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伤感,她用力点点头,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不管怎么说,安德列三世是她生命中的第个男人,虽然占据了她青春生涯的大部分时光,但也让她体会到了生活中痛苦和快乐的滋味,。

  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也负责安排他的后宫生活,同时也是他的女人,今天刚好是上官清儿值日,而安德列三世又恰好点到了让琬儿来陪伴他。这样来,在上官清儿把皇帝身边的侍卫圈打开了个缺口之后,血手天蝎就可以相当方便地潜入到安德列三世的身边。

  但如果不能确定皇帝的位置,也是无法完成刺杀任务的。因为这座楼有四十九个房间,房间和房间之间都有机关暗道相连,而且安德列三世身边还有数个贴身侍卫是寸步不离左右的。

  所以,今晚要服侍皇帝的琬儿便服下了种药物,可以从身上散发出奇异的香味,这样既可以提高她的吸引力,又可以指出安德列三世所在的房间。

  在上官清儿的掩护下,血手天蝎很轻松地找到了安德列三世的房间,又采用暗中偷袭的办法,将在旁边房间里面的那几个贴身侍卫杀死,因为没有想到皇帝身边的女人上官清儿会对付他们,那几个身手高明的贴身侍卫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糊里糊涂地丢掉了性命。

  安德列三世在琬儿出手的瞬间,便将其中的关节想明白了,只可惜为时已晚,他已经无力回天。他十分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消失,没有想到居然会死在两个女人的手中,瞬间,无数的记忆从安德列三世脑中闪过。

  年轻时的意气风发,登基后的指点江山,那个时候的他是多么的豪情满怀。想起和吉里曼斯在帕里的相遇:“让我们来起改变这个时代吧!”共同说过的话好像又次在耳边响起,可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不再谈起,好像他们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眼前开始模糊起来,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安德列三世的眼中,美丽雍容,清雅华贵,那种逼人的气质让人目眩,她的脸庞有八分像于凤舞,但眉目之间却比于凤舞多了点成熟。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刻忘记过这张粉脸,这是让他铭心刻骨的段记忆。

  “我就要来和你相聚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把我们分开了!”安德列三世在心中默默诉说著:“知道吗?你的女儿和你实在太像了,尤其是在感情方面。旦接受了个男人,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

  从于凤舞的身上,他想到了叶天龙,这个得到他两个最宠爱女儿的男人。也许叶天龙身上有许多的缺点,但他懂得如何用人,知道如何充分发挥手下的才能,有足够的气量去接受那些在才能上远远超过自己的部下,这些就是上位者最需要的素质。

  想到自己身边的几个儿子,安德列三世在心中暗暗叹息,文冶达和尤那亚虽然才华超群,但他们都缺少种容忍的气量,也许是太过聪明的人都不喜欢比自己聪明的人。而伊春则是缺少了种坚忍,过于懦弱的国君是个国家的不幸。

  房门被轻轻地打开,上官清儿悄然无声地走进来:“怎么样,成功了吗?”

  琬儿点点头,没有说话。毒手血蝎此时却已经在安德列三世的椅子上坐下,慨叹声,口中喃喃地说道:“这就是法斯特皇帝的位子吗?原来也不过如此啊!”

  “为什么,你也要背叛我?”安德列三世看到上官清儿走过来,眼中闪过愤怒的神色,十分虚弱地问道:“难道我待你不好吗?”

  “不,陛下您待我很好。”上官清儿柔声答道:“只是我还很年轻,而陛下您已经老了,老得可以做我的爷爷了。我不想我的后半生要在苦修院里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安德列三世的身躯微微震,眼中的神光渐渐暗淡下来。按照法斯特的法律,当皇帝死后,他的女人都要进入神殿特设的苦修院里,素衣青灯,终其生,都不得见任何外人,即便是她的亲人也不允许。只有个人例外,那就是下任皇帝的母亲,她作为皇太后,得到全国人民的敬拜。

  正是由于这样的法律,许多皇帝的女人在皇帝死后,选择了以身殉葬的道路,特别是些得到皇帝宠爱,有定官位的女人,让她们去过苦修的生活,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所以,有些聪明的女人就想出另外的办法来逃避这样的命运,她们使出浑身解数来让继位的皇帝记住自己,从而好借助新皇帝的力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安德列三世的脸上蓦然出现阵红光,他的双眼紧紧盯著眼前的上官清儿,惨笑声道:“如果有机会,请转告于凤舞,我直深深地爱著她,请她原谅!”

