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可以告诉小云?”个小女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小杰和小玲不由脸都绿了,抬了头看了看眼前,个大约七岁的小女孩,和她们躲在同个木箱中,就在他们头上,而且好像就是那些人要找的小云。不由心由大急,要是小女孩跑出去,不就所有人都知道两人在箱子中,而以两人的姿势,跟本不可能变换姿势。

  “我们在玩个很游戏,幼稚园的小朋友不能玩喔!”小杰故意压低声音对小云说。从小应付小女孩的小杰,当然知道要如何对付小女孩,并在小玲的耳中说些话后,小玲本来摇摇头,但看到所有人越来接近木箱,只好点答应。

  果然小云中计的说︰“我不是幼稚园的小朋友,我已经国小年级了,我也要玩。”

  “我们在玩互相摸摸的游戏,谁先出声,谁就算输,输的人要请吃冰淇淋。”小杰说的好像真的,小玲也只好配合的点了点头。

  “我也要玩,我也要玩,我定不会输的。”小云兴奋的说。

  “不管我摸那里都不能出声,否则就算输了喔!当然奶也可以摸在奶下面的姊姊。”小杰伸出手将小女孩拉了过来,将她整个小身体放小玲和自己身子中间,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并闻着身上传来小女孩特有的香味,小女孩也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外面的人已经来到箱子外面,怕小云忍不住向外应答,小杰用手将她的小嘴捂了起来,而她的小身体因为呼吸难过而不断扭动,加上小杰因为紧张而用手捉住她的小屁股,痛的她整个小脸也通红了。

  在她身下的小玲被她不断的扭动,双||乳|磨到箱底的粗糙地方,整个||乳|头因为十分坚挺,磨得小玲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加上小中的鸡芭虽然没有抽,但在小中跳跳的让小玲又痒的难过,小云的小手竟然又在这个时候开始在这时,不断的到处乱抓,小玲只能继续捂住自己的嘴,口中和小云起发出唔唔声。

  小杰紧张的看着外面,刚才的衣服竟然挂在旁边个布景树的上方,幸好几人只注意下面没有抬头,所以没有发现。眼看几个人注意到这个藏着三人的大木箱,本来要走过来看,让他整颗心都跳了出来。

  “找到了。听说服务台有个小女孩正在哭着找人,可能就是小云。”只见个妇人勿忙得往出口冲了出去。其他几个人也跟着出去,也将鬼屋的灯关掉回复正常,小杰这才松了口气。

  小杰才放开小云的小嘴巴,发现小云已经气喘嘘嘘,哭着说︰“哥哥,我要出去,点都不好玩,哥哥捏得人家屁股好痛。”

  “对不起小云!姊姊等下轻轻摸的,不过奶不可以出声音,否则奶就输了喔。”小杰不断的亲着小云的小脸颊,让她整个小脸又红了起来。又将手伸入小云的小身体,不断的感受着那小孩特有的嫩肉,小杰感到小云身上的股肤已经有些发热,知道她也十分激动,但却忍着不出声,心想这个小女孩真是好胜。

  小杰感到在小玲正不断摇动小屁股,受到刺激的大鸡芭,产生股冲动,开始大力的猛撞小玲的小,由于长时间的滛液浸泡,小玲的小已经全部都是水了。

  小玲感到小中又传来阵阵的快感,而||乳|头摩擦的地方虽然已经红肿,但是那种刺痛又酥麻的感觉,不到两分钟,让她下子就达到顶点,喷出了堆滛液。小杰看到小玲完全无法动弹,才想到她从刚才到现在,又抱又背自己,消耗大量的体力,只好轻轻的抽出还没有射出的大鸡芭。

  “小云妹妹,奶好厉害喔,都没有叫!”小杰拍了拍她的小脸颊说道,“我们再来打个赌,赢的人还是有根冰淇淋。”利用小云不服输的个性,加上四周遍漆黑,小杰开始打起小云的主意。

  “好啊!我定不会输的。”小云天真的说着。

  “姊姊有根吸管里面有果汁,等下我握住另外边,只要奶可以把她吸出来就算奶赢。”小杰心中偷笑,轻轻的将小云的小嘴放到大鸡芭上。

  小云只觉得阵腥臭入口,根粗粗大大又热热湿湿的东西塞到嘴巴上,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为了赢小杰,小云只好忍住呼吸,用力的吸,但是她的嘴巴实在太小,只能用嘴唇吸住头,而无法含住,只好用小舌头不断的来回舔着。

