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想┅┅过妈妈吗?”秀子面说,面张开嘴,含住郎的头。

  “我想过,我想要妈妈很┅┅久了┅┅”看着妈妈舔弄着自已的r棒,郎说出了埋在心里很久的话∶“妈┅┅是我的性┅┅感偶像,我┅┅经常幻想着您打手枪。噢┅┅妈妈的嘴┅┅妈妈的嘴┅┅好┅┅噢┅┅”

  秀子把大鸡芭吞进口中,用舌头扫撩,儿子的大鸡芭比宽友的要粗很多。舔了会,秀子用手搓了两下,轻轻的说∶“郎,让妈妈看看你是怎么想┅┅妈妈的┅┅”说完,秀子趴在床上,翘着自已的屁股轻轻的扭动着。“郎君,”秀子嗲声的叫着∶“秀子┅┅要┅┅郎君插进来┅┅”

  郎喘着粗气∶“妈妈,我┅┅要进去了┅┅”用手扶住妈妈的屁股,秀子从胯下伸出手来,摆正鸡芭,往后挺肥臀,“啊┅┅妈妈,我进去了!我进去了!”郎兴奋的喊着。

  秀子摇着屁股∶“郎君,不要┅┅急┅┅让妈妈引导你┅┅享受性┅┅的乐趣┅┅啊┅┅”

  “妈┅┅妈的小b┅┅好紧啊┅┅”

  “郎君┅┅的r棒太┅┅粗了,妈的小b涨死了┅┅啊┅┅慢慢的动┅┅啊┅┅往里面挺┅┅来回的抽动┅┅啊┅┅对,对了┅┅啊┅┅”

  “妈┅┅秀┅┅子┅┅是这样动吗?妈妈,噢┅┅秀子的小b好紧┅┅”

  “啊┅┅大鸡芭┅┅的郎君,妈的┅┅好儿子┅┅得妈┅┅好舒服┅┅噢┅┅噢┅┅”

  母子如此了会儿,秀子找来甘油,涂在屁眼上和儿子的鸡芭上,用手扶着儿子的大鸡芭,屁股扭动着插了进去。

  “郎君,干妈┅┅秀子的屁眼┅┅舒服吗?噢┅┅轻点┅┅慢点┅┅涨死妈妈了!噢┅┅噢┅┅”

  郎边干着妈妈的屁眼,边用手抚摸着妈妈的屁股,“妈妈的┅┅屁股好┅┅美┅┅儿子干的好舒服!啊┅┅秀子,扭动你的屁股┅┅对!对!噢┅┅噢┅┅噢┅┅”

  ┅┅

  这母子俩的性茭还在进行中,可小弟不能再敲下去了,困了。

  19991204凌晨

  妈妈是女星二试戏

  点废话∶拙文不才,竟得诸君之厚爱,无以为报,唯有坚持敲下去,让我高兴的是,近日打字速度提高很快,哈哈,这也许是种另外的收获吧!

  近日元元网站日渐热闹,诸位大写家也纷纷重出江湖,古蛇兄先拨头阵,小滛弟兄之文也可在这里看到,只是不见真容有些遗憾。另我在求文区见到旭鹤兄也将露面,心里甚喜;而志仁兄更是大作连篇,其新作更让人期待;兄兄兄猫头鹰兄失落兄,方寸光兄等之大作正好戏连连,真是太好了,唯的点就是由于人气兴旺,连进去的速度慢了许多,有时贴文要贴三次才能贴上。

  第二天,秀子到东宝映画公司去应征,东宝映画公司是家刚刚成立不久的新公司,公司的陈设也很简陋,秀子在秘书的带领下来到经理办公室。经理松本志男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志男见到秀子进来,起身让秀子坐下,然后开始上下打量秀子。

  今天秀子穿了条紧身的连衣裙,裙摆短到大腿的根部,紧紧的包着臀部,胸前高耸的r房倍添性感,秀子是故意穿成这样的,有好的身材,才有可能成为情片的主角的。

  志男看了会秀子,满意的点点头∶“秀子小姐,请问你的年龄是多少?”

