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副司令的姑外公,这是个面带威严性格豪爽腰板很硬朗的鬓发花白的老人。

  他看到蓝飞扬就“哈哈”大笑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小外孙,听说你挺能打啊,有意来部队当兵吗?”

  蓝飞扬有些拘谨的:“姑外公,多谢您抬爱,我还是喜欢做小老百姓,比较自由。”

  “哦,是吗?那真可惜了。”吴秉臻在边微笑的说:“姑父,飞扬既然不喜欢军队的严明纪律,那将来从仕也是样的。”

  “哈哈,是啊。将来能像你这样也很不错!”正说到这里,姑婆吴慧敏从厨房端着菜出来说开饭了。

  饭桌上,子孙三代相谈甚欢,反倒是吴颖娜显得很安静♀令姑婆吴慧敏感到很奇怪:“娜娜今天怎么这么乖啊?是哪里不舒服吗?”

  第两百六十五章管家新定义

  “姑婆,没有。【】”吴颖娜无精打采的。

  吴慧敏仔细打量着吴颖娜:“那怎么神情恹恹的?长大了?有心事了?”

  “她这两天都这样。”徐晶晶在边说,“可能属于青春期的短暂忧郁吧?”

  “不会是喜欢上了学校哪个男孩子了吧?”吴慧敏经验老道的问。

  “姑婆!”吴颖娜不禁发嗲的娇嗔,“我任性调皮嘛,你们说我不像个女孩子♀人家努力学着乖巧了,您怎么觉得又不对呢?你们大人可真难伺候!”

  饭后,大家又聊了会天,然后蓝飞扬起身要走,说是要去做武术家教。

  “不是吧?你还要做武术家教?”徐晶晶和吴慧敏异口同声的问。

  尤其徐晶晶的脸挂不住了:“你这孩子,舅妈上次给你钱你还不要,说你有钱。”

  “姑婆舅妈,你们别误会,我不是缺钱花。郭安妮阿姨给我的卡里还有将近三万块钱呢。我只是想证明下自己也有打工赚钱的能力。”

  蓝飞扬微笑着解释,“另外,舅舅不是教导我要低调点吗?那我就得像般家境不是太好的同学那么过,顺便继续磨砺下自己。”

  “真的是这样?”吴秉臻也不由关心的问。

  “真的!”蓝飞扬肯定的点头,“再说,毕竟我以前的生活过得很苦,我不想这么快忘本。”

  “好!”姑外公王副司令突然大声叫道,

  “这才是我真正喜欢的好孩子!想我以前也是穷苦人家孩子出身,多亏岳父的栽培加上我自己积极向上的决心和艰苦的努力才有今天。孩子,磨砺才能使人成才,我更加看好你了!”

  蓝飞扬也没想到,这样来初次见面的姑外公竟然会更加喜欢自己。下了舅舅特意绕道送他的奥迪6,他不由摇头笑着走进大。

  下午的授课时间是三小时。因为些家住博海周边的同学回家了,而需要打工的同学也各自忙于工作,所以来旁听学拳或打酱油的人并不多。

  开始个半小时蓝飞扬让他们演练这个多月来所学的拳法,招式的逐个矫正他们不当的招式。

  那些女生看机会来了,故意这招不到位,那招又不知道往哪里打,让蓝飞扬来纠正。

  当蓝飞扬意识到她们是故意这样之后,便改让小胖子去“手把手”矫正了。气得几个发嗲撒娇的女生直翻白眼。

  中间休息刻钟之后就是两人组相互过招练习了。其他人都中规中矩你拳我掌小心翼翼的友好的练习着。

  可是悠悠却大发雌威,将和她组的纯粹是为了接近蓝飞扬才来学拳的钟蓉逼得连连后退,最后突然手脚其上将钟蓉打得鼻青脸肿,还脚踢飞出去。

  蓝飞扬见,不禁大吃惊:“陆悠悠,你这是干嘛?!”他边喝问着,边在几声尖叫声中飞身扑过去双手托住了钟蓉。

  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的钟蓉见此,下就“晕厥”过去,直接倒在了蓝飞扬怀中。

  我的神啊,这两全脚挨得值啊!钟蓉不由紧紧搂住蓝飞扬,将头贴在他宽阔有力的胸前猛吃着豆腐。

  蓝飞扬时也不知道她是真晕还是假晕,总不能放手丢地上吧?便将她抱到操场边树荫下,检查她伤到什么要害没有。

  此举令其他女生羡慕的要命,都恨不得自己是此刻的钟蓉。

  而陆悠悠为了其别以前的弱智女悠悠,现在这个悠悠就把姓带上叫她陆悠悠吧更是气得牙痒痒。

  她目前灵体的智力水平毕竟只是个未成年少女,之所以要痛打钟蓉,就是看她平时学拳时老是嗲声嗲气的和蓝飞扬说话,今天更是带头故意让蓝飞扬去伸手指正她招式不到位。

  她觉得蓝飞扬本该是自己和沈磊的武术家教,让他们这些人旁听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这还要肌肤相亲的指点她们这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花痴女生,凭什么啊?