  因为小云吸的太用力了,加上四周遍漆黑小小软软的嘴唇的感觉特别清晰,小杰只觉得尿都快被吸出来了,要不是刚才吓出尿,可能现在早就喷出来了。小杰在强大的快感刺激下,不到五分钟就被小云吸得喷出来,结果小云来不及吐出来,用力吸,液直接喷到她的口鼻,弄的她不断咳嗽,连鼻子都流出液。

  小云被吓了跳,不由哭了起来,小杰只好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三人在黑暗中度过了十分钟后,小杰和小萍听到从入口传来阵吵杂声,知道小云的妈妈回来找她,两人摸黑找回了衣服,穿上了衣服,拉着小云往出口方向跑去。

  好小子第十九章双姝争胜

  小杰和小玲带着小云从侧门溜出来,这才发现在鬼屋正门已经聚集了许多人,甚至还有警察,将整个礼堂正门包围着,所有人都跑去看热闹,所以侧门附近没有人,两人才觉得事态严重。

  互相看了看对方,小玲的衣服全是脏污,白色的制服还有黄黄的尿渍,低头看,小玲的小腿上竟然还有干掉的血迹和还有大腿内侧处流下来的滛液,如果被人看到还不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才真是鬼,小玲的小脸红,留下叫小杰自己回家的话之后,便往厕所跑去清理。

  而小杰虽然还算好,除了衣服有些脏污外,其他地方因为他直趴在小玲的身上,反而没什么脏,但是小裙子上有滩血迹,可能是刚才抽小玲时沾到的女鲜血,反正面积不大小杰也不甚注意。

  而小云因为只有趴在小玲的身上,被小杰抚摸,加上被小杰喷了口的液外,身上并没有脏污。小杰用裙角帮她擦掉鼻头和嘴角漏出的液,露出张可爱的小脸,摆出脸希冀的表情,说︰“姊姊,我的冰淇淋。”眼看就要流出口水了,小杰只好拉着她的小手往另个贩卖区移动,但因为有穿内裤,所以动作特别慢。

  其实小云是盛石集团的小小姐,今天和奶妈经过,吵着要进来玩,奶妈只好带她进来玩,本来想要买冰淇淋,但奶妈却不肯,所以在鬼屋中故意躲起来,想要吓吓她。现在有人要出钱替她买冰淇淋,她还不眼巴巴的跟着小杰到处跑。

  但两个小女孩的移动,还是引起在正门那些人的注意。只见堆警察跑过来说︰“大胆绑匪,快点放人。”将两个人团团围住。

  第次被这么多人包围的小杰,不禁呆立在那里,看到所有人的表情十分凶恶,小杰哭了起来,四周的警察才发现绑匪怎么会是个十岁的小女孩,不由全部脸尴尬。

  “小云,你有没有怎么样?”个年约二十五岁的女子奔了过来,抱住小云,不断的哭泣。

  “奶妈,我没有事啦!”小云看她哭的伤心,什么也不敢说。而小杰也因为这突来的变化,忘了哭泣。“我只不过在鬼屋中躲了下,有什么好哭的?”

  “奶消失就半个小时,奶妈我担心死了,以为奶被绑架了,下次再这样就不带奶出来了。”女子说道。

  原来是小女孩在恶作剧,四周的警察不由阵脚软,因为盛石集团是全国知名的大财团,它的小公主在自己的辖区不见了,让所有警察产生了难得见的高效率,二十分钟内就赶到了。搞了半天只是小女孩捣蛋,但是盛石集团可是自己惹不得,只好自认倒霉,带着所有的人匆匆离去。

  “小萍姊姊,小杰哥哥不见了。”这时哭的凄惨的小丽也从旁边跑了出来,扑在小杰的身上,身上穿着小杰留下来的衣服,显得有些太大了,上衣都快变成裙子了。“我睡醒之后,小杰哥哥就不见了。”小丽急着说道,而玉惠却红着脸站在人群堆中,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原来小丽觉醒来了,却发现自己身旁多了个光着屁股的姊姊,而小杰却不见了,光着小身体在家政教室中找,不由哭了起来。玉惠被她的哭声吵醒,只好答应带她去找小杰,但是怎样都找不到小丽的衣服,只好让她套上小杰的衣服。

  来到鬼屋却找不到小杰和小玲,只好带着小丽到服务台去找人,却刚好解救了在鬼屋中的小杰和小玲。后来两人远远看到这里人群集,便到这里来找,却发现扮着女装的小杰。

  小丽哭的太厉害,没有发现小萍是小杰扮的,也没有发现小杰身上的衣服是自己早上穿的那套,但玉惠早就在怀疑为什么小丽的衣服为什么会不见,在看到小杰身上的衣服,就知道眼前的人是小杰扮的,想到刚才羞耻的事,只好红着脸躲在人群中。

