。

  “您能制作?”蓝飞扬愣之后低声问道。

  “暂时不会。”幼童老血摇头,“不过我可以去偷师,反正变成苍蝇大小呆在实验室里,他们也不容易发觉。加上我知道怎么制作傀儡,偷师应该不难。”

  “傀儡?完全靠人操纵的那种古老的玩意吧?”

  “是啊。”幼童老血点点头,“说来惭愧。虽然傀儡的构造够结实,亦如铜头铁臂,但偏偏无法自己行动言语,还得靠人来操纵。也就是说在科技技术方面略差筹。”

  “哎,说起来我都坐不住了,我先走步了。”幼童老血说着就把窗户往上推开了些,然后左右望,趁人不注意就飞了出去。

  “你去哪里啊?”见他说风就雨的,蓝飞扬不禁问。

  “偷师去啊。”幼童老血已经成了苍蝇在窗外盘旋着,“人皮面具似乎简单点。我把这个搞定了就回来。”

  “表哥!”蓝飞扬刚把窗户关上,就听下铺的吴颖娜叫了声。

  “怎么啦?”他不由走进卧铺间问。可吴颖娜却没有回答。

  蓝飞扬发现她双眼紧闭,呼吸匀称,原来已经睡着了。难道是梦中叫他?蓝飞扬只得摇摇头,然后脱掉鞋子两步便跨到了低矮的上铺。

  话说这上铺真是太矮了,大概就五十公分高的样子,只能躺着,让人很压抑。

  蓝飞扬小心躺下之后便意识离体进了圆环重力空间层。

  他现在已经能在三倍的重力之下奔跑如飞了,估计很快就能进入第五空间。趁着大家睡的睡,闭目养神的养神,他也赶紧抓紧时间修炼吧。

  “”喻函馨看他上去本想开口叫他,可小嘴张了张还是没喊出来。

  确实,她叫住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难不成要他为今天的意外之吻负责?也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自己?

  何况,他才上大二,爸爸妈妈能同意吗?最后,只能侧身看着窗外夜色中,不断飞掠而过的小村点火发呆。

  从小她只知道学习,无心旁顾,现在都硕士研究生毕业有份不错的工作了;可她突然发现,好像错过了许多童年少年时期原本美好的东西。

  比如童年的游戏,比如少年时对异性朦胧美好的喜爱

  现在她虽然也才十九岁,但感觉同龄人都比较幼稚,而同学又像大哥哥;好不容易被蓝飞扬所吸引,逐渐暗生情愫,又跑出个清丽娇嫩姿容比自己还略胜筹的校花来和她竞争。

  曾经她是那么的骄傲,像高高在上的公主,自持容貌美身世又好,把帮追求自己的研究生同学都不放在眼里。可现在却要去和另个女孩争个自己心仪的男孩,还不知道人家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想到这,她无由的黯然微喟。

  此刻,宋佳佳带着林雪正个车厢个车厢的走着。

  中午吃饭时,她得知蓝飞扬他们也是订的这趟车的卧铺票,但因为吴颖娜有意没说是几号车厢,所以她只能先从自己所在的4号车厢走到1号贵宾车厢,然后再返回来从4号车厢走到11餐车。

  她知道,般从12号车厢起是座位车厢,她只得又带着林雪返回。

  她不知道怎么没有看到蓝飞扬他们三个,除了1号和10号有门的贵宾豪华车厢,其他车厢都是没门的,她路走来根本就没看到他们三个中任何人——无论过道和下铺都没有。

  她没想到,还这么早,三个人就全躺卧铺上去了。

  她只是想看看蓝飞扬在几号车厢,和他说几句话而已。回校之后,刘燕又将形影不离的跟着,她实在不太好行动。

  蓝飞扬今天已经拉了她的手臂了,她好想趁热打铁,把关系再进步,如果能确定男女朋友关系那就更好了。她也好向刘燕摊牌。

  可是,怎么会没有呢?难道他们在贵宾车厢?那总不能间间去推开来看啊!

