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里搞定了吗?”我趴在她的耳边问。

  “嗯!”她点了点头,脸红了。

  看着她脸红的样子我差点就忍不住要挺枪上阵了。

  “怎么把头发剪的这么短?”我摸着她的头发说。

  “你不是说你喜欢短头发吗?”白姐说。

  “哦。”我确实喜欢短头发的女人,大概是因为姐姐的关系,因为我从小就看贯了姐姐的短发,但是我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同她说过了。

  “我爸爸来了。”我说。

  “哦?他来做什么?”白姐没有什么表情回答。

  “当然是同我们过年了,不要不要啊。”我说。

  “你啊,现在还在吃醋。”她猛的转过身来从抓住我的荫茎用力的捏着说。

  “哦,轻点,轻点,我疼。”我求饶的说。

  从火车站到白姐的家不是很远,但是我却感觉太远了,我在车上做着些亲昵的小动作,但是这样做只是更加要我欲火难收。

  终于在路的颠簸后我们到了地方,下车后我扔给了司机100圆后就拉着白姐飞快的跑进了家。

  进门我就把白姐的包扔在沙发上,然后抱着白姐狂吻起来,白姐也是紧紧发抱着我,吻的我差点透不过气来,但是我仍没有松口,我用力的吮吸着她舌头。

  她边吻我边把衣服件件的脱了下来。

  “你才回来,不冷吗?”我问。

  “点都不冷。”她说着已经把毛衣毛裤都脱了下来,就剩下两件贴身的保暖内衣,我没有让她再脱。

  我把她按在门上,吻吮吸着她的舌头,然后故意松开,她见我松开就过来吻我,但是我故意把头歪不让她吻到我的嘴唇,然后吻她的脸,躲避几次后故意被她的嘴唇捉到。这招是我从电影中学来的

  我猛的把她抱了起来,然后走到房间里把她扔在床上,跟着我也跳上了床,我掀开她的内衣,双白嫩的r房跳了出来。

  “怎么不戴||乳|罩了。”我边玩弄着她的||乳|头边说。

  “不是为了给你方便吗。”她说着把我压在了身下,然后头趴在我的双腿之间,腿压在我的头上我们形成了69式。

  “我真想它。”她回头说着把我的荫茎从裤子里拉了出来,双手握住她轻轻的套弄着,舌头在我的头上舔了起来。

  “想它就好好的让它满意吧。”我说着把鼻子顶在她的b上,用力的呼吸着上面的味道,然后我把她的内裤拉了下来,个白静的b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不是连这里也美容了吧。”我的手捏着她的阴说。

  “什么啊。”她松还我的荫茎说,“动手术的时候要把那里的毛都刮掉的,你看我连腋毛都刮了。她抬起了胳膊说,我看果然如此。

  我挺荫茎,头撞在她的下巴上,她笑了笑又开始舔着那已经硬了许久的荫茎,双唇将头夹住然后用力的吮吸着。

  白姐的b现在也像她的姓样,白白嫩嫩的,以前覆盖在b上的那层肉膜不见了,取代它的是两片合在起的荫唇,我用手指轻轻的在荫唇之间的肉缝上上下的划动几下,然后分开了那两片荫唇,个粉红色的荫道口出现在我的眼前,看来她的手术很成功啊,我收回手指,然后伸出舌头小心翼翼的在白姐的荫道口附近舔着。

  我的手放在她的肛门上轻轻的抚摩着,想想以前我拿她的肛门做替代,现在好了,我的舌头终于伸入了她的荫道内,我变的很兴奋,双手抱住她的屁股,嘴唇覆盖在荫道口用力的吮吸着。

  “啊啊轻点不要给我在嘬坏了。”白姐轻轻的晃动着身体说。

  “当然不会”我的是舌头在她的荫道中用力的搅动着,品尝着她荫道中特别的味道,同时我也开始轻轻的在白姐的口中抽锸着荫茎。

  “快快把衣服脱掉吧。”白姐说。

  我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以飞快的速度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然后赤条条的站在白姐的面前,白姐把我拉倒在床上,然后趴在我的身上,开始吻我的||乳|头,另只手继续玩弄我的睾丸。

