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哎,他昨晚也算加了半夜的班,全当补休吧。”张山大度的说。

  “可他来北京是协助我们破案的,不是来休息的♀华老在哪里,至今还没点线索呢!”冬瓜脸也不以为然的道。

  蓝飞扬刚走出公安局大门,辆警用小车就停在了他身边,半开的钵窗后探出刘威刚毅的脸:“杨斓,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哎,刘头,我要去胜利路的天堂酒店。”蓝飞扬如实说。

  “哦,刚好顺路,你上来吧。”刘威利索的案车门开关。

  “好呐!”蓝飞扬连忙拉开门,跨上车。

  “你去那里干嘛?”刘威边启动车边奇怪的问,“和案子有关吗?”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知道蓝飞扬这是第次来北京,这里并没有亲戚故友。

  “还不知道。可能有点关系吧?”蓝飞扬抓抓头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哦,是什么情况?你说下。”刘威马上来了兴致。

  蓝飞扬考虑着措词说:“我有个同门师兄,他是华老失踪的头天来的北京。他说过,如果知道了华老的情况就会约我见面谈。”

  “那现在就是他约你?”刘威冷峻的眼中不禁有了光彩。

  “是的。”蓝飞扬点头。

  “你坐好了。”刘威猛然加速。

  他本来是想去天堂酒店附近的思安居民区。因为他刚才吃饭时接到住在那里的女朋友的电话,说在她家窗口看到对面客厅里个长得有点像华老的人。

  不过只是眼,厚厚的窗帘便被拉上了,要他最好过去确认下。所以,他这才放下饭碗就开车出来。

  “莫非杨斓的师兄也看到了?”刘威不觉有些兴奋,“如果那个人这是华老就太好了!”那么这个案子可是破的又快又漂亮!

  眼看前面就是天堂酒店了,突然有道细微的声音在蓝飞扬耳边响起:“天堂酒店边上的思安小区,十六栋208。”

  蓝飞扬听是师傅的声音,马上说:“刘头,就这,思安下区门口放我下去。”

  “哦,我也是到思安小区。”刘威不由笑了,“起进去吧。你几栋?”

  “十六栋208。”蓝飞扬下意识地连楼道也说了出来。

  “这么巧?”在等小区门卫开门的空当,刘威不禁接通女朋友的电话。

  他女朋友家在十五栋208,那么站在阳台上最能看清楚的也就十四栋和十六栋的208了!

  刘威边驾车驶进下区大门边对着手机耳麦:“喂,小雅,是我。你先看到的是哪栋楼的客厅啦?是的,我到了十六栋?208?好先不去你家了晚上再说。乖啦!”

  刘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然后踩油门就来到十四栋楼下花圃边,在某个停车位上停下。“就在这下车,我们走到十六栋去。”

  “好的。”蓝飞扬边说着边打开门跳下车。然后和刘威起快步来到十六栋四单元楼道前,因为正巧有个人出来,所以他们趁机直接进了楼道。

  “杨斓,你师兄呢?”因为直没看到有人迎接,刘威不觉疑惑的问。

  “可能在里面吧?”蓝飞扬只得硬着头皮说。

  “那你去敲门吧。”刘威对着前面208的门呶呶嘴。

  “是!”蓝飞扬步两级台阶的跨上前去举手按门铃。

  “跺”门铃刚响,像是有人等在门后似的门就开了。

  “华老?”蓝飞扬不禁大吃惊。

  “华老?”正机警的举枪在手的刘威也不觉傻了。

  他曾试想过不下十种门打开后的情况,可没种是这样的。那个失踪的被劫匪绑架了的科学家华老既然亲自来给他们开门?这怎么可能?难道他这几天不是失踪了,而是到这家来走亲戚串门了?

  “小杨?”华老显然也很意外,“你是来找我的吗?”

  “对啊,您没事?”蓝飞扬进去后忙伸手扶住华老问。

  “没事,没事。”华老不觉连连摇头,“我刚睡醒。好饿,正想出去吃点东西呢。”

  刘威进门后便冲进客厅四处搜寻:“华老,这房里还有人吗?”

  “应该还有吧?我记得是两个人把我弄到这里的,然后就想催眠我,诱说出我的最新研究成果哦。”华老突然条件方式的浑身发抖,“小杨,赶快带我离开这里吧!”

