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痛快哟亲儿子大鸡芭的儿子

  真会干哼小b要流了丢丢精了哼哼“

  阵热烫的荫精,冲出芓宫,妈妈媚眼翻,娇喘呼呼,粉腿勾着我的背部,肥臀直抖,浪态撩人。我又了几十下,妈妈已经舒服得全身颤抖,媚眼儿细眯,嘟着小嘴娇喘,桃园动口,水不断地喷出,浪声大叫∶“我的亲儿子呀好舒服哎唷你碰到妈妈的花

  花心了啊哎唷喂呀儿子妈妈的好儿子你的娘舒服

  透透了大鸡芭儿子你死娘了“

  娇叫中,妈妈已经舒服得渐渐进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我连御二女,而且都是如狼似虎的中年美妇,更是爽的透顶,何况此时的妈妈又特别地娇艳欲滴,美的如花似玉,我畅快地越干越快,次次用力。妈妈的小bb口,水流的更多,如泉涌出,粉脸上同时也呈现着满足的媚态,娇躯不断地颤抖,双手死紧地抱住我,屁股拚命地上挺,好让小bb接受更重的攻击。

  妈妈的口中也再次浪叫道∶“呀!唔唔好儿子哎喂亲儿子妈妈要被你干干死了哟哎喂呀大鸡芭儿子娘要死了娘娘死了呀喂亲儿子娘舒服的丢丢了”

  我也再大力猛几下,紧紧抵住她芓宫口,阵阵的阳精又冲了出来,射进妈妈的身体中。

  我趴在妈妈身上,头埋在大奶子里,那两颗富有弹性的r房左右夹着我,和我的脸轻轻地磨搓着。

  表姨妈爬过来,道∶“玉梅姐,你们母子怎么能能做这种事?”

  妈妈道∶“唉!还不是龙他爸爸不争气,要不然我又怎会和自己的儿子b呢?”

  表姨妈又问∶“龙这孩子也真厉害,使我了好多次,是不是你常跟他玩,教会了他全般的床功啊?”

  妈妈回答她∶“嗯!玉瑛妹妹,他天生就会干b的本事,经过几次,自己越来越厉害的,需要我教的地方很少。这孩子蛮孝顺的,每次都能安慰我的空虚,如何?你也舒服了吧?”

  表姨妈羞笑着不依地和妈妈互相调笑着,直揉得妈妈也笑了起来。

  因此在表姨妈寂寞的时候,我总是应她招唤去安抚她的欲火春情,后来她乾脆把她的房子租给别人,搬来我家和我们起生活着。

  龙飞凤舞第九章姑姑江翠薇三十五岁婶娘廖淑敏三十四岁堂姐江佩瑜二十岁

  这天,妈妈生日,晚上请了些亲朋好友到家里来庆祝,男人们在边拼酒,女人们可就斯文多了,在旁泡茶聊天。我也和姐姐,妹妹,表阿姨玩着桥牌。

  会儿,有人提议打麻将,于是摆了四桌就开始玩起方城大战了。我不会玩,就站在旁观战。

  过了个钟头,婶娘累了,说要去睡,要表姨妈替她打牌,姑姑也说累了,于是便和婶娘,堂姐三人回客房去睡。她们走了之后,我看得眼睛也很酸了,望着大家还赌得非常起劲,反正我是局外人,也不用跟他人讲声,就慢步走过庭院,打算回卧房去睡。

  走到客房边,看见灯光还亮着,心想∶奇怪,婶娘和姑姑她们不说累了么?

  怎地还没睡呢?凑近耳朵去想偷听她们说些什么内心话,怎有忒大的兴致。

  只听得婶娘的声音道∶“翠薇妹子,你说有能止痒的按磨器,快拿出来看嘛!快嘛!”

  又听得姑姑道∶“嫂子,先不要看我的按磨器,还是你先和佩瑜表演你们解决饥荒的办法给我参考参考嘛!”

  佩瑜堂姐堂姐在旁道∶“姑姑,我不好意思嘛!平常晚上都是妈妈小b痒了,就压上我,要我和她磨镜,我还不太会呢!”

  我听就要有好戏看了,便赶紧从窗缝里偷窥,只见婶娘抱着堂姐,只手伸进了她的睡衣,像是在揉摸着堂姐的r房。

  堂姐扭着道∶“妈!你揉得我好难过哟!”

  婶娘道∶“哎唷!你这小妮子可是发浪了,来,让妈妈摸摸看。”说着,手就伸入堂姐的睡裤探着。

  堂姐忸怩地道∶“嗯!妈我不要嘛!羞死人了”

  婶娘道∶“佩瑜,你的小b都已经汪洋片了,马蚤水连内裤都浸湿了嘛!”

