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他们也是订的这趟车的卧铺票,但因为吴颖娜有意没说是几号车厢,所以她只能先从自己所在的4号车厢走到1号贵宾车厢,然后再返回来从4号车厢走到11餐车。

  她知道,般从12号车厢起是座位车厢,她只得又带着林雪返回。

  她不知道怎么没有看到蓝飞扬他们三个,除了1号和10号有门的贵宾豪华车厢,其他车厢都是没门的,她路走来根本就没看到他们三个中任何人——无论过道和下铺都没有。

  她没想到,还这么早,三个人就全躺卧铺上去了。

  她只是想看看蓝飞扬在几号车厢,和他说几句话而已。回校之后,刘燕又将形影不离的跟着,她实在不太好行动。

  蓝飞扬今天已经拉了她的手臂了,她好想趁热打铁,把关系再进步,如果能确定男女朋友关系那就更好了。她也好向刘燕摊牌。

  可是,怎么会没有呢?难道他们在贵宾车厢?那总不能间间去推开来看啊!

  不然打个电话问问?可是,他关机了啊。

  “宋佳佳,不要再找了,我好累了。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林雪穿的是高跟鞋,走得脚都抽筋了,只得蹙着眉无奈的建议,“反正他明天也要回校上课,你早点到食堂等他就是。”

  “好吧。”回头看着走路颠颠的林雪,宋佳佳只得勉强点头。实在不行就明明白白的告诉刘燕,自己也喜欢蓝飞扬,要追他了,大家各凭本事。

  第两百三十九章协同破案

  可蓝飞扬却越跑越兴奋,只感到身轻如燕,人几乎都要离地飞起来了。【】

  当然,偏僻处几经试验,还是飞不起来,只是跳跃的更高速度更快点而已。

  跑到旅店房间后,蓝飞扬冲了个澡直接上床睡觉。

  在重力空间层意识体也基本上直在跑步练拳脚,这下车出站后,肉身又跑个40来分钟的马拉松,真是累坏了。所以才躺下就睡着了,直到被串警务通铃声惊醒。

  蓝飞扬睡眼蓬松的看已经8点多了。警务通响,般都是周健找他,所以他赶紧按下接听键。

  “周厅长,什么事?”

  “小蓝,你回博核吧?”周健威武的男中音在警务通里响起。

  “已经回来了。”蓝飞扬如实说。“关于华老案又有新情况,估计你暂时无法上课,要协助破案了。”周健严肃冷静的说。

  “又有什么新情况?”蓝飞扬吃惊的问。

  “昨晚半夜华老在北京又被歹徒绑架了,至今下落不明。因为上次你从劫匪手里把华老伉俪救了回来,华夫人对你很有好感,已向警方要求,请你去协助北京警方破案。”

  “什么,才这几天,劫匪又再次出手了?”蓝飞扬跳下了床,感到事情相当不间单,“难道华老身边没有曾加保卫人员?”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周健摇头说,“但华老身边按理应该会有保卫人员吧?你也不用多问了,准备下,等我们开会研究之后,就会通知你什么时候出发。”

  “好的。”蓝飞扬挂上电话之后立即火速把去上海换下来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去洗,然后洗漱穿衣服出门吃早餐。边走边给班主任黄鑫打电话请假。

  也不知道要多久,先请个星期吧,久了怕黄班主任不高兴。

  然后再给刘燕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有事,护照晚点给她。

  “你现在在哪里?”刘燕不禁问,“不会还没回博海吧?”

  “回来了,就在校门外准备吃早餐呢。”蓝飞扬随口答道。

  “那你有什么事啊?就不能进来下把护照给我?”个星期没见了,刘燕好想早点看到他。

  “”蓝飞扬也不知道周健他们开会研究要多少时间;再说,吃了饭还要回房去晾衣服呢。

  “本护照那么急着要干嘛?想出国啊?这东西可帮不上忙。”蓝飞扬不禁调侃,“好了,我有电话打进来了,你等会。”

  蓝飞扬看是张勇打来的电话,不知道郭安妮那里有什么新情况,所以就挂了刘燕的电话,立即回拨过去。

  “张大哥,你在哪里?”