  “小丽不要哭了,阿杰已经先回家了,奶再哭,旁边的妹妹要笑奶了喔!”小杰指了指正在安慰着奶妈的小云,可能是小孩子的争胜心理,小丽才渐渐的止住哭声。

  四周原本想看热闹的人,看到没有戏可以看了,也渐渐散去。只剩下小杰,小丽,小云,奶妈四个人,玉惠也趁着人群散去,溜去找小玲,准备好好的巴结她,因为小玲现在可是她和小杰唯的桥梁。

  “奶妈,这个姊姊刚才在鬼屋中很照顾我喔!”小云高兴的介绍小杰给奶妈,“她叫。”

  “我叫许萍,小云妹妹。”小杰对着奶妈自我介绍着。“这个是我妹妹,小丽。奶好。”

  “奶好,我是小云的奶妈,张诗音。”那个女子声音清脆礼貌的说着。“谢谢好刚才照顾小云。”

  “没那回事,是小云很乖,所以我才会答应请她吃冰淇淋。”小杰只好礼貌性的回答。

  只见诗音瞪了小云眼,道︰“不是跟奶说不可以买园游会的冰淇淋,那很不干净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小杰只好乖乖的道歉。

  “没关系,是这个小鬼太皮了,只要我不注意就会捣蛋。”诗音温柔的说。

  “小萍姊姊,我们去买冰淇淋。”看到小云吃鳖,可能是小丽可是高兴的很,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小云生出敌对之心,可能是直觉吧,所以故意说出这句话。

  小云这下可恨的牙痒痒的,从小她就是个不肯服输的人,别人有什么她就定要有什么,可是眼前的奶妈可是出名的死脑袋,只要决定件事,连小云都没有办法改变她。现在看小丽故意气自己,又拿她没有办法,心生计。

  “奶妈,我想请小萍姊姊和小丽起到我们家玩。好不好?”小云拉着诗音的手说着。

  “好啊!”看到小杰身上的衣服有些脏污,以及小丽的身上穿着不合身的衣物,有洁的诗音早就看不过去了,刚才基于礼貌没有提及,现在既然小云提及了,诗音自然高兴的答应,心中还不断的盘算要给两人穿上什么衣服。“小萍,奶的衣服着已经脏了,到我们家换下衣服吧,也代表我们的番心意。”

  两人不断的邀约,让小杰不知道如何拒绝,只好答应。拉着不太情愿的小丽,来到台加长礼车的前面。小杰和小丽这才可看呆了,整台礼车有平常两台车长,小丽高兴的爬上车子,小杰也跟着进去,小云才进来,但诗音并没有进来。原来盛石集团规定,只有主人和其客人才可以坐在后座,其他人要坐在前座,而前座和后座中间有个隔间存在,只有按服务钤,他们才能进来。

  进到后座中,果然十分的宽广有张双人床的宽广,里面甚至还有小电视和冰箱。小杰和小丽高兴的在椅子上打滚,三个小孩子高兴的笑闹着。小丽也下子就和小云混熟了,两个小女孩相亲相爱的手拉着手,高兴的坐在小杰的大腿上说话,两个小屁股不断的在小杰的大腿上动着,弄的小杰的大鸡芭又跷了起来。

  小杰轻轻的将手伸到小丽身上的裤子中,因为裤缝很大,所以小杰很容易就将小手伸到其中,开始轻轻的抠弄,小丽先是疑惑的看着小丽,可是当她看到小杰的小裙子竟然跷了起来,偷偷的用手捉,才知道原来小萍姊姊就是小杰哥哥。

  这个发现让她大感刺激,小手捉住小杰的大鸡芭不放,忍受着小中被抠弄的快感,继续和小云说话,不过话明显变少了,小脸也微微泛红,幸好小云平时也没什么朋友,难得有个同龄的小朋友和她聊天,高兴的像机关枪样,不断说话。

  “我家这台车有天窗喔!”小云高兴的献宝,并将天窗打开。

  “我要出去看。”小丽高兴的站了起来,小脱离小杰小手的攻击,将头从天窗看了出去,小云也从天窗中挤了出去。

  小杰看看手上的流出大量的滛液,想不到小丽已经这么敏感,看着眼前两个小屁股,小杰忍不住轻轻的各摸了下。小丽像触电般,小屁股不断的抖着,因为小杰的裤子太大了,竟然滑到大腿上,露出雪白的小屁股,小丽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晓得,点都没有穿回去的意愿。