  堂姐被刺激得难忍,手也伸过去捏她妈妈睡衣里的奶头。婶娘哼着像痛苦又舒服的声音,好个母女互摸图!

  堂姐道∶“妈,你的||乳|头都硬了,还不是在想呢?”

  婶娘道∶“佩瑜,不要再羞妈妈了,好热呀!我们脱衣服吧!”

  说着脱去她自己及堂姐俩人的睡衣和内裤。呀!两具光滑柔细的胴体在床上滚着,婶娘分开堂姐的玉腿,压了上去,用自己湿润的b去紧抵着堂的小b。

  两人都闭上眼睛,轻扭细腰,两只马蚤b互相磨着,转着,躺在下方的堂姐也用力向上挺着,荫唇对磨,不留点空隙,玉臀挺摆耸动,两只马蚤b的水流得满床都是。她们越磨越起劲,口儿也互吻着,四只r房互压互搓,喉咙中吐出了许多不堪入耳,令人听了脸红心跳的模糊叫声。

  下子,两人又双双分开掉头,互相用嘴舐吻对方的马蚤b,忽吸忽咬,忽急忽缓。想不到女人们也有这么套解决饥渴的办法,真使我看的叹为观止。婶娘磨舐了会儿,光着身子把坐在旁边看戏的姑姑给拉了近来,替她脱去了衣裳。

  只见姑姑对大r房挺在胸前摇摆个不停,乌黑的荫毛密密地盖住b。

  姑姑知道该她表演了,于是从手提袋中取出了个盒子,拿出支像男人的鸡芭样的橡胶棒棒,把那突出许多小粒的头按在b口磨着。不会儿,就从她阴缝中流出了些浪水,另只手的指头揉着自己的阴核,屁股摆动着,口中也浪声叫着∶“啊!哼!啊!嗯!哼哼”地呻吟着。接着把假棒棒入b里,进进出出地干弄着,只听到“噗滋!噗滋!”的声音在客房里响着。姑姑嘴巴张合着,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不会儿,便挺着屁股,浪浪地了。

  这幕只看得婶娘和堂姐俩人目瞪口呆,不,还有窗外偷窥的我也惊讶极了,心想那真是个好宝贝,改天要设法弄到根送给妈妈,让她在我不在的时候好安慰自己,不要在用细小的手指头了。

  姑姑叹息了声,坐起来对着婶娘道∶“嫂子,这种玩具虽好,但比起真枪实干的滋味还是差了大截,光是那质感和热度就比不上真的大鸡芭,可恨我那死鬼老是出差,所以我才托朋友买了这玩意儿,不得已时,也算聊胜于无了。嫂子,我在想你们那磨镜的把戏也大概如此吧!唉!总比不上真的男人鸡芭b的滋味舒服。”

  婶娘也叹着气道∶“可不是么?自从佩瑜她爸爸在外头养了小公馆,很少回家,更没我,只有和佩瑜磨镜来解解火了。”

  堂姐在旁口道∶“妈,姑姑,磨镜也很爽快呀!每次我都磨出了浪水哩!怎么你们说这还不好呢?”说着,天真地望着她妈妈和姑姑。

  婶娘道∶“唉!孩子,你还没经过男人干的滋味,当然不晓得那种滋味有多爽,唉!只欠了根大鸡芭来我的小浪b,好久没干了,实在好痒啊!”

  我在外头看得,听得难受得紧,再听了她们的对话,便不顾切地转到客房门前,冲了进去,爬上床就搂着婶娘,说道∶“婶娘,姑姑,佩瑜姐姐,我来了。”

  她们三人的三张娇靥霎时都涨得羞红满面,堂姐更是拉着被子就要盖住赤裸的身躯,边羞道∶“龙弟你你怎么进进来了”

  我说道∶“我在外面憋好久了,好婶娘,好姑姑,佩瑜姐姐,你们帮我欲火吧!”

  她们这才知道我刚在外面,已把她们刚刚三人的浪态和所讲的话都看到及听到了,更羞得秀脸如大红布般地低头不语。

  我下摸奶,下扣阴,有时又去摸姑姑的娇躯或堂姐的身子,她们被我挑逗得欲火再生,扭腰摆臀,吟声不绝。我褪下衣物,拨开婶娘的双腿,用手扶着棒棒对着她的b口猛力,便全根到底。婶娘到底是结过婚又生了个女儿的女人,b比较宽松。

  我口里喊道∶“好姑姑,先帮我推推屁股嘛!等下便轮到你舒服了。”

  我见婶娘娇软无力,艳丽迷人地躺着任我弄,便使出浑身解数,用力猛,如此十几分钟,便使她水泉涌,全身抖动,渐入高嘲地喘着道∶“喔!