  “好的,好的。”蓝飞扬安抚的拍了拍华老。

  而刘威终于在里面个房间里发现了个昏睡着的女人。他二话不说,立即掏手铐将女人铐住了。

  睡梦中的女人突然受惊吓似的弹跳而起,可面对额头上黑漆漆冷飕飕的枪口,只得惊愕的张大了嘴。

  直到回到公安局刑侦二处,刘威仍有做梦的感觉:这也太奇怪,太不可思议了吧?面对无孔不入的记者,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蓝飞扬抓着头发说:“我和刘组长接到群众举报,说在胜利路思安小区看到了形似华老的人,便赶了过去。谁知看守华老的犯罪嫌疑人正在午睡,而被绑架的华老因为的药性过了,正好醒来了,所以为我和刘组长打开了208的门♀次真的是运气占了很大成分。”

  其实,华老本来是被绑在小房间里的单人床上的,是幼童老血帮他松了绑,而又给那施催眠术的女人点了昏岤。

  至于那个主谋“红桃”——某国的男特工,因为昨天傍晚出去后便没有再回来,因此逃过了劫。

  不过幼童老血也觉得:该留点事给刑警们自己干了,否则国家养着他们干嘛?反正华老找到了,蓝飞扬的任务也就差不多完成了。他还得品品美食,然后继续修炼呢!

  蓝飞扬陪华老吃过饭,正做笔录呢,华夫人和小严就感到了。

  华夫人热泪盈眶的拉着蓝飞扬的手说:“小杨,我就知道你定行♀不,你才来天多就找到老华了。你真是我们的福星啦!今晚可定要去我家吃饭。大妈给你做几个拿手好菜,略表心意。”

  “华夫人,不要了吧。我答应了我师兄,要带他去吃烤鸭呢。”蓝飞扬不太好意思的说。

  “哦,你找到你师兄了?那叫他起来啊,我做的烤鸭就不错!”华夫人不无得意的,“想当初,我爸爸可是全聚德的大师傅!”

  “真的!”小严赶紧点头,“我听师母要做烤鸭就不觉要流口水了。”

  第两百四十六章喻奶奶

  这时,蓝飞扬的手机响了。【】

  “对不起!”他拿出手机看竟然是喻函馨的,时间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怎么啦?”华夫人看他犹疑不禁问,“是女朋友的吗?当着我们不好意思接?”

  “哦,不,只是好朋友而已。”蓝飞扬脸上有些不自然的按下了接听键。

  正好华老做完笔录出来了,华夫人和小严赶紧迎上前去。

  “喂。”蓝飞扬走到边低声道。

  “蓝飞扬,你在干什么?忙吗?”喻函馨在电话里温柔的问。

  “恩,有点忙。”蓝飞扬点头。

  “那晚上有空吗?”

  “应该没有。什么事啊?”

  “哦。”喻函馨不觉有些失望,“我我奶奶想看看你。”其实是她想见蓝飞扬。

  “你奶奶想看我?”蓝飞扬不觉反问,“为什么?”他和她的关系还没完全敲定呢,再说,这才两天,不至于吧?

  喻函馨温吞吞的说:“是这样的,我把我在火车上被歹徒挟持的事和我爷爷奶奶说了,所以他们就想见见你。再说你初次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我也该尽朋友的责任,带你逛逛啊。”

  蓝飞扬听不知道该怎么办。看来喻函馨真的认定他了,这都要把他介绍给长辈认识了。

  可是,他不仅还是个大二的学生,而且跟喻函馨还真的尚处在朦胧阶段,他绝不想这个时候去见她的长辈——虽说爷爷奶奶隔了层,不如父母来得重要。

  “是不是把你吓着了?”喻函馨小心的问,“你别多想哦,我对爷爷奶奶只是说你是娜娜的表哥而已”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貌似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没有明朗?不管是在环球经贸中心101层景观台上还是在火车上救下她之后的拥抱,那总得说来都是意外。

  唯就是昨天早上在车上醒来看他搂住了自己的肩不过迷迷糊糊中,似乎也是自己主动的想寻求依靠和保护?

  不过,他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看到痘痘歹徒欲非礼自己时,他目光怎么那么吓人?动作更是如鬼魅般又快又恨又准!

  那他现在为什么又犹疑呢?真的有事?还是他心里也有宋佳佳,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取舍?

  哎——我虽然只比他大几个月,可毕竟和年龄比我大得多的同学呆惯了,无论思想举止都成熟很多,他是不是不喜欢姐姐这型的啊?

  “哦,没有。你说什么呢?”蓝飞扬不禁有些尴尬:自己胆子那么小,这样就被吓着了?“你奶奶在哪家医院?我去探望她老人家好了。”

  “虹桥医院,地址是”喻函馨快速说出。耶心里不禁欢欣雀跃般大喊。他答应来了,他既然答应来了!他定是有决定了!

