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共和国意思则为全盘否定共和国发展成就,全盘照搬西方制度。所谓极左,则是全盘否定西方成就,坚持社会主义根本而不动摇。这两股势力都极其危险,共和国高层直避免极左或极右的政治强人出现。发展到现在,极右势力事实上已经成为个勾结国外势力妄图推翻共和政权的带路党。

  而这个深受西方文化思潮腐蚀的中华联盟组织,其实已经在渐渐诱导国内某些势力朝着极右发展,并日益壮大起来。

  他们现阶段的目标是拿下沿海诸多省市并以此为据点,再像瘟疫样向全国扩散开来。或许他们暂时还未真正向共和国最高层侵蚀,但从南粤省以姜省长为首极力为他们开脱罪行便能看出,这股力量已经达到极为强大的地步。

  不但这个中华联盟,还有间接害死沈部长的刘书记,还有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汤姆森,这都是千军接下来将要打击的对象。但与此同时,有资料显示从方面已经有很多黑帮势力悄悄潜入,北方黑道联盟也开始调兵遣将,有大举进军南方的势头。

  政治层面,新轮针对南方派系的打击行动也悄然兴起,陈书记数次北上,似乎在谋划些什么

  这似乎又将成为件可能动摇付青云政治地位根本的场战斗。这更可能是山城市市委书记亦或明珠市委书记给予南方派系的记重拳。

  这更涉及到最高层权力大蛋糕的分配!

  “陛下,我将个人对付大中华共荣圈。”

  处包间内,云天刚站在千军面前淡淡道。

  暴雨之夜被云天刚视为自己今生最大的耻辱。耻辱,只有鲜血来洗刷。他将举整个南粤的力量对大中华共荣圈以最惨烈的报复,让他们知道得罪陛下的代价。

  刘文坐在千军另侧,眉毛皱在起。南粤黑道遭受沉重打击,商道也不能幸免。大中华联盟庞大的产业和资金似乎在为进军南粤,进而挤压南粤商道做准备。这头狰狞巨兽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在为吞噬这片土地所有可能的财富做最后的准备。

  它似乎对这次战斗深具信心。这从他们全方位打击南粤云天刚能看的出来。

  千军没理由反对云天刚。这个男人与驻扎北方,慢慢控制明珠黑道的天煞孤星样,是他在国内倚重的左膀右臂之。这次暴雨之夜以及中华联盟随后的打击让云天刚彻底疯狂,大中华联盟无限嚣张已经让好久不曾动怒的云天刚愤怒了!自己阻止他并不会有任何好处。

  让这头猛虎的小宇宙燃烧起来,看是否能野火燎原!

  “可以。但我希望你明白,这次的对手并不弱。”

  千军喝口酒,慢悠悠道:“这个大中华联盟的力量在进步增强中。他们不但与的三海帮有勾结,与海外势力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需要慎重。”

  三海帮,最强大的黑帮势力。

  “明白。”云天刚悄然点头,眼睛里散发寒光。

  千军慢悠悠喝茶,闭目养神。云天刚与刘文见千军不说话,也闭着嘴巴不出声。无论他们身居何等尊贵地位,在千军面前,他们永远只是下属,并对千军保持最敬畏的神色。

  不多久,包厢的大门被打开,个满脸寒霜的女人走进来,然后坐到千军对面瞧着他。

  女人从来的,她有张绝对精致的脸,有具绝对性感而火辣能勾起任何男人的身子,她是血僵尸的女儿,的人都称呼她为太子妃。她今天来,是想请千军帮忙,希望千军能出手帮父亲报仇。

  血僵尸不久前被人用人体炸弹袭击,虽然生命无忧,但双腿被炸残,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这等深仇大恨太子妃必须要报。

  但现在,黑道已经如盘散沙,自从血僵尸被曝出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后,太子妃在父亲亲手组建的黑道三合会中的地位急剧下降,甚至已经没有多少发言权。众多元老除了争权夺利之外,没有丝为父亲报仇的意思。

  太子妃没有办法,只有找千军帮忙。

  即便她曾与千军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朋友们,实在是对不起!最近三天从深圳回老家,结果受不了老家寒冷的天气,居然病倒了!