  “”上官清儿和琬儿不禁呆了下,安德列三世心中所爱的居然是于凤舞?

  “好,我答应你!”血手天蝎似笑非笑地答道。

  “还有,请告诉倩儿,以后要她自己照顾好自己,”说到这里,安德列三世的眼神完全暗下去,他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到最后再也没有声息。琬儿和上官清儿站在跟前,脸上不知不觉流下了两行清泪。她们的心中,现在是说不出的种滋味。

  “现在应该是颁布旨意,把太子殿下迎出来的时候了!”血手天蝎站起身来,威风凛凛地说道。

  上官清儿应了声,匆匆离去。面对这个浑身邪气的家伙,她是多看眼都感到难受,若不是文冶达的关系,她又从血手天蝎的身上学到了些的绝技,她是根本不会相信血手天蝎的。

  白白等了夜,众人预想中的动乱并没有发生,各方面的人都开始陆续收兵回去了。哪里知道,这个时候宫廷的钟声沉重地响起,声,声,好像打在艾司尼亚每个人的心上。

  “你说什么!?”正在吃早饭的吉里曼斯听到手下的报告,双手抖。

  “宫中的消息,皇帝陛下在凌晨三时突然逝世。”

  “当!”吉里曼斯手中的白玉碗跌到地上,碎成片片。

  “居然死了,死了”吉里曼斯颓然倒在椅子上,口中喃喃地说道。看到自己的主人这样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面前的手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见到吉里曼斯微微挥手,便会意地全部退了下去。

  吉里曼斯茫然地望著地上的白玉碎片,心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片断,渐渐地,回忆中那些的情景在眼前浮现,变得越来越清晰。

  年少气盛的时候,相遇在帕里的盛天京,为了个少女,他们仗义出手,将对方数十人打得落花流水,从此开始了两个人长达六十多年的交往。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多么意气风发,都是心怀大志,决心要在大陆做出番大事业。

  回到法斯特后,安德列三世登基,吉里曼斯他也从个税务官做起,在财政部和中书省的工作中展现他的才能,逐步到达目前的地位。

  “让我们把法斯特帝国变成大陆第的帝国吧!”吉里曼斯直记得安德列三世在登基前的个晚上,对自己说的话,那时,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都亮闪闪的。而法斯特帝国也果然在安德列三世的治理下,成为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开始发现变化,虽然两个人表面上如既往,可吉里曼斯心中明白,有些在心中的感觉已经不样了。这种感觉即使是在两个人结为儿女亲家之后,还是变得越来越明显起来。不过,吉里曼斯也不担心,因为他在财政和政务方面的才能,是深得安德列三世的看重和信任。毕竟法斯特帝国的强大,也有他吉里曼斯很大的功劳。

  “竟然无声无息地就走了,连通知都不通知我声,安德列啊!安德列,”

  吉里曼斯的叹息声在房间里回荡。虽然对皇帝的不满日渐增多,两个人的分歧也越来越大,但此刻听到安德列三世的逝世消息,吉里曼斯还是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伤感,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直到应先生匆匆赶到,吉里曼斯才收拾起自己的心情,听自己这个智囊对形势的分析和判断。

  “二太子文冶达在陛下逝世之前,突然得到了陛下的赦免,恢复了他的太子身份和地位。大人知道这其中含有什么意思吗?”

  应先生摇头晃脑,再三斟酌的样子,让吉里曼斯十分焦急,但他知道这是应先生的习惯,也没有办法出声催促。

  “依先生的意思是”吉里曼斯猜测道:“和文冶达有关系?”

