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帮站在金字塔尖端的所谓统治阶级,只是帮自以为是的小小可怜虫。

  当狂尊隐去了自己身上散发的魔鬼气息时,个来自黑暗的铁血魔君立刻成为普通人,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个略带冷漠的男人会是个杀人魔王。与千军起躲到角落的他自然不能引起北冥河的注意。

  重剑无锋,朴实无华!

  但血僵尸注意到了!即便狂尊化成灰,血僵尸依旧能从最繁杂的人群中找到这个让他有丝害怕的男人。然而这个刚才找他谈判无比狂妄的男人,此刻正站在个说不上多帅气,但看就很有内涵的年轻人身边。

  这个年轻人乍看说不上多帅气,但隐隐的超越凡尘的霸气却让他成为黄金的黑色真金,钻石中的海洋之心!朴实,无奇,却无限奢华!

  血僵尸瞬间惊,目光朝着年轻人望去。似乎是感觉这血僵尸震惊的目光,千军也突然转过头来,举起手中的酒杯对血僵尸遥遥笑,凛然妖异的目光闪,淡淡道:“合作愉快!”

  自信,悠然,手掌乾坤轮回!

  血僵尸顿时颤,与千军的对视让他心头大震,本就僵硬的脸上努力向千军挤出丝笑容。却笑得很难看。

  血僵尸知道他是谁了,帝波罗新帝!更知道千军指的是什么,狂尊找过自己谈过话,所以血僵尸笑得有些难看。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153第百五二章道不同

  太子妃敏锐的捕捉到了父亲的颤,更捕捉到父亲丝勉强的笑容于是她震惊了,她不知道有谁能让父亲这般勉强?她赶紧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千军对着父亲举杯,更听见了千军极富磁性的声音。

  合作愉快!

  这个声音,不正是不久前在大厦顶端,胆敢与北冥河对抗的男人所发出的声音吗?!

  太子妃从不认为自己会记错。虽然她并没有见过千军,然而千军极穿透力的声音却让太子妃记忆犹新。尤其是这个男人富有侵略性的眼神,妖异凛然,太子妃毫不怀疑这个男人貌似平淡的背后隐藏着最恐怖的可怕!

  低调的奢华,如锦衣夜行。当着份奢华暴露在阳光下,任何人都会这份爆炸的力量深感震撼!

  太子妃紧紧的盯着千军看,千军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被称作“太子妃”的女人,她眼中闪而过的怒火并不能隐瞒过千军洞若观火的眼神。

  千军却只是笑笑,并不介意

  千军与夏染雪坐在最角落里,这个位置般都是毫无权势的没有邀请函而依靠后门走进来的小资本家们就坐。刻意隐藏锋芒的他并不觉得有人能看到自己。

  但很快千军就发现自己错了。有个女人,即便千军化成灰,她总能轻而易举的把千军的骨灰找出来,不出现任何偏差。

  柔媚——这个昨天还和他夜缠绵,才分开不久的妩媚女人!

  她曾说过,千军身上有股令人着迷的味道,独无二,让人难以忘怀。就凭这股味道,即便千军在天涯海角柔媚也能第时间找到他。这也是为什么千军与齐公子林涛刚见完面,柔媚便能准确出现在他面前的原因。

  千军是她的克星!反过来,她未尝不是千军的克星。或许以前不是,但将来却说不准。

  看见柔媚走过来,千军眉头皱。所幸这个女人是只身前来,并没有带铁血门的门人。不然的话千军毫不怀疑自己会把这个女人打晕,然后拖到角落去任其自生自灭

  道不同,不相为谋!

  柔媚站在千军面前,双媚眼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千军与夏染雪,心脏的跳动让她的胸器起伏波动,勾人心魄。

  周围所有的男人都看着柔媚,狐狸般的双眼,起伏波动的身段,魅惑人心的幽香,足以让任何男人鼻息粗重,浑身燥热。

  这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级别的妖女!

  千军却不为所动。柔媚现在是效力北冥河,天然的敌对让千军即便是与她有肌肤之亲也难以对她卸下防范。

  毕竟,这个疯狂的女人曾经背叛过他!同样的错误千军绝不会再犯第二次。

  柔媚不说话,千军也不说话。他的手搂着夏染雪注视前方,把柔媚当空气。

  “付千军,这是你的新姘头吧?看着很清纯,什么时候搞上的?”柔媚最后把目光定格在夏染雪身上,目光冷漠。夏染雪似乎受不了柔媚的目光,赶紧把身子往千军身边靠了靠。现在,夏染雪只能信任千军。他是她唯的希望!

