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高气昂的说:“外长大人,请饶恕我的儿子这番无礼的话,但你不该怪他,因为我们国家向都诚实守信,不善于说假话。”说完,装模作样的给秃顶外长礼下。

  秃顶外长尴尬的说:“这那那是那是什么,陛下,请你上车好吗?我们还要赶往钓鱼台国宾馆”

  再啰嗦下去,秃顶会发疯的。

  “肮脏的民族,无耻的人种”那皇子仍自虎着脸大声咒骂着,满脸的骄傲。

  小交警低着头,舔着脸道:“皇子,你今天不高兴是我们做得不好,我为我的失职,从而让这些蠢货走出来马蚤扰你而抱歉。”

  “法克!”

  皇子对着交警狠狠伸出中指来,正要往豪华的奔驰车子里走去时——

  突然,尊贵的皇子发现耳朵边传来破空之声,紧接着皇子脑袋上被只鞋子重重砸了下,皇子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惨叫声:“妈呀!”

  鞋子力气太大,砸得皇子嘴对着地摔了个狗啃泥。爬起来,皇子顿时怒吼:“谁?是哪个不要脸的家伙用鞋子砸我?”

  “哐!”的声响,千军重重踢开悍马车门,拍拍双手从车子上走下来,笑眯眯道:“真不好意思,刚才这有条狗跑过去,我想砸狗,但那狗不见了,就砸到你脑袋上。所以,我向你道歉。”说完,也学着那位陛下的样子,轻轻的鞠躬下。

  皇子听不懂千军说什么,满脸迷惑的问吓得不轻的皇帝:“父皇,他说什么?”

  “我哥说他本来想砸狗,所以砸到了你。”冷杰阳怪气的说话。那中年陛下反应过来,赶紧跑到自己儿子面前看儿子受伤没有。见儿子无大碍之后才愤怒的向秃顶咆哮:“反了反了,简直反了天去啦尊敬的外长,我无意在你们这个国家闹事,但现在请你务必给我个解释,难道你们堂堂共和国就是以这种方式迎接尊贵的客人吗?!”

  秃顶外长也被这突然的变故惊了下,他不认识千军,他不知道这哪跑来的家伙竟敢对贵宾动手?!秃顶额头上的汗水又唰唰唰的下来了!他抹着脸上的水,怒吼道:

  “冷杰,这是谁?你们想恶作剧也得分场合好吧?你搅乱了外事活动,你就不怕你老子丢了官?!”随着秃顶的话,周遭保护皇帝与皇子的安保中南海保镖跑上前把千军团团围住,只要秃顶声令,立刻把捣乱的千军彻底拿下。

  中南海保镖动,皇帝与皇子的贴身护卫顿时也动了起来,把前方的千军团团围住,只要中年人说话,他们将毫不犹豫掏出枪来把千军就地击杀。

  似乎感觉到现场气氛骤然紧张,隐藏在幕后的狂尊也从黑暗中现身,结实的肌肉,伟岸的身躯,如同个来自地狱的旷古恶魔般出现在千军身后,永远是隐藏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就像魔鬼。但只要谁胆敢对千军动根手指,狂尊将毫不犹豫伸出手把他脑袋给捏爆。

  对千军不敬,等若对天神不敬。这是死罪!

  时间整个场合顿时剑拔弩张,连秃顶也被这场合吓到了,而忽略了狂尊极其震撼的出场方式。

  狂尊乍出现,群中南海保镖立刻感觉到澎湃的杀气在周遭蔓延。中南海保镖脸上竟吓出汗水来。

  冷杰正要说话,千军却拍拍手道:“外长,请你不要把这事怪罪到冷杰头上,事实上你也不用害怕有损共和国的声望,因为我并不是共和国人,我和这位国际友人的冲突,算到我的国家和他的国家身上。”

  旁边的小交警顿时讥讽起来:“的,你以为你他妈是谁啊?!找死不是?!”

  话刚落,突然也不知从哪传来“啪”的声响,交警的眼睛顿时往天上翻,大叫声:“啊呀!”就仰面朝天地晕过去了,与此同时刚才还白净的脸上就像吹气样吹起个巨大的馒头来,显然是刚说完话,便被人狠狠扇了巴掌。

  至于是谁打的?

