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完便穿衣服各自回家,留下满脸泪痕的郁涵。

  r隔天,石门到学校后便找浩然与伯恩,说:“妈的,你们两人也太可恶了吧,说!是谁打我妈的?”接着副要扁人的样子。

  浩然连忙说:“那种情况下,我是不得已的。”

  伯恩接口说:“对啊,难不成可以用说的去拜托你妈给我们搞?”

  如此来,石门也无话可说。过会三人又聊起昨天的战况。

  说着说着,伯恩便说:“我觉得每次两人玩的时候都不太尽兴,尤其先搞小b的人定射在里面,等到下个人时,他还敢去舔吗?而且那时荫道内更是黏稠不堪。如此来就很不尽兴。你们说对不对?”

  浩然与石门想想也觉得对。接着说:“不然要怎样?”

  石门开口说:“干脆我们轮流去,每次只个人去。而且我们都有她们的裸照,还怕她们反抗不成?”

  ***********************************因此星期三原本是石门与伯恩去浩然家,但经由三人的约定与协议,且伯恩前天才上了石门的母亲郁涵,液用的蛮凶的。所以便由石门亲自人出征。

  因为浩然的母亲当天下午是医院轮休,而父亲也不在,但是晚上六点左右会回家。

  因此吃完中饭后,石门便跟导师请病假回家。出了校门口,石门便往浩然家走去。

  ***********************************浩然家是两层楼的平房,父母亲与浩然的卧房是在二楼。家中门前有块空地种些盆栽,为了美观与采光,所以楼用落地窗。

  到了浩然家门口后,石门先深呼吸后才按了门铃。

  出乎意料地没有人应门,石门想:难不成浩然记错了时间,不是今天?

  正准备离开时,发现浩然母亲的机车停在空地间,石门便想:难道华萍在睡觉?因此石门四下探头观望下,便攀爬上围墙再跳入庭院。

  很幸运地落地窗没有锁上,于是石门便蹑手蹑脚地溜进去。

  接着间间的在门外探听,果然在浩然母亲卧房外听到微微的鼾声,探头进去发现华萍居然穿着护士服在睡觉。原来华萍昨晚是从凌晨点上班到早上十点,因此回家吃吨饭后,便疲累不堪直接去卧房睡觉。

  ***********************************接着石门走到华萍身边,先把华萍的双腿轻轻张开,把头探入护士裙中,股刺激的女人胯下的味道便传道鼻中,那股女性分泌物与汗味体香混合而成的奇特味道就如同种催|情剂,刺激着石门。

  于是石门便轻轻地脱下华萍的裙子,把鼻子贴上包着两片肉唇的内裤,隔着内裤用嘴轻舔着隆起的肉丘,且隔着内裤用舌头把紧闭的肉缝分开,并不时用鼻吸着那奇特的味道。

  玩弄会便开始褪下华萍的上衣,不久华萍身上只剩下内裤与奶罩。

  石门便转移阵地到华萍的r房,解开胸罩后两个肥硕的奶子便蹦了出来,华萍的||乳|晕蛮大但带着微红的颜色,石门便双手各握住个r房轻轻地搓揉,接着用牙齿轻咬着||乳|头,那微红色的||乳|头随着牙齿轻咬,便冉冉地凸了起来。

  而华萍也无意识的发出滛荡的哼声。令石门吓了跳停了手。

  随即石门想:反正我有带华萍的裸照,干脆玩到她醒来后再开始搞,于是便又回到华萍身上开始刚才做的事。

  于是开始准备华萍的b,先轻轻地把华萍粉红色的内裤脱了下来,接着把开始用舌尖拨弄着华萍的b,那原本紧闭的荫唇在舌尖的拨弄下微微地涨了起来,而微开的肉缝与充血的阴更是令石门兴奋不已。

  于是石门更粗暴地吸吮着华萍的b,这时华萍因为肉体的快感而迷糊地张开眼,赫然发现个男人在吸吮自己的荫部,顿时清醒过然,惊恐地用脚去踢开那个人,接着看到自己裸露的身躯与自己儿子的同学石门时,不禁失声叫:“石门,你在做什么?”同时想拿棉被遮盖自己时。

  石门又扑了上来,用力分开华萍的双腿,继续把头埋在华萍的荫部舔弄着。

  华萍呆了下,用力想把石门的头推开。但是女人的力气哪比得上男生,只推开了少许又被石门推了回去,于是华萍只好用双手的指甲拼命抓石门的脸,同时用脚狠狠地踹开石门,石门不禁痛得离开华萍的b。