  不然打个电话问问?可是,他关机了啊。

  “宋佳佳,不要再找了,我好累了。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林雪穿的是高跟鞋,走得脚都抽筋了,只得蹙着眉无奈的建议,“反正他明天也要回校上课,你早点到食堂等他就是。”

  “好吧。”回头看着走路颠颠的林雪,宋佳佳只得勉强点头。实在不行就明明白白的告诉刘燕,自己也喜欢蓝飞扬,要追他了,大家各凭本事。

  第两百三十八章女孩心事

  “噢,是这样啊,那我跟他说说看。【】”蓝飞扬连忙说,“不过他的事我可管不了,因为从来都是他管我。但是,我会向他建议的。”

  “好,那就拜托你了。”

  “瞧你说的什么话?”蓝飞扬不高兴的,“我跟莲姐可是亲戚,她的安危可能不管吗?我定尽力劝说我师兄。”

  见蓝飞扬挂上电话后就把目光投向自己,幼童老血连忙摇头:“你不要说,这话没得谈。我偶尔客串下保护她是可以,怎么可能长期跟在她身边!我不要练功了?别的先不说,我起码要快点长大吧?现在这样子真别扭!”

  “那怎么办啊?万你闭关练功了,她再遇到危险”幼童老血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打住打住,这可不怪我什么事。她反正有钱,不会多聘请几个保镖吗?再说,你可以用功修炼,快点升级,到时候控制个分身陪在她身边啊。”

  “什么?还能控制分身?”蓝飞扬这惊可非同小可,他发誓这是他最爱听的话之。

  如果是这样,许多事情就容易多了,根本就不要操心去弄高效仿真人作为替身。因此,他赶紧又问:“那要到哪个阶段才行啊?”

  “等结了元婴之后化境期就可以。不过还是要看个人天份,我就直没练成。”幼童老血叹了口气黯然道。

  “化境期?我现在也就刚刚意识体能驱御些小东西而已,连结婴都没到,这距离化境期也太远了点吧?”蓝飞扬苦着脸,“何况连您都没练成功,我看我也难。要不您还是教我个靠谱的方法吧!”

  “高效仿真人啊!”幼童老血轻松道出,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的。

  “您能制作?”蓝飞扬愣之后低声问道。

  “暂时不会。”幼童老血摇头,“不过我可以去偷师,反正变成苍蝇大小呆在实验室里,他们也不容易发觉。加上我知道怎么制作傀儡,偷师应该不难。”

  “傀儡?完全靠人操纵的那种古老的玩意吧?”

  “是啊。”幼童老血点点头,“说来惭愧。虽然傀儡的构造够结实,亦如铜头铁臂,但偏偏无法自己行动言语,还得靠人来操纵。也就是说在科技技术方面略差筹。”

  “哎,说起来我都坐不住了,我先走步了。”幼童老血说着就把窗户往上推开了些,然后左右望,趁人不注意就飞了出去。

  “你去哪里啊?”见他说风就雨的,蓝飞扬不禁问。

  “偷师去啊。”幼童老血已经成了苍蝇在窗外盘旋着,“人皮面具似乎简单点。我把这个搞定了就回来。”

  “表哥!”蓝飞扬刚把窗户关上,就听下铺的吴颖娜叫了声。

  “怎么啦?”他不由走进卧铺间问。可吴颖娜却没有回答。

  蓝飞扬发现她双眼紧闭,呼吸匀称,原来已经睡着了。难道是梦中叫他?蓝飞扬只得摇摇头,然后脱掉鞋子两步便跨到了低矮的上铺。

  话说这上铺真是太矮了,大概就五十公分高的样子,只能躺着,让人很压抑。

  蓝飞扬小心躺下之后便意识离体进了圆环重力空间层。

  他现在已经能在三倍的重力之下奔跑如飞了,估计很快就能进入第五空间。趁着大家睡的睡,闭目养神的养神,他也赶紧抓紧时间修炼吧。

  “”喻函馨看他上去本想开口叫他,可小嘴张了张还是没喊出来。

  确实,她叫住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难不成要他为今天的意外之吻负责?也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自己?

  何况,他才上大二,爸爸妈妈能同意吗?最后,只能侧身看着窗外夜色中,不断飞掠而过的小村点火发呆。

  从小她只知道学习,无心旁顾,现在都硕士研究生毕业有份不错的工作了;可她突然发现,好像错过了许多童年少年时期原本美好的东西。

  比如童年的游戏,比如少年时对异性朦胧美好的喜爱

  现在她虽然也才十九岁,但感觉同龄人都比较幼稚,而同学又像大哥哥;好不容易被蓝飞扬所吸引,逐渐暗生情愫,又跑出个清丽娇嫩姿容比自己还略胜筹的校花来和她竞争。

  曾经她是那么的骄傲,像高高在上的公主,自持容貌美身世又好,把帮追求自己的研究生同学都不放在眼里。可现在却要去和另个女孩争个自己心仪的男孩,还不知道人家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想到这,她无由的黯然微喟。

  此刻,宋佳佳带着林雪正个车厢个车厢的走着。

  中午吃饭时,她得知蓝飞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