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走进了我的私生活。

  “桥儿,呆呆的看什么?你不是要去学校吗?”母亲见我在看她,微微地笑,她笑的时候真美!柔和的轮廓有种古典的绚丽,却又那么的生动有气韵。

  “啊,妈,你真美”我愕然收回放肆的目光,也收回了奇思乱想,“是啊,我今天要去学校,王嬗老师说要布置些作业。”由于下雪的缘故,学校只好突然放了假,班级都没来得及布置功课。

  “嗯,那你快些去吧。还在这儿磨磨蹭蹭的”母亲嗔怪着,点了点我的鼻尖,她的手沁出种清凉的香气,而唇角的那朵微笑优美含蓄,如墙角下的那朵紫薇花。

  我心中荡,揽她入怀,此刻灯朦胧,人也朦胧,我也如那晓雾,眼前混沌片,似真似幻似梦。

  “去,折腾了宿还不够呀”母亲娇嗔地推开我,转身走向厨房,嘴里犹自哼着:“正青春人在天涯,添度年华,少度年华。

  近黄昏数尽归鸦,开扇窗纱,掩扇窗纱。

  雨丝丝,风翦翦,聚堆落花,散堆落花。

  闷无聊,愁无奈,唱曲琵琶,拨曲琵琶。

  业身躯无处安插,叫句冤家,骂句冤家。“

  我听得出,这是明朝冯惟敏的北双调——蟾宫曲四景闺词,歌喉清脆婉转,时间,我竟听得痴了

  ************我推门,眼前登时亮,昨夜隔在瓦屋纸窗外的世界,洁白片。昨日地上堆满落叶还显得片狼藉的院落,现在已经被大雪所掩盖,像在上面盖了块巨大的洁白的手巾,母亲和我起栽下的两株枣树威风凛凛地披挂着银色的甲胄,骄傲地向天空伸出雪白的臂膀。不到十米远的河,结成了厚冰,听不见流淌的声音。

  我没有从桥上走,也无须桥,彼岸是旷野,我踏着雪向学校走去。

  王嬗的家其实不在学校里,是在学校后面。石头彻成的墙,顶上是瓦,共三间。我到的时候,王嬗正围着围裙,两只美丽的手粘糊糊的,是在捋饺子皮。

  她两颊红通通的。

  “快进来吧,外面也真够冷的吧,瞧你这小脸蛋儿可冻成什么样了?”

  我朝她笑笑,低头,走进了她的厨房。屋里光线稍稍显得黯淡,面门的壁上是张褪色的年画,个胖小孩骑在条翘尾金鱼上。屋正中张木方桌,几根条凳,屋角堆着些未洗的衣服,王嬗的||乳|罩显眼地放在最上面。

  “中午就在这儿吃吧,你洗洗手帮我擀饺子皮吧。”王嬗已经脱下了围裙,换上了套家居棉毛衫,还端进了盆火炉子,烧得正旺。她的头发是天然的略微卷曲,流线型的泻洒在肩上,别具风韵的丰满脸颊在炉火的照耀下异乎寻常的亮丽。

  “他呢?”我时常这样称呼她的丈夫,在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里。她目不转睛的凝视我,黑漆漆的瞳仁深处,倒映着我,旋转着我。她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下我的嘴唇。瞬间,我觉得有股暖流穿过我的周身,我的心脏仿佛在这冬日的早上停止了跳动。

  “他值班呢。今天就我们俩。”她用手拂去沾在我外套上的雪花,“这雪下得好大,好不容易等它歇了,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她的语声微微颤抖,好像风中飘浮着的音符。

  她很细心,脸盆里的水是温热的。我洗好手,她马上就依附在我的胸前,青草的香味,槐花的芬芳,闯进了我的鼻翼,而且那样的清晰,触手可及。

  “想我了?”我捏捏她的小手。她甜甜羞羞的笑,微微的低头,然后定定地看着我的眼,我在这泓清泉里寻觅着她给予我的温存。记忆宛如电影中的画面,在我的脑际中反复推出,我不时地感到惴惴不安,怀疑自己现在所能掌握的全部,其实全是场虚幻的电影。可现实又是时常敲打着我的心门,我清清楚楚记得,在那场激烈然而温柔的爱后她紧紧地抱着我说:“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今天,记住我们曾这样的相爱过。”

  “来吧,我们先把饺子弄好,再准备些汤,我知道你没汤总是咽不下去。”

  王嬗是在三年前从苏南嫁过来的,她爱做菜,而且也做得相当有水准。她也爱写诗,在诗的世界里她象是个涉世不深的娃娃,天真得好似不沾染人间烟火。唯其如此,她才常常和她的丈夫格格不入。