  “不错,我想其中定有问题!”应先生轻轻敲著桌面:“具体情况要等到大人参加完无忧宫的紧急会议之后,我们才能够决定如何应对。现在我们只能先做好动手的准备,因为这种时候,定要有名分才可以。目前的关键在于,谁会成为法斯特的皇帝,而这也是得到第三方势力的要点。”

  吉里曼斯点点头,艾司尼亚现在是自己和尤那亚两股势力对峙,双方的实力也相差不大,安德列三世这死,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那些第三方的势力便成为其中的关键。得到他们的支持,自然就可以压倒尤那亚,而忠于法斯特皇帝的他们却是要看皇帝的继承人。

  听到安德列三世逝世的消息,尤那亚手抖,捏碎了正拿在手中的杯子,几乎是狂叫起来:“怎么可能呢?父皇他春秋正盛,又是练武有成,怎么会下子就去世呢?”

  “殿下,您冷静点!”身边个额头高广的男人出言劝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想到如此去应对!”

  尤那亚深深吸了口气,点点头:“多谢师兄提醒!”

  这个名叫费先哲的男人,是他从师门请来的三个高手之,为人多谋善断,身的武技在大雪山排在前五名之内,另外两个武技强横的高手,则是尤那亚的两个师叔。

  “定是文冶达搞的鬼!”冷静下来之后,尤那亚的智慧便充分发挥出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居然这么巧,父皇逝世之前会把他放出来!”

  费先哲微微笑,道:“去调查下昨晚在陛下身边的那些人,定可以找到其中的蛛丝马迹。如果今天无忧宫的紧急会议中,能够仔细检查陛下的话,也可以发现问题的。”

  “皇帝陛下驾崩!!”

  消息有如阵风,传遍了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无忧宫上挂起来了白旗,艾司尼亚城头也升起了宣布国丧的旗子,无数的信使从这里出发,朝法斯特帝国的四面八方疾驰而去。

  "173"

  戒备森严的无忧宫门口,守卫们全部换上了素白的衣裳,而且在人数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那种样子几乎可以用如临大敌来形容。

  看到这样的情形,到达无忧宫的王公大臣们无不心中暗暗担心,目前艾司尼亚的局势实际上已经是到了触即发的地步。而且现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带著大批的卫士出席今天无忧宫中举行的紧急会议,整个气氛十分的紧张。

  议事大厅里,当文冶达在女官和众多侍卫的簇拥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顿时引起阵轻微的议论。

  尤那亚首先对文冶达的地位表示了质疑,个刚刚不久前因为策动阴谋试图刺杀皇帝的人,怎么可以支持今天这样的会议呢?文冶达的眼中闪过丝寒气。

  当下吉里曼斯也随声附和,提出这种情况下,应该是由德高望重的王公贵族来主持会议,才是最恰当的。众大臣自然也是纷纷点头。

  面对这样的局面,文冶达的表现显得胸有成竹,并没有因为这两大强劲对手的发难而乱了阵脚,他请出皇族的老人,个和安德列三世有著相同父亲的亲王瓦多克,他是年近八旬已经退出政坛的长者。由瓦多克主持今天的会议,自然是最恰当不过了,当老态龙钟的瓦多克出现在会场,反对的声浪下子便消失了。

  会议上,众人最关切的就是两件事情,是安德列三世在逝世之前有没有指定他的继承人;二是皇帝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面对第二个问题,皇帝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很快众人明白到,根据御医的检查,安德列三世是因为女人的关系导致心脏突然承受不住那种剧烈的活动而出事情的。

  “你肯定是这样的缘故吗?”尤那亚的眼神如刀锋般,盯著眼前的男人:“有没有检查错误的可能性?”

  站在他面前的御医额头冒出了阵冷汗,慌忙点头,嚅嚅道:“是的,是的。小人已经检查了好几次”

  “尤那亚,你就不要再追问了!”瓦多克不悦地说道,皇帝死在女人的身上,这种事情说出来实在很不光彩,可以说让法斯特帝国在大陆上非常丢脸的。而且在座的都是王公大臣,把安德列三世的这种丑事全部抖给他的大臣们,实在是让皇族中人也感觉难堪。

  尤那亚猛醒,看到吉里曼斯和文冶达的眼中都是笑吟吟的样子,知道自己方才的表现有些过头,他也不再多追问了。御医离开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双脚都已经发软,他暗中擦了把冷汗,大呼侥幸,

  而至于第个问题,最后个和皇帝在起的女官上官清儿告诉大家,安德列三世已经在前几天就指定了他的继承人,传位的诏书也已经早早写好,只是安德列三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许任何人看到诏书的内容。

