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愿意就是的,他还有那么多亲戚!

  首先,蓝家就他个男孩了,不可能允许他不要后代的;其次,郭安妮这关也过不了,她也是绝对不允许的!只要她不同意,那他能有什么办法?

  还有,外婆舅舅他们又会允许吗?

  “我知道。我只是逗你玩呢。”喻函馨温柔的回答,使蓝飞扬突然发觉自己神游的太远了。

  他正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公交车停下来了,右前方围着很多人,隐约听到个嗓门大的在叫:“哇,死得很惨呢,定是谋杀!”

  “当然是谋杀,不谋杀怎么会用蛇皮袋绑了,抛尸在这?”

  “谋杀?抛尸?!”蓝飞扬忙叫司机开下门,他要下车。然后对着电话说了句:“对不起,我有点事,先挂了。”

  蓝飞扬下车看,原来这里是个垃圾堆放场,而人们捂着鼻子围着的正是垃圾场的简易大门。

  排开人群,蓝飞扬立即闻到从大门里飘出的股腐臭味,然后就看到了辆装垃圾的铲车和车旁敞开了口用大号蛇皮袋装着的似乎分解了的尸体。

  “报案了吗?”强忍着恶心欲吐的冲动,蓝飞扬连忙捂住鼻子问。

  “已经打了110。”旁边个四十几岁保洁员打扮的人回答。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保洁员瞥了眼蓝飞扬似曾相识的脸反问道:“你是昨天破获迷香团伙,营救华老科学家的警察吗?”

  蓝飞扬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

  保洁员见此赶忙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这个垃圾停放场是周围这几条街的垃圾中转站。每天各条街道的保洁员们都把垃圾堆放到这里,然后每隔两天再由大卡车把无用的垃圾拉到郊区垃圾处理地。

  今天最后车,眼看就要下班了,谁知铲车却铲出了这个装有尸体的大蛇皮袋。如果不是铲破了蛇皮袋,尸体又有点臭味,可能还发现不了

  110值班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很专业的勘探现场询问有关人员,并且随行法医做了初步尸检鉴定。

  由于这事不属于蓝飞扬暂时所在的刑侦二处管,他只好在边看着。

  当法医查看尸体时,蓝飞扬见死者是个大约三十出头岁,偏瘦的英俊男子。

  很奇怪,尽管尸体都有异味了,但死者的面部表情却很安详,几乎栩栩如生。单看这张脸,这哪里像被谋杀的人?简直像是刚刚在温柔乡中睡着的男人!

  当110警察戴着尸体走后,仍在旁观的人们也逐渐四散。

  毕竟年轻,藏不住事,蓝飞扬边走边给刘威打电话,说了下这宗谋杀案。他觉得这个被杀男子有点怪,似乎戴着现在尚属于高端技术的人皮面具。

  “啥?人皮面具?”刘威以为自己听错了,“有这玩意吗?那不是武侠小说里传说的易容道具吗?”

  “”蓝飞扬这才反应过来,可能普通人现在确实还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发明了,“准确来说是有。现在不是有高效仿真机器人了吗?它们的皮肤就很像真人的,尤其是面部皮肤。”

  “哦。”刘威拍脑袋,“我想起来,好像华老就是干这个的嘛。哎呀——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不会这么巧吧?”

  “我也不知道。”蓝飞扬摇摇头,“只觉得有这个可能。不然你明天想办法申请下,我们也那具男尸?”

  “你想看下那尸体面部是不是戴着人皮面具?”刘威下意识的反问。

  “对!如果戴了,就可以揭示他的庐山真面目了。”蓝飞扬欢快的说。

  “!明天我试试。”想着有可能很快就能结案了,刘威不觉热血♀么大宗连环案,如果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水落石出,那可真是前无古人啊!

  吃过晚饭后,心情愉快的蓝飞扬直接回了宾馆自己的房间:如果明天能证明死者就是“红桃”,那他后天不就可以和喻函馨起回博核吗?那就不用担心她路上再出什么事了!

  不对。如果死者是“红桃”,那他又是谁谋杀的呢?

  我晕,不会这个案子最后又划归我们专案组吧?

  正这时,蓝飞扬的手机又响了,他看竟然是宋佳佳的,有心不接,又觉得不好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

  “蓝飞扬,你跑哪里去了?”宋佳佳娇嗔中略带幽怨的问。

  “我有事,在外面。怎么啦?”蓝飞扬极力平缓的问。

  “到底又有什么事吗?你怎么才回来就走,也不和我说声?”宋佳佳幽怨的责问。

  天知道,她的幽怨竟然使蓝飞扬内心跳。

  我和她又没怎么样,这是这么啦?