  不知道。

  因为没人看见周围有谁刚才动手了。就连千军和狂尊也气定神闲站着满脸无辜的样子。单从表面看应该不是他动的手才对,因为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看见交警倒地,秃顶外长浑身开始抖动起来:“谁打的?谁打的?给我站出来。”虽然明明知道肯定是千军或者他身后的狂尊干的,但苦于没有证据,也不能胡乱指责。只能不住怒吼,然后用眼睛狠狠瞪着千军等人。

  冷杰在后面嬉皮笑脸起来:“尊敬的外长,您还不带尊贵的客人去钓鱼台?还有心思帮你的小外甥报仇?小心走得慢,头头们怪罪下来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爷爷的,你再不走,可就把整个帝都交通给堵死啦!”

  冷杰话刚落,身后群帝都太子哥也大声叫嚣起来。这帮军区大少秉承父辈的彪悍,可不怕这帮外交部的牛犊子,惹急了他们,掏出枪来赏秃顶花生米。

  秃顶浑身颤抖,脸色铁青,本来想训斥这帮纨绔顿,但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领导人还等着接见呢。便强忍心中怒火,道:“陛下,时间确实不早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到国宾馆去?”

  又瞧了瞧在地上打得像死狗样吐白沫的交警,沉声道:“有人吗?给我把他拉走。”躺在这里让人看,把他老张家的脸也给丢尽了。

  顿时便有几个开路的警察把交警拖死狗样丢进警车里。

  中年人却不依不饶,怒火狂少:“绝对不行!刚才这家伙用鞋子丢我儿子,简直反了天去。说什么我也要讨回公道,否则这要是传到国际上去,我们皇室的颜面何在?!”中年人边说话还边手舞足蹈满脸愤慨。贵为皇室,中年人从来就没吃过这种大亏,今天如果讨不回公道,他打算回国后就接见那帮新的流亡者,并单方面承认海峡两岸边国。这就是得罪欧洲皇室的后果。

  千军就笑起来,看这中年皇帝就像只马戏团的猴子。他大概忘了这次国事访问是来讨银子吧?不过也难怪,这蠢货整天养尊处优惯了所以目中无人连点政治素养都没有。

  第八百章招搞定

  千万别以为是领导人就定具备很高的素质,事实上很多领导人的素质都不高,尤其是这种依靠继承得到皇位的蠢货,骄横惯了或许连般人的素质都没有。不过站在镜头上人民永远只能看到其光鲜的面,还真以为他们拥有很高的素质。

  随着中年人的话,他的贴身保镖开始往千军身边慢慢围拢,并准备随时向千军动手。另外几个特派来保护中年人的中南海保镖则围拢在中年人身边寸步不离。他们的职责是保护重要领导人,并不是这中年人的狗腿子。

  狂尊很自然的走道千军前方,高大且充满霸气的眼神看着来回众人,如果有任何人胆敢对千军不敬的话,他的拳头会在第时间把其脑袋打成南瓜饼。

  虽然狂尊此刻刻意压制了自己体内狂躁的力量,但依旧有丝霸气往外流露。中年人带来的保镖心里颤,有些不敢往前走。

  这帮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特种战士,对危险的嗅觉比般人更加灵敏。很显然狂尊被他们列为自己生中最为可怕的敌人,没有之。就冲狂尊这股气势,恐怕这帮保镖加起来与狂尊相比也走不了十招。

  看见气氛不对,冷杰举起手来,大喝声:“大家给我准备。”

  后方的野战军手中的枪哗啦啦的上膛,瞄准,进入准备阶段。

  秃顶的脸顿时气绿了,怒吼道:“冷杰,你难道真想造反吗?你竟然敢对别的国家领导人动枪?你真想要你老子下台?!”

  冷杰可不管暴跳如雷的秃顶,虎着脸骂起来:“妈了个逼的,老子早告诉你了,别以为你他妈就能接领导人,我哥他也是国家领导人,也是皇帝。比你接的这蠢货强多了,ā!谁敢动我接的人,老子枪崩了他。”

  这翻话冷杰是故意用英语说的。中年人听得明明白白,颤抖身子怒吼:“反了反了,你们共和国人太无耻,太无礼了我定会告诉我的子民,要让他们知道你们共和国人的真实嘴脸。”

  “悉听尊便。是朋友来我们国家,我们有好酒好菜招待。但是豺狼,我们就用子弹招待。”

  秃顶不住鞠躬道歉:“陛下,请您喜怒,请您喜怒”随即擦了把汗,瞄向冷杰,发现冷杰满脸严肃似乎刚才说的话没有假。又瞄了瞄千军,却没什么印象。心里顿时嘀咕起来,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有这么年轻?!