  “陛下曾经说过,这诏书他放在个隐秘的地方,只有当他仙去之后,大臣们才可以打开这份诏书的!”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法斯特的皇帝指定继承人,都是在生前告知身边的大臣们,并要听取众大臣的意见,然后封其为皇太子的。

  “那么这份诏书在什么地方呢?”吉里曼斯冷笑著问上官清儿。

  “陛下在临终前告知了下官,他把诏书和传国的玉玺放在起了。”上官清儿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今天早上,下官已经和瓦多克亲王说过了,等下会议结束之后,众位大人可以起去玉玺存放的地方,取出诏书。”

  经过番商议,很快就决定了由瓦多克为首的五个人主持法斯特全国举行三个月的国丧,这五个人除了瓦多克外,包括安德列三世的三个在艾司尼亚的儿子,二太子文冶达,三太子尤那亚,六太子伊春,以及大臣中位子最高的吉里曼斯。而正式宣读安德列三世的诏书,确定法斯特的新皇帝,则是定在三天之后。

  “那个女人定有鬼!”

  从会场退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心中马上升起这样的念头,上官清儿成了他们首要调查的对象。特别是,他们在得到了消息,那原先被他们注意的三千可疑分子全部进入了无忧宫,接替了部分守卫的工作。而这个指令也是由无忧宫中的女官们发出的,这更加让他们坚定了心中的怀疑。

  当天晚上,吉里曼斯突然造访了尤那亚的府第。

  “昨天晚上,我们都中了声东击西的计谋。”见面,吉里曼斯就开门见山地说道:“那些混蛋在艾司尼亚的活动只是个幌子,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已。”

  尤那亚还没有摸清吉里曼斯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到底有何含义,只是微微点头,看著吉里曼斯继续往下讲。

  “今天下午,我刚刚得到个情报,陛下身边有几个贴身侍卫失踪了。”吉里曼斯不动声色地抛出了让尤那亚神情震的大消息。

  “可以确定吗?”尤那亚缓缓地说道:“父皇身边的贴身侍卫是他最信任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失踪了呢?”

  吉里曼斯哈哈笑,道:“太子殿下,我们不要兜圈子了,你知道,我也知道,这其中代表著什么意思。”

  尤那亚死死盯著吉里曼斯的脸,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也许是自己有些低估了吉里曼斯的实力,他居然比自己更早得到了无忧宫里面的消息,这说明了他的手已经伸进无忧宫里面。看来他除了暗中拥有公孙世家的情报系统外,定还有另外个庞大的情报组织暗中在支持他,而这点,自己以前可能忽略掉了。

  “不错,我也正在调查当时在父皇身边的人,到底有哪些?”尤那亚也抛出了自己手中的计划:“如果把那个御医弄到手,绝对是可以解开其中的谜团。”

  吉里曼斯阴阴笑,道:“那个该死的御医现在和文冶达寸步不离,根本没有人可以接近他。”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丝锐利的光芒,道:“左宰大人到我这里,不是就为了告诉我这些事情吧?”

  吉里曼斯呵呵笑,道:“殿下猜对了,我就是想和殿下商量下心中的些疑团而已,现在该是我告辞的时候了。”

  望著吉里曼斯离去的背影,尤那亚冷笑了声,很明显,吉里曼斯是想拉自己起下水,但父皇的诏书到底是真是假,还不能肯定,他自然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说不定真的有这样份诏书,谁知道父皇会指定谁来继承呢?

  而且真正算起来,自己继承皇位的可能性非常大,在局势没有明朗前,他只有暗中活动,找出对手的弱点,做好万全之策。

  想到情报组织,尤那亚不禁又想起叶天龙在青州的事情,他那些高水准的情报人员到底哪里来的呢?要培养个真正优秀的情报人员,不是天两天的事情,没有个巨大的投入,根本是无法有所收获的。

  般来说,只有规模巨大的组织才可能有实力培养和训练那些优秀的谍报干将,想到这里,尤那亚暗暗点头,叶天龙的背后定有个庞大的组织存在,应该是他得到了大陆上某个世家的支持,才让他在这么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