  “38岁,先生,”秀子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志男,这个年轻人长得很英俊,明亮的双朦,健壮的体格,使人有种安全感。

  “您的家庭情况能介绍下吗?”

  “我的丈夫大田宽友在个月前去世了,现在我和儿子郎在起生活。”

  “请原谅我的冒昧,我不知道您先生的事。”志男朝秀子有礼貌的鞠了个躬,秀子赶紧站起来,回了个礼。抬头的瞬间,志男看见了秀子雪白的||乳|沟,秀子见志男惊奇的样子,故意挺高了r房,两粒||乳|头的形状从衣服上显露出来。秀子朝志男妩媚的笑,重新坐下。

  志男也发现了自已的失态,干咳了两声嗓子,继续道∶“秀子小姐决定要拍情片了吗?”志男舔着干涩的嘴唇。

  秀子也发现了志男的异样∶“是的,先生,我决定做情片的女主角,还请志男君多多关照。”

  志男心中阵窃喜,她发现秀子在举首投足之间有种奇特的媚力,“秀子小姐,你应该知道,拍情片身材很重要。你的身高是多少?”

  “米59”注∶这在日本已经算很高的了。

  “三围呢?”

  “362435。”

  “噢!”志男心想,这种身材的成熟女人拍片子定会很好看的。“那┅┅么┅┅您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因为这部戏对公司来讲是很重要的。”

  秀子羞涩的低下头,虽然心里早有了准备,可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裸露身体还是会紧张。

  “可以吗?”

  秀子看了看志男,又看了看秘书,娇羞不语,这更激起了志男的兴趣。转身对妻子兼秘书的明子说∶“明子,你先出去下。”老公刚才看秀子的眼神,明子早就看在眼里,可想到为了公司的发展,点了点头,锁上门走了出去。

  秀子瞟了志男眼,心想∶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定不能让志男不满,开始慢慢的摘下裙带。圆滑的香肩丰挺的胸部细细的蛇腰平坦的小腹,的展现在志男的面前。

  志男睁大了双眼,把秀子盯得更加害羞了,把手停在股部∶“志男君,还要我再脱吗?”秀子的嗓音沙哑的问道。这更助长了男人的欲望,志男呼吸急促起来∶“我┅┅我想看到您的全部,请┅┅请脱掉裙子。”

  见到志男的窘态,秀子的心里产生了种莫名的快感,对自已的身体更加自信,把裙子慢慢的往下拉,丰满结实的屁股轻微的晃动着。志男站了起来,眼前的女体是那么的诱人,坚挺的双峰,由于||乳|罩又透又小,红嫩的奶头清晰可见;下身黑色的三角裤遮不住耻部的突起,几根细小的荫毛钻了出来┅┅

  秀子朝志男瞟了眼∶“经理先生,我附合女主角的条件吗?”

  “嗯┅┅噢┅┅”志男大口的吞着口水,把手放在秀子的屁股上,来回的摸索着。

  “志男君┅┅志男┅┅君┅┅”秀子轻轻的叫起来,屁股随着志男的手摆动着,刺激着志男的感官。

  “秀子小姐的┅┅身体太┅┅棒了┅┅太完美了!”

  秀子抓住志男的左手,放在自已的奶子上,挑逗的说∶“秀子会被录用吗?啊┅┅啊┅┅啊┅┅”又把手放在志男的裤裆上,摩擦着挺立的鸡芭。

  志男听到秀子的浪叫,激动的搓她的奶子∶“秀子┅┅小姐已经被录用了,我想┅┅我想┅┅哦┅┅哦哦┅┅”

  秀子的手加重了力气∶“志男君,在想什么啊?┅┅啊┅┅啊┅┅嗯嗯┅┅嗯┅┅”秀子浪哼起来。

  志男把把秀子搂在怀里∶“我想┅┅我们应该试试戏┅┅哦┅┅”