  何况蓝飞扬应该是自己的,那个喻函馨也就罢了,岂容旁人再染指?所以有些嫉恶如仇性格的她就忍不住出手教训钟蓉了。

  可没想到反弄巧成拙!她怎么能不又气又恨?

  回头说不定蓝飞扬还要说自己下手太狠了≡己真的下手狠吗?她用的只是原悠悠肉身的力量而已,真若是狠的话,十个钟蓉也没命了!

  蓝飞扬用精气探,发现钟蓉除了脸上的青肿之外,就是腹部中了脚,并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了些。

  可是,学员中相互切磋练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呢?这悠悠还真是胡闹!

  再说,个爱美的女生,把人家打得鼻青脸肿,这几天可怎么见人啊?

  蓝飞扬让两个女生送钟蓉回宿舍,其他人继续练习,陆悠悠自己个人练习。

  “我不,我为什么要个人练?”陆悠悠不服气的撅起嘴。

  “你都把人打成这样了,谁还敢跟你练?”本想下课后再找她谈谈的蓝飞扬不禁有些恼火,“我还没说你出手没轻没重呢。我拜托你,这是大家互相对练,找下跟人过招的感觉,不是和人打架!”

  “我正是在找和人过招的感觉啊,钟蓉她太弱了!根本不够格和我对练。你是我的家教老师,你应该陪我练。”陆悠悠昂头迎着蓝飞扬深潭般的目光说。

  以其被动的等待着,还不如主动做点什么来争取!

  “你跟我练?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蓝飞扬心里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陆悠悠挑衅的:“不是你不会注意点啊?你先用分的力量陪我练!我可是真的想学武术,不是来混的。而且,你现在的教学速度对我来说太慢了,所以我要求单独多教我点。”

  面对她有些固执又有丝渴望的眼神,蓝飞扬只得点头:“好吧。对练就算了,今天先教你另外套拳法的前两招。”

  陆悠悠听,面具后的眼睛不禁闪过丝笑意。

  家教结束后,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小胖子突然搭住蓝飞扬的肩膀问:“哎,你这两天上网了没有?在网上新闻里出现个英雄式的疑似特警的杨斓,那人长得可真像你!”

  “如果不是年龄比你大几岁,我和尹少杰雷利都怀疑就是你了——毕竟事发的这些天你正好请假不在学校!”

  “这可不能乱怀疑,我哪有人家的本事啊?”蓝飞扬很轻松的反问。毕竟已经听郭安妮说过这事,所以他点也不吃惊。

  “但你的功夫也不赖啊!说真的,你将来准备做什么?”小胖子不由问道。

  “我可不想做警察!”蓝飞扬用坚定的语气说,“我只想回我表姐的天宇集团,做她的贴身保镖兼管家。”

  “切”小胖子大发嘘声,“你之前就是做这个,这名牌大学毕业了还干这个?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我说的是真的。”蓝飞扬面部表情严肃下来,“当然这个‘管家’有点区别了,是帮她管理公司那个大‘家’而不是别墅里那个小家。”

  小胖子听不觉在蓝飞扬肩膀上擂了拳:“嗬!你还真会偷梁换柱啊♀也叫管家啊?那那些在天宇大厦中的白领们岂不都是家佣了?”

  “嘻嘻,我只是说我自己,你可不要随便贬低那些商业精英们。何况,我首先也得从底层做起不是?”

  因为郭安妮早就跟他谈过毕业以后去天宇公司帮忙的事情,昨天甚至都那么明说了,所以蓝飞扬说出这些话也很有底气。

  “那你到时可不能忘了我哦,我可是早就跟你混了。”小胖子赶紧紧抱大腿。

  “哎,你看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才大二呢!搞得像是大四似的。”蓝飞扬不禁摇头。

  “这叫未雨绸缪。”小胖子理直气壮的说,

  “你有这么好的亲戚,舅舅又在省政府给领导当秘书,哪里懂得我们这些寒门子弟的苦楚啊?有多少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最后被逼无奈,随便屈居家小公司混日子。”小胖子说完嗟叹着直摇头。

  可蓝飞扬真的会不懂吗?他也是年前逐渐从寒门中的寒门走出来的,甚至今年暑假都在拼命的打着两份工!