  蓝飞扬心里觉得:既然是以普通朋友身份介绍给她爷爷,自己个男子汉也就不要太扭捏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何况自己心里既然已经定了喻函馨,就慢慢发展吧,只要不是太快就行。

  他决定回博海之后问下小欧和郭安妮到底怎么样了,不行的话自己再劝下郭安妮♀样,她有归宿了,自己也好放心的开始下段感情。

  “好,那就这样,我晚上过去。”看到华老和华夫人过来了,蓝飞扬忙挂上电话。

  “怎么,晚上另外有约了?”华夫人含笑问。

  “是,个朋友的奶奶在住院,我过去看下。”蓝飞扬点头。

  “那也好。”华夫人点头,“今天晚上要你去我家吃烤鸭的话确实有点仓促♀样吧,你明天中午来。那我就有时间好好准备了。”

  “好的,那我明天中午就来叨扰了。”蓝飞扬微笑着点头。

  “记得要带上你师兄哦。”华老也叮嘱道,“我知道,这次多亏他暗中帮了忙。我真得好好谢谢他。”

  华老模糊的记得,幼童老血帮他解开绑着手脚的绳子,轻声要他好好睡觉,然后就会有人来救他出去。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房间,怎么制住女劫匪的。

  看来,那小个子师兄真是很不简单!

  送走华老伉俪和小严后,蓝飞扬无聊的到审讯室转了转。见那个“红桃”的女人很难审,不仅问三不知,还给刘威张山他们抛魅眼,随时想施催眠术。李斯就差点着道,还好被刘威及时喝斥醒了。

  审了半下午竟然没有点收获,刘威真是气死了。看看到了下班时间,只好让人把那女人带走。

  “杨斓。”走出来看到蓝飞扬,刘威不由喊了声。

  “刘头,什么事?”蓝飞扬驻步问。

  “你你那个师兄呢?不会是去跟踪‘红桃’了吧?”刘威侥幸的问。

  从华老的回忆中,他也知道了这次如此顺利的救出华老,全得益于蓝飞扬师兄的关系。他真的消华老口中的“你小师兄”再创奇迹。

  “没有。”蓝飞扬摇头,“‘红桃’相当狡猾,又善于易容,我师兄早就跟丢了。现在他忙自己的事去了♀‘红桃’的事还得靠我们专案组自己。”

  “噢”刘威很是失望。不过想也对,人家已经帮了这么大的忙了,还指望人家再帮忙啊?那他们专案组是干什么吃的?看来,只有慢慢来了。

  蓝飞扬撕下了小胡子,打车来到风景秀美的虹桥医院,喻函馨正在医院门口等他。

  蓝飞扬抱着束康乃馨来到喻函馨面前:“我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看望老人家好。听人说,对病人最好送康乃馨,所以我就买了这个。”

  “还买什么东西呢?你只是学生啊。”喻函馨心里乐滋滋的娇嗔道,“人来了就好。”

  俩人并排走进风景秀丽花园式的高干医院。

  蓝飞扬刚才已经听司机说了,能住在这虹桥医院的人绝对都是高干或高干家属。因为别说平常人,就连富商都住不进来!

  蓝飞扬心里琢磨着:到底是喻函馨的爸爸是高干呢?还是她爷爷是高干?自己并无心高攀啊!但看喻函馨笑得这么开心,八成认定这是个转折点。

  喻函馨领着蓝飞扬来到某栋的二楼。

  进病房,蓝飞扬便发现,这里和酒店套房样豪华!住在这里,普通人家也消费不起啊!

  “奶奶,小蓝来了。”喻函馨进门便对靠在席梦思病床上,虽面有病容,但文雅庄严不减的老夫人喊道。

  “哦。”靠着正看电视的满头青丝依然乌黑老夫人转过头来,慈祥的笑道,“小伙子真不错!函馨啦,把你朋友带过来点看看。

  “喻奶奶!”蓝飞扬只得走上前去躬身礼,并双手献上美丽的康乃馨。

  “看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买东西干嘛?咦,怎么这么眼熟?”喻奶奶不觉惊讶道。

  喻函馨正伸手接过蓝飞扬手里的康乃馨,闻言愣:“奶奶,您见过他?”

  “见过啊,刚刚在电视里。”喻奶奶点头,“你就是那个今天大显身手追车抓嫌疑犯,智救科学家华老的杨斓吧?”

  “”蓝飞扬和喻函馨同时无语。喻函馨是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而蓝飞扬却大喊糟糕,不知道要不要承认。如果承认的话,他就泄露了身份秘密吧?