  龙好宝宝你真能干得婶娘好舒服快

  婶娘疼你唔小马蚤b就是被死了也也甘心哎哟用力我我要丢丢了啊嗯“如此了三次,全身软趴趴地昏迷了过去。

  我见她如此不耐战,知道她久未实战,又先前和佩瑜姐姐磨过了镜,是以这么快就举旗投降了。便拔出棒棒,转个方向压着姑姑,她本来跪在我后方推我屁股,增加冲力,边也色极地用手在自己阴核上揉着,见我拔出了棒棒,对着她干过去,便急急平躺在床上,双腿八字型地大开着,好似欢迎着我的大鸡芭。

  我见她身体肌肤胜雪,圆润丰满的臀部,双腿平滑修长,对r房,像刚剥开的荔枝果肉般地细嫩柔软,却又颤抖抖地富有弹性,两个奶头像葡萄般凸起着,那惹人的身材,不像已婚妇人,倒像是刚破瓜的少妇,真是完美无缺,光泽细嫩,而且那种少妇的成熟味道,更是叫我心跳不已。

  我彷佛从她身上看到了姐姐和妹妹将来的缩影,二十年后,她们也该是如此吧!

  姑姑的马蚤b洞口此时已是水四溅,浪态百出,我压上去后,把那热烫的鸡芭抵住她的荫唇外轻轻磨着。我磨了会儿,自己也欲火如焚,血脉喷张,那只大鸡芭已大量充血,涨得有如根烧红的铁条。于是对着湿润的b,把坚硬的棒棒用力,全根被她水充盈的b包了进去。

  姑姑那小b里被我的大鸡芭塞得满满地,丝丝空隙都没有,她躺在下面,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万种风情,她腰儿扭,臀儿摆,企图从我身上求取由她的丈夫,也就是我姑丈那儿得不到的性高嘲。我用力狂,想让她获得从没有过的快感,这样不怕她以后不成为我另个性的俘掳。在干b的过程中,不停地发出∶“啪!啪!”的肉与肉碰撞声和∶“噗叱!噗叱!”棒棒入b挤出空气声。

  姑姑的花心松紧地吸吮着我的大头,看来姑姑小肥的内功还不错,我边边道∶“好姑姑!你的小bb像个会吃人的小嘴,吸得我的鸡芭头趐麻死了,啊!小b真紧,里面又热,玩起来真棒,又美又舒服,令人销魂蚀骨,姑丈真是艳福不浅地能娶到你,能和你b真个算我几世修来的福气呀!”

  姑姑浪哼道∶“哼死相你玩了人家的太太还说风凉话我是你亲姑姑呀要不是刚刚怎会和你b好侄儿大鸡芭小心肝啊!姑姑第次尝到这么好的滋味

  乖儿快点姑姑好痛快好美啊快快再快点也也用力点把姑姑死算了我要要上天了我的小丈夫亲丈夫小bb要了给我心爱的亲侄儿了

  嗯哼“

  姑姑已被我得浑身趐麻,媚眼如丝,花心颤抖,水不停地往外流,丰肥的粉臀直挺送迎合着我的抽,娇喘呼呼香汗霪霪。姑姑的浪叫声,以及那马蚤媚滛荡的表情,刺激得我好似出闸猛虎逮到猎物般地狼吞虎咽咬噬而食,双手紧抓她那两只浑圆的小腿,用足力气,下比下又猛又重地狠着。大头像雨点似地打在花心上,含着大鸡芭的大小荫唇,随着大鸡芭的抽,不停地翻出凹进。水搅弄声,娇喘声,浪叫声,媚哼声,汇在起,交织成曲春之交响乐,好不悦耳动听,扣人心弦。

  姑姑抵档了半个钟头后,终于不支而退,缴械投降了,只听她媚态十足地浪道∶“哼!哦心肝宝贝啊太美了姑姑好爽啊

  好舒服要丢了小b了喔喔“

  全身抖动,奶子左右摇晃,浪出了精水,混着她的滛液流得床单湿了大片,不知明天来整理客房的人会怎么想呢?我见饥渴的姑姑也被我征服了,便把棒棒了几下,拔出来,用她们的三角裤擦擦,向佩瑜姐姐爬过去。

  她已在旁看得全身发热,浪水直流了,要不是尚未经人事,恐怕早就冲过来抢大鸡芭了。看着她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她胸前起伏不定,平坦的小腹,引人遐思的三角地带,充满了神秘感,令人向往,黑黑荫毛藏着尚未开发的b,微露着粉红色的荫唇,还滴着浪水呢!