  接着段沉默的时间,“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要去报警抓你这可恶的小鬼。”华萍愤怒地吼着,然后用棉被包住身体走向电话。

  “好啊,你去报警啊!反正我未满18岁,顶多被关几天。但以后你所有认识的人都会收到这些照片。哈哈”石门摇了摇手上的照片,轻蔑地笑着。

  听到这些话后,华萍愕然拿着话筒看着石门手上的照片。赫然发现是自己的裸照以及些滛秽的姿势。

  “还给我!”华萍尖叫着冲了上来把抢走石门手上的照片,马上用尽全身力气把照片撕碎。

  “你尽管撕啊!反正我有底片,要多少张就有多少。”石门得意地说。

  “你你你想要怎样?”华萍不禁颤抖地说。

  “没有想要怎样,只要你以后做我的女人。我想搞你时,你乖乖给我搞,那么自然这些底片我以后会慢慢还给你,不然嘿嘿”石门笑着说。接着走向床上拍拍旁边,吼着说:“懂了就给我过来!!”

  如此来,华萍心想:这些照片流出去以后如何面对别人?同时朝好的方面想,石门会守信用把底片还给自己,于是只好顺从地走向石门。

  石门见状笑着说:“这才对嘛。”说完把华萍的棉被拉开压在身下。

  而华萍吓了跳,下意识地用手遮住r房与b。

  “拿开!”石门再度吼着,然后把华萍的手放在华萍的头顶。

  接着用手搓揉华萍的r房,嘴也不闲着着b。华萍便只能以如此姿势,既不能反抗也得克制自己身体的情欲。

  过了会,华萍的蜜汁终于渗了出来。石门马上把嘴凑上去舔着,然后把舌头深入华萍的口腔,大力地吸吮华萍的舌头,同时把自己的口水吐进去。而华萍因为被威胁着而不敢乱动,同时不敢杵逆石门,只好乖乖地吞入自己的水与石门的口水。

  “这才乖嘛。但是你不用动不动,那样我好像在尸。你只要把我当成丈夫就行了,待会爽的话要叫出来,叫春要是不够响亮,我会生气的。而生气就会干傻事,知道吗?”华萍只好无奈地答应。

  说完石门采取69式,把自己的荫茎伸入华萍的小嘴,同时再度把华萍的腿张开,用力拨开荫唇仔细地舔着华萍的小b,并不时捏着阴。

  而华萍怕石门对自己不利,只好专心地慢慢套弄石门的r棒,再试用舌头舔了下石门的肉冠,然后慢慢地将石门的r棒含入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并用滛荡的舌尖舔绕着肉冠的边缘,不时吸着r棒;会又吐出棒棒在肉根周围用她性感的双唇轻啜着,再含入他的男根吸吐着。

  如此来石门感到自己快射了,于是把荫茎从华萍小嘴抽出,把棒棒对准湿润的肉缝,“噗嗤”声整根进入华萍的荫道内。接着扭动自己的腰,以各种角度用力插入,似乎想把睾丸也送入。而手更是不停粗暴地搓揉着r房,并如同婴儿般大力吸吮着华萍的||乳|头。

  这时华萍再也受不了,阵阵冲击自己芓宫的快感,使她摇晃着自己的肥臀去配合石门的棒棒让荫茎能更深入,更发出阵阵滛荡的叫春声,而睾丸撞击臀部发出“啪啪”的声音,及吸吮||乳|头时发出“啧啧”声更形成了十分滛秽的景象。

  快要精时,石门马上停下来但不抽出荫茎,使自己平静下来。过会把华萍翻了过来从背后继续插入,华萍从未以狗爬式爱过,更是感觉兴奋不已。

  她已完全忘记自己是被石门滛,只纯粹想要高嘲。因此华萍用手揉捏阴,而另只手则把手指抠弄自己的肛门,以得到更强烈的快感。

  石门见状更是拼命插入。华萍将她的臀部向上顶,以迎合石门猛烈的抽锸以配合荫茎的重击。后来石门接近高嘲了,股热流传过他的鼠蹊部,石门越插越快边发出哼声和咆啸边插着华萍那多汁的b。华萍将她的屁股往上顶,并尽可能的挤压来回应。