  千军登基后,倒对共和国正式国事访问了次,不过因为千军的级别以及共和国的重视,所以那次接待千军的是外交部部长,并不是面前这位副职。秃顶不认识千军倒也正常。

  瞧了许久,秃顶实在想不出这么年轻的领导人究竟是哪个国家的?但见冷杰胆子这么大,而且出动这么多野战军保护,定然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于是问千军:“请问,您您究竟是哪国领导人?”

  这次却不敢对千军过分得罪,连问话都不知不觉用上了尊敬语气。

  “帝伊的皇帝,印度教的太阳!”狂尊替千军把他的名号报出来,中气十足,满脸骄傲。

  狂尊也有足够理由骄傲。

  千军统御的帝伊虽然没有联合国五大流氓那么掌握实权,但自从吞并伊斯坦后已然成为印度洋周边仅此于印度斯坦的第二大强国,帝伊的皇帝陛下击沉大不列颠的阿桑奇舰队,用核弹有力回击大西洋舰队,并铁腕肃清国内叛国余孽。不仅如此,他如今更是印度教无上的天神,并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印度斯坦这个蒸蒸日上并让世界任何国家都不敢忽视的强国领袖!

  最终,将加冕为真正的印度洋霸主,让整个印度洋成为这个皇帝的内湖。

  这些都是这位皇帝的征战史和光荣使,并将在历史的长河中写下浓墨重彩的笔。所以狂尊说出千军的名字时带了太多的骄傲。

  眼前的中年人与千军的锋芒比起来,简直个天上个地下。

  狂尊的话,是用汉语说的。中年人和躲在他怀里哭的成年皇子都听不懂,但秃顶包括周围的警察包括保护中年人的中南海保镖可全都听懂了。顿时,所有人都用震惊崇拜敬仰的表情看着千军,眼睛里泛着光芒。帝伊皇帝付千军的名字现在不但在帝伊,同样在共和国也绝对是如雷贯耳甚至比共和国领导人的名头更为响亮。

  这是个怎样的年轻人呵!!从他横空出世见诸报端的那刻起,报纸与网络每次报道他都是具有划时代劲爆的新闻,每件事摊到任何个领导人头上都是足以炫耀生并被尊为圣贤的丰功伟绩,然后这些传奇却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全部汇聚到这个年轻皇帝身上。只能用“传奇”与“奇迹”才能形容。

  就连秃顶听说这个年轻人竟然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在斗争中慢慢发展壮大的帝伊皇帝时,双眼都睁得圆圆的。他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皇帝居然出现在这里,这确实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这位皇帝到共和国来,共和国外事部门定最先接到通知并被要求外事部门定要隆重接待才对。但秃顶却点风声都没有。

  不过秃顶知道帝伊皇帝以前是共和国人,现在回国可能只是度假而已,并不是国事访问,外事部门不知道也正常。将信将疑间,秃顶不自觉把目光投向冷杰,皱眉道:“冷杰,这是不是真”

  “千真万确。不然我老子还能给我带几车野战部队出来?!”

  秃顶想也对,依照冷司令那老狐狸的脾气,正值共和国选举档口肯定不会让冷杰闹出乱子才对。恐怕这年轻人的身份不离十了。

  秃顶就开始犯难了。他看了看愤怒的中年人,又看了看千军,顿时感觉个头两个大。中年人是来正式国事访问要被领导人接见的。但这位帝伊皇帝陛下相对这个中年人而言来头更大更不能得罪。秃顶被夹在中间顿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眼见秃顶尴尬,千军却笑笑,帮他解围道:“既然这位陛下不依不饶。那这样好了,陛下就派出你身边最能打的干将,与我的保镖打架,等打完了,你气也消了,你去和领导人见面,我去喝我的花酒,咱们各走边,你觉得怎么样?!”

  这番话千军是用英语说的,中年人自是听得懂。沉声道:“很好!打死了人可别怪我手下不客气。”转过头来,对着个同样拥有两米高身材肌肉狰狞的大汉道:“帕克,给我把这蠢货打成残废,为我的儿子报仇。”

  帕克是中年人的贴身保镖,即便他的同伴向千军围拢过去他也直不动,显示出他与众不同的身份。此刻皇帝陛下亲自叫自己动手,帕克当仁不让站出来,冷冷注视着狂尊。狂尊也悄然往前踏步,因为怕吓着这位勇敢的战士狂尊特意收敛了自己身上散发的魔气。但即便是这样,狂尊永远处于黑暗中阳光都照不清脸的模样,依旧给帕克造成强大的压迫感。

  如果帕克有眼力劲的话,便能感觉到狂尊是他今生遇到的最强男人,没有之。

  狂尊与帕克双双站定,相互凝视对方寻求对方破绽,妄图击必杀。

  狂尊压制自己周身力量,但霸气侧漏依旧让帕克感觉到无以伦比的压力。帕克最终忍不住怒吼着动手,沙包大的拳头狠狠往狂尊砸过去,虎虎生风让人感觉这拳头上极端可怕的力量。不过很快这位看起来就很猛的帕克先生就再也猛不下去了。

  因为,狂尊出手了!并在瞬间爆发出自己极力压制的浩瀚力量!

