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自己打理的产业,怎么可能让他回去呢?于是,李力让人把他扶进了顶层最豪华的房间。

  “斓哥,需不需要找个妞放松下?”楼层主管讨好的问,“我们这里有两个无论长相还是技术都是流的妞。”

  “滚蛋!我不需要。”蓝飞扬不禁脸羞得通红,“你这到底开的什么酒店?”

  楼层主管愣,知道马屁拍到马蹄上了:“斓哥你别生气。现在的酒店基本上都有这种服务的,我们也只是随大流而已。既然你不需要就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楼层主管点头之后便开门出去。

  房门打开的霎拉,蓝飞扬看到喻函馨既然从门前走过,他怕自己眼花了,赶紧跑出门去。

  没错,那窈窕的身影,那走路的姿势确实是喻函馨。

  “喻函馨!”仗着酒劲,蓝飞扬不禁大喊了声。

  已经走过去十几米喻函馨不觉回过头来,她明显愣:“是你,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也在这?”蓝飞扬也有些疑惑。

  哟,这还碰到熟人了。

  刚好和喻函馨擦肩而过的楼层主管闻声不禁侧头:“啧啧”这妞前凸后翘,脸蛋又绝美,哇!是超流的货色啊!难怪他看不上般的美女了。想着,便摇头继续向电梯走去。

  喻函馨小声让同伴先下楼去,自己走到了蓝飞扬门前:“你今晚住这里吗?呀,你喝了酒?”问着就伸手扶住了摇摇晃晃的他。

  “喝了,还喝多了点,不然也不会住这里了。”蓝飞扬在喻函馨的搀扶下走回了房间,“其实我没醉,就是头昏∵路脚飘的。”

  可是,走到沙发边时,他不禁自己倒进了沙发,连喻函馨也块带了进去。

  喻函馨手忙脚乱中搂住了他的脖子,蓝飞扬的唇顺势迎了上来。四片唇又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贴在了起。

  不过,这次没有仓促慌乱的分开,而是紧紧粘在了起。

  喻函馨感到蓝飞扬的唇滚烫的带着酒的香醇,蓝飞扬感到喻函馨的唇温温润润的,有花瓣的芬芳。于是,他本能的撬开了喻函馨的贝牙,强势的将舌头伸进去品尝她舌尖上的芳香与甜蜜。

  喻函馨羞涩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间似乎没了自我,只感觉他在自己口腔内肆意掠夺。

  这就是吻吗?这就是令恋人爱人们沉醉的吻吗?不过,感觉似乎还不错。

  当几乎窒息的时候,蓝飞扬松开了嘴唇:“你知道吗?那天在车上,看到你枕在我腿上睡的可爱娇颜,我就想吻你,可是车上人太多了。”

  “那你今天是不是故意在这里等我的?”喻函馨羞涩的问。

  “不是,我怎么知道你今天会来这里呢?你来这里干什么呢?”蓝飞扬亲昵的捧着她酡红的脸颊问。

  “个同学到博海来出差,我和台里个学姐来这见他。不要多想哦,他们俩个彼此有点意思。我只是陪着来的。”喻函馨连忙解释道。

  蓝飞扬不觉笑了:“我没有多想啊,你慌什么?”

  “哼!”喻函馨不由羞恼的锤他的肩膀,“你真坏。”

  “我哪里坏了?”蓝飞扬无辜的,“莫非你想我坏?”说着就故意坏笑的又捕住了她的红唇。

  “呀”喻函馨不觉尖叫,可只叫了半声就被蓝飞扬堵严实了,之后辗转反侧。

  喻函馨不甘心被动,也学着反吸吮他的舌尖。可是,吻着吮着,她感觉他手在自己背上爱抚着,渐渐的既然移到前面来了,并且把按在了她的饱满伟岸上。

  她不觉浑身颤:“别”她低低声,便伸手去拦阻。

  蓝飞扬正按住了半那充满弹性的饱满,当然不甘心退让,所以用了分力,欲冲突过去。

  可喻函馨再次追堵:“次不要太贪好吗?慢点行不行?我不消发展的太快,毕竟我们才十九岁。”

  “”蓝飞扬好不甘心,可是话已至此,他只好松手撤退:“对不起,今天喝多了,太冲动了。”

  喻函馨趁机起身:“要不,你洗个澡休息吧。我先走了。”

  “别啊。”蓝飞扬把拉住她的纤手,“这么急着走干嘛?”