  “石头你想我吗?”她边舔吻我的身体边问。

  “想你想的我都睡不着觉”我的谎话张口就来。

  “就知道耍嘴。”白姐说着用舌头在我的肚脐眼里舔了几圈,然后又回到我的荫茎上,用力的吮吸起来,双手抓住我的||乳|头,手指左右的揉捏着。

  白姐的口水流到了我的荫茎上,她吐出我的荫茎,然后用舌头见我的荫茎清理干净。

  “来吧,我们该进入正题了。”她说着双手分开自己荫唇使荫道口更加的突出,然后对准我的荫茎轻轻的落了下来,我抓住荫茎,慢慢的先让头插了进去,但是白姐好像不满意我的做法,她用力的坐了下去,我的荫茎下子插进了大半截。

  “啊”白姐叫了声,这声音我以前只听过次,就是第次在同姐姐爱的时候她发出即痛苦又兴奋的叫声。

  “怎么?痛吗?”我立刻挺起身体坐了起来。

  “不。”她摇了摇头。

  我们紧紧的抱在起没有动,因为我们现在在体验着融为体的感觉。

  “我要开始了,白姐。”我吻了下白姐的眼睑说。

  “嗯!”她点了点头。

  我开始大力的抽动起来,这还是我第次同白姐真正意义上的爱,白姐的荫道紧紧发吮吸着我的荫茎,就想婴孩的嘴对||乳|头的依赖样,她的荫道内有几股热流将我的荫茎包围,我用力的上下抽动着,头不断的冲开包围它的嫩肉,但是很快又被包围了。

  “啊啊”白姐的声音有点怪,大概是第次体验到爱的真正快乐吧。

  我把白姐放在床上,然后把她的两只脚抓在手里,这样她的b更加的突出,我用力的插了进去,直到尽头,然后又拉了出来。

  白姐的脚也是那样的白净,上面还有些味道,大概是皮鞋的原因吧,我看着她的脚趾,还是忍不住将她的拇指含在口中吮吸起来,那上面闲闲的,同时我的荫茎也感应到了我的激|情,在她的荫道内又胀大了少许。

  “恩恩啊啊”白姐的叫声也随着我的动作变化而变化着。我松开了她的脚趾,然后低头看着自己荫茎进出于白姐的荫道,同时我还看见了丝红色的液体随着我荫茎的抽锸流了出来,在床单上留下了小团红色的印记。

  这是我意料之中,白姐的荫部既然都治好了,那么她的女膜肯定还在,我压在了白姐的身上,她的r房顶着我的胸,我亲吻着她的脖子。

  “我爱你,白姐。”这话虽然肉麻,不过现在说应该有它的效果。

  果然,白姐听了我的话后先是愣了下,然后猛的搂住了我的脖子,嘴唇在我的脸上乱亲真后又松开了我的脖子,她望着我,眼泪流了出来。

  我停止了抽锸,但是没有拉出荫茎,我用舌头将她的眼泪舔乾。

  “我也是,石头。”她说完紧紧吻着我的嘴,舌头疯狂的在我的口中搅动着。在她的带领下我再次开始了抽送。

  白姐的荫道中越来越热了,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只用鼻子呼吸已经不能满足了,她松开我的舌头,大口的呼吸,她的双腿盘在了我的腰上。

  我的荫茎向我传来了警报,高嘲即将来临,而白姐的荫道早已经开始收缩了。

  “啊啊”她的叫声越越大,最后她的双腿紧紧的扣在我的腰上,双手紧紧的抱在我的脖子上,荫道不规则的蠕动起来。

  我的快感也到了顶峰,我最后用力的将荫茎插到了顶端,浓浓的热热的液射到了白姐重获新生的荫道中。

  “呼”我们起出了口气,然后抱在起不动了,床单吸收了我们身上的汗水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了。

  “高嘲的感觉真好,怪不得女人那么喜欢这东西。”白姐抓住我的荫茎说。

  我的手抓住她的r房“你的几样宝贝也是男人的致命杀手啊。”

  “呵呵。”白姐笑了,我翻身躺在床上。

  “白姐,在帮我嘬下好吗?”我说。

  “怎么还想要啊。”白姐嘴上这么说,可是却已经行动了,她将我仍然坚硬的荫茎放在口中开始吮吸起来,舌头将我头上的液全部清理掉。

  我闭上眼睛,手摸着白姐柔软的头发,享受着舒服的感觉。

  本来应该写在其他季节的,可是回看了以前的文章,发现如果不写在冬天会有很大的漏洞,于是还是写在冬天好了,在加上现在我这里天气有点寒冷,让我写夏天我肯定不愿意写,冷

  茶余饭后石头记2223

  作者:

  时候最喜欢过年,因为到过年可以穿新衣,放鞭炮,吃很多好吃的东西,而且还有压岁钱,只是现在不样了,人张大了心情也变了,现在我已经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盼望过年了,但是家人能够快乐的在起呆几天,这也不错。

  今天过年,大早妈妈同姐姐就开始去忙了,准备东西,我和爸爸贴完春联后就在客厅里起看电视,聊天,很快爸爸的那些朋友就来了,还不到初就开始拜年了,每个人来都带着大包的东西,我实在是无聊,就跑到姐姐的房间网床上躺,然后随手拿起本书来看。

  爸爸妈妈来到这里后就在我房间里睡,因为我的床大,姐姐还在自己房里睡,妈妈说让我同姐姐起睡,但是我以晚上要看电视为理由自己在沙发上睡觉,其实我当然想和姐姐去起睡,但是担心让爸爸妈妈怀疑,所以我才拒绝的,不知道妈妈怎么会忽然想到让我和姐姐起睡。

  过年的晚会也是很无聊啊,好在饭菜还是比较丰盛,我们边看联欢晚会边吃饭,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联欢晚会会是那样的倒胃口,记得以前看的时候还是很有意思的,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几年的晚会越弄越差了,开始是些造作的歌舞,演员脸上都带着些虚拟的笑容,那笑容真不自在,哪是笑容啊,看着他们的表情让我想起了便密时候的神态。

  “晚会次比次差,不如看其他的晚会吧。”爸爸说。

  “早就该换了。”我们换了个频道,在唱歌,好像是歌舞晚会,这个还算可以,我们总算是又恢复了点胃口。

  吃完饭后,爸爸妈妈看了会电视没有意思就去休息了,我和姐姐在客厅里继续看电视,姐姐坐在沙发的边,我枕在姐姐的腿上。

  我的手早就在姐姐的r房上开始了活动,姐姐捏了下我的鼻子,“你真胆大,不怕被发现啊。”姐姐小声的说。

  “有什么好怕的啊,他们可能也在做相同的事情呢。”我说。

  “相同的事情?”姐姐说,她忽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她的脸忽然变红了。

  “姐,几天没做了,给我舔舔吧。”我轻声的说,嘴上这么说我早已经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半葧起的荫茎露了出来。

  姐姐捏了下我的荫茎,然后把客厅的门关上后回到沙发上,将我的荫茎含在口中,嘴唇紧紧的箍在我头的边缘,牙齿轻轻咬了我下。

  我坐在沙发上,手放在姐姐的头上,她的舌头开始发挥作用了,同姐姐在起这么长时间她的口技早已经练到了定的地步,而且她还了解我的喜好知道怎么样才能使我更舒服。

  姐姐的手轻轻的按在我的睾丸下面,手指在我睾丸同肛门之间轻轻的抚摩着,我舒服的发出了声音,身上所有的毛孔彷佛都受到了刺激起张开,我胳膊上的汗毛早就立了起来,我由得轻轻的抬了抬腰,头在姐姐的口中做着小幅度的抽动。

  姐姐的舌头在我的尿眼中用力的舔着,我逐渐加大了抽锸的力度,“太舒服了”我下意识的开始了抽锸。

  现在姐姐的口已经可以容纳我大半个荫茎,以前我只要用力插入,头只到她的口腔深处她就会咳嗽,现在她已经知道如何口子自己的角度,所以我插的再深也没关系。

  我的头被姐姐的舌头舔的麻麻的,痒痒的,我忍不住在她的嘴里左右摆动几下,立刻她的脸就把我的头顶起了个包,像是含着块头样。

  她立刻想吃糖样,用腮和舌头用力,我的头在她的唇齿之间来回的移动,她的牙齿表面摩擦着我荫茎最敏感的部位。

  “啊”我被弄个出其不意,高嘲立刻降临到我的身上,我左手在荫茎上轻轻的套弄,头顶在姐姐的口中,右手按住姐姐的头。

  姐姐将我的液完全的吃了下去,然后她抬手擦了擦流在嘴边的液。

  “今天你怎么这么快啊。”姐姐问。

  “还不是你的技术变好了。”我躺在沙发上,荫茎仍然坚硬挺拔。

  "技术好,还不是被你折腾出来的啊。“姐姐喝了口水。

  “嘿嘿。”我笑着有趴在姐姐的腿上,呼吸着她双腿之间的味道,然后开始解她的腰带。

  “等下。”姐姐双手按住自己的腰。

  “怎么了?”我吻着她的手臂说。

  “我今天没有吃那个药,你等下我去吃。”她红着脸跑了出去。

  我笑了,躺在沙发上,平时姐姐在做事情总是像个大人,显的很成熟,可是到了男欢女爱的时候她就有点像小孩子。同她成熟的外表还真是不同,看来看人能看表面啊。

  “怎么去了半天还没有吃上吗?”我嘟囔着说,然后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当我走出客厅的时候发现姐姐正在爸爸妈妈的房间外听着什么,我立即走了过去。