  小杰当然不客气的爬到她的小前,用舌头轻轻的舔弄的,看到小丽的小不断抖动,小敏感的流出水,知道她也很兴奋,苹右手开始在她的小身体上游走。

  小杰也轻轻的用左手不断的在小云的小屁股摸着,看到小云完全没有反抗,还在车顶和小丽不断的谈笑,知道小云对自己没有戒心,高兴的边舔小丽的小,左手悄悄的将小云的小内裤翻开,用手指抠抠小云的小,下子抠着小云的小屁眼,只见小云不断的扭动双脚,却没有缩回来阻止。

  两个在车顶的小女孩,无力的趴在车顶,虽然口中没有说,但从她们微微泛红的小脸,早就爽翻了,但二个人都没有跟对方讲,以为小杰正单独玩弄着自己,所以也没有人愿意先缩回身体,以免被对方看到自己的糗态,不过现在两个人的眼神都呈现迷惘的状态。

  过了大约十分钟,由车上的广播器传来诗音的声音,“小云,已经快到家了,不要再趴在车顶上玩了,等下被奶爸爸看到,奶又要被骂了。”诗音温柔说着。

  小云红着小脸喘着说︰“等下嘛!小云现在很舒服耶。我”小云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原来小杰在车中听到小云的话,怕她随便说话,只好先下手为强,用手马蚤她的痒,小云痒的受不了,从天窗顶上缩了回来,整个人趴在车垫上狂笑着。“小云,奶不可以告诉奶奶妈,否则我就不跟奶玩了。”小杰还故意用力的用中指到小丽的小给小云看。

  小丽早就在小杰刚才的攻击达到顶点,在被小杰的中指进入小,时忍不住喷出阵滛液,整个人也无力的坐回小杰的大腿上。小云看到小杰竟然指就让小丽尿尿,不由自主的按住自己刚才受到小杰抠弄的小,红着小脸看着小杰的手。

  “我不会告诉奶妈的!小萍姊姊奶不要让小云尿尿!”小云红着小脸,看着小杰轻轻的帮小丽穿好裤子,看到小丽脸幸福的靠在小杰身上,忍不住问道︰“小丽,真的很舒服吗?”

  小丽轻轻的点了点头,红着小脸亲了小杰口,看到小丽亲昵的抱着小杰,小云也不甘心的爬到小杰的身上,拉着小杰的另双手环住自己,也亲了小杰口,真是不服输的小女孩。

  这时车子停了下来,诗音打开了车门,要三人出来。小杰现在可是有苦说不出,不说自己的大鸡芭将小裙子顶的高高的,只要出去定会被人发现,只好用力环住小丽的小腰,想要用她身上的衣服遮住,可是小云和小丽像是杠上了,小丽不离开,她也紧紧的坐在小杰的身上不肯出去。

  “小云快出来,不要赖在小萍姊姊身上,让姊姊出来嘛!”诗音温柔的声音传了进来,头也探了进来,瞪了小云眼。

  “好嘛!”小云厥着小嘴说着,眼眶泛红。“每次都这样。”原来因为诗音是个很保守的女人,所以很重礼教,每次看到小云赖在别人身上撒娇,就会骂她,只不过不在人前说,所以小云很怕诗音。

  看到小云委屈的样子,小杰笑了笑,轻轻的在小云的耳中说︰“小云快去放水给我们洗澡,等下我们起洗,姊姊再和奶玩摸摸。”轻轻的将她推了起来,在她的小屁股拍了下,小云才喜滋滋的跑出车子。

  等了半天,小杰和小丽还是没有下车。“小萍,小丽快下车啊!”诗音又催促道。

  小杰才抱着小丽下车,小丽因为穿着小杰的衣服,裤子长到膝盖,刚好挡住小杰的大鸡芭,只见小丽紧紧抱住小杰的脖子,不肯放手。“诗音姊,可不可以让小丽先洗个澡,她刚才在车上不小心尿了点出来,现在紧黏着我不放。”小杰指着裤子上的被滛液弄湿的湿渍。

  诗音连忙答应,立刻到浴室去放水,心中暗笑,小丽的家教没有自己教的好,像小云绝对不会在车上偷尿尿,但她是有礼貌的人,当然不会当面给小丽难看。小云的母亲从小就去逝了,诗音在十八岁的时候刚从幼保科毕业,在家人的介绍下,来当小云的保姆,小云可以说是她手带大的,所以她才会对小云这么的严格管教。

  小杰看到诗音走后,仔细的观察了小丽的家,果然是大的惊人,约有千坪左右,进到屋内,看来看去都只看到许多年轻的少女有六个,年纪最大看来不会超过二十三四岁,最小的大约十四五岁,其中有二个已经怀孕了,个看起来竟然只有十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