  这切的切都是因为郭安妮,甚至连舅舅外婆也是她帮自己找到的。

  可惜,自己却不能再爱她!有心祝愿她找到自己的幸福,她偏又拒绝不要。

  等杨斓?她永远也不可能等到的!可他当时真的不忍绝她的消,甚至为此又胡编了瞎话。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从北京回来,她肯定会焦急遗憾的。但是比起以后面对自己再次扮演的“杨斓”,却不是她要等的人,那失望总要轻的多吧?

  昨天是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应该直接承认自己就是这个“杨斓”,但不是她要等的杨斓?蓝飞扬不禁又有些疑惑。

  可是当时事情太突然了,我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好。而且这身份解释起来也颇为费事,又牵扯着我的秘密身份哎,还是暂时不说的好。

  第两百六十五章管家新定义

  “姑婆,没有。【】”吴颖娜无精打采的。

  吴慧敏仔细打量着吴颖娜:“那怎么神情恹恹的?长大了?有心事了?”

  “她这两天都这样。”徐晶晶在边说,“可能属于青春期的短暂忧郁吧?”

  “不会是喜欢上了学校哪个男孩子了吧?”吴慧敏经验老道的问。

  “姑婆!”吴颖娜不禁发嗲的娇嗔,“我任性调皮嘛,你们说我不像个女孩子♀人家努力学着乖巧了,您怎么觉得又不对呢?你们大人可真难伺候!”

  饭后,大家又聊了会天,然后蓝飞扬起身要走,说是要去做武术家教。

  “不是吧?你还要做武术家教?”徐晶晶和吴慧敏异口同声的问。

  尤其徐晶晶的脸挂不住了:“你这孩子,舅妈上次给你钱你还不要,说你有钱。”

  “姑婆舅妈,你们别误会,我不是缺钱花。郭安妮阿姨给我的卡里还有将近三万块钱呢。我只是想证明下自己也有打工赚钱的能力。”

  蓝飞扬微笑着解释,“另外,舅舅不是教导我要低调点吗?那我就得像般家境不是太好的同学那么过,顺便继续磨砺下自己。”

  “真的是这样?”吴秉臻也不由关心的问。

  “真的!”蓝飞扬肯定的点头,“再说,毕竟我以前的生活过得很苦,我不想这么快忘本。”

  “好!”姑外公王副司令突然大声叫道,

  “这才是我真正喜欢的好孩子!想我以前也是穷苦人家孩子出身,多亏岳父的栽培加上我自己积极向上的决心和艰苦的努力才有今天。孩子,磨砺才能使人成才,我更加看好你了!”

  蓝飞扬也没想到,这样来初次见面的姑外公竟然会更加喜欢自己。下了舅舅特意绕道送他的奥迪6,他不由摇头笑着走进大。

  下午的授课时间是三小时。因为些家住博海周边的同学回家了,而需要打工的同学也各自忙于工作,所以来旁听学拳或打酱油的人并不多。

  开始个半小时蓝飞扬让他们演练这个多月来所学的拳法,招式的逐个矫正他们不当的招式。

  那些女生看机会来了,故意这招不到位,那招又不知道往哪里打,让蓝飞扬来纠正。

  当蓝飞扬意识到她们是故意这样之后,便改让小胖子去“手把手”矫正了。气得几个发嗲撒娇的女生直翻白眼。

  中间休息刻钟之后就是两人组相互过招练习了。其他人都中规中矩你拳我掌小心翼翼的友好的练习着。

  可是悠悠却大发雌威,将和她组的纯粹是为了接近蓝飞扬才来学拳的钟蓉逼得连连后退,最后突然手脚其上将钟蓉打得鼻青脸肿,还脚踢飞出去。

  蓝飞扬见,不禁大吃惊:“陆悠悠,你这是干嘛?!”他边喝问着,边在几声尖叫声中飞身扑过去双手托住了钟蓉。

  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的钟蓉见此,下就“晕厥”过去,直接倒在了蓝飞扬怀中。

  我的神啊,这两全脚挨得值啊!钟蓉不由紧紧搂住蓝飞扬,将头贴在他宽阔有力的胸前猛吃着豆腐。

  蓝飞扬时也不知道她是真晕还是假晕,总不能放手丢地上吧?便将她抱到操场边树荫下,检查她伤到什么要害没有。

  此举令其他女生羡慕的要命,都恨不得自己是此刻的钟蓉。

  而陆悠悠为了其别以前的弱智女悠悠,现在这个悠悠就把姓带上叫她陆悠悠吧更是气得牙痒痒。

  她目前灵体的智力水平毕竟只是个未成年少女,之所以要痛打钟蓉,就是看她平时学拳时老是嗲声嗲气的和蓝飞扬说话,今天更是带头故意让蓝飞扬去伸手指正她招式不到位。

  她觉得蓝飞扬本该是自己和沈磊的武术家教,让他们这些人旁听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这还要肌肤相亲的指点她们这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花痴女生,凭什么啊?