  “‘要求’?这首诗是你最近写的吗?”我拈起桌子上的纸,念着,“我想爱回/我想在生命的边缘行走/那边海岸的风景/瓣瓣玫瑰和帆走过/我想爱回/就像青色的小虫爱着/湿漉漉的花朵/爱回,我想/把蜜水饮尽”

  “嘘,你听,那是雪花的声音。”她把食指竖在嘴唇上,澄澈的眸子水光潋滟,有着淡淡的远景。她不再言语,只是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把手绕到她的肩头,拢紧她,她的身体柔软而温暖。我们接吻了。

  她的舌头甜津津的,略带些薄荷的味道,我想是牙膏的缘故吧。它搅动着,直伸向我的喉腔,索求,带着无畏和痴情。

  “你,你妈知道,知道吗?”她的嗫嚅着的小嘴唇在我耳边轻语,“早上是她接的电话,我,我有点怕。”她的眸子如同漆黑的夜,深邃,脉脉地谛视,仿佛在等待什么,又害怕什么。

  “傻瓜,她怎么会知道,别怕。有我呢。”在她的面前,我们的年轮好像倒转过来,不是她大我十二岁,反倒是我大她了。

  “呀,那就好。再抱紧我”她的黯淡的眼睛仿佛全滴上了油,闪亮闪亮,像闪烁在阳光下的贝壳。

  许是穿得太多的缘故吧,脱下她的底裤很是费了些周折。她的荫毛黑乎乎的丛丛,像是片大森林,如果光看她的外表,很难想像,那个在课堂上大声念着荷塘夜色的清秀的语文老师,竟拥有如此旺盛的毛发,而且,蓬勃的生长着。荫唇呈紫黑色的向外翻着,比她原本淡黑的阴阜颜色更深,不太中看。

  我先是试着伸进根食指,继而把中指和无名指也贯入,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带出了些湿答答的粘液。“啊,你刚才和他过?”我有些惊讶,有些愠怒,虽然也有些毫无道理,毕竟人家是正宗合法的夫妻。

  “啊,对不起早上要出门时,他,他非要说是”她给我陪不是,脸上充满了歉疚的神色,语调变得沉郁,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冷峭和不满。

  “别说了。来,再张大些”我命令着,把她条白嫩细薄的大腿搭放在木桌上,身下的条凳发出吱吱嘎嘎的响,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皮肤下鲜红血液的运行,而此时的她容颜焕发如春花的娇媚,如朝霞的艳丽。很快,她的b内传来了淙淙的水响,股粘粘的液蜿蜒地渗出了她那条狭长的缝隙,如条垂到水面的紫藤,那种画中烟村般的紫色。

  她的手指轻轻触摸着我那条巨大,把包皮捋到了鸡芭的根部,小指头点着我的马眼,嘴里呢喃着滛词浪语。我用手掩住了她的嘴,浑身燥热难当,只觉着身子陷入了圈圈的漩涡之中,我猛然大叫声,了进去。

  总体上说,她是属于内马蚤形的少妇,这点我很早就看出来了。她很容易发情,劲头儿上来,就会发不可收拾,非要发泄出来不可。记得上次上她的语文课,上到半时,她突然叫大家自修,然后吩咐我道跟她去她的宿舍拿实验作业,其实压根儿是她来劲了。

  潜伏于我体内的那条大毒蛇又钻了出来,吞噬着我平静的心灵,原本平顺的河流有了激|情的边岸。在次次的撞击中,我的灵魂超脱于躯体之外,感知着爱的脉息,在旋转中我谛听她深情的呻吟。借着她臀部的抬举,我轻而易举地让她达到了高嘲,然而这也仅仅是第次,没有三次以上,她是不会虚脱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外表清秀的女子发起情来都是如此的激昂放浪。王嬗的外表并不美丽,却楚楚动人,乍看起来她很像个印第安女子,有着浅棕色的肤色,黑大深邃的眼睛,俏丽的鼻旁,微有几点雀斑,却更平添她的几分妩媚。在外人眼中王嬗的婚姻非常美满,丈夫是医生,自己是人民教师,天造地设的对儿。

  然而,创造幸福的不仅仅是双方的职业,更重要的还在于性格。

  她又叫了。这次叫喊带着哭腔,是发自肺腑的那种,这是又次高嘲的前奏曲。我不用触摸,也知道在她身下的条凳是殷湿的,随着她的每次颤抖,她的b里总会渗流出滛滛的水来,尽管我的鸡芭紧紧地顶着它,也无济于事。我稍稍往下看,她的荫唇瓣开的样子实在是太滛縻了,随着我鸡芭的送进提出,总会露出白底的肉色,夹杂些粘稠的液体。我闭上了眼睛,又是阵的猛抽,疾徐有致的抽锸才会营造出理想的效果。