  “在回博海的路上,你赶快到学校门口来,郭总人很不舒服,她让我找你。”张勇急急的说。

  “她怎么啦?”蓝飞扬不觉大吃惊。

  “可能是因为昨晚熬夜,郭总头晕心慌。她感觉和上两次在别墅昏倒差不多”

  蓝飞扬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那你把她送到旅店我的房间来吧。”

  “好的,郭总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大概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你先来旅店门口等着吧。”

  “好,我马上就去。”蓝飞扬挂上电话之后,走进傍边的早餐店,随便要了碗腌粉和几个肉包子,囫囵的吞下去之后便急急回旅馆去。

  刚到旅店门口就见郭安妮的黑色保时捷驶过来了,还没等车停稳,许保镖便从副驾驶室上跳了下来。

  蓝飞扬连忙迎上前拉开了后车门,只见郭安妮已经脸色惨白的昏迷了,金姗正搂着她。而旁的嫣然正眼泪汪汪地在喊着:“妈妈,妈妈!”

  蓝飞扬见此,赶紧弯腰,伸手进去抱住郭安妮:“金姗,郭总昏过去多久了?”

  “没多久,大概五分钟吧。”金姗小心地帮蓝飞扬托着郭安妮的腿下车。

  “嫣然,别哭了,妈妈只是累了,想睡会。等等就好了。”蓝飞扬边抱郭安妮下车对嫣然挤出了丝笑容。

  车外,许保镖也欲伸手帮忙,可却发现完全插不上手。

  蓝飞扬抱郭安妮下车后,赶紧就转身走进旅店,快速向三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许保镖紧跟其后,金姗也抱起嫣然跟在后面。

  张勇突然开口叫了声:“金姗,你就别去了。小蓝是要对郭总运功治疗的,你去了不仅帮不上忙,嫣然哭喊,反而坏事。”

  “哦。”金姗听说后,犹豫的汀了脚步。

  来到房门口,蓝飞扬让许保镖在自己裤腰上拿钥匙开门,然后直接进去把郭安妮平放在自己床,随手将乱成团的毯子扒拉到边。

  “许保镖,麻烦你把门关好,并帮我把窗户关上。”蓝飞扬客气的说着,甩掉鞋子就上了床,“还有,我运功期间,你最好不要说话。”

  正走去关窗户的许保镖对蓝飞扬将怎么运功治疗郭安妮实在很好奇,不过既然蓝飞扬交代了只好点头称是。

  然而,他还是疑惑:蓝飞扬才多大?真有什么高深的功夫吗?但是,郭安妮也不至于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吧?听她和张勇的意思这已经不是第次了。

  蓝飞扬仍然是先手按在郭安妮手腕上,然后以盘腿打坐的姿势注入股精气去帮她梳理纷乱的经脉,几分钟之后,郭安妮“呃”了声,终于悠悠转醒。

  她无力地看了眼前的蓝飞扬眼,心里突然踏实多了。

  “莲姐,好点了吗?”蓝飞扬低声问。

  郭安妮虚弱疲惫的点了点头,然后望了眼室内。没有看到嫣然,似乎有些失望。

  蓝飞扬马上懂了,他回头对许保镖说:“你去告诉张大哥和金姗声,就说郭总醒来了。我还要继续帮她温养巩固下。”

  “好好的。”许保镖半天也没看什么门道来,便点头开门出去。

  “可能会久点,你让金姗带嫣然坐小林的伏尔加先回别墅吧。”

  “知道了。”许保镖说着关上了房门。

  蓝飞扬收回精气松开了郭安妮雪白的皓腕:“莲姐,我扶你坐起来,我们换个姿势,手心相对吧。”

  “嗯。”郭安妮娇弱的点了点头,“可是,我最近怎么老这样啊?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没事的,就是你太累了。”蓝飞扬扶起她安慰道。

  “可是,我以前经常熬夜,有时为了公司的前途绞尽脑汁也不会这样。”郭安妮蹙着眉,“难道是我老了?”

  “没有!”蓝飞扬赶紧摇头,“你体内的气息有点杂。你放心,我已经叫我师兄帮你看了,就是有什么,他也会帮你调理好的。”

  “你师兄真的有这么厉害?”郭安妮不禁疑惑。

  “当然,他完全得自师傅的真传。他目前要调理自己的身高,需要到处去找各种野生的名贵药材,所以不能长期跟在你身边。好了,我们敛气开始吧。”

  蓝飞扬实在怕运功到半周健又打电话来通知他马上出发,所以不敢多讲。

  “好吧。”郭安妮只得点头。心想,如果大限将至那就让它来吧,反正飞扬已经逐渐走出那片阴影了,他和宏伟定会照顾好嫣然的。

  至于公司就是衰败点也没什么,只要他们今后不要为衣食担忧就行。

  当四掌相贴时,她马上停止了切杂念,敛声屏气的配合着蓝飞扬的精气运行,遍又遍的在她体内温养滋润着。渐渐地,她不仅经脉通畅无阻,丹田也蕴满了精气。

  张勇和许保镖直守在门外,百无聊赖的等了小时又小时。

  中午时分,蓝飞扬的警务通又响起。他看看也差不多了,就停止了精气运行,撤回手去接电话。

  “喂”蓝飞扬边听边跳下床向卫生间走去。毕竟他特警的身份是秘密的,所以也不想让郭安妮听到他和周健的谈话内容。

  郭安妮见此,以为他是内急,便下床帮他叠好仍在边的毯子。她感到现在的自己浑身是劲,充满了活力。

  “虽然不能长期在起,但看来我的生命中却不能缺少他。上苍就是这么造物弄人!”