  何况蓝飞扬应该是自己的,那个喻函馨也就罢了,岂容旁人再染指?所以有些嫉恶如仇性格的她就忍不住出手教训钟蓉了。

  可没想到反弄巧成拙!她怎么能不又气又恨?

  回头说不定蓝飞扬还要说自己下手太狠了≡己真的下手狠吗?她用的只是原悠悠肉身的力量而已,真若是狠的话,十个钟蓉也没命了!

  蓝飞扬用精气探,发现钟蓉除了脸上的青肿之外,就是腹部中了脚,并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了些。

  可是,学员中相互切磋练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呢?这悠悠还真是胡闹!

  再说,个爱美的女生,把人家打得鼻青脸肿,这几天可怎么见人啊?

  蓝飞扬让两个女生送钟蓉回宿舍,其他人继续练习,陆悠悠自己个人练习。

  “我不,我为什么要个人练?”陆悠悠不服气的撅起嘴。

  “你都把人打成这样了,谁还敢跟你练?”本想下课后再找她谈谈的蓝飞扬不禁有些恼火,“我还没说你出手没轻没重呢。我拜托你,这是大家互相对练,找下跟人过招的感觉,不是和人打架!”

  “我正是在找和人过招的感觉啊,钟蓉她太弱了!根本不够格和我对练。你是我的家教老师,你应该陪我练。”陆悠悠昂头迎着蓝飞扬深潭般的目光说。

  以其被动的等待着,还不如主动做点什么来争取!

  “你跟我练?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蓝飞扬心里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陆悠悠挑衅的:“不是你不会注意点啊?你先用分的力量陪我练!我可是真的想学武术,不是来混的。而且,你现在的教学速度对我来说太慢了,所以我要求单独多教我点。”

  面对她有些固执又有丝渴望的眼神,蓝飞扬只得点头:“好吧。对练就算了,今天先教你另外套拳法的前两招。”

  陆悠悠听,面具后的眼睛不禁闪过丝笑意。

  家教结束后,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小胖子突然搭住蓝飞扬的肩膀问:“哎,你这两天上网了没有?在网上新闻里出现个英雄式的疑似特警的杨斓,那人长得可真像你!”

  “如果不是年龄比你大几岁,我和尹少杰雷利都怀疑就是你了——毕竟事发的这些天你正好请假不在学校!”

  “这可不能乱怀疑,我哪有人家的本事啊?”蓝飞扬很轻松的反问。毕竟已经听郭安妮说过这事,所以他点也不吃惊。

  “但你的功夫也不赖啊!说真的,你将来准备做什么?”小胖子不由问道。

  “我可不想做警察!”蓝飞扬用坚定的语气说,“我只想回我表姐的天宇集团,做她的贴身保镖兼管家。”

  “切”小胖子大发嘘声,“你之前就是做这个,这名牌大学毕业了还干这个?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我说的是真的。”蓝飞扬面部表情严肃下来,“当然这个‘管家’有点区别了,是帮她管理公司那个大‘家’而不是别墅里那个小家。”

  小胖子听不觉在蓝飞扬肩膀上擂了拳:“嗬!你还真会偷梁换柱啊♀也叫管家啊?那那些在天宇大厦中的白领们岂不都是家佣了?”

  “嘻嘻,我只是说我自己,你可不要随便贬低那些商业精英们。何况,我首先也得从底层做起不是?”

  因为郭安妮早就跟他谈过毕业以后去天宇公司帮忙的事情,昨天甚至都那么明说了,所以蓝飞扬说出这些话也很有底气。

  “那你到时可不能忘了我哦,我可是早就跟你混了。”小胖子赶紧紧抱大腿。

  “哎,你看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才大二呢!搞得像是大四似的。”蓝飞扬不禁摇头。

  “这叫未雨绸缪。”小胖子理直气壮的说,

  “你有这么好的亲戚,舅舅又在省政府给领导当秘书,哪里懂得我们这些寒门子弟的苦楚啊?有多少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最后被逼无奈,随便屈居家小公司混日子。”小胖子说完嗟叹着直摇头。

  可蓝飞扬真的会不懂吗?他也是年?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