  当狂尊爆发出自己身上恐怖的力量后,瞬间让帕克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处于忙忙黑暗中,仿佛他是叶孤舟,周围便是狂风巨浪夹带十二级台风漫天呼啸。紧接着帕克便看见个比沙包还大的拳头冲破重重天幕狠狠往自己砸过来,帕克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便被狂尊当场砸晕过去了。庞大的身子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颤抖。

  狂尊稳稳站在中央,把帕克拳打倒就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中年人的嘴巴顿时张得下巴都快磕到地板上,眼睛也几乎瞪出来。他是知道帕克战斗力的,没想到帕克竟然在招间就被眼前这个铁塔壮汉打得晕死过去?!

  这太他娘的不可思议!

  中年人终于反应过来,指着狂尊怒吼道:“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我定定会要你好看”

  他倒不敢说现在就要人干掉狂尊,见识了狂尊恐怖的力量后,现在就想修理狂尊显然不现实。

  外长显然也没料到帕克竟然不能在狂尊手下走满招!就好像战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绝不是帕克太弱,而是这个永远处于黑暗中的魔鬼太过强大!

  第八百二章包厢聚会

  外长对狂尊投过畏惧的光芒,不敢再说什么。他擦着汗道:“陛下,你看现在架也打了,时间晚了怕领导人会有意见”

  两头外长都不敢得罪,只能先把双方支开。至于背后他们会怎么斗法?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中年人似乎也感觉到狂尊的可怕,险的瞪了千军眼后,爬上奔灰溜溜的逃跑。当然,嚣张交警也被拉走了,秃顶外长知道冷杰等人的手段,要是交警继续留在这里执勤,非得被冷杰等人打成残废不可。

  千军也笑笑,赢了这种家伙胜之不武,跳上悍马扬长而去。

  队人马浩浩荡荡往早就预定好的中山酒店赶去。

  这里曾经是翁雅馨与柳暮宏那帮太子党的产业,也是帝都最奢华的酒店之。当然,现在凭借冷杰的威,中山宾馆内他也成了大股东。不过好东西都要共享,属于冷杰那些股份,冷杰分成三份,最大头份放到千军名下,第二自然是陈诚,冷杰自己留下很小部分。

  自从冷司令调进帝都后,凭着混世三魔王的威名打江山,加上柳暮宏陈诚方正等人走的走,下放到地方当厅官的心谋仕途去了,冷杰俨然成为帝都新晋级的太子党领袖。再加上后来千军把张晓峰干掉算到冷杰头上,冷杰更是如日中天。帝都太子党看见他们都是战战兢兢,屁也不敢放个。

  远远看见冷杰的悍马车队来,中山酒店的经理诚惶诚恐的跑下来迎接,点头哈腰道:“哥哥,你来了?!我这就叫人做菜去。”不敢对冷杰有半分怠慢。

  看见经理,冷杰指着千军道:“这是我哥,好好招呼着,否则趴了你的皮。”那样子,倒有帝都等纨绔的架势。

  经理顿时点头哈腰,额头上的汗水滴滴往下掉,又对千军点头哈腰:“大哥大哥,以后赏脸的话定多光顾我们中山呐!”

  心里却在嘀咕,ā冷杰这混蛋已经是帝都数数二的超级太子爷了,能当他哥哥而且还被他这么心甘情愿叫出来的人,又是什么来头?!

  千军点点头,挥挥手让那经理走开,经理如遭大赦跑得比兔子还快。千军瞪了冷杰眼:“臭小子,看这经理对你吓得气都不敢出。我不在的时候,你小子没少欺负他吧?!”

  “哥,我学你御人之术。发现有些混蛋就他妈是贱骨头,你给他好脸色看他不搭理你,非得死死的教训顿,他才把你当老爷!”冷杰抓住头皮嘿嘿的笑,满脸的不好意思。

  千军点点冷杰的脑袋,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