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像面推倒的墙样,陌生人直直地向后倒下,直挺挺的棒棒抽离了黛的嘴,带出串白色的水珠,划出道优美的弧线,在黛的脸上胸脯上。

  就像门已经出膛的炮弹样,白色的液体仍然不断地喷射出来,直到陌生人重重地倒在地上。

  在男人倒在地上的时候,鲍迅速扑向他手里的枪,轻而易举地把它抢了过来。

  “看现在谁是主宰,蠢猪!”鲍猛踢了脚躺在地上的陌生人的肋骨,发泄心中压抑的怒火,但是陌生人完全没有反应。

  “奶还好吗,妈妈?”鲍问了句,用手枪重重地戳了下男人的肋骨,还是没有反应,看来自己敲得够重的了。

  “呃,啊,我没事,孩子。”黛摇了摇头,回答说,“哦,上帝保佑,谢谢你,孩子,你救了我的命了。”

  “拿着,妈妈,我要找根绳子把他绑起来,”鲍把手枪递给妈妈,“如果他动动,奶就给他枪。”

  “好的,我想我还做得到。”她恨恨地看了眼陌生人,说,“也许他不动我也会给他枪呢。”

  “好极了,妈妈。”鲍残忍地笑着,战斗的热血依然在体内流动。

  鲍忍不住瞥了眼妈妈裸露的丰满的胸部,然后才站起来,到后面去找绳子。

  奇怪的是,母子俩都没有在意两人丝不挂的样子,也没有穿上衣服的意思。也许是因为衣服还没有晾乾吧,鲍找到了绳子,回到了妈妈的身边。

  陌生人看来是死了,但是当鲍摸他的脉门时,可以感觉到微弱的脉搏跳动。虽然很微弱,但是的的确确地证明了这个男人还活着。不过,鲍并没有把他送到医院去的意思,反正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里,谁也无法把个大男人从山上弄到很远的医院去,由他去吧。

  鲍很快就把男人给绑了个结实,绑好后,就把他抬到卧室里,丢在地毯上,然后他又观察了下房间,看如果这家伙醒来后是否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武器,见没有什么,才站了起来。

  他离开了卧室,拖过把椅子,顶在门上,在门把手上敲进了个锲子,保证这家伙不可能逃跑后,他才满意地离开。

  回到大厅,鲍从橱柜里找出瓶葡萄酒,把它打开,又取出两个杯子,向坐在沙发上的妈妈走了过去。

  她仍然坐在沙发上,动不动,手里还拿着枪。

  她没有把毛巾再裹上,裸露着成熟的身体。他也样没有穿什么,赤裸着身体。但是由于经历了刚才那样的事情,衣服似乎已经是多馀的东西了。

  黛呆呆地看着燃烧正旺的炉火,根本没有注意到儿子已经走过来了。

  他斟满酒,坐在了妈妈的身边。

  “给奶,妈妈,”他说着,把酒杯递了过去,“让我们庆祝下。”

  “什么,嗯,什么?”她回过神来,接过酒杯,“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们应该为胜利乾杯。”他重覆了遍,和她碰了下杯,“为我们打败了那个混蛋。”

  “哦,是的,”她勉强地笑了下,轻轻地喝了小口,“至少你打败了他。”

  “如果没有妈妈的帮助我什么也做不了,”鲍说,但是马上就后悔刚刚说出口的话。

  “我明白的,孩子。”黛喃喃道,又喝了小口,但是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鲍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他看着妈妈边慢慢地喝酒,边失神地盯着炉火。他完全被妈妈的美貌迷住了,在今天以前,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的妈妈是那么的性感美丽,甚至没有把她当成个女人。但是,现在的妈妈对他来说是个完完全全纯粹的女人,对他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令他只想把妈妈搂在怀里温存番。

  这种想法在脑海里不断出现,令他感到无比的刺激,下体竟然慢慢地葧起了。

  这时黛才彷佛如梦初醒般醒转过来,她转过头,慢慢上下打量儿子赤裸的身体,目光最后落在了儿子生气勃勃的下身上。

  鲍顿时面红耳赤,窘迫羞愧以及被人看破心事的难堪涌上心头,但是他暗地里又有些得意,因为他的棒棒由于妈妈的注视而更加暴长,变得愈加庞大和坚硬。

  黛的目光在儿子的下身上停留了好会,看着它越长越大,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示。

  “你还光着身体呢,孩子。”她不动声色地说了句,但鲍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

  “我也样呢。”她又补充了句。

  “我以为经历了刚才那样的事情,穿不穿衣服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鲍窘迫地向妈妈道歉,“如果奶认为这样会使奶困扰,那我马上穿。”

  “嗯,什么?”她说着,用手臂遮住了胸部,但是显然只是在故作姿态,“我很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奶先睡会吧,妈妈。”他拉过毛巾,缠在腰上,说,“我去准备下床铺,奶休息下,然后我们再弄点吃的,好吗?”