  老家也没网络,连个报信的都木有,所以所以就断更了三天!实在是抱歉抱歉,原始现在好了,开始慢慢弥补吧!

  希望当然还是希望读者们如既往支持我,谢谢。

  收入超级下降,亲们帮我顶顶啊,谢谢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433第四百三章放肆

  黑道已经如盘散沙,自从血僵尸被曝出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后,太子妃在父亲亲手组建的黑道三合会中的地位急剧下降,甚至已经没有多少发言权众多元老除了争权夺利之外,没有丝为父亲报仇的意思。

  太子妃没有办法,只有找千军帮忙。

  即便她曾与千军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请帮助我,好吗?”太子妃紧盯着千军的眼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柔和。

  现阶段看来,太子妃除了请求千军出手外,别无选择。她曾调查过对父亲下黑手的人——事实上她根本不用调查,凌如镜被遇袭时已经调查清楚了,这是帮从登陆的凶手,与袭击血僵尸的人完全是同伙人。并与海外势力以及大中华共荣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个组织架构十分庞大,甚至能调动中东恐怖组织制造人体炸弹,在太子妃掌控黑帮能力变弱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迎战。

  太子妃只能寻求千军的帮助。这个男人应该帮助她,也有能力帮助她!在这个男人干净利落的击败北冥河,并把北冥河击杀跳海以后,她就对此没有任何怀疑。

  有些人只看眼,便能让人记忆深刻。即便与千军并没有深刻接触,千军在叱咤风云依旧让太子妃记忆犹新。

  他的手里掌握着南粤整个黑道,他的手里掌握着长三角珠三角数之不尽的巨大财富,击败北冥河迫使特首下台后,他已经事实上掌握了共和国这个对外最前沿的金融都市。他的手里有北冥河与刘文这种大将,特区司令与的太上皇与他交好。太子妃毫不怀疑这个男人如果出手,将会给予大中华共荣圈最为沉重的打击。

  太子妃与千军接触不多,但感觉这个男人就像天空的紫微星,荣耀而光芒万丈,她相信他的能力。

  大中华共荣圈固然强大,但总有些耀世的力量能够吞噬他们。

  “”千军没立刻说话,而是用眼睛观察这个女人。

  如果记得没错,这个女人曾帮助北冥河,想把自己赶出。但很可惜,因为血僵尸的存在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即便后来的事实证明北冥河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旧有的偏见依旧让她对自己击杀北冥河怀恨在心。

  她来寻求自己的帮助,显然已经大中华共荣圈的强大。

  见千军不说话,太子妃黛眉皱,温柔不见了,冷着脸道:“付千军,你必须帮助我。我父亲之所以被人体炸弹炸伤,是因为得罪了大中华共荣圈。而你应该清楚,我父亲之所以得罪大中华共荣圈,完全是因为你的缘故。”

  太子妃的话说得很明白,血僵尸之所以得罪中华联盟,完全是因为暴雨之夜派人与凌如镜道进入,所以才会招致中华联盟的打击报复。如今血僵尸出了状况,千军不出手的话,道义上很难说得过去。

  但如果千军执意不帮,太子妃也毫无办法。她在赌,赌这个可恶的男人会要自己的脸面。

  虽然她直觉得这个男人的脸皮其实特别厚。

  “放肆!”

  千军没说话,云天刚的嗓子却阴沉成如同暴君般响起来。太子妃抬起柔眸瞧着云天刚,发现云天刚的目光中透着邪光:“你胆敢和陛下如此说话?你觉得你还有活在世间的必要吗?!”

  云天刚丝毫不顾及太子妃的脸面。

  “”

  太子妃想反驳,但瞧见云天刚凶狠的模样,想起云天刚在南粤的地位以及他遮天般存在,最终强压下心中怒火,声音却变得更为冰冷:“无论如何,我父亲之所以受伤,是因你而起。你难道想自己的威信大跌,想背上不义的骂名?”