  其实秀子被志男的手摸得也早就上火了,听志男提出来,却撒娇的说道∶“今天不行的┅┅噢┅┅男主角不在呀┅┅嗯┅┅”

  “让我来┅┅代替下┅┅我┅┅好喜欢秀子小姐的┅┅身体┅┅”志男忍不住秀子的诱惑,开始脱她的内裤。

  秀子扭动着躲闪着,却用手解开志男的皮带,把手伸了进去,握住志男的卵蛋,轻轻的揉捏着,志男则贪婪的摸着秀子的身体。会儿,两人全身都光溜溜的,秀子撅着屁股,露出红润的小b。志男探,手上即沾满了秀子的嗳液,笑着说∶“秀子小姐的花蕊好湿啊!”

  秀子听,羞红了脸∶“不要┅┅逗我了┅┅嗯┅┅嗯┅┅志男君请进┅┅来┅┅吧!”边往后挺动屁股,往鸡芭上套去。志男闪,大鸡芭顶在了屁眼上,秀子“噢”的叫了声,缩回屁股,转过身来用手抓住志男的r棒,用指甲扎他的头∶“志男君的坏家伙,不听话的坏家伙,咯┅┅咯咯┅┅”

  志男的身子颤,钻心的刺痛感传遍全身,紧接着却是股快感。秀子把志男推倒在椅子上,捏了两下头,志男噢噢的叫着∶“秀子小姐,噢┅┅噢┅┅别在动了┅┅快试戏吧┅┅”志男的鸡芭更加高耸了。

  秀子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志男的r棒,然后扶正鸡芭,分开大腿套了上去,志男抱着秀子的腰,用嘴吸着秀子的奶头。

  “哦┅┅志男君┅┅这样┅┅舒服吗?┅┅啊┅┅”

  “秀子小姐的┅┅小b┅┅好紧┅┅噢!夹的鸡芭很痛┅┅很爽┅┅噢┅┅噢┅┅噢┅┅”

  秀子也开始浪了起来∶“是┅┅志男的鸡芭太┅┅太┅┅噢┅┅太粗了┅┅小b涨的好┅┅满┅┅噢!往上挺┅┅往上挺┅┅”秀子的圆臀急速的抛送着。

  “┅┅大鸡芭的┅┅志男君┅┅狠劲的┅┅我┅┅舔我的奶┅┅噢┅┅对了┅┅再舔┅┅啊┅┅啊啊┅┅”志男边舔着||乳|头,边用手搓弄着。

  “秀子┅┅这样摸好吗┅┅啊┅┅啊┅┅还要摸吗?”

  “志男君┅┅我要┅┅我好痒┅┅请用点力┅┅”

  志男听了秀子的话,便用食指弹着秀子的||乳|头,股又麻又痒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

  “嗯┅┅嗯┅┅志男君好坏呀┅┅轻点弄┅┅轻点┅┅”受到志男逗弄的秀子全身振颤着,肥臀疯狂的扭摆。

  “┅┅噢┅┅噢┅┅慢点套┅┅我要忍不住了┅┅啊┅┅啊┅┅”

  “志男┅┅志男君要┅┅坚持住┅┅我还要┅┅啊┅┅”秀子放慢了套动的速度,用手捧着志男的脸,轻轻的搓弄志男的耳垂,开始和志男谈应征的事情。

  “志男君┅┅我被录用了吗┅┅噢┅┅你快活吗?┅┅”

  “秀子姐┅┅我代表┅┅公司┅┅录用你┅┅从现在起┅┅噢┅┅你就是本公司的女主角了┅┅噢┅┅噢┅┅我的┅┅好秀子小姐┅┅再好好的套我吧┅┅啊┅┅啊┅┅对┅┅对┅┅”