  “你说,我这法是不是比他棒?”我改变了角度,斜斜的顶了进去,她的整个身子卷缩成团,双腿交缠着,目光迷离中带着些欣喜,些快慰。

  “那当然桥,只要跟你在起,就算你不我,跟我说会儿话,我,我也会有快感的”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是不是在讨好我,然而我从她阴壁内的痉挛感受到了她情感的挣扎和宣泄,它裹挟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激|情,铺天盖地地涌来。

  “嬗,我要你的屁眼。”我故意说得粗俗点,在这当口,她对我的依赖和顺从是无可置疑的。我的中指插入了她的肛门,虽然只是入了半载,仍可感受到她肛门的收缩力度。

  “啊,这能吗?”她玲珑的下颏扬了起来,那几点雀斑在兴奋之下呈现出紫檀的色泽。

  我无言。只是把中指全根地贯入提出,来往数十下。

  “能的,宝贝,听我的,来,趴下来”我翻转过她的身子,她的臀部在火炉的照耀下红绯片,几根荫毛披洒在她的肛门周围,委縻不振的带着些许的哀怜,如她此刻的眼神。

  “嬗,你的毛可真多,连这儿也有。”我俯在她的身上,嘴巴轻啜着她的耳垂,往她的耳朵里吹着热气。“等会儿完,我把这儿的毛拔掉,好吗?”

  她哭了。整个身子颤抖着,痉挛着,眼角流转着晶莹的清泪。我安慰她,双手执着她的腰。

  “嬗,你的屁眼比你的b紧多了痛么?忍会儿就好”条凳支撑着我们俩人的重量,她的双腿劈叉在条凳的两边,整张脸半侧在上面,我听见她混浊粗重的喘息和呻吟像游荡在雪中的精灵。

  学校的大礼堂钟声响了十下,已经是早上十点钟了。王嬗全身颤,打了个激灵,肛门紧缩,夹得我的鸡芭有点生疼,我又激烈地抽了起来,摩擦着,以种十足的雄性力量,其势不可挡。她的头发散乱下来,遮住了半张脸,在我这种粗暴得近乎野蛮的爱抚下发出颤栗的回应。

  这是条没有尽头的泥泞的路,要说有的话也只是到了你精疲力竭的时候,于是我长长的吁了口气,狠狠地顶着,动不动,直到体内全部的液注入了那条泥泞路。

  故乡的雪,故乡情四

  种风,只流浪在座深谷;道堤,只护住弯星河。

  ************那还是在我最爱幻想最爱做梦的时候,那时,我还年轻得像含苞的花朵般羞怯初生的小虎那样懵懂,却经历了场浴火的梦魇。然后,那些梦就似彩色缤纷的肥皂泡,不等我领悟,便个个幻灭了消失了,不着点痕迹。

  “桥儿,今天你大舅要来,你到老山东的脂味斋买些卤蛋面条,记得再拿些五香和火腿肠。然后到少年宫找你妈回来,叫她回家做面条。”父亲坐在院子的那张老藤椅上,眼睛看着屋脊上的玲珑怪异的兽头。他后面的晾衣架上,有母亲色彩艳丽的内衣镶着精致花边的衬裙,还有我们父子的衣裳。面前圆桌上摆放着半杯剩茶,父亲手里还夹着半根香烟,青烟袅袅,似断似续。

  “哎,我这就去。”我放下手中的课本,熄灭了桌几上的那炷檀香,顺手关上了房门。大舅与父亲是同学,不过个学术有专攻,个却走上了仕途,两人都在各自领域里颇有建树。

  我循着溪岸,踏着陷足的软沙向前走去。辆载客的汽车风驰电掣的从对面的路上经过,扬起了阵阵灰尘。看样子,是前往少年宫的方向。母亲在少年宫办了琵琶培训班,镇上的许多小孩趁着放假都报了名,都是冲着母亲的名气来的。

  文化宫位于镇孝里东路,是政府租的间老房子。房子前面的栅栏内有个长满杂草荒芜已久的大花台,只有丛美人蕉孤寂的倚在墙角。我推开小栅栏,穿过小廊,鼻孔里满是幽微的香气,母亲有个卧室在小廊的尽头,那是她中午小睡的地方。