  蓝飞扬不禁艰难的挤出笑:“喻奶奶,您认错了。那个不是我。我又不是北京警察,抓什么嫌疑犯,救什么科学家啊?”

  “是啊。”喻函馨也纳闷的点头,“奶奶,是您看错了吧?”

  喻奶奶见此不觉戴着老花镜仔细的看看蓝飞扬:“样的高高大大,样的英俊帅气啊。哦,这胡子有点不对。人家是酷酷的很有个性的小胡子,你是刚刚冒出来,细细短短的胡茬。可是,真的不是你戴了小胡子化妆的吗?”喻奶奶仍不死心的问。

  这下喻函馨倒信了。

  她曾经两次见过蓝飞扬有小胡子的摸样,何况去哪里碰巧有长得样,身手也这么好的人?蓝飞扬不是说来北京有任务吗?难道就是这个任务?那难怪他说有点忙,看来今天真的忙了整天!

  “喻奶奶,真的不是我。”蓝飞扬只得死撑着摇头,“我还在读大学呢,怎么可能就做警察了?”

  “哦。”喻奶奶不禁有些失望,“也好,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而且武功也相当不错是不是?这都两次救我们家函馨了。”

  看得出,喻奶奶还是挺喜欢蓝飞扬的。也许是爱屋及乌吧?

  喻奶奶唯遗憾的就是,觉得蓝飞扬年纪小了点,不太合适做她的孙女婿。不过看孙女的眼神,似乎已经芳心暗许了?难道她喜欢这种幼稚的愣头青?还似乎仅仅是个副省长的外甥?

  “都是碰巧而已。”蓝飞扬不好意思的笑笑,“路见不平,挺身而出。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当代青年应当俱备的品质。”

  他看得出喻高贵大方气质,更加确定喻函馨的爷爷或爸爸绝对是有定官职的人。可是,怎么都没听吴颖娜和喻函馨提起过呢?

  尤其吴颖娜那个小丫头,她怎么这就能管住自己的嘴巴了?

  第两百四十六章喻奶奶

  这时,蓝飞扬的手机响了。【】

  “对不起!”他拿出手机看竟然是喻函馨的,时间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怎么啦?”华夫人看他犹疑不禁问,“是女朋友的吗?当着我们不好意思接?”

  “哦,不,只是好朋友而已。”蓝飞扬脸上有些不自然的按下了接听键。

  正好华老做完笔录出来了,华夫人和小严赶紧迎上前去。

  “喂。”蓝飞扬走到边低声道。

  “蓝飞扬,你在干什么?忙吗?”喻函馨在电话里温柔的问。

  “恩,有点忙。”蓝飞扬点头。

  “那晚上有空吗?”

  “应该没有。什么事啊?”

  “哦。”喻函馨不觉有些失望,“我我奶奶想看看你。”其实是她想见蓝飞扬。

  “你奶奶想看我?”蓝飞扬不觉反问,“为什么?”他和她的关系还没完全敲定呢,再说,这才两天,不至于吧?

  喻函馨温吞吞的说:“是这样的,我把我在火车上被歹徒挟持的事和我爷爷奶奶说了,所以他们就想见见你。再说你初次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我也该尽朋友的责任,带你逛逛啊。”

  蓝飞扬听不知道该怎么办。看来喻函馨真的认定他了,这都要把他介绍给长辈认识了。

  可是,他不仅还是个大二的学生,而且跟喻函馨还真的尚处在朦胧阶段,他绝不想这个时候去见她的长辈——虽说爷爷奶奶隔了层,不如父母来得重要。

  “是不是把你吓着了?”喻函馨小心的问,“你别多想哦,我对爷爷奶奶只是说你是娜娜的表哥而已”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貌似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没有明朗?不管是在环球经贸中心101层景观台上还是在火车上救下她之后的拥抱,那总得说来都是意外。

  唯就是昨天早上在车上醒来看他搂住了自己的肩不过迷迷糊糊中,似乎也是自己主动的想寻求依靠和保护?

  不过,他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看到痘痘歹徒欲非礼自己时,他目光怎么那么吓人?动作更是如鬼魅般又快又恨又准!

  那他现在为什么又犹疑呢?真的有事?还是他心里也有宋佳佳,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取舍?

  哎——我虽然只比他大几个月,可毕竟和年龄比我大得多的同学呆惯了,无论思想举止都成熟很多,他是不是不喜欢姐姐这型的啊?

  “哦,没有。你说什么呢?”蓝飞扬不禁有些尴尬:自己胆子那么小,这样就被吓着了?“你奶奶在哪家医院?我去探望她老人家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