  想着,郭安妮又不禁摇头:“现在这样到没事,万以后他有了女朋友,这关在房里就是几个小时,他女朋友定会怀疑吧?”

  见蓝飞扬还没从卫生间出来,郭安妮先去打开了房门:“张勇,我完全好了。你们也饿了吧?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然后直接去公司。”

  许保镖见郭安妮已经是面如桃花,精神奕奕,不禁惊愕的傻掉了:“这小子的功夫真有这么神奇?这还真的不用去医院了。医院哪有这么快这么好的效果!”

  蓝飞扬走进卫生间后,还真的感到有点内急,因此边放水,边听着电话。

  周健说已经开会研究过了,公安厅和分管公安厅的省领导致通过让他继续以杨斓的身份进京协助破案,下午两点半出发。

  不过大多数人只知道杨斓是个密招特警,而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大二年级的学生。因此,让他今后与人相处时,自己注意,不要泄露了真实身份。

  蓝飞扬只得连连点头称是。

  “周厅长,我只请了个星期的假,你看够吗?”蓝飞扬没底的虚心问道。

  “个星期?”周健愣,“可能不行吧?不过,如果你运气好,案子破的快也成。”

  挂上电话后,见早上洗的衣服还在洗衣机里,蓝飞扬赶紧晾衣服。郭安妮回头见了也上前来帮他晾:“这么多衣服,出去这些天都没洗吗?”

  “没有,开始几天洗了,后面这三天没洗。也就三套衣服嘛。”蓝飞扬不太好意思的解释道,“主要我表妹每天都玩得很晚回来,人累了就懒得洗。”

  “哦。我还以为你两天才换次衣服呢。”

  “我也想啊,可又是雨又是汗的,实在穿不了。”蓝飞扬突然感到郭安妮这样帮自己晾衣服很有家庭的氛围。可惜了,这个人是自己的阿姨,这氛围也就有些不同了。

  起出去吃饭时,蓝飞扬想给刘燕打电话,让她过来拿护照,可惜刘燕竟然关机了。大概手机没电了。

  简单吃过中饭后,郭安妮直接去公司了,而蓝飞扬又返回了旅店房间。

  他匆匆收拾了两套衣服就背着双肩包坐上公交车向火车站赶去。周健正在进站口旁边等着他。

  面对带着太阳帽和墨镜的蓝飞扬,周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车票,座位车厢的站票哦♀临时办事没办法,你就委屈点吧。”

  蓝飞扬摇摇头:“没事,我年轻,直站到北京也不是问题。”

  “那就好。”周健拍拍他结实的肩膀,“你路上看着办吧。不过下车前定得把小胡子粘上,这样子还是太嫩了。”

  “行,定!”蓝飞扬肩膀挺得笔直。

  “好,差不多要检票进站了,你先到候车室去排队吧。”

  第两百三十九章协同破案

  可蓝飞扬却越跑越兴奋,只感到身轻如燕,人几乎都要离地飞起来了。【】

  当然,偏僻处几经试验,还是飞不起来,只是跳跃的更高速度更快点而已。

  跑到旅店房间后,蓝飞扬冲了个澡直接上床睡觉。

  在重力空间层意识体也基本上直在跑步练拳脚,这下车出站后,肉身又跑个40来分钟的马拉松,真是累坏了。所以才躺下就睡着了,直到被串警务通铃声惊醒。

  蓝飞扬睡眼蓬松的看已经8点多了。警务通响,般都是周健找他,所以他赶紧按下接听键。

  “周厅长,什么事?”