  姐姐回头看是我,于是示意我不要出声,然后继续在那里听着什么,我也很好奇于是和姐姐起听,原来是爸爸和妈妈在起聊天。

  “石头现在已经不上学了,你不担心吗?”妈妈问爸爸。

  “担心什么啊,石头这孩子聪明,脑袋好使,就拿他开网吧的事情来说吧,这不是很好吗,而且还懂得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比在学校呆着念死书要好多了,当初我不是也没上几天学,后来还不是做到了今天这样子。”爸爸说。

  “丹丹呢?她怎么办呢?”妈妈问。

  “丹丹?”我纳闷了,谁是丹丹,我忽然想起来了,那是姐姐的名字,我真够可以的了,连姐姐的名字都忘了,当初在家里的时候爸爸妈妈都是叫姐姐的小名“燕子,燕子”的。我直都是叫姐姐,从来没有叫过她的真名。

  “她这么大了,不能总在我们身边啊,而且我发现她同石头的关系好像不般啊,不如给她找个婆家,不然要是和石头发生什么事情。”妈妈说。

  我听吓了大跳,妈妈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和姐姐的关系不般了呢?我们隐藏的很好的。

  “你啊,总是瞎琢磨,你没看出来,丹丹已经习惯了同石头在起了,你要把她嫁给谁啊,石头喜欢她那就等石头大点让他们结婚算了。”爸爸说。

  我听见爸爸的话更是吓跳,我偷眼看了看姐姐,她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动不动。

  “你还说我瞎琢磨,你不是更能琢磨啊,她们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也算是姐弟吧,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妈妈问。

  “闲话,我要是怕闲话当初就不娶你了,你想像你当初还带着石头,我不是照样娶了你,当初我就说过定要你做我老婆不管日后你怎么样,我发现石头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他和我很像。”爸爸说。

  “好了,好了,说不过你,算你厉害行了吧,真是的,我说你句你要还我十句。”妈妈说。

  “好了,她们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好了。”爸爸说,语气里好像有无限的感慨样。

  “好好,听你的,看你的口气好像你经过多少事情似的。哎你的手往哪里抓啊。”妈妈开始和爸爸调情了。

  我拍了拍姐姐,姐姐转身抱住了我,身体抖个不停,看来是被爸爸的话打动了。

  “我们去休息吧。”现在我不怕了,爸爸妈妈都不管我们了,我还装什么性格啊,我用力的把姐姐抱在怀里,然后向她的房间在走去。

  我把姐姐轻轻放在床上,姐姐用手捂着眼睛,但是脸上明显有眼泪的痕迹,我把她的手拉开,然后亲吻着她眼睑上的泪珠。

  “姐,可以吗?”我的手握着荫茎问。

  姐姐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自己把衣服脱了下来放在边,然后叉开双腿仰面躺在那里,双手的食指分开自己的荫道口。

  我兴奋的血管都要暴了,荫茎“噗”的插了进去,容然后摸着姐姐的r房开始了抽动,姐姐的手紧紧的扣着我的后背,脸上是幸福的表情。

  当天晚上我睡的特别的舒服,甚至连梦都没做,直到天亮,当我起床后发现才七点多,平常我要是晚上同姐姐做过的话第二天不睡到九点才怪。

  洗漱后我走到厨房里,发现姐姐已经把东西都弄好了,正在刷碗,那碗是昨天我们吃饺子的时候放在那里的,妈妈说大年三十的碗不能刷,地不能扫,不然福气,财气会跑掉的。

  我走到姐姐后面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下。

  “不要闹了,快叫爸妈出来吃饭吧。”姐姐说。

  “知道了。”我说着吻上了姐姐的唇,股薄荷的味道从姐姐的口中传到我的口中。

  我走到爸妈房间外面招呼他们起床,要是平常我肯定闯进去招呼,但是我想他们现在可能还还赤身露体的抱在起呢,所以我就在外面大声的招呼了几声。

  早上吃的东西都是昨天没有吃完的,家人的胃口都不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