  “我学姐还在楼下等我呢。”喻函馨为难的。

  “你让她先回去,等等我送你。”蓝飞扬不舍的。

  “还是不要了,你自己都脑袋昏昏的不清醒。”喻函馨抽出自己的手转身而去:“乖哈,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眼看着喻函馨袅袅婷婷的向房门走去,蓝飞扬想站来追上去,再抱下她。可是个趔趄竟然绊了觉,又倒在了沙发扶手上。

  这时,喻函馨已经拉开了房门,她回头嫣然笑,挥挥手就关上门走了。

  蓝飞扬不由气恼的锤了下沙发扶手。

  第二天早上醒来,想起昨晚的事,已经完全清醒了的蓝飞扬有些欣喜又有些后悔。

  喜的是自己和喻函馨总算完全进入恋人关系了;后悔的是,悠悠的事还没考虑好该怎么办呢,万个不好,自己和喻函馨关系越深,她就将越伤心。

  哎,在没考虑好之前不应该吻她的。没吻她的话,还可以赌赌悠悠到底会不会像她说的那么做,做了喻函馨倒底是什么反应。她相信我最好,不相信也不至于太伤心。

  我呢,也正好乘机看看宋佳佳是什么反应。

  如果都不相信我,那只能说缘分太浅,我暂时就谁也不找了,专心学习和练功;还有就是抽空帮帮青龙帮,让它尽快压住斧头帮,最好吞掉它。谁让他们当时左次右次的刁难打压莲姐呢。

  至于爱情婚姻,切等将来再说。

  可现在有点难办啊,感情前进了,我就得担起这份责任,不可能那么潇洒的。

  第两百六十章通宵练体

  第两百六十章通宵练体当然,他也不想答应悠悠。【】他反感她的威胁。

  他感到她爱的很自私,甚至比以前他爱郭安妮还自私!所以他不准备接受这种爱。

  他隐约觉得前生的“莲”不可能会这样,她应该会直在旁默默的等着他爱着他才对。难道今生变异了?那变异了也就不能算是她了!

  这天下午,蓝飞扬去了公安厅趟,领回了铁道部和公安厅给的两张嘉奖证书和两万块钱。

  同时得知郭安妮被绑架案仍然没有结果——那个脑震荡的直拒不开口;另外两个,个傻了,个失忆了,更加什么也问不出。

  周建摊摊手,表示也很无奈。

  “周厅长,那我想报考研究生,你能不能帮下忙?”蓝飞扬突然换了个话题。

  “你去报考啊,我能帮什么忙?”周健奇怪的,“难道想搞个加分项目?”

  “不是。”蓝飞扬甩手,“我这不是才大二吗?学校不让我今年报考。说起码也得等明年。”

  “是哦,你才念大二。那你就等明年啊。”周健低头欲去忙自己的事。

  “可是我想今年报考啊。我想早点毕业,这样也可以更好的工作不是?”

  “那我也没办法。”周健耸耸宽阔的肩膀,“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去违反规定。”

  “您听我说啊,我是想用杨斓的身份报考”蓝飞扬故意汀看了下周健的反应,但正翻看文件的周健没有反应,在静待他的下文。

  “可又怕现场验证身份时被查出来——毕竟那所三本学校档案中杨斓的照片和我不样。”

  看着周健还是没反应,蓝飞扬只得继续说:“您看您是不是能给我出个证明,证明我就是杨斓。至于相貌,可以说整容了。现在不是很流行嘛。”

  “那身高呢?他175公分还不到,你182公分。难道都二十几岁了还生长发育?”周健终于抬起头看着他。

  “不至于吧?考个研究生还会管多高?”蓝飞扬不觉瞪大了眼睛。

  “那当然!检查身体的时候还要查血型体重视力等等呢。”周健本正经的,

  “不过,体重和视力都是可变的,毕竟激光矫正视力现在也很普遍;而你的血型又正好和他相同。现在唯不好办的就是身高。”

  “好吧,我也不逗你了♀个事我个人说了也不算,你先回去,等我和有关领导汇报下,看领导什么意思。”

  蓝飞扬不觉沮丧的低下了头:“这么麻烦啊,那还是算了吧。大不了查出来我就不考了。反正明年还可以用我自己的身份报考。”