  “有事吗?”千军淡淡看着柔媚,夜的缠绵并不能改变他对柔媚的看法。

  “如果你不想你的行踪现在就暴露在北冥河的刀口下,就跟我过来。”

  “你觉得我会害怕威胁?”千军不为所动。手中把玩着根英雄牌的钢笔,古老的笔芯让千军的气质又妖异几分。

  “你会来的,你了解我,就像我同样了解你样。”柔媚满脸的骄傲,冷冷看了夏染雪眼后,便转身离去。

  千军敏锐的捕捉到柔媚眼中闪而过的愤怒,心中动,拍拍夏染雪的身子道:“你坐会吧,我马上回来。”

  跟在柔媚身后走出大厅,柔媚在条漆黑的走道里等他。相比较大厅内的,这里倒是落针可闻。

  这里是储存杂物的地方,现在也不是工作时间,绝没有人会到这来打搅。

  千军在柔媚面前站定,前方,个浑身上下都透着诱惑的女人在等待着他。

  空气里暗香涌动,柔媚即便不动,单单个眼神也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

  柔媚拢拢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千军:“嘻嘻你说我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不明白你的意思。有什么话就说,我没时间和你耗。如果你打算把我的行踪报告被你的主子,我也无所谓。我今天来也没打算隐瞒自己的存在。”千军眉扬,自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这就是千军,并不能以个简单的词语来形容他。如果非要用笔墨来形容,这个男人无疑就像本难以捉摸透的书,深沉,古板,大气,久而久之却又让人如雷灌顶,大受启发

  他并不想与柔媚多呆。这个女人很危险,铁血门中秘传的媚术让她浑身上下充满风情,即便是千军要想抵抗,也要颇费番手段。更何况,从这个女人亲手把自己送下山崖开始,千军就不再相信她。她在千军的心中已经被深深打下北冥河的烙印。

  更何况,千军今天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对自己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比从前更为吸引人。

  “你说吧,身边的女人是谁?别告诉我和你毫不相干,从你进大厅开始我就直盯着你。对她搂搂抱抱的倒是亲热”柔媚见千军装疯卖傻,干脆把话挑明了说。咬牙切齿绝无掩饰醋意的意思:“付千军,远离她!我不希望你的身边再出现陌生的女人。”

  柔媚似乎想保持自己的风度,然而心中的怒火却让柔媚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以至于身子都开始抖动起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154第百五三章萧氏倒戈

  “笑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千军却对柔媚的愤怒视而不见,冷冷道:“你现在是北冥河的马前卒,我要干掉北冥河对立的场面决定我们必将兵刃相见。”

  “你!”

  柔媚差点被千军气疯了,勾魂的媚眼死死的盯着千军,千军也死死回瞪着她,毫不相让。

  “扑哧!”声响。

  突然见柔媚绝美的脸上荡漾起妩媚的笑容,如玫瑰绽放。柔媚把俏脸贴近千军,呵气如兰:“你吃醋了?”

  “吃醋?”千军愣,淡淡笑起来:“我会吃醋?你不觉得你这话很可笑吗?!”

  “你就在吃醋。”

  柔媚很肯定的回答,清晰的捕捉到千军眼中闪而过的慌张。柔媚的笑更浓,突然用手抱着千军,俏脸贴上千军身子厮摸,柔声道:“我早说过我了解你。你是不是在想你不在的日子,北冥河与我做了什么?不然的话你不会把我认定北冥河的人。”

  “没有。”千军很果断的回答,突然变得烦躁起来:“没事的话,你最好少来烦我!”

  “你依旧是死要面子”柔媚又“咯咯”笑起来,并不为所动。柔媚牢牢的抱住千军不放:“冤家,我从不曾负你!更何况北冥河现在在练门中最为霸道的门童子功,五年内不能破了金身,别说是我,包括他身边任何女人,他都不能碰!”

  “童子功?!”

  千军愣,脸色也阴沉下来:“童子功需要童男童女的鲜血筑基,这种邪恶的功法他怎么会去练?他哪来的童男童女?”