  秀子见志男答应了自已的工作,放松心情,在志男的头上亲了下,趴在他的耳边说∶“志男君,让姐姐教你┅┅爱吧┅┅噢┅┅”然后慢慢沉下圆臀,吸紧志男的鸡芭,屁股旋转着;两个大奶子顶着志男的脸,控制着志男的呼吸,享受在爱的欢娱之中了┅┅

  妈妈是女星三在家中“体验生活”

  秀子与松本志男签定了演出的合同,先给了她些预付的资金,秀子为郎交了下个学期的学费,母子俩的生活暂时稳定下来。

  根据合同的规定,第部要拍的戏,是滛夫荡妻,反映夫妻之间的性生活,很普通的种,志男想用此铺路,等赚了些钱后再筹拍大点情节的戏,为了节省费用,男主角亦选用新人,是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他叫板本浩,身材健壮,肌肉待别发达,和秀子在公司见面时就大胆的搂着秀子的身体,让秀子很不好意思。

  志男说,为了两个人拍戏时自然和拍出来刺激,决定让她们俩先共同生活几天,以便双方能很好的配合,由于板本浩是独身,且离家里又太远,几经说服,加上板本放肆的挑弄,秀子终于同意让他住在自已的家里。

  郎每天都和妈妈睡在起,液的补偿令秀子的容颜更添艳丽,儿子天比天强烈的撞击使这虎狼之年的美妇得到了很大满足。

  秀子穿了件透明的睡衣,对着镜子画好妆,回想着板本那强壮的身体,小b竟然微微泛潮了,最近自已的需求越来越大,有时半夜起来也爬上郎的身体,而郎更是乐此不疲,边叫着妈妈边疯狂的抽锸。

  儿子在自已的引导下,已经可以控制精的时间了,这孩子进步很快,现在已经超过他的爸爸了。

  秀子正在胡思乱想,门铃响了。

  秀子跑去开门,是板本浩来了。

  “大田太太,打挠了。”板本边说边走了进来。

  秀子把他带来的衣物放进自已的房间∶“板本先生,你先休息下吧。”

  板本坐在沙发上,眼前秀子性感的身体在透明睡衣的摭掩下更加诱人,秀子把板本的外套挂起来,伸直手臂的时候,迷人的屁股沟和圆翘的两片臀肉透过睡衣展现在板本的眼前。

  挂好衣服,秀子站在旁边∶“板本先生,今后工作上的事情还请多关照。”

  “大田太太,坐在这里。”板本指着自已的旁边,秀子紧靠着他坐了下来。板本用手揽着秀子的腰,摸捏着秀子的奶子。

  “板本君,不要这样嘛!”秀子娇羞的扭动着身体。

  “大田太太,我们俩要像真的夫妻样才行嘛,这样拍起戏来才不生硬的,嗯?”说完,放肆的把手伸了进去。

  秀子从心里喜欢他这种直接的方式∶“嗯,不要嘛。”把身体更紧密的贴在板本的身上。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我叫你太太,你叫我老公。大田,啊不,秀子,你同意吗?”

  “嗯,这样不好吧?家里还有我的儿子呢。”毕竟郎已经是大孩子了,秀子不无紧张的说。

  板本搓捻着秀子的奶头∶“我们这也是为了拍戏,我想他会理解的,我的好太太。”然后把另只手从秀子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磨擦着她的大腿。

  “噢,不要摸那里,噢┅┅”秀子夹紧大腿,板本用手挑开三角裤,把手指按在小b上,指头勾扫着b肉,趐痒的感觉传遍全身。板本上下夹攻,手指探进b里轻轻的摆动着,看着秀子羞红的粉脸问道∶“这里痒了吗?想要老公的东西吗?”