  我趴到她身上,棒棒在b口动动地顶着,撬开她还没被人干过的荫唇,徐徐入。

  佩瑜姐姐先是疼得娇呼不已,我便吻着香舌,揉着||乳|头来挑逗她的春心和滛性,她可能是生平第次被异性如此爱抚,有些羞赧及紧张,想是既舒服又难受吧!

  小b中被流出的水弄得湿淋淋又粘糊糊的,我的大鸡芭在她毛茸茸红通通的小里也感到渐渐地松了些。

  心想开苞要速战速决,于是粗长的鸡芭用力挺,只听得她声惨叫∶“哎呀我的妈呀痛死了”小bb里被我的大鸡芭塞得满满的,好像要撕开般,虽有大量的水润滑,还是痛得她粉面煞白,豆大的汗珠由额上滴出。

  佩瑜姐姐急忙用手抵住我的腰际,口里叫道∶“龙弟不要动姐姐好痛我的小b太小了要撑破了我受不了啦啊啊姐姐会被你搞死的”

  我知道这是女破瓜的自然现象,也不担心地开始抽着。面玩弄着她那双肥嫩尖翘的r房与艳红的||乳|头,面欣赏着那细皮嫩肉,雪白娇艳的胴体,也加快了大鸡芭的速度。这种轻怜蜜爱,恣意挑动的攻势,渐渐地使她脸上的表情改变着,显出种快感,惬意,马蚤浪而滛媚的神情啦!我见她双腿时而乱动,时而缩抖,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娇靥上两颊赤红,媚眼微眯,春上眉梢,大屁股也挺着直扭,知道她尝到甜头,渐入高嘲了。

  于是开始用劲地狠猛干起来,大头次次猛捣花心,干得她是欲仙欲死,眸射滛光,娇浪透顶,春情荡漾着叫道∶“啊!好弟弟你要搞死姐姐了啊啊姐姐的芓宫要要被你捣穿了哎呀

  死我了姐姐的魂都飞了亲哥哥呀饶饶了妹妹

  吧好丈夫我我要要了“

  她在阵扭动屁股,极力迎凑,阵浪叫后,小b心猛缩着,了大堆荫精之后,四肢大张地抖颤着。

  我连续大战三女,其中又有两人与我有亲密的血缘关系,婶娘又是我叔叔的老婆,而她们三人在我胯下皆俯首称臣,娇呼我亲丈夫,使我如君临天下似地得意不已。

  我又从姑姑开始,继而婶娘和堂姐母女,轮番地又干遍了她们次,才在棒棒的趐麻快感中把阳精射给佩瑜姐姐,让她享受男人液喷洒的舒爽感。阵绻缱,温柔地拥着她们三人,频频吻遍她们的娇躯,使她们美得浪趐趐地,才和她们另约日期再战后回房去睡了。

  龙飞凤舞第十章爸爸的情人蔡湘兰三十四岁

  清晨醒来,看看天色尚早,重又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个回笼觉。不料外头响起敲门声,只好拉开被子,穿好衣服,开门看看。原来妈要我送钱给蔡阿姨,我道了声好,骑着脚踏车便出门去了。

  蔡阿姨原本是爸爸公司的女秘书,后来被爸爸勾引上了,做了爸爸的地下情人,另外买栋房子金屋藏娇。当时,爸爸还年轻,才四十出头,而现在年老力衰,但蔡阿姨顾念以往的段情义,也不离开爸爸而琵琶别抱。这件事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已不是秘密了,当初妈妈刚知道时也曾经吵闹过,后来爸爸极力保证绝不会娶她进门当四姨太,妈也就算了,反正家里有的是钱,只要不威胁到妈妈的地位,每个月给她些生活费用也不花多少。后来蔡阿姨的贤淑博得了妈的好感,和她时常往来,对她的义气十分钦佩,反而成了好朋友,不时邀她到家里来吃个便饭什么的,感情像水||乳|交融般好,我家孩子们也把她视为亲四姨娘。

  蔡阿姨的芳名叫湘兰,父母早死,只有个妹妹和她相依为命,她为了妹妹求学的费用,大学只读了二年就辍学出来找工作,后来又成了爸爸的黑市夫人,得以有钱供她妹妹完成学业,称得上是个奇女子。蔡阿姨的性情柔顺,脾气好极了,从不发怒,对我家的孩子们非常疼爱,因此我们也很喜欢她。爸爸给了她座小洋房,请了个下女供她使唤,她也就在那里渡过十几年的岁月,并不抱怨,如今她妹妹也已嫁人了,她也放下了包袱,更心无挂念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