  “这就不需要你担心,在他的地位几乎至高无上,有的是人会提供给他。”柔媚轻轻的吻下千军嘴巴,双腮晕红:“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外表如菩提的男人才是真正邪恶的魔头,你如果真想对付他,将要遇到的阻力是无法想象的就可以。”

  柔媚定定的瞧着千军,突然又变得羞涩无比,趴在千军的耳边轻声呢喃:“冤家,我只属于你个人,永远!”

  “怎么说?”

  千军被柔媚挑拨的也是浑身燥热,他发现自己似乎对柔媚越发的喜欢,这个女人的媚功越发精纯,千军即便运功,也抵挡不住。

  “不得不承认他做戏的本事很厉害,他永远都是佛陀般的表情,悲天悯人。善良的外衣掩盖了他邪恶的本质,让无数女人都对他赴汤蹈火。立白两家的家主唯他马首是瞻,特首的女儿爱上他,黑道的教父女儿喜欢他,甚至连位女王陛下都为了他不远万里来到——”

  柔媚满脸凝重:“你不觉得,这个男人恐怖得有点过分了么?!”

  “不觉得。”千军眉头扬,淡淡回应。他并不打算因为柔媚的警告而放弃对北冥河的围杀。北冥河再强也只能是千军脚下的石子。

  “你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唯的毛病就是自以为是。”柔媚见千军不听自己的劝告,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冤家,他的势力庞大绝不是你能够撼动的。我不想你真正失败,大丈夫能屈能伸,时的逞强除了换来更多无止境的羞辱外,没有任何好处!”

  这是柔媚心中的实话。现在的千军不再是从前在铁血门时的风光无二,自从他掉落山崖时就注定他将被打落神坛而变成凡人。千军固然强大,然而千军的强大在如今的北冥河面前终究黯然失色。千军退步了,而北冥河却进步到无以伦比的鼎盛状态。作为铁血门人,没有谁会比柔媚更清楚北冥河惊天的影响力。

  千军却要对付他?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你不了解我。”

  柔媚很想说服千军,然而这个男人却像头倔强的驴,哪怕知道前方是万丈深渊也绝不回头。她知道这是属于个男人的骄傲,男人生来就是为了征服,亦或被征服!但她并不想千军真的出事,然而到现在她在千军心中的地位,还不足以影响他的决定。

  千军最终离开柔媚,江山美人固然可以锅煮。但在难以两全的情况下,江山永远比美人更为重要。

  这是个枭雄必须具备的觉悟,千军直在很努力的往这方面靠拢。

  虽然,他做得并不好。

  萧军最终还是倒向立白两家。凌公子告诉千军的!

  就在今天,在这个万众瞩目群星闪耀的慈善晚宴上,为了表示对立白两家的示好,萧军终于把曾经掌握的有关凌家的所有负面情报呈交给立白两家。萧家所掌握的情报虽然在凌家看来远远达不到伤害到其核心的地步。然而很可惜,特首的女儿是无条件支持北冥河的,立白两家能间接得到特首的支持。掌握的这些情报即便不能对凌家形成致命打击,也足以让凌氏集团的股份大幅度跌落,引起持有股票的人大规模抛售

  就在宴会举行的晚上,调查部门发动大规模队伍对凌家的产业进行调查,出动的力量让任何人都能看得明白。

  凌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要完了!

  可以预见的是明天凌家的股票必定大跌,只是跌多跌少的问题。现在凌如镜正在赶往维多利亚大酒店的路上,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乱,甚至还要装作饶有兴致来参加慈善晚宴的样子,领导者的沉着冷静往往能带来无法估量的效果。

  相较于凌氏集团被调查,萧家的临阵倒戈更让凌如镜从头凉到脚。凭借萧家当年与凌家的关系,只要深入挖掘不难掌握凌家更多的秘密情报。而且萧氏的倒戈赤裸裸的告诉所有人——

  凌氏得罪了整个的上流社会,甚至连萧家都临阵倒戈,凌氏集团已经回天无力!