  像这种上下都被侵犯的情况连宽友也没有做过,秀子把头靠着板本的肩膀,手自然的放在他的隆起部位,鸡芭隔着裤子仍然是坚硬无比。“别逗我,嗯┅┅嗯┅┅坏蛋老公,嗯┅┅”秀子娇声的呻吟,小手揉着他的鸡芭。

  板本边轻轻的抚弄阴核,边说∶“太太已经流水了,是不是很想了,今晚我们┅┅”

  “不要再弄了┅┅嗯┅┅嗯┅┅要受不了了┅┅噢┅┅”板本把秀子抱在大腿上,贪婪的抚摸着成熟的肉体,秀子轻笑着,任凭他的手在身上游移。

  两人正在沙发上调情,楼梯里传来了脚步声。秀子急忙从板本的身上下来,板本用手揽住她的腰,让秀子紧贴着他坐在沙发上。

  “板本君,不要。”秀子掰着他的手。

  “要叫老公嘛,好太太。”

  “好老公,我儿子要回来了,先别这样。”

  “还是让他习惯了好,要不晚上怎么行呢?”

  郎开门走了进来,见到个陌生的男人正搂着妈妈坐着,很亲密的样子,“妈妈?”郎大声的叫着。

  秀子想挣脱板本的手却又被他抱住,“噢,郎回来了?”

  “你是谁?”郎用手指着板本,板本看了看秀子。

  “他是妈妈戏里的男主角,板本浩先生。”又用手指着郎对板本说∶“这是我的儿子大田郎。郎,嗯,你就管板本先生叫叔叔吧。”

  板本用手掐了把秀子的腰,站了起来,对着郎伸出手∶“你好,请多关照。”

  眼见妈妈把男人带回家里,郎有种莫名的愤怒,不理板本的话,对秀子说了句“我还有功课要做”,就转身到自已的房里去了。

  秀子跟着郎进了房间∶“郎,你听妈说┅┅”

  “有什么好说的?”郎背着脸。

  秀子从后抱住郎的身体∶“这是妈的工作需要,他还要在家里住几天。”

  “他怎么能在家里住呢?我去把他赶走!”郎抽身就往外走。

  秀子抱住郎不放∶“不要那样嘛,郎。妈还要工作,要不,家里怎么生活?”

  大田郎瞪着眼,秀子用手揉着儿子的r棒,轻轻的说∶“郎要乖啊┅┅妈也是为了你┅┅嗯┅┅听话┅┅嗯┅┅听话啊┅┅嗯┅┅嗯┅┅”随着秀子技巧的抚弄,郎渐渐的平息下来,抱住妈妈的身体喘息着∶“你是我的,妈妈是我的┅┅哦┅┅妈妈┅┅”

  见郎已经不再怪自己,秀子就把拍戏的事和导演的要求告诉了他,直到郎表示接受了才走开。

  晚上,板本早早的把秀子带进房里,两人脱光衣服,板本上下其手,挑弄着她的奶子和小b,秀子娇哼连连。郎听到妈妈的呻吟,悄悄的在门外听着。

  “太太的屁股好美呀,又白又滑!”

  “板本君┅┅别逗了┅┅快┅┅快┅┅进来吧┅┅”

  板本用手指插着秀子的小b∶“太太忘了吗?”

  “┅┅老公!秀子的好┅┅老公┅┅快来吧┅┅嗯┅┅嗯┅┅”

  “我要太太自己放进去。”板本邪恶的说着。秀子用手抓住鸡芭,板本的鸡芭像西方人的样,微微的向上弯着。秀子捏着r棍往小b里塞,板本挺,大鸡芭狠狠的插了进去。

  “┅┅噢┅┅好粗的鸡芭┅┅噢┅┅”

  板本把秀子的双腿架在他肩膀上,缓缓的抽送起来。小b被鸡芭干得严严实实,秀子张大了嘴∶“好老公┅┅我┅┅噢┅┅我┅┅”

  “太太┅┅我的老二怎么样?夹紧点┅┅”

  “好,好┅┅鸡芭┅┅的好狠┅┅好┅┅老公┅┅噢┅┅”

  “哦┅┅比大田先生的┅┅还好吗?哦┅┅”板本说着加重了抽锸的力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