  “好吧。”黛向他报以笑,站了起来。

  鲍像被催眠样,傻乎乎地盯着妈妈由于起立而重新露出来的雪白丰满的r房,它们是那么的挺拨肥硕,鲜红的||乳|晕随着身子的移动而跳动起来,划出两道美丽的弧线,使他不由得咽了口唾液。

  “我想我应该先洗个澡,清理下。”黛对儿子的失态不以为意,还给了他个媚眼,然后把手里的葡萄酒喝干,顺着放杯子的工夫,把遮在胸口的手拿开,让儿子可以更清楚地把自己引以为傲的胸部看个饱。然后她神秘地笑,转身向浴室走去。

  鲍失魂落魄地目送妈妈离去,他无法描述自己此时复杂的心情。渴望,嫉妒,罪恶,期盼,幻想,败德,羞耻,滛欲以及生理的需求,刹那间全部涌上心头,在内心激烈地交战纠缠。

  突然,他明白了件事,他需要妈妈,他需要妈妈成熟的女性身体来抚慰自己被欲火煎熬的整个身心。他下定决心,他要和妈妈爱,而且,无论如何,就在今晚,定要实现。

  就在他思想激烈斗争的时候,他的妈妈回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经极度地膨胀,把毛巾高高地顶起来。在毛巾的包裹下,由于对妈妈的强烈渴望,他的r棒兴奋得不住地跳动,似乎在告诉黛她儿子对她的不伦欲望。

  使鲍高兴的是,妈妈仍然赤裸着身体。她慢慢走到自己身边,胸前的两团肉球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欢快地跳动着,令他有目眩神迷之感。

  “这儿,妈妈,”他抵受不住,退后步,用手臂扫了扫已经挪到壁炉旁的床铺,“奶先休息会吧,我给奶准备好了。”

  “哦”黛笑了,她的眼睛迅速掠过儿子毛巾上异常明显的突起物,“很明显,你现在还不想睡,是吧,孩子?”

  “哦,对不起,妈妈,”他连忙道歉道,试图用手掩盖自己下身的难堪,“它完全不听我的指挥。”

  “哦,是吗,”黛露出了疲倦的笑容,在儿子的脸上印下个温柔的吻,“我明白的。”

  黛上了床,躺了下来,她的手无意中滑过儿子下身的突起,下子使它怒突了几分,在毛巾的掩盖下,兴奋地跳动起来。

  陌生人3

  三

  “对不起,妈妈,我控制不了它。”鲍无力地解释着。

  “我明白的,孩子,”黛喃喃地说着,疲倦的双眼已经合上,“你用不着道歉,这只不过是自然的生理反应。”

  “是的,就是这样,”他也笑了起来,“这是自然反应。”

  “晤晤,”黛从鼻腔里发出声音,浓浓的睡意袭上心头,“很自然”

  雨下个不停,雨点不断地打在屋顶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鲍看着妈妈钻进被窝,他帮忙给她盖好被子。当她合上双眼后,他站在床前又看了几分钟,然后,才轻手轻脚地走到壁橱前,找了点点心裹肚。

  之后,他来到窗前向外望去,天已经完全黑了,黑夜已经来临。

  这将是我生都难以忘怀的天,鲍想着。

  他拿出个手提灯,点亮它,然后提着灯到里间他们的囚犯怎样了。他停在门口,倾听了会,见里面没有动静,这才打开门,向里望去,陌生人依然动不动,彷佛真的死了样。

  鲍放心地把门关上,把椅子顶回原来的位置。

  屋外,雨依旧下个不停,雨水混杂着狂风不断地冲击着他们孤立的小屋。

  老天爷看来真的生气了,不断地把怒气发泄在他们可怜的小屋上。

  雨越下越大,雨水不断地冲刷着屋顶,发出『哔啦哔啦』的声音。

  鲍感觉他和妈妈就像被这个世界遗弃了样,与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天地间彷佛只有他们母子俩