  书上架了!今天更新得晚,上架感言和些需要修改的东西,明天再修改吧!朋友们多支持支持。原始也不多说,以后切靠咱们!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155第百五四章绑走夏染雪

  凌氏要完了!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雪中送炭固然高风亮节,但其中所蕴含的风险却绝对不是常人能承担得起。相较于要付出高昂代价的送炭活动,所有人更想墙倒众人推,在这个四大家族之将要倒塌的刹那割下块肉,中饱私囊!

  凌如镜把消息告诉千军的时候,虽然极力镇定。然而语调的不稳定却暴露了他此刻的万番焦急。如果不是还有千军做他最后的堡垒,凌如镜觉得自己肯定要疯了!

  萧家不会帮助自己,凌如镜其实早已猜到二。因为没人会觉得凌家与千军的合作有多大前途。萧军觉得千军以为和凌如镜合作便能与北冥河扳手腕绝对是自寻死路!作为新代萧军领军人物,萧军绝不可能拿整个家族的前程来开玩笑。

  凌如镜存在幻想,但萧军却不傻。

  然而凌如镜以为即便萧军不帮自己至少也能保持中立两不得罪。但最后凌如镜错了,萧军最终还是背叛了从前的同盟,为了利益,为了家族未来,这个家族最终还是走到了凌家的对立面!

  最为见面礼,萧氏集团不惜把掌握的机密文件呈交上去。

  千军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已经走出走廊来到辉煌的大厅中。他没有发现夏染雪。他以为夏染雪适应不了周遭的环境,出去透透气去了。但当千军刚坐下,旁边个男人却捅捅他的身子,压低声音道:“兄弟,你女朋友被人带走了。”

  “什么?”

  “刚才有几个大汉过来,蛮横的把你女人架走。兄弟,你的女人要凶多吉少啦”男人满脸恐惧,像是被刚才帮大汉吓傻了!

  千军的身子猛的站起来,股凶煞之气破体而出:“走了多久?”

  “你走了后,就就被帮人带走了”男子有些不敢面对千军的目光,千军给他十分危险的感觉,像是要杀人!

  男人的意思是说,夏染雪已经被人带走有段时间。在这个时间段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千军心头震怒言不发,立刻站起身子火急火燎向男子指点的方向跑去。他没想到有人居然这么大胆?竟敢在自己走出去的时候过来绑走夏染雪,这是公然打千军的脸,绝对是千军无法饶恕的。

  沉重的脚步声在走道中格格作响,千军跑过条较偏僻的走道,前方刚出现光亮,便发现帮大汉冷冷的把走道堵住,里面能清晰的听见女人的尖叫与怒骂声。

  “谁?滚出去。”大汉看见黑暗中的千军,愤怒的呵斥。

  里面有大人物需要逍遥快活,保镖的职责就是确保大人物的安全。

  千军没有说话,如个疯魔般冲到几名壮汉前,出手如刀瞬息把几个壮汉解决。壮汉的惨叫声立即引起了里面的人警觉。千军来到出事地点。远远的便发现夏染雪衣服早被人撕得粉碎,正被个年轻的男子逼在墙角,浑身上下只剩下胸罩与内裤,地下是被撕裂的碎片,男人正对着夏染雪上下其手,气喘吁吁,如果千军再晚来步,只怕夏染雪便要惨遭毒手。

  然而这还不是让千军最愤怒的,最为愤怒的是旁边竟还站着三五个赤条条的汉子,丑陋的东西肆无忌惮的暴露在灯光下,每个人的脸上都露着邪恶的笑容,望着娇嫩的夏染雪身子垂涎欲滴,看着样子竟是想要对夏染雪进行。

  此刻夏染雪满脸绝望,眼眸中透着赤!裸裸的耻辱与惶恐。千军才出去会自己便被人绑走,在最后刻她几乎以为自己要完了,当看见这个畜生不如的男人把丑陋的东西掏出来,肆无忌惮的在自己面前滛笑时,夏染雪只想死了之。然而千军的神兵天降却把夏染雪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看见千军出现,夏染雪如同黑夜中看见光明,悲愤的脸上露出丝欢喜,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推开身边的男人扑到千军怀里,大声哭泣起来:“救我千军救我!”

  眼见夏染雪的身子扑过来,千军赶紧把抱住。大手轻轻拍打夏染雪颤抖的身子,千军妖异的眼睛如恶魔般扫视着在场的几个汉子,诡异的黑瞳中透着赤裸裸的杀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