  千军的目光顿时爆射出寒光,冷冷盯着太子妃。云天刚站起身子,周身爆出黑暗的气息,如果不是千军在场,胆敢如此威胁千军的太子妃很可能被暴怒的云天刚给拧断脖子。

  怜香惜玉?云天刚或许会,但胆敢侮辱千军,再漂亮的女人云天刚也将毫不犹豫的下手。千军在云天刚心中的地位超越切。

  很显然,当太子妃看见云天刚因为愤怒而暴起的身子后,身子明显的晃动,眼睛内也闪过道惊惧。但她依然倔强的抬起头来,不理会暴怒的云天刚,而是把柔眸瞧向千军。因为只有这个男人有决定权。云天刚固然强大,但在千军面前,终究没有决策权。

  太子妃的目光很冷,目光与神色样倔强。在这刻太子妃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不知不觉她的眼角透出晶莹的泪花。但太子妃并没有擦拭,而是目光冰冷而坚定的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

  许久,千军与太子妃都不说话,就这样冷冷的注视对方。

  刘文适时插话:“血老大被人袭击致重伤,我们表示遗憾。但请你明白个道理,即便没有这次事件,中华联盟依旧要拿下这块大地。因为,将成为他们踏入共和国大陆的跳板。”

  事实确实如此,中华联盟要进军大陆,固然是个好的落脚地,但天然与大陆隔海相望,以及至今处于分裂状态让中华联盟把作为跳板要付出比更大代价。作为曾经的殖民地,内部遗留的各种问题和各方国际势力,理所当然成为中华联盟的最佳选择。

  要进军,必须先清除的内部势力。如日中天的凌如镜和血僵尸自然成为中华联盟首选的打击目标。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434第四百三二章挑衅

  要进军,必须先清除的内部势力如日中天的凌如镜和血僵尸自然成为中华联盟首选的打击目标。

  即便没有暴雨之夜的事件,中华联盟也必然寻找借口对血僵尸与凌如镜下手。中华联盟这般大家业,不但,不但南粤,甚至于整个共和国大陆于他们而言都志在必得。

  很显然太子妃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此刻绝不示弱。如果她示弱就代表她的观点是错误,这样的话千军有权拒绝为她父亲的受伤负责,没有千军的帮助,太子妃不知道现阶段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去与这个无极庞大的超级联盟相抗衡?!

  她只能高昂着头,努力不让千军看见自己眼中的脆弱。

  但很可惜,她面对的是付千军,是这个可以洞穿任何人心的帝波罗皇帝。

  千军便轻轻的笑起来,淡淡道:“你不应该挑战我的权威,你更不应该怀疑我维护盟友的决心。你该清楚,作为对敌人绝不容忍的暴君,我将会让他们承受绝不能容忍之痛。”

  云淡风轻,如同在说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当今之世,恐怕也只有千军能如此举重若轻,如此轻描淡写的说话。

  大中华共荣圈固然强大,但在千军眼里却说不上多有分量。这个男人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是世界,是政府,是洲际和国度

  这个男人大智近妖,太子妃与他接触不多。但此刻却与云天刚和刘文样,对其充满无以伦比的信心。

  四个人在包厢内喝茶,再没有人说话。千军沉默,目光望着远方像在思考问题。云天刚和刘文则在想,接下来将要采取怎样的措施对付中华联盟?这个联盟已经让云天刚在短时间内吃了足够多的亏,如果任其在南粤发展壮大,将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作为共和国黑道百年难遇的黑道霸主,云天刚显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但更复杂的情况还在等着云天刚,中华联盟以和作为跳板进军南粤,北方批黑道势力也逐渐往南粤渗透,云天刚暂时还想不到更好办法处理这些事。他现在只能隐忍,并躲在黑暗处瞧准敌人弱点,关键时刻给予致命击!

  正当四人喝酒之际,突然间。只听门口传来阵喧闹声,紧接着门口听到声“嘭”的剧烈响动,却并没有踢开,四人把头抬起来,只见门前又传来几声“嘭”的巨响,最终在声“啊”的尖叫声中,包厢大门被轰然踢开。

  包厢内四人抬头看去,只见帮衣着华丽的公子哥儿大踏步走进来,还没看清楚,便听为首人哈哈大笑,说不出的得意:

  “刚才我在楼下喝酒,刚好听说南粤大哥云天刚在里面,所以就跑过来,想要睹南粤大哥云天刚的真容。但几个蠢货居然阻止我进来。没办法,我只能把他们打残废,然后自己跑进来咯!”