  傍晚,姚望又来大找蓝飞扬玩了,和他起吃食堂起去授课练拳脚。

  姚望高兴的说,他妈最近对他嘘寒问暖的,还来了学校几趟,都是来看他给他送东西的,比以前好多了。他打算结束冷战,明天回家去。

  这天悠悠仍是直不说话,授课结束掉头就走。蓝飞扬也没有去招惹她,毕竟,她也不是以前那个亦如四五岁般天真可爱的小女孩了。

  蓝飞扬授完课就和姚望起走出了大,之后又起诳了段街,然后分手——姚望返校,蓝飞扬去外婆家看望外婆和外公。

  外婆接到他晚上要来的电话,早早洗好了堆水果并亲自做了几样糕点小吃等着他。进门就拉着他上下打量,然后又是拿这个递那个给他吃,高兴和喜爱之情跃然而现。

  夜深了,蓝飞扬从外婆家出来便练起了轻功。路上偶尔而过的行人看到他也仅仅是觉得跑得快而已,其实仔细看便会发现,他象风样掠过,很快就不见了。

  蓝飞扬直朝着城西郊半山坡上的别墅区跑去。

  从他外婆家的居民小区到郭安妮的别墅,弯弯曲曲有几十公里,可他不用等红绿灯,二不需要让路,既然比小车还快,半个小时就到了。

  因为快十点了,郭安妮已经睡了,他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又继续向远处的山林跑去。

  他打算今晚在山林通宵练体:测下轻功的极速拳脚的力量结婴手印能练到多少个

  天刚亮的时候,他满头大汗身污垢的走出山林。当回到郭安妮的别墅时,他已经疲倦极了,按了门铃就靠在门框上等着。

  刘姨开门看到他不觉吓了跳:“小蓝,你这是怎么啦?”

  蓝飞扬摇摇手对刘姨说:“我在山上练了晚上的功□姨,我上去洗个澡就睡,不要叫我吃饭。”

  郭安妮起床之后,听说他过来了,便下楼来轻轻敲了下门。

  “谁啊?”刚吹干头发躺下的蓝飞扬问,“不是说了不要叫我吃饭吗?”

  “飞扬,是我。”郭安妮轻声应道,“你睡了吗?”

  “还没睡着。”

  “我可以进来吗?”

  “你进来吧,门没有反锁。”蓝飞扬说着就翻身坐了起来。

  便装素颜的郭安妮推门进来后反手带上了门:“你回来,怎么昨天也不跟我打个电话?还跑到远处山上去练了晚上功?”

  “我上次电话里不是和你说了周末会回来吗?”面对郭安妮温柔的目光,轻责的话语,蓝飞扬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我本来就打算晚上练功,早上再回来的。”

  郭安妮看着他微喟:“哪有你这样练功的?这简直是虐待自己嘛!既然还没睡着就吃了早饭再睡吧。本来就消耗了晚上,不吃点东西补充怎么行?”

  “但我好困了,吃了饭又要等好久才能睡。你就让我先睡会吧,我中午再起来吃饭。”说着随着声哈欠,往后靠就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见此,郭安妮不觉怜爱的摇头:“那好吧。只此次,下不为例。”说着便转身出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随后交代所有人都轻点,不准发出高声。

  因此蓝飞扬昨天没打电话说会回来,所以郭安妮约了客户见面。吃过早饭后,她只得换上正装,打扮的娇丽迷人的出去。

  第两百六十章通宵练体

  第两百六十章通宵练体当然,他也不想答应悠悠。【】他反感她的威胁。

  他感到她爱的很自私,甚至比以前他爱郭安妮还自私!所以他不准备接受这种爱。

  他隐约觉得前生的“莲”不可能会这样,她应该会直在旁默默的等着他爱着他才对。难道今生变异了?那变异了也就不能算是她了!

  这天下午,蓝飞扬去了公安厅趟,领回了铁道部和公安厅给的两张嘉奖证书和两万块钱。

  同时得知郭安妮被绑架案仍然没有结果——那个脑震荡的直拒不开口;另外两个,个傻了,个失忆了,更加什么也问不出。

  周建摊摊手,表示也很无奈。

  “周厅长,那我想报考研究生,你能不能帮下忙?”蓝飞扬突然换了个话题。

  “你去报考啊,我能帮什么忙?”周健奇怪的,“难道想搞个加分项目?”

  “不是。”蓝飞扬甩手,“我这不是才大二吗?学校不让我今年报考。说起码也得等明年。”

  “是哦,你才念大二。那你就等明年啊。”周健低头欲去忙自己的事。

  “可是我想今年报考啊。我想早点毕业,这样也可以更好的工作不是?”