  “小蓝,你回博核吧?”周健威武的男中音在警务通里响起。

  “已经回来了。”蓝飞扬如实说。“关于华老案又有新情况,估计你暂时无法上课,要协助破案了。”周健严肃冷静的说。

  “又有什么新情况?”蓝飞扬吃惊的问。

  “昨晚半夜华老在北京又被歹徒绑架了,至今下落不明。因为上次你从劫匪手里把华老伉俪救了回来,华夫人对你很有好感,已向警方要求,请你去协助北京警方破案。”

  “什么,才这几天,劫匪又再次出手了?”蓝飞扬跳下了床,感到事情相当不间单,“难道华老身边没有曾加保卫人员?”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周健摇头说,“但华老身边按理应该会有保卫人员吧?你也不用多问了,准备下,等我们开会研究之后,就会通知你什么时候出发。”

  “好的。”蓝飞扬挂上电话之后立即火速把去上海换下来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去洗,然后洗漱穿衣服出门吃早餐。边走边给班主任黄鑫打电话请假。

  也不知道要多久,先请个星期吧,久了怕黄班主任不高兴。

  然后再给刘燕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有事,护照晚点给她。

  “你现在在哪里?”刘燕不禁问,“不会还没回博海吧?”

  “回来了,就在校门外准备吃早餐呢。”蓝飞扬随口答道。

  “那你有什么事啊?就不能进来下把护照给我?”个星期没见了,刘燕好想早点看到他。

  “”蓝飞扬也不知道周健他们开会研究要多少时间;再说,吃了饭还要回房去晾衣服呢。

  “本护照那么急着要干嘛?想出国啊?这东西可帮不上忙。”蓝飞扬不禁调侃,“好了,我有电话打进来了,你等会。”

  蓝飞扬看是张勇打来的电话,不知道郭安妮那里有什么新情况,所以就挂了刘燕的电话,立即回拨过去。

  “张大哥,你在哪里?”

  “在回博海的路上,你赶快到学校门口来,郭总人很不舒服,她让我找你。”张勇急急的说。

  “她怎么啦?”蓝飞扬不觉大吃惊。

  “可能是因为昨晚熬夜,郭总头晕心慌。她感觉和上两次在别墅昏倒差不多”

  蓝飞扬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那你把她送到旅店我的房间来吧。”

  “好的,郭总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大概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你先来旅店门口等着吧。”

  “好,我马上就去。”蓝飞扬挂上电话之后,走进傍边的早餐店,随便要了碗腌粉和几个肉包子,囫囵的吞下去之后便急急回旅馆去。

  刚到旅店门口就见郭安妮的黑色保时捷驶过来了,还没等车停稳,许保镖便从副驾驶室上跳了下来。

  蓝飞扬连忙迎上前拉开了后车门,只见郭安妮已经脸色惨白的昏迷了,金姗正搂着她。而旁的嫣然正眼泪汪汪地在喊着:“妈妈,妈妈!”

  蓝飞扬见此,赶紧弯腰,伸手进去抱住郭安妮:“金姗,郭总昏过去多久了?”

  “没多久,大概五分钟吧。”金姗小心地帮蓝飞扬托着郭安妮的腿下车。

  “嫣然,别哭了,妈妈只是累了,想睡会。等等就好了。”蓝飞扬边抱郭安妮下车对嫣然挤出了丝笑容。

  车外,许保镖也欲伸手帮忙,可却发现完全插不上手。

  蓝飞扬抱郭安妮下车后,赶紧就转身走进旅店,快速向三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许保镖紧跟其后,金姗也抱起嫣然跟在后面。

  张勇突然开口叫了声:“金姗,你就别去了。小蓝是要对郭总运功治疗的,你去了不仅帮不上忙,嫣然哭喊,反而坏事。”

  “哦。”金姗听说后,犹豫的汀了脚步。

  来到房门口,蓝飞扬让许保镖在自己裤腰上拿钥匙开门,然后直接进去把郭安妮平放在自己床,随手将乱成团的毯子扒拉到边。

  “许保镖,麻烦你把门关好,并帮我把窗户关上。”蓝飞扬客气的说着,甩掉鞋子就上了床,“还有,我运功期间,你最好不要说话。”

  正走去关窗户的许保镖对蓝飞扬将怎么运功治疗郭安妮实在很好奇,不过既然蓝飞扬交代了只好点头称是。

  然而,他还是疑惑:蓝飞扬才多大?真有什么高深的功夫吗?但是,郭安妮也不至于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吧?听她和张勇的意思这已经不是第次了。

  蓝飞扬仍然是先手按在郭安妮手腕上,然后以盘腿打坐的姿势注入股精气去帮她梳理纷乱的经脉,几分钟之后,郭安妮“呃”了声,终于悠悠转醒。

  她无力地看了眼前的蓝飞扬眼,心里突然踏实多了。

  “莲姐,好点了吗?”蓝飞扬低声问。

  郭安妮虚弱疲惫的点了

  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