  就算是喻函馨,如果没有后来在博海北京的火车上救她之后这段,她也不至于为了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492米高空的自己曾无意的拥吻了她,就认为她和自己有某些权利与义务关系了吧?

  自己有事离开真有必要和她说?

  “我走得急,所以谁也没说。”蓝飞扬解释道。

  “哪里,你就跟刘燕说了□燕还说,有短信显示,你后来还给她打了电话,可惜她当时手机没电了。”宋佳佳最后娇声问。“你哪天回来啊?”

  “大概过几天吧。”

  “回来之前要告诉我哦。”

  “好的。”蓝飞扬应付着点头。

  “长途加漫游挺贵的,那拜拜了。”

  “拜拜!”蓝飞扬挂上电话后,直接把手机关了。

  他想进圆环第五空间修炼,不想等会又被吴颖娜刘燕之类的也马蚤扰遍。

  那里的时间流速是外面的50倍啊,无论是修炼精气还是拳脚或是幼童老血新给他的聚结元婴的秘法,那都好。当然,他主要是想快点凝结出元婴,这样自己的生命就进入个新天地了!

  意识离体,来到圆环第五空间,蓝飞扬盘腿坐在水天色,浪花飞卷的海边。青青的绿草,徐徐的海风,时不时悠闲滑过的海鸥,这里真的很美。

  日出日落,蓝飞扬不断双手结印苦练着新招式:莲姐,不管你身体有什么问题,我定让你直健康美丽下去。

  喻函馨,我既然选择了你,就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第二天,经过番交涉,刘威果然带着蓝飞扬去冰库看了昨天傍晚在垃圾场发现的男尸。

  说实话,看着这被分成两段三节的尸体上身和双条腿被分开,蓝飞扬还是觉得有些渗得慌♀还要在死人脸上摸来看去,查找没有没人皮面具和本身皮肤的边缘链接处?

  “刘头?我胆子小,要不你去查看下?”

  “切瞧你那小样,就这点胆子?”刘威很不屑有些胆怯的蓝飞扬,然后自己壮着胆惴惴不安的上前去摸查。那冰冷的感觉真的很渗人,可他刚嘲笑了蓝飞扬,这会自己怎么还能退缩?

  摸着探着,竟然在下巴处拉起了点皮肤,刘威心动,拽住那点皮顺手拉,那尸体的整张脸突然就被揭了起来。

  “哎,真的是戴了人皮面具!”蓝飞扬望着刘威手上那层薄薄的人皮面具欣喜的叫道。

  然后再看那被揭下了人皮面具的脸:只见整张脸痛苦的扭曲着,鼻子边甚至还有些乌黑的血,左耳下面有颗黑痣。

  第两百五十章山重水复疑无路

  第两百五十章山重水复疑无路刘威见这张有些变色的扭曲面孔,几乎欲吐。【】可仔细看,他便愣住了:“阿强?”

  “刘头,你认识这人?”蓝飞扬奇怪的问。

  “认识,他是我小学和初中的同学。”

  “啊那他可能是‘红桃’吗?”

  “应该不是。”刘威用很肯定的语气说着并不肯定的话。但他心里却很肯定阿强不是“红桃”。个本本分分的普通男孩,连国都没出过,怎么可能是某国特工呢?

  “可他这人皮面具是怎么来的呢?”蓝飞扬疑惑的问。

  如果这人是“红桃”就好解释了,因为他曾得到华老的两个高效仿真娃娃和当时化妆成华老和华夫人的两张人皮面具。

  结果电脑显示,阿强和思安小区十六栋208的房主的确不是同个人。

  而华老的助手小严也鉴定过了:戴在阿强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确实是丢失的两张面具中的华夫人戴过的那张。案子在以这刻似乎有点扑朔迷离了。

  冬瓜觉得阿强可能是“红桃”拉拢腐蚀的个手下。

  张山估计是“红桃”把阿强杀了,为了掩饰阿强的真面目,故意帮他戴上了这人皮面具。

  李斯不同意,他认为戴人皮面具还不如干脆把面部打烂,弄得面目全非。

  “那不样,带了人皮面具,可能会是另外个身份,而打烂面部,警方反而会查到阿强真正的身份。”张山不认同的争辩。

  “可现在还不是很快就认出来?”李斯不服的反问。

  “那是因为刘头和杨斓正好识破了这张人皮面具,而阿强的脸又幸亏还没腐烂。不然恐怕又要成无头案了。”

  刘威进来看他们吵得烦,甩手:“吵什么吵?没事干啊?你们给我该审问的去审问,该出去调查差的出去调查。都窝在这里干嘛呢?案子自己会水落石出吗?”