  鲍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过的最难以忘怀的经历。个陌生人闯进了他们的世界,有生以来他第次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第次被人逼迫光着身子,也是第次享受了妈妈高超的交技巧。

  想到妈妈,他就不由得烦躁起来。他向床上看去,妈妈就躺在床上,脸冲着自己的方向。她睡得很香,头发凌乱地披在脸上,显得十分的安详和宁静,嘴角还挂着丝微笑。在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下,脸蛋红扑扑的,显得格外的娇艳迷人。

  雨越下越大,简直像是滔滔的江水从天上倾泻而下样,击打在屋面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这响声彷佛重锤样,重重地敲打在鲍的心上,不断地撩拨他的心绪,使他愈加地烦躁不安。

  他喝干了几瓶葡萄酒打发时间,但是无济于事,心情反而更加烦躁不安,而妈妈仍然心安理得地躺在床上甜甜地睡着。

  鲍看了下手表,已经是夜里十点了,但是妈妈仍然没有挪动下身子,看来她睡得的确十分的沉。

  鲍不耐烦起来,他已经去检查了几次陌生人的情况,那人还是没有挪动的迹象,但是已经有些呼吸了。

  “看来我真的把他敲坏了。”鲍得意地笑着离开了房间,头脑由于酒精的作用已经有些发昏了,他摇摇晃晃地返回了大厅。

  站在炉火旁,他向床上望去,妈妈仍然沉睡不醒,彷佛世间的切都与她无干似的。

  熊熊的火焰在自己的身后燃烧,烘烤着他的后背,暖洋洋的十分舒服,他的心也开始燃烧。

  他的妈妈仰面躺着,脸歪向他这边,胸部高高耸起,把薄薄的床单撑起来,形成两座优美浑圆的小山。他知道她的里面没有穿衣服,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由地跳。

  他痴痴地看着妈妈饱满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妈妈用嘴巴吮吸自己的棒棒的画面再度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把这幅画面在脑海里反复播放了至少百次。

  事实上,他的荫茎整个晚上都令人难以置信地处于葧起的状态,而只要想到妈妈曾经给自己交过的事实,他愈加无法使自己软下来。

  屋顶传来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像是在给自己加油样,和着葡萄酒催开的理性的禁制,潜藏于心底里的邪恶的欲望慢慢地在身体里蔓延滋生,并不断地壮大。

  他知道在单薄的被单下,妈妈的身体完全没有点保护,而这微不足道的床单就是妈妈和自己之间唯的隔阂,它当然没有可能阻止他体内不断膨胀的兽性的爆发。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天会和自己的母亲处于这样种如此微妙的境地,当然更没有想像过妈妈用嘴巴使自己射出来的事实。当他把自己滚烫的液射在妈妈的嘴里时,他的大脑瞬间短路了,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现在他唯想做的事就是与妈妈性茭,赤裸裸地血肉交融地败德滛乱地性茭。

  无论这会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无论这是多么的可耻和遭人唾弃,他只想和妈妈爱,疯狂地爱,他要成为妈妈生命中最重要最亲密的男人。

  他为自己这种滛乱邪恶的想法而兴奋,胯下的巨物变得更加庞大和坚硬,把遮盖它丑陋嘴脸的毛巾高高顶起,随着身体的颤抖,在毛巾下兴奋地画着圆圈。

  妈妈醒了吗?她已经睡了足足有五个钟头了。

  在她熟睡的几个小时里,他始终挣扎在道德与罪恶的边缘,他不断地试图说服自己不要对自己的亲妈妈有什么不良企图,但无论他怎么努力,最后总是回到妈妈给他交的画面。而反复思想斗争的结果,只能是使自己的欲火越来越高涨,越来越炽烈。

  最后,他无法再忍受欲火的煎熬了,颤抖着双手,解开了缠在腰上遮羞的毛巾,任其滑落在地板上。然后,面对着熟睡的妈妈,他操起自己巨大胀得生痛的棒棒,开始用力地揉搓。

  如果妈妈醒来看到儿子挺着巨大的男根在自己的面前手,她会有什么反应呢?站在妈妈的面前冲着她美丽的脸蛋手,这真是种邪恶刺激的体验,即使妈妈已经睡着了,也还会面临她随时惊醒的可能。