  我站在她幽黯的房门之外,心想,这会儿也该下课了,母亲不知是否正在歇息。正待要敲门时,我听到了轻微的说话声。

  “你怎么来了?阿嫂呢?”母亲的声音有些低沉,透过破旧的花格子窗户传了出来,幽幽的柔柔的。

  “她没来。我来茂林开会,顺道过来看看你。”声音陌生,虽然有意压低嗓音,仍可听出它的浑厚。

  “嗯,那你是专程来的了,茂林离这儿还有三十公里呢,路也不好。”母亲淡淡的语气里似乎蕴藏着些许的温馨。

  我有些诧异,踮起脚尖,往窗子里瞧。屋子本来挺暗的,白天也要开灯,我看到桌子上方有条很细致苍绿色近黑的电线,由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花形的||乳|白色灯罩,远看就像朵倒垂盛开的白莲,柔和的灯光,投在母亲白皙的脸上。她的对面坐着个魁梧男子,我看不见他的脸,他是背对我的。

  “好些年没见了,妹子,你没变,跟从前样漂亮。”那男子缓缓伸出手,握住了母亲。

  母亲身子震,脸下子红了起来,“别这样,哥”

  我呆了下,别是我的大舅吧,怎么跑这儿来了?爸还以为他不识路呢。我正想出声叫喊,突然见大舅抓起母亲的手在嘴边阵亲吻,我下子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别,别这样,哥。”母亲站了起来,试图缩回自己的手,她的头碰到了灯罩,时间,满屋子都是摇晃的身影。“都这么久了你,你还”母亲离开桌子,走到床沿,脸朝墙壁,我看见她的肩膀在耸动,显然是情绪激动。

  “爱过才知情深,醉过方知酒浓。妹子,其实我也很难过,你知道这日子的难熬么”大舅哽咽着,空气中浮动着缕怪异的味道。

  “哥,你别这样你知道的,我爱雨农,辈子都爱。咱们,咱们,那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你忘了吧。”母亲也哭了,掏出手巾在擦泪。

  “唉,要是,要是当年我不带他回家,你们也不会相识,你也不会”大舅走到母亲后面,巨大的身影遮住了母亲,挡住了我的视线。

  “不,哥,就算我不认识他,咱们终究是不可能的。总有天我要嫁人,你要娶妻”母亲的声音颤抖若风中的柳絮,微弱,不复平日的闲雅。

  “还记得红叶谷吗?”大舅摘下了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昏黄的灯光下,我依稀看见他的眼里飘浮着莫名的沉郁与凄凉。

  母亲无言,她慢慢转过身来,凝视着他,“不要再说了,红叶谷早已被我忘了。”她的眼神迷离恍惚,好像笼罩着层青色的轻纱。

  “你不会忘的,我相信。”大舅端着母亲的下巴,“我喜欢你的眼睛,像双不停扇动翅翼的黑蝴蝶。”

  母亲哭了,两行清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滴在了大舅的手上,“到现在你还说什么疯话,哥,咱们不能错再错了。”初时还只是哽咽,之后便发不可遏止。她身体前屈,嚎啕大哭起来,我第次看见母亲如此剧烈的哭。大舅轻轻地伸出手,抚摸着她的瘦削的肩,然后搂过她的身体。

  母亲软倒在大舅的怀里,浑身发抖,不出声地抽泣着,她的泪水和呼出的热气弄湿了大舅的衬衣。我看见了大舅的手在母亲的身体上不停地摸来摸去,仿佛在搜寻什么东西似的。“好妹妹,你不爱我了吗?”我看见大舅从母亲的怀里掏出件黑色的||乳|罩,然后放在鼻子上使劲的嗅着,“你不是很爱我吗?”

  “啊,哥那时,我小,只是崇拜你,你什么都会,我在学校受人欺负,也都是你把那些坏学生打得不敢再来可,可后来”母亲声泪俱下,倒在了床上。

  “那年在红叶谷,我们去采薇菜,你蹲在树下,弯着身子,把小屁股撅了起来。哥看见你鼓鼓的屁股,受不了刺激,就”大舅状貌魁伟,声音宏亮,不似父亲外表斯文,相比之下,大舅更具男人味道。

  “不哥,你别说了。”母亲的裙子被大舅撩到腰间,露出了红色的花边内裤。

  “后来,我们常常在屋后的桔梗堆里做,妹子,你那时的小bb好紧,夹得哥哥好疼”大舅把母亲的内裤也扒到了脚后跟,母亲的荫毛顿时裸裎在灯光下,柔顺熨贴,整整齐齐的披洒在阴阜上。

  “妈妈后来发现了,打了我顿,你还记得吗?”母亲媚眼如丝,酡红的脸上飘浮着迷惘,看得出来,她的思绪已纷飞到了如烟的往事里。

  “我怎么会忘了。”

  “当时,我们好害怕,跪在妈妈面前,恳求她不要跟爸爸说这事,不然他会打死我们的。”

  “是呀,妈妈果然没说,只要求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