  众人听,赶紧纷纷溜走。

  “杨斓,你去哪里?”

  蓝飞扬刚走到门口,就听刘威喊了声,只得回过头来:“刘头,我和冬瓜接着去调查啊。”

  “让小贾和冬瓜去。你陪我去医院。”

  “去医院干嘛?”蓝飞扬头雾水的问。

  “‘红桃’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在医院守着的小易说那女人今天情绪稳定多了,我们带阿强的照片去问问她认识不认识阿强。”

  那女人头两天发现自己竟然被人反催眠了,能不惊恐和烦躁吗?加上莫名其妙的被警察冲到家里来,稀里糊涂的就被逮捕了,她情绪能好能不充满抵触吗?

  今天,她真的稳定了许多,并表示愿意配合简单问话。由于舌头受了伤,不太好说话,刘威让她在纸上写字回答。

  看到阿强的照片,那女人很吃惊。她表示认识阿强,说和阿强是大学同学,但不同系。她问阿强怎么了?

  当刘威告诉她阿强死了之后,她明显的惊,然后脸上涌起股愤怒,在纸上飞快的写下:定是他干的!

  “是谁?‘红桃’吗?”刘威问,蓝飞扬在边负责记录。那女人马上点头。

  “有什么根据?”女人飞快的写着:因为阿强曾经是我的初恋男友,另外,他又看上了阿强现在的女朋友。那天他出去通宵未归,估计就是和那个女的在起。

  “难道是情杀?!”

  按照那女人提供的线索,蓝飞扬和刘威找到了在某五星酒店工作的阿强的女朋友——张莉。

  张莉皮肤白皙水嫩,长得很甜,眼看去很招人喜欢。她听到刘威是警察,想找他了解些情况就有点慌乱。经验老道的刘威见此就心里数了。

  张莉说,阿强以前是她的男朋友没错,可现在分手了,所以她也不知道阿强最近的情况。

  “那你认识这个人吗?”刘威摔出了“红桃”戴着大墨镜,扎根马尾小辫的酷酷照片。

  张莉拿起照片看了眼,有些惴惴的说:“这这个是我刚交的男朋友查理。”

  “那你了解他吗?他是做什么的?”刘威出奇不意的的问。

  “他他好像有个自己的小公司吧。而且在网上做投资理财。”

  刘威很犀利的问:“你是贪图他有钱才和阿强分手的?”

  “没有,不是。”张莉慌乱的摇头,“他也很有才很有气质。”

  “那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张莉茫然的摇头,“他前两天说要出去下,回来再给我电话。”

  “你有他电话?”刘威很期待的问。

  然而,和在医院那个女人给的电话样,这个电话已经是空号。

  “阿强已经死了,你知道吗?”刘威突然问。

  “啊”张莉当场傻了。

  其实,她还是爱阿强的,可是却挡不住“红桃”甜言蜜语和金钱的双重诱惑,所以选择和阿强分手,投进了“红桃”的怀抱。

  年轻的女孩根本就不知道“红桃”根本就是玩玩她而已,因为他目前是不可能离开自己懂催眠术的合作伙伴兼未婚妻的。

  “你还是老实说出你知道的切吧!”刘威乘胜追击。

  张莉挣扎了会终于说出:阿强大前天晚上在路上和她偶遇,并试图说服她离开“红桃”重新回到他身边↓欲去和“红桃”幽会的她怎么说也甩不开阿强苦苦的纠缠。

  这时“红桃”突然出现,他二话不说就挥拳打阿强。阿强只是个普通男孩,哪里是身手矫健的“红桃”的对手?三拳两脚就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倒在了地上。

  “红桃”还不屑的指着阿强说:“就你这样还痴心妄想莉莉再回到你身边?你是还省省吧!以后不要纠缠莉莉了,不然我看到次打次!”然后在阿强极其愤怒的目光中,搂着她扬长而去。

  “你确定‘红桃’——就是查理没把阿强打死?”刘威盯着张莉的眼睛犀利的问。因为经法医鉴定,阿强正是死于大前天晚上。

  “没有,绝对没有!”张莉拼命摇头,“才三拳两脚的怎么可能呢?你说,如果打伤了哪里我倒相信。”

  “那你和查理是你时候分手的?”见张莉不像撒谎,刘威只得放松语气。

  “大概半夜点多吧。”张莉若微考虑了下说。

  “那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要出去的?”