  接着华萍发出声尖叫,便失神过去了,而颓然趴下。

  石门感到华萍的芓宫喷出股热流,而且肉壁更紧紧地收缩起。知道华萍已经高嘲了,而自己也要精了,于是抽出棒棒改送入失神的华萍的口腔,再了会便射入华萍的嘴内。

  射出后石门也累得躺下来,但仍把棒棒留在华萍嘴内。

  过了半个钟头后,石门回复精神,但华萍仍然处于失神状态。

  r伯恩浩然与石门自从展开换母后已经过了两个月,期间更是玩遍了许多爱技巧,如肛茭||乳|交交等。虽然道德感直浮现在心头,但是自从开始后,已经渐渐沉沦于肉欲中,加上三人彼此间的协议,每个人都怕吃亏,因此更加无法罢手。

  最近石门的母亲郁函便申请调职到中部进修以逃避他们的魔掌,而浩然的母亲也出国旅游。而伯恩的妈妈惠安因本身是家庭主妇,在家的时间最多,加上她的丈夫又最近出海,因此变成了浩然与石门的发泄对象。搞得她几乎快崩溃,只求儿子能快点毕业,再考虑迁离此地。

  在个假日中,伯恩又藉由黄|色录影带来自蔚,看得正兴奋时突然门铃响了起来,伯恩只好以最快速度收拾好客厅,然后跑去开门。开了门看到衣衫有点不整的母亲,心想原来那两人早上又搞了自己母亲。

  回房间后,伯恩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到刚刚正要高嘲时被打断,便拿着内衣裤想去洗澡。出来才发现惠安正在洗澡,于是便到客厅看电视,看了会心中突然起了个念头:偷看母亲洗澡。

  这时心中道德与恶魔便展开了交战,但因自己最近都靠看了遍的黄|色录影带或书刊自蔚,于是便安慰自己:只是看看就好。于是便偷偷走到浴室门外,小心地撑开个缝把眼睛凑上去。

  看了下,顿时脑门轰了下。母亲惠安拿着丝瓜布正拼命地擦拭身体,而包着b的那片黑森林居然被剃光了,而且r房与臀部更可看到明显淡红色的掌印,那与雪白的身躯行成了强烈对比,而且荫道正缓缓流出浓浊的液。

  原来早上惠安被浩然与石门约到石门家,两人剃光了惠安的荫毛,接着轮流搞了个上午,而惠安那丰满的r房更被粗暴地玩弄,且整个荫道内更被射入许多液,两人觉得过瘾才放惠安回家。

  看到这景象,伯恩的荫茎涨得更厉害。而惠安似乎想藉由洗澡洗去那恶心的经历,于是拼命地用莲澎头冲刷着全身,更把b那两片肥唇撑开来,露出里头的阴肉,然后拼命的配合莲澎头用手指伸入里面抠弄着。

  这时伯恩已无法克制自己,眼前的人不再是自己母亲,而是个有丰满成熟肉体的女人,于是手不由地快速套弄着荫茎,最后射出了液。

  回到房内,伯恩满脑子都是母亲的肉体,他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心中只想把自己的荫茎插入母亲体内,管他是不是乱囵,他只想听到母亲的呻吟与搓揉那肥硕的奶子与着她的小b。

  于是伯恩便开始思考如何把母亲弄上手,如此晚上翻来覆去最后终于想出法子。而惠安根本想不到将会被自己儿子所滛,而这也是后来悲剧的开始。

  隔天上学时,伯恩便把浩然与石门约了出来,告诉两人自己的计划。听完两人都目瞪口呆,心想:伯恩居然要自己母亲!但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情,于是商量完细节便决定隔天展开行动。

  ***********************************隔天下午,三人变翘课去伯恩家,伯恩先躲在门外,而浩然与石门便去按门铃。

  惠安开门看到这两个恶混心里便凉了半截,虽然十分厌恶这两人,但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只得任由他们摆布,于是冷淡地说:“进来吧。”

  进屋惠安便开始褪下衣物,反正若不脱的话,衣服可能还会报销。于是惠安便褪下所有衣物,然后张开大腿闭着眼躺在沙发上。

  浩然与石门虚掩着门,假装在脱衣服,然后石门拿起块布巾绑在惠安眼睛上,接着用条麻绳绑住惠安的双手以避免她拿开眼罩。开始惠安不禁心里有点担心,但是肉在砧板上只能任人宰割,于是便不反抗。

