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3(1/2)

加入书签

  秒懂她的窘迫,没有出声调笑,而是体贴地抬起头,用自己的胸膛压住那对不安分的乳房,那双唇一刻都没有闲着去亲她耳垂。

  “啊!——”第二次的快感来得又快又强烈,她娇躯颤抖的频率同样的强烈,浑身都像泡在汪洋里一样,就连细微的毛孔都在诉说它的欢愉。

  由鹤胥下颚汇聚的汗珠在他一个深顶滴落离音胸脯,他沉沉的喘息在她耳边响起,深入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力度厚重,龟头与花蕊碰撞时擦出的火花让离音战栗尖叫,鹤胥则淡定许多,只是喘息略重,只有她喊他的时候会用低沉的嗓音回应,其余时候只能听到他的喘息,但他虽然没有言语,却用一记一记得深顶朝离音诉说着他的欢喜他的迷恋他的无可自拔。

  “鹤胥我,我不行了”她指尖颤抖着,痴缠着鹤胥腰身的双腿几乎要失力缠不住。

  “乖了,我很快就好。”

  鹤胥说的很快,那就真的是很快,几个深顶在又送离音上了一次高潮后,他就顺着那股子强猛的吸力将自己的龟头牢牢抵在她宫口里喷发了出来。

  射了之后鹤胥也没有平常男人那种短暂的脱力,就抱着离音站着,双唇在她脖颈流连,无声的温存却是最能敲击到人的心里,跟他在一块儿,离音总有种时刻泡在温泉里的感觉,舒服得令人不想逃离。

  足足站了三分钟,鹤胥才抱着怀里的小可人去洗澡,离音背对着鹤胥,后面贴着具硬硬的胸膛,不知道是不是离音的错觉,好几次男人的手都有意无意的拂过她小腹,照理说水从上往下冲,她的小腹即使是有汗水也都该冲洗干净了,离音有点想不明白金主此举的用意。

  洗完澡,两人穿上同款的情侣家居服上床,鹤胥问她:“困了吗?”

  离音偷偷瞄了他一眼,看他神色认真看着自己,满脑子问号,难道金主大人还想再来一次?那刚才为什么还要费事的去洗一次澡,这多麻烦。

  离音这会又困又累,但她没忘记身为情妇的职责,金主有需要,再困都不能表露出来:“不困。”

  她摆出一副我还能再战三百场的表情,眼底的倦容却遮掩不住。

  鹤胥将手插进她发间揉了揉,忽然伸手一捞,将人捞到怀里,离音刚想配合着摸到男人胯间,孰料男人轻手将她塞进被窝里,自己也跟着躺了进去,将离音困在他臂弯里,后面一只手拍着她的背:“你乖,睡了。”

  离音有些懵,却还是听话的闭上眼睛。

  等她睡着,鹤胥坐了起身靠床头上,又拿起那本书打开,原本他是想和她一起看的,因为他看过很多例子,女人抱怨男人做完了就睡,一点儿都不体贴,不爱她,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妓女,被嫖客嫖完了就弃。

  这一段文字深深烙印在鹤胥心里。

  上一次鹤胥做完后就让离音睡觉,虽然那会他是看着她入睡才睡了过去的,但女孩那会心里肯定会不舒服吧,鹤胥没有谈过恋爱,认识她之后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一切都以她为先去了解,只盼她能过得舒心,开心。

  这样的举动不代表男人卑微,却恰恰相反,代表着一个男人是以结婚的前提想要去深入了解她,关心她,爱她,不想让她过得不顺心。

  女人有时候所求的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