  “前天上午。”

  看看已是傍晚时分,刘威正打算收工回家,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刘威按下接听键听电话就大吃惊:“什么,发现案发分尸的第现场?在哪里?哦,哦,好的。我和杨斓这就来。”

  这是距离发现尸体的垃圾场不远的条街上,栋因为资金短缺而暂时停建的工地。在工地楼某个房间,里面有两个酒瓶,满地的烟头,和些已经变黑的血污。

  经鉴定,这里的血迹是分属两个人的,其中个正是属于死者阿强。所以初步认定这里是案发分尸的第现场。

  刘威和刑侦五处的办案人员交流信息后猜测:可能阿强被羞辱之后买了烟和酒在这里借酒消愁,在酒醉后被人杀害并分尸,之后装进蛇皮袋里扔到垃圾中转站。

  但是,这个杀害他的人是不是“红桃”却不好确定。难不成“红桃”半夜过后从酒店出来,还能找到这种地方杀阿强?反正,他只是玩玩张莉,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

  蓝飞扬和刘威跟着刑侦五处的人忙倒将近半夜才回宾馆。

  洗完澡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蓝飞扬想给喻函馨打个电话,问她买了明天几点的火车票。

  可又觉得太晚了,喻函馨肯定睡了,就改成发了个信息。

  哎,这案件到现在还迷雾重重,他知道自己真的不能陪喻函馨起回博核。就算周健说话算数,北京这边又肯放他,他也得等后天才能回去。

  因为要等头发干,蓝飞扬又意识离体进了圆环第五空间。打算在里面修炼三四天就出来睡觉。

  可是,隔壁似乎有些特别的声音,好像是小两口或野鸳鸯在那个啥。那男的好猛烈,那女的“啊呃”的媚叫硬是弄得已经品尝过其滋味的蓝飞扬心神不宁。

  为了避免走火入魔,只好意识退回本体。

  “我靠,这隔壁是对什么人啊?弄这么大动静!”蓝飞扬只得面红耳赤的用被子捂住头,并用手指塞住耳朵。

  那撩人的媚叫是几乎听不到了,可他内心却时无法平息下去。

  他想郭安妮,想起了和她在起灵与肉交融时那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幸福与快乐。可惜,那切将永远也不再属于他了!

  不,都过去了,我不能再想这些!蓝飞扬在心里挣扎。

  我现在有喻函馨了,将来这切都会有的!喻函馨也是个很有才气很温柔可人的绝色美女,我好好跟她交往吧,用心去经营这段属于我们的感情。

  待到心绪渐渐平静下来之后,感到气闷的蓝飞扬猛地掀开被子大口的喘气。还好这时隔壁也偃旗息鼓悄无声息了。

  第两百五十章山重水复疑无路

  第两百五十章山重水复疑无路刘威见这张有些变色的扭曲面孔,几乎欲吐。【】可仔细看,他便愣住了:“阿强?”

  “刘头,你认识这人?”蓝飞扬奇怪的问。

  “认识,他是我小学和初中的同学。”

  “啊那他可能是‘红桃’吗?”

  “应该不是。”刘威用很肯定的语气说着并不肯定的话。但他心里却很肯定阿强不是“红桃”。个本本分分的普通男孩,连国都没出过,怎么可能是某国特工呢?

  “可他这人皮面具是怎么来的呢?”蓝飞扬疑惑的问。

  如果这人是“红桃”就好解释了,因为他曾得到华老的两个高效仿真娃娃和当时化妆成华老和华夫人的两张人皮面具。

  结果电脑显示,阿强和思安小区十六栋208的房主的确不是同个人。

  而华老的助手小严也鉴定过了:戴在阿强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确实是丢失的两张面具中的华夫人戴过的那张。案子在以这刻似乎有点扑朔迷离了。

  冬瓜觉得阿强可能是“红桃”拉拢腐蚀的个手下。

  张山估计是“红桃”把阿强杀了,为了掩饰阿强的真面目,故意帮他戴上了这人皮面具。

  李斯不同意,他认为戴人皮面具还不如干脆把面部打烂,弄得面目全非。

  “那不样,带了人皮面具,可能会是另外个身份,而打烂面部,警方反而会查到阿强真正的身份。”张山不认同的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