  “那我也没办法。”周健耸耸宽阔的肩膀,“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去违反规定。”

  “您听我说啊,我是想用杨斓的身份报考”蓝飞扬故意汀看了下周健的反应,但正翻看文件的周健没有反应,在静待他的下文。

  “可又怕现场验证身份时被查出来——毕竟那所三本学校档案中杨斓的照片和我不样。”

  看着周健还是没反应,蓝飞扬只得继续说:“您看您是不是能给我出个证明,证明我就是杨斓。至于相貌,可以说整容了。现在不是很流行嘛。”

  “那身高呢?他175公分还不到,你182公分。难道都二十几岁了还生长发育?”周健终于抬起头看着他。

  “不至于吧?考个研究生还会管多高?”蓝飞扬不觉瞪大了眼睛。

  “那当然!检查身体的时候还要查血型体重视力等等呢。”周健本正经的,

  “不过,体重和视力都是可变的,毕竟激光矫正视力现在也很普遍;而你的血型又正好和他相同。现在唯不好办的就是身高。”

  “好吧,我也不逗你了♀个事我个人说了也不算,你先回去,等我和有关领导汇报下,看领导什么意思。”

  蓝飞扬不觉沮丧的低下了头:“这么麻烦啊,那还是算了吧。大不了查出来我就不考了。反正明年还可以用我自己的身份报考。”

  傍晚,姚望又来大找蓝飞扬玩了,和他起吃食堂起去授课练拳脚。

  姚望高兴的说,他妈最近对他嘘寒问暖的,还来了学校几趟,都是来看他给他送东西的,比以前好多了。他打算结束冷战,明天回家去。

  这天悠悠仍是直不说话,授课结束掉头就走。蓝飞扬也没有去招惹她,毕竟,她也不是以前那个亦如四五岁般天真可爱的小女孩了。

  蓝飞扬授完课就和姚望起走出了大,之后又起诳了段街,然后分手——姚望返校,蓝飞扬去外婆家看望外婆和外公。

  外婆接到他晚上要来的电话,早早洗好了堆水果并亲自做了几样糕点小吃等着他。进门就拉着他上下打量,然后又是拿这个递那个给他吃,高兴和喜爱之情跃然而现。

  夜深了,蓝飞扬从外婆家出来便练起了轻功。路上偶尔而过的行人看到他也仅仅是觉得跑得快而已,其实仔细看便会发现,他象风样掠过,很快就不见了。

  蓝飞扬直朝着城西郊半山坡上的别墅区跑去。

  从他外婆家的居民小区到郭安妮的别墅,弯弯曲曲有几十公里,可他不用等红绿灯,二不需要让路,既然比小车还快,半个小时就到了。

  因为快十点了,郭安妮已经睡了,他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又继续向远处的山林跑去。

  他打算今晚在山林通宵练体:测下轻功的极速拳脚的力量结婴手印能练到多少个

  天刚亮的时候,他满头大汗身污垢的走出山林。当回到郭安妮的别墅时,他已经疲倦极了,按了门铃就靠在门框上等着。

  刘姨开门看到他不觉吓了跳:“小蓝,你这是怎么啦?”

  蓝飞扬摇摇手对刘姨说:“我在山上练了晚上的功□姨,我上去洗个澡就睡,不要叫我吃饭。”

  郭安妮起床之后,听说他过来了,便下楼来轻轻敲了下门。

  “谁啊?”刚吹干头发躺下的蓝飞扬问,“不是说了不要叫我吃饭吗?”

  “飞扬,是我。”郭安妮轻声应道,“你睡了吗?”

  “还没睡着。”

  “我可以进来吗?”

  “你进来吧,门没有反锁。”蓝飞扬说着就翻身坐了起来。

  便装素颜的郭安妮推门进来后反手带上了门:“你回来,怎么昨天也不跟我打个电话?还跑到远处山上去练了晚上功?”

  “我上次电话里不是和你说了周末会回来吗?”面对郭安妮温柔的目光,轻责的话语,蓝飞扬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我本来就打算晚上练功,早上再回来的。”

  郭安妮看着他微喟:“哪有你这样练功的?这简直是虐待自己嘛!既然还没睡着就吃了早饭再睡吧。本来就消耗了晚上,不吃点东西补充怎么行?”

  “但我好困了,吃了饭又要等好久才能睡。你就让我先睡会吧,我中午再起来吃饭。”说着随着声哈欠,往后靠就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见此,郭安妮不觉怜爱的摇头:“那好吧。只此次,下不为例。”说着便转身出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随后交代所有人都轻点,不准发出高声。

  因此蓝飞扬昨天没打电话说会回来,所以郭安妮约了客户见面。吃过早饭后,她只得换上正装,打扮的娇丽迷人的出去。

  第两百六十二章杨斓再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