  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肉具会胀得这么大,这么粗,这么硬,触手处其硬如铁,而且热气逼人。

  他的手不断用力上下揉搓着自己的r棒,快乐不断地在自己的尖端凝聚,他知道他应该射出来,那是唯能平息自己满腔欲火的途径。

  随着他的手势越来越快,他感到熔浆不断地聚集到剧烈收缩的阴囊里,他用力地上下套弄了下,停了下来。他的整个身体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他没有射出来,他太想要占有妈妈的身体了,强烈的欲望使他无法让积聚的能量无的放失,他必须把他所有的生命种子深深地植入妈妈肥沃的土壤里,在那个他曾经获得生命并孕育成长的地方,让它们在那里幸福健康地成长。那里,应该是他最终的归宿。

  感受着这种邪恶想法的不断冲击,他彻底明白了,他只想和妈妈爱,他只想把自己粗大的r棒以各种方式插进妈妈诱人的小|岤里,他要永远和妈妈合而为。

  妈妈,上帝创造出的个最美的词汇,令他想到就会无比激动。

  她会同意儿子与她有超越伦理的亲密关系吗?因为这可不像起去公园散步那么简单,这是『乱囵』!!!

  好可怕的字眼!

  这不仅有违天理,而且完全违背了人类社会的公共道德和法律,是犯法的事。

  太可怕了!

  他为自己有这样邪恶的想法而颤惊:我是个坏儿子!妈妈会同意这样个败德的行为吗?

  “我真是疯了!”他低吼出声,看着自己葧起的粗大的肿胀的硬物,它点也不知道主人矛盾的心情,只知道摆出自己丑恶的嘴脸,耀武扬威地上下晃动。

  也许是声音太大了点,他听到妈妈低声呻吟了下,然后转动了下身子,身上的被单滑落下来,露出半边雪白的胸肌,如山般坟起的豪||乳|跃然而出,粉红色尖俏的||乳|头像磁铁样牢牢地吸住了他的目光,胯下的丑物立刻肃然起敬。

  无法再犹豫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言,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了,不试下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运气呢?至于前途怎样只有听天由命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勉强屏住战栗的呼吸,悄悄地挪到床榻前,胯下的r棒因为即将得到满足而兴奋地不住跳跃。

  他的膝盖靠上了床榻的边缘,停了会,这是他最后挽救自己的机会,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向前步,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再阻止他,他也将永远地堕入罪恶的深渊,从此不能自拨,即使妈妈反抗,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做下去,哪怕是强。

  他无法停下来了,他的理智逐渐在丧失,取而代之的是最原始的欲望。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他侵犯他的妈妈了。

  他小心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揭开被单。

  他的r棒在下面兴奋地直跳,他痴迷地看着妈妈赤裸的美丽胴体。

  她是那么的美丽,浮凸有致的身材,肌肤细腻,洁白无暇,已是中年的女人,身体上岁月的痕迹却几乎微不可查,胸前挺拨丰满的两团豪肉由于没有人来爱抚而塌在边,平滑的小腹下面是片黑乎乎毛茸茸的森林。

  他感到自己已经站不住了,由于紧张,腿肚子有些软,他必须采取实质性的行动了。

  他抬起大腿,小心地跨上床去,轻轻地往揭开的被单里钻,将身子靠在妈妈的身边。就这样,他静静地躺在妈妈的身边,试探妈妈是否会突然醒过来,脚把自己踢开。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了,妈妈没有挪动身子,于是他继续点点地接近她。最后,他与妈妈之间的距离已经可以用毫米来衡量了,他们是如此的靠近,以至于他完全可以感觉到妈妈身体里不断散发出的热量。

  他静默了会,逐渐地积聚勇气,以做最后的冲击。

  他悄悄地伸出手,小心地抚在了妈妈的赤裸的手臂上,那刻,他的心简直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r棒胀得简直要爆炸了样。

  妈妈的肌肤滚烫而柔软,柔软得就像是婴儿的肌肤样。他可以闻到妈妈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馨香,那是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醒神而诱人犯罪,下子原本使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令他感到无比的舒畅和愉悦。

  这熟悉的香味使他想起了孩提时代,那时他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小孩子,整日只知道偎依在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