  声音洪亮,衣着洒脱,很显然是出身上流社会。

  云天刚并不认识他们,包括所有人都并不认识他们。千军与云天刚都没有说话,他们的目光盯着这帮人,这帮人有十数个。千军很想知道这帮人究竟想干什么?

  为何进门的时候,如此特立独行?

  有点千军可以肯定。从他们嚣张的表情和凶狠的把门踢开可以看出,来者不善。

  酒店的经理赶到包厢内,身后跟着帮保安。但当他看见来人却吓得脸色苍白,悄悄的溜走了。

  经理认识云天刚,但他同样认识这帮新近在南粤崛起的超级人物!

  “我先来介绍下,这位,是大中华共荣圈的龚少,具体负责将来大中华共荣圈在南粤的些事务。龚少刚从法兰西来到南粤,以后,相信云老大会熟悉他的。也许,将来他会接手云老大在南粤的事务。”

  个带着小马甲的男人指着正前方个年轻人介绍。年轻人衣着华贵,抽着根加长型古巴高希霸系列雪茄。他的眼睛淡漠的望着不动如山的千军等四人,目光如幽深的远山,自有股凛然的妖气:

  “谁,是云天刚?”

  盛气凌人,荣辱不惊。从他的目光能看出来,他完全不把云天刚放在眼里。

  云天刚皱紧眉头,刘文则双手抱着大腿膝盖处,嘴角微微弯:“你是谁?”

  “你他妈聋了吗?我刚才说的你没听清楚?!”

  小马甲几乎是用吼,以表示对刘文的强烈不满:“没听清楚吗?他是龚少,大中华联盟的龚少!将来南粤的掌舵人!”

  “龚少又是谁?大中华联盟又是什么东西?”刘文把烟抽出两支来,分发给千军与云天刚,云淡风轻。

  “蠢货,将来你他妈就会知道,龚少是谁,大中华共荣圈,又是什么组织!”小马甲冰冷的看着刘文,仿佛看着个死人。

  华贵的年轻人目光在三人面前扫视圈,个小弟很自觉的拿了张真皮沙发,放在华贵年轻人的屁股下。

  华贵年轻人屁股坐下,目光投向千军:“你是云天刚?”

  千军摇摇头,微笑着否定。

  他想知道,这帮人究竟想干什么?!

  昨天坐火车回深圳,因没有网络所以没有更新,望朋友们理解下。算了下,有四天没有更新,这段日子里欠下的章节,原始会想办法弥补。所以,还请朋友们如既往的支持原始啊!毕竟,本书不只是作者,还需要读者朋友们同呵护的。

  谢谢!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435第四百三三章打

  华贵年轻人屁股坐下,目光投向千军:“你是云天刚?”

  千军摇摇头,微笑着否定

  他想知道,这帮人究竟想干什么?!竟敢用如此粗暴的形式登门拜访。

  “不是云天刚,那你坐在中间?”

  华贵年轻人眉毛轻轻抖,环视四周,哈哈大笑:“刚才,我在楼下听说云天刚在此,还特意跑进来想会会他,我倒想知道,这云天刚究竟是何方人物,能让南粤流氓如此顶礼膜拜?今天见原来是缩头乌龟,害我白担心阵。”轻蔑之色溢于言表,完全不把在场诸人放在眼里。

  在年轻人看来,如果云天刚不是坐在中央,那便肯定不在包厢内了。之前在这个南粤省,除了哪些常委大佬们,还有谁的能量大过云天刚?

  当然,将来就会有。那就是他自己,大中华共荣圈的龚少。

  千军便把眼睛闭上,看也不看为龚少眼。刘文明白千军的意思,是不想这人来打搅到自己。不等云天刚说话,刘文便沉声道:“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

  对于龚少如此粗野的进门方式,刘文的话怎么说都算客气。

  刘文声音不大,却透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如果没有千军,刘文和云天刚样,将会是这片空间不大区域最具权势的人物。常年身居高位的他没理由不透着权威。

  龚少便把目光转向刘文,于是龚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看出了刘文是个常年身居高位的人,甚至身份很可能不在自己之下,这从刘文的气

章节目录