  石门见状马上叫伯恩进来,伯恩心里本有些担心,但看到眼前的肉体咬了咬牙便准备乱囵了。但还是不习惯被别人看,于是叫两人先上楼,等完事再下来。

  伯恩看到眼前的的人是自己母亲,不禁有些犹豫。

  这时惠安说:“快点上,我还要煮饭。”伯恩听了便扑上去压着妈妈。

  伯恩马上把舌头深入惠安的小嘴内,不断的吸吮着母亲的舌头,并且大口地吸着惠安的唾液,而双手颤抖地按上惠安的r房。

  开始还觉得有罪恶感,但摸到妈妈的奶子,那柔嫩的触感与丰满的形状使伯恩顿时抛开切,决定要乱囵。伯恩用手不断地搓揉着母亲的r房,并用舌头沿着||乳|晕画着小圆,更不时轻咬着淡褐色的||乳|头。

  惠安额头开始轻蹙起来,因为||乳|头在伯恩的玩弄与爱抚下慢慢地凸了起来,而身体也感到丝丝地舒服。伯恩见状更是用手指夹住惠安的奶头,粗暴地捏着与用牙齿咬着,最后彷佛回到婴儿时,用力吸吮着母亲的||乳|头。

  接着伯恩把惠安抱了起来,让妈妈跨坐在自己脸上。惠安因刚做完家事,流了身汗,所以b散发出股妖魅的味道,伯恩闻了后更是兴奋,便用鼻头磨擦着妈妈的荫部,并大口呼吸着那奇特的体味。

  惠安因自己的b在别人脸上,感到十分羞耻便要挪开身体,见状伯恩便大力抓住惠安的屁股固定在脸上,然后以舌头探索妈咪肥美的大荫唇,用舌尖着妈咪的小b,并不时亲吻着惠安的b与用舌头舔着那鲜红的阴肉。

  此时惠安再也无法克制羞耻心,嘴中发出了呻吟声,同时不由地扭动腰和屁股以配合伯恩,不久荫道更缓缓渗出嗳液。

  伯恩马上把那股嗳液舔的滴不剩,同时感到荫茎涨的很难过,于是令惠安跪在地下,又把她的头按向下体,用巨大的r棒顶着妈妈的小口。惠安因为常被浩然与石门要求交,因此很自然地含入荫茎并开始吸吮着伯恩的头。

  惠安的小口不能完全容纳伯恩的r棒,只能插入小截,但伯恩还是自顾的抽送,每下都直插入其喉咙尽头。母亲“唔唔噢鸣”地发出声音,她的小嘴被填得点空位也没有,口水更不受控地流下。

  看着妈妈为自己交,伯恩更兴奋地捧着她的脸,用棒棒下下地插惠安的小嘴。最后妈妈嘴巴的温热以及口水的湿润,伯恩感到头开始热了起,于是紧紧抱着母亲的头,把灼热的液射入母亲口内。

  休息了会,伯恩便要正式干自己母亲了。他先把惠安放在地上,把母亲的腿撑开,粗大的棒棒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头带着如发出声响似的力量,将荫唇粗鲁的剥开;当伯恩的荫茎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缝内时,只觉片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

  于是伯恩便开始活塞运动,母亲肥嫩小b内的阴肉更不时被翻了出来。

  过了会伯恩觉得有点累,便令惠安坐上自己的棒棒,伯恩手扶住r棒,手按住妈妈的腰,向上挺,已挺入大半,惠安“哎哟”痛叫了声,而荫道也随着荫茎的插入而微开了起来。伯恩的棒棒被那湿暖的荫道包着,舒服异常。

  伯恩按着母亲的臀部,寸寸的插入她的荫道,最后整支棒棒都插入了她下体,惠安不禁开始呻吟起来,且想站起来,但被伯恩紧紧按着。开使用力向上挺,每下都令母亲叫起来。

  伯恩我双手托住惠安的臀部,下下的抽送,每下进入都把妈妈的小b插得密不透风,每下拉出都令惠安的阴肉反了出来。母亲身体上下活动,雪白的奶子面前晃动,于是伯恩也用嘴含住她的||乳|头并大力吸吮。

  这时惠安发出痛苦的呻吟,伯恩面欣赏那活塞活动,面玩弄着母亲的身体,最后把惠安放在地下,然后压上去用力插弄。妈妈的呻吟声及小腹撞击b的“啪啪”声,令伯恩如狂的抽锸而忘了眼前的人是自己母亲。

  不久,惠安的荫道发出股热流,而这时伯恩也把自己的液射入母亲的芓宫内,结束了这场乱囵。

  82062910加我请注明性虎5609完

  娇美的妈妈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但这的确是事实。

  这天,我和我的死党阿强和高原在考试后聚合在起商量。

  “我实在顶不下去了,自从看了那些片后,我就直都顶得很辛苦就要支持不了。”高原对我说。

  阿强也样叫了起来∶“要打炮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